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段子 > 姚佳怡穿着的校园高辣H花液张开腿 这么着急吗在厨房

姚佳怡穿着的校园高辣H花液张开腿 这么着急吗在厨房

作者: 来源: 2021-10-25 12:22:03

姚佳怡穿着的似乎不能叫做袍子,而是一块巨大的……黑布。
黑布将她遮得严严实实,没有露出一点儿肌肤,也不知道她是如何看见路,让自己不会摔倒的。
这幅打扮哪怕在“超新星”争奇斗艳的赛场上,也是独特的头一份。
“姚佳怡想干什么?”
“为什么要穿成这样?不会是知道自己太丑,故意挡起来的吧。”
台下的窃窃私语,道出了所有人的疑惑,当然,还有一丝越发强烈的不祥预感。
不只是姚佳怡出场这回事,这一身全黑的露象,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某些比较晦气的东西,比如……
“是不是还该配个镰刀?”评委薇薇安浮想联翩,脱口说道。
这句话把评委和观众都吓了一跳,总感觉背后有点凉。
表面最平价、实际最为心神不宁的简锦辉没忍住,看了一眼薇薇安,语气略重:“你想太多了。”
“抱歉,我只是随口一说,开个玩笑。”薇薇安抬了抬眉毛,为自己不合适的缓和气氛手段道歉了。
“没什么,专心看姚佳怡选手的表演吧。”
简锦辉心不在焉地结束了话题,他当然不会承认,薇薇安一提镰刀,他凉的不是后背而是脖子,总有种姚佳怡化身为复仇死神的错觉,缺的那把镰刀随时会出现,一刀砍断他的脖颈。
而麻烦的是,这种错觉,随着姚佳怡步步走近还在变强烈,宛如一团袭向天空的漆黑阴影,正逐渐遮天蔽日。
踏。
踏。
“…………”
踏。
踏。
踏。
像踏在了最脆弱不堪的心底。
比起隔着网线的线上观众,在现场的人更早敏锐地捕获到氛围的变化。
宛如空气遭到不断地抽离,当他们的视线不受控地被锁死在那道深黑影子上时,隔绝自由的铁笼就哐当落下了,不仅震得人耳发麻,更让那虫子似的微妙恐惧点点侵蚀内心。
安静。
就是太安静了。
谁都不知道姚佳怡想干什么,黑布下的她又是什么表情,只看得见她在走来,慢慢地走近。
毫无疑问,这无声的拷问最为致命——但为什么每个心中产生了恐惧的人都不用细想猜测,就提前知道这沉默是“拷问”呢?
大抵是压住心虚的箱子被挖出了一个洞,让里面的东西漏出来了吧。
毕竟早就承认了,大家其实都知道真相,只是乐于去装傻不挖。
于是接下来激烈跳动的“咚咚咚”变成了心跳,姚佳怡什么都不做,就让无数人像被软刀慢磨般难受,恨不得她赶紧露出真面目,好让大家解脱。
——更干脆点,直接让她走快些,立刻走完下场再也别出现。
然而,姚佳怡会这么善良吗?
答案很明显。
在某一个时间点,沉默前行的女人的动作变化了。
从黑布下迈出了一只纤细的脚掌,被黑色高跟鞋的系带交错环绕,宛如遭遇丛生荆棘束缚的苍白而脆弱的花。
这朵脆弱的花想要自由,可谁都知晓它的软弱胆小。
不敢迎击风、不敢敲碎雨的它——突然在某个契机的帮助下伸展了花瓣!
那花瓣突破了荆棘的束缚。
为之暴怒的风雨就要到来!
就是这一刻,女人抓住了黑布的一角,指甲涂上鲜艳如血的朱红色,眼看着就要将拉开,沉寂已久的音乐也将响起!
“——”
目睹到了一切,简锦辉的嘴角却是细微地勾了勾。
后台的布置早就落到了实处,作为重点关注对象,无论是姚佳怡还是妩萤,在T台上的表演都不会顺利。
就比如说,此时身在后台的乐队人员会“恰好”出一些状况,从第二个节拍开始延迟,往后便是一团糟。
所以,姚佳怡提交的背景乐根本不可能顺利响起。
“——锵!”
毫无征兆地,清脆的敲击声第二次响遍全场,高调得像要打谁的脸。
简锦辉:“???”
怎么回事??难道乐队的人没接到暗示???
这个意外的出现竟然让他有点慌,震惊地向前看,姚佳怡踩着激荡的点扯开黑布,长发顿时飞散在半空,随之出现的双眼直直望向某个固定的点——正好是他所在的方向。
这一个正式登场,这渗入灵魂的敲击,令众人不约而同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们当然不知道,姚佳怡方才的背景乐确实差点没能跟上。
时间回到第一声脆响出现前。
乐队所在的区域被侧边的幕布遮掩,搞点小动作简直轻而易举,鼓手漫不经心地坐着,瞥了一眼前面的主唱,刚对完视线,正打算将鼓槌慢半拍再下滑……
“占着位置不做事,给爷让开!”
郎钰气势汹汹地杀进来,一把将碍事的家伙掀开,自己一屁股坐上去,抢过鼓槌算好时间卡点敲响,全过程居然一气呵成!
乐队成员大惊失色:“呜哇——”
“闭嘴!”王文雅把他们嘴巴捂紧,然后一人一脚踢出去,这姑娘人如其名,平日里斯文又优雅,但抱起电吉他后,意外地很会爆发潜力,“都说了,谁敢给佳怡姐添乱,我们就撕了谁!”
周思晴后一个钻进来,晃眼看了一圈,松了口气,赶紧把主唱的话筒占了,随后捂住话筒小声问:“我们真的可以吗?不会倒添乱吧……”
“可以!”郎钰挽起袖子,激动得脸在反光,“本小姐可是有摇滚小天王之名的,看我的厉害哈哈哈!”
贝佳佳压轴,格外自信地坐到钢琴前,十指稳稳地放平:“必须可以,不可以也只能可以。”
“好了好了都别说话了,乐谱都记熟了对吧?再检查一下乐器有没有问题,最后深呼吸三次。OK,现在开始集中注意,听我的半吊子指挥:五、四、三、二……”
“一!——郎钰!!”
话音方落。
郎钰高举鼓槌,嘴巴同时张开又闭上,然后再一次大大地张开,像要发出准备已久、期待了更久的怒吼!
——去吧,佳怡姐!
——去吧,让所有人听到我们一直以来没能发出的声音!
——去吧,会长会给我们加油!
她用尽全力,重重地敲了下去!
“锵!!!”在铿锵嘶吼的声音里,姚佳怡对所有人说,她回来了。
黑暗退散,绚烂灯光笼罩。
黑布下显露的是一具怎样的躯体?
谁都没想到真相会如此简单。
女人的脸上没有一点超过鲜艳的颜色,又随意地将笔直黑发扎成一束,抛在暂时无人关注的背后,该摇该荡都随之而去。
她的发型简简单单,她的妆容简简单单,她的神情简简单单,就像漫步在人来人往的街头,随时可以隐没在人群中,不过是万千普通人中最普通的一个——与以冷艳闻名的冰雪女王毫不沾边。
唯一算得上特别的,可能就只有她的打扮……但也出格不到哪里去。
身长还没有袖子长的牛仔外套,堪堪遮到腰旁边,最底下是一件火辣的吊带小背心,将腹部坦坦荡荡露了出来,那条蓝色破洞牛仔裤就更不用说了,左边膝盖就差全部漏出来,跨下来的那块布还在跟着她的步伐一甩一甩。
不像大众眼里的姚佳怡,可以说看到的人都惊呆了,以为自己穿越到了异世界。
像一个颇有个性、还稍稍有点小心思的女孩子。
这样的女孩子在几年前满大街都是。
女孩子们才不管什么大胆还是开放呢,她们要把自己最自信的一面展现出来。
想要性感的无所畏惧,天气热当然得穿得清凉,不那么乖巧的小肚子根本不必在意,反正自己美自己开心。
吊带可以多松开一点,裤子上的破洞还能再大一点,裤管缩短成超短型也不是不行……这些都是属于自己的小心机,哪个憨憨敢怼脸上bb,女中豪杰们不手抄奶茶杯子把这憨脸打爆?!
但现在不行了,女孩子们要么腰不够细,要么腿又短又粗,要么五毒俱全还丑,但凡有人想不开真这么干了,好,十分钟后就会实现社死,被偷拍挂到网上受尽嘲讽。
敢露肚子露大腿的女中豪杰只能在T台上找到,而且她们也不是“豪杰”了,那叫莅临亿人之上的女神,跟身材不好长得还丑的凡人们就不在同一个世界。
无论是显露身材的自由,还是穿着打扮的自由,都成了“女神”们的专属特权。
可是——这份特权是谁给的?
真的只要不够美不够瘦身材不够完美,就绝对不能让不完美的身体被人看到吗?
所以,姚佳怡选择以这样的形象登台。
“特权是我们所有人强行给自己加上的。”
“特权本来就不应该存在。”
“我的身体属于我自己,我爱怎么打扮就怎么打扮,我想不想露出来让人看见,是我自己的意愿,我乐意就可以,我不乐意,那么谁都不能勉强我。”
“不好看?会丢脸?脸是我自己的,身材也是我自己的,关你们什么事?你们的看法算什么,是能给我钱还是能帮我发大财?”
这是她送给自己的自语,曾经只是经过妩萤开导后的自我洗脑,到后来她彻底理解了其中意义。
每想一句,每思考一段,就会往心里堆上一层干燥的木柴。
木柴堆得越来越高。
姚佳怡在T台上走着。
她从未向此刻这般清醒过。
灯光再亮,注视自己的人再多,投射过来的情感再复杂,兴许会冗杂成要将她吞噬的巨兽——等着看,等会儿就会被她烧掉!
恰是时分,一道突如其来的女声被音响放大。
这个女声的本音是轻柔甚至有些怯弱的,可不知被什么东西托起,这一刻的怯弱烟消云散,干脆化作雷鸣——
“Don't let me get me!”
不要被自己击垮!
“Do what I want!”
我自当随心所欲!
“Pursure what I want!”
我将追逐梦想!
“Don't let me get me!”
不能被自己摧毁!
姚佳怡的脚步与音律完美重合,心神已然融为一体。
她藏在牛仔裤下的小腿又细又长,但跟其他一步一摇好似弱柳随风的模特完全不一样,流水线条般的肌肉下蕴藏强大的力量感,单靠挡是挡不住的。
她就是脚踏实地,带风的每一步都踏得稳稳的,好似坚固的地板在她脚下随时会不堪一击,那背景音下仍在踏踏的声音,随时会变成震耳的轰鸣。
她理所应当会如此强大,毫不掩饰的腰部紧绷,人鱼线与腹肌的轮廓条条分明,一层薄薄的汗珠在白皙却极有力量的皮肉上有力跳动,性感得难以形容!
这一幕,好像在对所有人说——
你们不是喜欢纤细柔弱的吗?我的腰很细了吧,但想要柔弱,对不起,曾经真有过,现在没了。
不仅是现在、这辈子没有了,下辈子也不会再有了!
取悦别人的快乐我不想要,会被禁锢的美丽我不屑一顾。
我们就要做真正的自己,我们就要抓住真正的自由!
我们要自由!
——轰!
内心世界,不少干柴支出高耸的木柴堆,看似很快就要倒下来。
但在真正崩塌散落之极,爆裂的火种从天而降将它们点燃,于是它们也降落,成了四散燎原的星火。
好像真有什么燃烧了,炸开了。
场下线上的观众脑子嗡鸣,继而泛起一片麻,镜头中心、T台中央的女人踏着火,眼里也淬着火,不畏不惧朝他们走来了!
其中就有一部分人心中升起了强烈的恐惧:一旦女人走近,一定会有不愿看到的事情发生。
“阻止她!”
简锦辉面容闪过扭曲,从牙缝里挤出这三个字。
旁边的男评委反应更大,几乎从座位上跳起来:“她想干什么?要袭击我们吗!”
“决赛已经乱套了!还比什么比,都取消资格!”
显然他们失去了大部分理智,忘记了职责,还有直播还没停。
还真有人听了进去,准备立即开展行动,但在决赛真的中断前,节目组所在的演播室,负责人已经感觉到乱套了,并且真的考虑过是否听从上头指示强行结束比赛。
结果他眼神恍惚了一瞬,突然鬼使神差地改变了主意:“不行,这是多大的爆点啊,我有预感,我的人生巅峰就靠这届决赛了!”
“继续比!直播不能关,谁都不许停!!!”
于是,姚佳怡顺利地走到了T台尽头。
她高挑的身影就停在了这里,高傲而冷漠。
目不斜视,因为不需要。
姚佳怡的内心格外平静。
她曾经的梦想实现了,重回了T台,重上了巅峰,重新得到所有人——以及简锦辉的“注目”。
但这早已经不是她要的了。
她只注视着简锦辉……隔了十万八千里的另一边,露出了一个足以倾倒世人的、最美的微笑:
“我感觉,我做得还不错?”
——没有让你失望吧,萤萤?“啪,啪,啪。”
大厅内响起了两重掌声。
姚佳怡知道,其中必然有一重来自于一直注视着自己的恩人。
她的努力成果,就是萤萤所期待看到的画面,所以那掌声格外轻快,送来了毫不吝啬的鼓励。
而同时响起的另一重……
姚佳怡的视线还是略过了简锦辉,看向简锦辉身边的那个男人。
白延为她鼓掌时,神色未有变化,好似姚佳怡的所作所为非常寻常,在一众脸都快扭曲成马赛克的背景板中尤为醒目。
姚佳怡也对他感激一笑。
她与这位白先生也算认识得比较久的,可心底里总是横着有如山海般的莫名敬畏,拉近关系只能想想不敢妄动,顶多比陌生人好一点。
但姚佳怡明白,白延给她的某种感觉又和妩萤相似,仿佛来自灵魂的憧憬亲切,他必然给了她无声的支持,只是她看不见、不知道。
而这时,白延就像知道她内心所想一般,冷峻的男人冲她微微颔首,姐妹们牢牢占领的后台,热血激昂的歌声还未停,传递出了足够多的信息。
姚佳怡一震,内心深处还残留的那丁点迟疑顿时消散,她得到了足以支撑自己翻天覆地的底气!
只见姚佳怡停在T台最前方,前方和左右手都坐满了人,鞋尖只差不到十公分就要悬空。
这些直勾勾望来的眼睛都紧张得充血,方才那势若千军万马的幻觉给他们造成了巨大的影响,虽然脑子混乱,但为了自己负荷过重的心脏,有一个共通的想法还是很清晰的:
——太危险了,赶紧走!赶紧消失!
——不管你想干什么是寻仇还是害命总之现在别在我面前站着了!!!
无数人无声怒吼,期盼姚佳怡赶紧消失,后面要出来的妩萤也千万别出来了,这几个人就是来搞破坏的!
可姚佳怡不仅不消失,她还往前走了一步——右腿往下坠,左腿屈膝,就这么轻松地跳到了T台下面。
“噼里啪啦!”
这是不知道哪几个坐得挨着T台边缘的倒霉蛋反应太大,噌地跳起来时连累了屁股底下的椅子。
他们吓到了还能跳着跑路,可评委们的位置钉死在了原地,为了形象既不能跳也不能跑,以至于睁眼看到一个姚佳怡出现在面前,瞬间变幻神色的脸下一秒就僵了。
“你下来干什么?!”先前跟风嫌弃过姚佳怡的男评委险些岔气,好不容易把气顺好,眼就瞪了起来。
只有不小心踩滑摔倒的,哪有模特在T台上走着走着突然跳下来的,姚佳怡这是当了有史以来的第一个!
另一个评委要冷静些:“走秀还没结束,这位选手违反规则,难道是打算弃权?”
主持人反应极快,立刻插话进来:“既然已经违规,就等于自动放弃了比赛资格!天哪,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意外情况,姚佳怡选手中途做出了离开T台的诡异举动!太大胆了,姚佳怡选手,你的真实想法是?有难言之隐,还是自知夺冠无望,所以才自愿放弃吗?”
话说得好像很震惊惋惜,其实主持人在心中暗喜,唯恐天下不乱。
节目组拉姚佳怡来参赛真是一个绝招啊,瞧瞧,这么会来事,得炒出多高的曝光率!
哪怕是为了他自己的人气,主持人怎么想都不乐意把姚佳怡轻松放跑了,至于这档子事情怎么收场,该节目组头疼去,关他一个主持人什么事?
——话又说回来了,节目组到现在没让他叫停,就说明他们也等着蹭热度啊,更放心了好不好。
主持人这么一接话,自己倒是兴奋了,可评委们不乐意啊,其中简锦辉就是最不乐意的那一个。
受不明力量影响,简锦辉忘了不久前遭到电击的事情,但姚佳怡来到这么近的地方,那股发自灵魂的痛苦战栗竟然又回来了!
姚佳怡冷漠的眼神一过来,简锦辉就条件反射一抖。
姚佳怡还没说话,简锦辉就被红灯狂闪的不祥预感吞没。
面前的女人冷艳绝伦,嘴角似笑非笑,终于居高临下地低头看来,好似要将他这个高贵的名流巨星唾弃在脚下。
——她怎么敢!
简锦辉眼中闪过愠怒,也不愧是他,即使直至此刻,他仍没被极具蛊惑力的恐慌击溃心理防线,还有自以为绝对不会垮掉的自信撑着。
他非常相信,姚佳怡表现得再强大高傲,也只是表面,也只不过是一个人。
她就算胆大包天,当众抖出他们感情上的那点事又如何?顶多被人看点热闹,议论上十天半个月,然后他照样高高在上,不会有任何影响。
理由都说了多少次了。
就因为她——或者她们——不敢,不可能敢。
在全世界的人心面前尤其势单力薄,她,她们,只是一个、一群……
“或许你正在心里想,我们只是一群丑陋的女人,就算说出真相,也只会自讨没趣,没人会相信?”
姚佳怡淡淡地道。
简锦辉双手合十,优雅地贴在腹前,好一番云淡风轻:“姚小姐,我不懂你的意思。”
事态紧急,简锦辉反而冷静了。
他的视线毫不露怯地与姚佳怡相对,性别和地位为两人所带来的巨大差异,让他的底气更加充足,如入云高山般雄浑不可攀,姚佳怡在这座高山下自然渺小如蝼蚁。
简锦辉微笑:“我能感受到姚小姐的表演想表达的情感,有愤懑不平的呼吁,有火山喷发般的冲击,这点与众不同很少有人能够做到,很值得赞赏。”
他随即神色一变:“艺术可以用来宣泄,可若是为了一己私欲就落入低俗了。”
“你对谁有恨,觉得什么对你不公平,大可放在更广阔明亮的地方说出来。像现在这般咄咄逼人,还肆无忌惮地破坏规则,姚佳怡选手,你忘了模特的责任!”
模特的责任是传递美。
而姚佳怡传递的是震撼人心的愤怒。
简锦辉抓住这一点,将理划到自己这一边,姚佳怡顿时成了在全世界面前丢人现眼的失格模特。
她甚至是个胆小鬼,不敢把有什么委屈有什么不满明着说出来!
再说了,不就是一点委屈一点不满么?
至于像受了天大折磨一样咄咄逼人吗!
然而,姚佳怡却不在意自己“占不占理”,她只觉得更好笑了。
“你以为我是在害怕吗?”
简锦辉一愣。
“你们以为,我们还会害怕吗?”
听到这番话的人们也一愣,心里刚鼓起勇气冒出来叫嚣的那点火顿时凝固。
姚佳怡说:“我们不只是一个人、两个人……亦或者不堪一击的寥寥几人。”
“我们是世界的一半。”
“我们齐聚于此,是要改变世界。”
“害怕的人是你们才对,因为现在我们终于勇敢了,在这里,我要把那句话,说出来——”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随后的一段时被多个黑人肉一晚上的小说 只想和你睡五花肉PO

下一篇: 小师叔早这个老外太长到我子宫了 宝宝我们换个姿势楼梯间

本文标签: 着急 穿着 厨房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