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段子 > 元婴中期修士太大了快拔出去老师受不了了 他的舌头弄得我欲仙欲死

元婴中期修士太大了快拔出去老师受不了了 他的舌头弄得我欲仙欲死

作者: 来源: 2021-10-25 12:08:41

元婴中期修士!

丁凡尚可,勉强站住,蓝药师被压得单膝跪地,冷灵儿则被冲击到一旁,身形近乎散掉。

好可怕!

世上真

的有元婴期大修士的存在!

修为等级,每级之间,是级数倍关系,丁凡三个联和,都接不住花一载一掌。

大隐隐于市,丁凡心生敬仰。

蓝药师和冷灵儿脸色也都变了,不敢再多说,只能恭顺低下了头颅,齐齐称呼一声,花前辈。

“嘿嘿,好说,好说,乖啊,都坐吧。”花一载拢拢浴袍坐下,得意笑了。

“前辈,敢问高龄?”丁凡问道。

“具体不清楚,也就是三百多岁吧。”

花一载说出个让人震惊的数字,蓝药师额头都冒汗了,忙不迭擦了擦,这个修为年纪,叫一声小蓝,没毛病!

看着三名目瞪口呆的宗门晚辈,花一载越发得意,摆摆小胖手:“我行事向来低调,不怪你们不识前辈,不必自责。”

“呵呵,惊讶是有,但自责谈不到吧。”丁凡笑道。

花一载胖脸一沉,侧身歪头:“丁凡,按照规矩,你们宗门晚辈见了我这样资历的,都要大礼参拜的。你居然还敢跟我油嘴滑舌,怎么,参玄连基本的礼数都没有教给你吗?”

“作为道门弟子,我当然知道基本规矩。不过,花老板口说无凭,让我们怎么相信?反正我所熟知的宗门,并没有你这样的高寿老前辈。”

“我老吗?”

花一载不服气指着自己鼻子,气咻咻道:“江湖上,强者为王,我的修为,就是最好的证明。”

“在苍龙山那只大妖面前,还不是轻易被困住,连人家一根毛都没见到。”

“你啊,说话可真损。”花一载气得小眼瞪得溜圆,但丁凡能从大妖眼皮子底下逃走,不得不说运气很正,叹口气道,“哎,这就是矛盾之处啊。我所在的宗门,早就没了。”

丁凡心头没来由一动,喝了口茶故作淡定问道:“是哪个宗门啊?”

“哼,说了你也不知道。”花一载鼻孔朝天。

“只怕是邪门歪道上的吧?否则怎么可能没有记载?”丁凡激将。

“你知道什么!”花一载又是一声叹息,“想当年,我本为宗门八护法,深得师父赏识喜爱,有意将掌门之位传给我。因此,惹来大护法还有二三四五六七护法的嫉恨。”

“是和其他七位护法关系都没搞好吧?”冷灵儿忍不住说道。

“就是这个意思。”花一载也不否认,“本人所在宗门,为当时的天下第一,后来遇到点困难,有人激进,想要殊死一战,而有人就希望保存实力。我和他们想法都不相同,我认为应该先激进一把试试,看能不能突破,实在不行,再隐介藏形。”

丁凡抚额长叹,这智商应该在护法当中垫底的。

花一载又说道:“意见不合,我一生气,就下山游离红尘了。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年,我想师父了,结果等回去的时候,宗门却已经消失不见。所以,我现在就成了散人一枚!”

“到底是哪个宗门?”丁凡追问。

“凭什么告诉你?”花一载翻着白眼珠。

“这样,你我手心各写一个字,看能不能合起来?”

“好,你写第一个,我第二个。”

冷灵儿给丁凡取来纸笔,花一载却坐着没动,卖弄似的运用真气引出一道细细的亮晶晶的茶水。

丁凡写好后,两人同时展示。

纸上一个乾字,一个水字,罡!

哗啦!

失控的茶水从空中落下,花一载惊得从座上弹跳起来,不可置信问道:“你,你怎么知道乾罡门?多少年了,它早就被世人所遗忘了啊。”

“花老板真的是乾罡门八护法?”丁凡不答反问。

“如假包换!”花一载使劲拍着胸脯。

深吸一口气,丁凡内心的震撼不亚于任何人,然后冲蓝药师点点头。

蓝药师废了很大的力气稳定好心神,将天盟令的前因后果讲述一遍,重点强调,门下第一把交椅,属于乾罡门!

“这,这不可能!”花一载使劲搓着脸,脸皮都被拉长好几厘米,突然就哭了起来,“我不该任性下山,如果我还在,说不定能力挽狂澜,拯救宗门于危难之中。”

太自恋了,没耳朵听。

蓝药师不肯放弃这个机会,又继续怂恿:“花前辈,盟主苦苦寻找的乾罡门,终于得见天日,此乃天意啊!”

“天什么意!我可以帮你们,但没必要非得归顺吧?”花一载擦了把眼泪,又开始嘚瑟,摊手道:“时过境迁,修为也不匹配啊!”

不能勉为其难,丁凡摆手,示意蓝药师不要再劝,本想说不必强求的话,不料右手掌不受控制释放出了天盟令!

把丁凡都吓了一跳!

怎么出来的,不知道。

而且,个头,还特别大!

正好比花一载大了一圈,将他结结实实笼罩其中!

蓝药师和冷灵儿也看呆了,太有气势了!

天盟令的毫光放大较多,边缘部分好像还变形了,形成向上弯曲的弧度,猛一看,像是嘲讽的嘴角。

这……

丁凡脑袋一片空白,眼前一切,自己都无法解释。

而此刻,花一载被天盟令的光芒刺的睁不开眼睛,内心荡漾的只有两个字,叩拜!

不可能!本人年纪大修为高!

叩拜!

笑话,要其他七位护法活着,一定笑死!

叩拜!

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花一载意识的主动权一步步退让,噗通!终于,双膝跪地,接着上身也压得伏在地上,大礼参拜状,嘴里高呼,“花一载愿意归顺,愿听盟主调遣!”

蓝药师和冷灵儿激动不已,成功了!

从此,丁凡手下,多了一名元婴期修士!

丁凡没反应,花一载全身颤抖,却不敢抬头。

冷灵儿一看,却发现丁凡竟然在发呆,连忙咳咳两声。

丁凡如梦初醒,深吸一口气,点头道:“哦,花老板请起。”

“不敢!”

“起来吧。”

“起不来啊!”花一载叫苦,此刻,他的身形已经被天盟令禁锢住,动弹一下都十分艰难,“属下愚昧鲁莽,冲撞了盟主,还请盟主收回惩处,属下保证下不为例。”

又是一惊!

丁凡心脏狂跳,却强作淡定,将天盟令收回,低头看去,掌心如故,并无异常。

喜欢全职相师请大家收藏: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呕……、呕爽?好舒服?快?深点 小舞去掉衣服图

下一篇: 白家军全部冲黑人双人rapper中国视频 小东西我们两个一起上你

本文标签: 修士 太大了 受不了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