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段子 > 又是万众瞩目往下边塞水果后吸出来 三个老汉玩一个嫩苞

又是万众瞩目往下边塞水果后吸出来 三个老汉玩一个嫩苞

作者: 来源: 2021-10-25 12:05:53

又是万众瞩目的一天。
当地时间清晨九点准点,上亿人无视工作学习,无视时差,坐在了自己的手机或电视电脑前。
他们严阵以待,烟抽完了几根,脚上的拖鞋摇掉了几次,连水都紧张得喝完了几杯,两眼不带眨地盯着漆黑屏幕边角的时间。
情绪酝酿完毕。
脏话的储备填充完毕。
不用人一声令下——
到了时间,无数人同时挺直腰板,带起无穷杀气,好似前方就是敌人般冲进了终于变亮的直播间!
不用说,这些人是来看“超新星”第二轮比赛的。
今年男子组得到的关注度被迫锐减,大家伙先来看女子组的直播,主要目的从看美女变成了……找茬!
——看我不骂死那三个不要脸的丑八怪!
无数人在心中如是怒吼。
来看次赛的观众比初赛又要多了几千万,被什么引来的已经无需解释了。
外面骂声一片,当事人就没回应过,觉得自己被当傻逼的观众们挤压了多日的愤怒和憋屈,终究是要找个地方发泄的。
所以他们来了。
弹幕刷得整整齐齐,格式仿若统一:
【丑女滚出超新星!】
【模特界不需要矮子胖子丑八怪!】
【主办方还不把人赶走我就举报你们受贿!!!】
主办方大概很是头疼,连带着悄然登场的主持人笑容都僵了,语气尤其干巴巴:
“亲爱的观众朋友们,现在是七月一日上午九点整,大家所期待的次轮比赛将要拉开帷幕。与往常相同,本轮比拼讲究真实,您所看到的一切,都是模特们最寻常的日常生活——”
【少废话!看到你就烦!】
【谁想看你bb啊,赶紧切画面!不对,先把锦辉哥哥的脸露出来!】
直播间此时的背景不在舞台,而是装潢颇为精致的室内,看得出,坚强念台本的主持人的背后正是酒店的大厅。
观众再不乐意看到他,主持人也得把话说完,还好他看不见弹幕。
但,考虑到啰嗦会影响节目,主持人悄悄将台词砍半,以远超以往的语速简短介绍了二轮赛的规则。
“对于我们比赛的规则,观众朋友们应该很熟悉了,响应大家迫不及待的热情,在这里,我只作简要介绍。”
“二轮赛历时五天,节目组将派出专属摄像师,对一百位模特进行一对一跟拍,并为模特们建立网络独立直播间,观众们可以随意选择自己感兴趣的模特,进入该模特所对应的直播间,切实清晰地观察到她的一言一行,时间为早八点到晚九点间。”
“理论上模特们的行动不受限制,可以把比赛当做度假,但是嘛,节目组特意邀请来了七位评委作为特别训练老师,为即将起航的后辈们指点迷津,鼓舞自信,模特们若有需要,随时可以申请加入,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此轮选拔晋级只依靠观众们投出的票数。禁止模特以任何方式求票、要票,模特可以通过自己的手机看见弹幕,但禁止与观众沟通交流,禁止模特使用联网的通讯工具,一经发现立即取消参赛资格。”
“节目组不会给出明确要求,只有一个主题会给予模特揣摩,自由发挥:在镜头下,展现你心中‘最美模特’的形象。”
“最美的标准是什么?我们的模特会如何理解并展现出‘最美’二字呢?最轻松又最艰难的考验,将在观众们眼前揭露!”
观众老爷们极不耐烦:“废话太多了,少BB快滚!”
主持人假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一口气BB完就自觉地引领镜头,走上了大厅后方的数层台阶。
一百名摄像师肃然到位,站满了五排,随时可以顺着台阶直通楼上模特们的房间。
摄像师们就很识趣,知道再让观众老爷们多等一秒钟,自己的亲妈就难逃一飞,便随着主持人一声令下——
“冲啊!”
“啪嗒啪嗒!!!”
一百号人扛着摄影器材,如狼似虎又如恶龙上山,黑压压地分流成几股,分别冲向了自己负责的楼层,连电梯都不等了,直接把楼梯踩矮几公分。
【冲啊!!!!!】
观众老爷们也在狂吼,其中不乏眼珠提溜红的。
不是说模特本人能看见弹幕么?他们要第一时间杀到模特之耻三人组的直播间去,报这几日眼睛被荼毒外加憋屈之仇!
那个叫妩萤的矮子,必须第一个被制裁!
【骂死她!!让她不敢再露脸!!!】
吼啊,凶啊,咄咄逼人。
数据光速涌动,搜索妩萤直播间的人数,甚至碾压了去倾国美女胡月的直播间的人数,毕竟比起可看不可及的美女,还是给自己出口气更重要。
观众老爷们一时间气势雄如斗牛,仿佛怀里揣了八百颗核弹,矮子丑八怪即将在正义的重击下哭着认罪!
来了来了!
点击,进入直播间。
短暂的微光在眼前一闪,众人还没看清楚,就先兴奋地齐刷:【丑八怪,给老子哭!!!】
——咔。
也没有发生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就是所有打出这句话的人莫名其妙一起掉线了而已。
“……”
“啥???”
“我草!老子电脑里的文件还没保存啊靠!”
“我的手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惨叫出现在了天南地北,有人忍痛斥巨资买的新款梨子手机突然炸了,有人的电脑不打招呼莫名关机,有人网费充足的宽带直接倒欠一千块……
由于意外来得很是诡异,本该在第一时间刷满屏幕的若干和谐词,因为五花八门的原因没能发出去,妩萤出门后,打开手机看了一眼自己的直播间,居然一条弹幕都没见着。
画面里干干净净,只有少女背靠微光的侧脸。
她穿着运动装推开的门,长发扎成了马尾,体恤下面的小短裤显得她的双腿又直又细,黑白分明的杏眼透亮,樱色的唇半晌没开合,就像露水一般干净。
乍眼看到这一幕,摄像师和少部分没说话的观众冷不防愣了一愣。
这样的姑娘,确实长得不好看,但……似乎没办法昧着良心说自己有被“丑”到。
相反,居然还感觉有些养眼。
养眼到他们都看呆了。
而这位让人难以说出“丑”的“丑女”忽然皱眉,眉宇后又舒展。
妩萤心说:‘自己欣赏自己的感觉可真奇怪啊。’
但是,不愧是她。
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可美了,主神大人变身凡人也那么魅力,真是没办法低调,唉!“醒醒,不是要跟拍我吗?别站着啦,我要下楼了。”
自我陶醉完,妩萤欢快地招呼起摄像师。
别的模特从直播开始起便精神高度紧张,说话时嘴唇的张合弧度都一板一眼,不多一毫米不少一毫米,能看到观众反馈的手机随时拿在手中,就算不能直接跟观众老爷们说话,笑不露齿无声打个招呼也是好的。
毕竟模特们的终极目的,就是给观众留下好印象,并从观众手里抢到票,绝对不能懈怠。
而妩萤倒好,她瞅那一眼发现没有什么弹幕,欣赏自己的美貌怪无聊的,直接把节目组发的手机关了揣兜里,一摇一摆地走了。
顽强爬回来准备重新骂人的观众们:【人呢???】
又不按常理出牌,妈的,好生气哦!
还好摄像师尽职尽责地跟了上去,观众们气没处发,还能对着直播里矮子的背影无能狂怒啊不,指指点点。
不过,本人看得到和本人看不到,区别还是挺大。
观众们骂得很没有感情,连带着刷屏的兴趣也减弱了,弹幕难得地出现了一片安宁。
现在是上午九点半,模特们通常最晚七点就起来做准备了,要打理自己要化妆,还要重温一遍“剧本”,直播开始后表现给观众看。
她们会吃早饭,但吃得很早又吃得极少,一般是半碗泡了牛奶也显得很清淡稀松的燕麦片,这点东西要在胃里撑到十二点,饿肯定会饿,但饿习惯了就没事了。
待会儿她们都要去举办初赛的场地,给她们准备的训练室也在那里。
节目组请来的超模们平日事务繁忙,天南地北到处跑还来不及,难得被请来给小模特们当老师,小模特们自然不会落下。
当然不是冲着学习请教去的,超模没那么好当,更多看自己的身材本钱,再说前后辈说着好听,大家都吃同一口饭,再是地位不菲的超模,也不可能傻到把自己辛苦得来的经验无条件传给新人,愿意表面上意思意思就不错了。
新人小模特们心里自是门清,她们压根就不是奔着得到前辈指点去的,而是为了更多的镜头。
要知道虽然每人都分了一个摄像师跟拍,但节目组总不会傻到把现成的流量扔了不要,超模评委那边也有一个单独的视角。
小模特们的目标就是蹭上那个镜头,入了评委老师的镜头等于平白有了双倍曝光。
而且超模的人气摆在那儿,冲着她们来的粉丝就以万万计数,若是不动声色混到评委们的专属直播间,再表现优秀些,评委的粉丝眼熟了她们,也有可能变成她们的粉丝。
是以评委老师的初次指导见面会定在上午十点,但小模特们最晚九点半几乎都就到了,有来得早的,发发狠七点就到了训练室,提前三个小时自我训练,就为了给评委老师和观众留下好印象。
毕竟,100号人同场训练,女评委只有三个,谁能得到评委老师的关注,就得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看自己的本事了。
大家都是从海选初赛晋级的,至少水平都不差——那三个特例就别说了——想出头,就只能往死里内卷。
“呼、呼、呼……”
九十七个直播间里,骨瘦如柴的美女模特们齐聚训练室,无不汗水嘀嗒流,这边压压腿,那边练形体。
别看所有人都自觉分散,偶尔对视还礼貌一笑,好似态度很友好,但四下扫去的眼睛比蝎子更毒,人人都暗中警觉,谁先休息谁认输,都没人休息,那就往死里练,看谁先受不住认输。
评委老师还没来,几百平米的训练室充满了和谐友好、健康积极的气息,不过大概是塑料味儿。
胡月也在训练,甚至她是来得最早的那一拨。
别人都以为她的家境优渥,从小没吃苦的大小姐肯定受不了严苛的训练,而且外貌条件已为她圈定胜局,观众只看她的脸都愿意无条件给她投票,但胡月自己不这么想。
理由很奇怪,说出来都没人信:
妩萤那群人——没错,就是那群遇上就没好事的丑八怪——给胡月带来了莫名强烈的危机感。
那危机感甚至不是从姚佳怡那儿来的,按理说那三人里就只有姚佳怡还算有点威胁性,可胡月偏偏更忌讳妩萤。
胡月最近经历的种种憋屈事,几乎都是妩萤惹来的,这矮子绝对是她的灾星没跑,居然吓得她昨晚做梦梦到自己的最美模特奖飞了,奖杯被小矮子得意洋洋地拿走,转头就砸在了她心心念念的锦辉哥哥的俊脸上……这是什么鬼梦?!
总之胡月大早上五点被吓醒,本是从没早起过的千金大小姐,却硬是坐在嫌弃不舒服的床边运了运气,干脆不睡了。
她要多表现表现,拉到更多票数才能安心。
胡月训练了两个多小时,得空冷眼扫视其他做作卖弄的丑女,尤其重点关注到妩萤团伙一个都没来后,唾了一句懒鬼,心里终于稳了不少。
胡月看了看时间,微抬曼妙的天鹅颈,方便痴迷到手抖的摄像师能把她拍得更好了。
九点四十五分。
评委老师已经来了一个了,在场的模特纷纷停下训练,主动向老师问好。
九点五十分。
评委都来齐了,超模的大长腿一迈,自信强大的气场一放,小模特们不禁缩头,直接被衬成了灰头鹌鹑,除了胡月。
胡月走上前,不过于冷淡也不过于热情地和老师们相谈甚欢,同时自然而然地出现在评委的专属直播间里,和超模同框,一时竟然没落下风。
“这轮开场就输了……”
有心思的几个模特悄悄咬唇,不甘心地退让到一边,更多人直接没敢靠近,始终落在最外的一圈。
九点五十八分。
三位超模评委态度和蔼,谁都没提新人们提前了太久到场,离正式训练的时间还差两分钟。
一眼望去全是人,评委以为100人全都到齐了,胡月却在心里笑。
那三人怕是要卡点才到,光懒惰这点就能招来无数黑,也不知道是真蠢还是没带脑子。
与她同样注意到这点的人还有不少,藏起的想法也一样,都等着看笑话呢,那三人本来就惹了众怒,靠自己努力晋级的模特们没有服气的。
九点五十九分。
胡月又瞥了一眼时钟。
九点五十九分三十秒。
有一部分人扬眉,戏谑地看向训练室门口。
“咔、咔——”
指针咔咔地转。
总算有人觉得不对劲了。
就在秒针即将与整点重合时,评委薇薇安面带轻笑,说出自己的开场白:“请以20人为一组,分别站开。”
整齐按组站成五列的“学员”中,最右侧一列最后排的小模特忽然举手:“薇薇安老师,我这里……”
薇薇安皱眉:“嗯?”
“我这里……这里……”
小模特一瑟缩,没把话说出来,但其他人帮她补完了:“人不齐!”
评委老师没反应过来:“少了人?谁没有来?”
不是,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会有人不按时参加?!
——到这个时候,天真的人们还认为某三人只是迟到,完全没想过人家就没打算来。
胡月却想到了。
胡月意识得比谁都快,毕竟她练出来了。
她也不知道哪里冒出来一顿气,冷冷就道:“没有明确规定必须来,那三个人不就不来了么!”
毫不夸张地说,全世界都惊呆了。
因为,妩萤从房间一出来,鞋底根本没挨到过通往训练室的那条路。
她径直跑到酒店后厨去了。
“佳怡和林欣的身体还没养好,酒店的伙食我不放心,先去瞅瞅食材。”
“哈哈,你们酒店的老板是我手下!谁敢拦我!”
“我检查检查菜单……搞什么!中午就吃这?你们老板的吩咐你们怎么听的!”
“算了,没救,让开,我亲自上!”妩萤震惊死了一片人,却完全没觉得自己跑来厨房有问题。
她又不是真来摆姿势走猫步的,很没有心理负担,凡人小姑娘争奇斗艳关他什么事,要不是这个世界的畸形规矩把她气到了,她还不会屈尊来掺和呢。
所以当然是给自家小姑娘补身体更重要,有多少人看不惯骂她又如何,反正妩萤也看不到。
模特们参赛期间,伙食基本都在酒店的餐厅解决。
倒不是节目组的统一安排,明面上节目组很大方,没有禁止过模特们自行解决一日三餐,食材可以由酒店提供,也可以私下找酒店定制菜单,理论上想怎么吃、吃多好都没问题。
可理论只是理论,在所有人都恨不得把自己“节俭谦逊礼貌勤奋”写脸上的情况下,哪还有没脑子的在这儿胡吃海喝,全都乖乖吃统一安排的营养餐,保证低脂少糖,能越吃越瘦,除了难吃得让人憔悴外没有毛病。
是的,“超新星”办了这么多年,模特们都这么自觉,连半夜三更悄悄开小灶偷吃都不敢,谁还敢光明正大换菜单?
——那么现在就有了。
妩萤不仅敢换,她还敢亲自上手。
这家酒店是贝佳佳出钱建的,富婆早就吩咐下去多准备点食材塞厨房,早年沦落为冷门食材的糖霜奶油等多备些放冰箱,还贴心地打了招呼,给亲亲会长大人单独空出御座,让她可以随意进来下厨。
妩萤的跟拍摄像师亲眼目睹,这姑娘视酒店厨房为后花园,背着手在里面晃悠一圈,第一件事先把各位当过五星级饭点主厨的大厨嫌弃了一顿。
因为他们胆儿太小,做菜放油居然只打算放了一点点。
别问菜还没有开始炒,妩萤是怎么发现的,就他们放厨房的油罐,当个茶壶顶天了,这么大的酒店几百号人,就备如此袖珍的油罐,完全可以想象大厨有多勤俭持家。
妩萤把茶壶啊不油壶拎手里晃了一圈:“红烧肉油不够多根本不好吃,你这一壶就剩一半了。”
这里的主厨有些头疼,以为老板要求必须配合的大小姐在无理取闹,但又不能不解释:“您误会了,平时我们不会这么做菜,只是因为要一直供应营养餐,用不了太多油。”
妩萤看得见,厨房的一个生鲜柜里几乎全是水果,另一个里面放的几乎全是蔬菜,不说食用油了,连带肥的肉都看不到多少,佐料酱料更是稀少,寒碜得不像豪华酒店厨房应有的配置。
不需要解释,妩萤明白得很,习惯吃营养餐的模特才是大头,她们视油脂糖分为洪荒猛兽,恨不得饭菜里一滴油也没有,油水太多是浪费。
况且,她们也不能吃多油的食物,比正常用量多一点点都不行。
因为长年累月这么吃,营养不足全靠挂营养液,模特们的肠胃早就变脆弱了,稍有些油腥便受不住,严重点还会要命。
当然了,不严重也会要命,没一个模特的身体是健康的,甚至可以说极度虚亏,全体在死亡边缘线徘徊。
这显然是不应当的。
妩萤心中不满,但暂时管不了那么多,也不会解释给别人听,只自来熟地占了张料理台:“你们管其他人,我管我的人,各做各的就行了。我提前预约的食材得到了吗?还有花生油没,老抽也给我来一瓶。”
主厨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妩萤就摸出了磨得铮亮的菜刀,一下剁在今早空运送来的新鲜五花肉上。
“咚!”
娇小少女配屠刀,反光足以亮瞎眼,她还把菜刀舞得超飒,一不小心把一块案板剁成了两块:“你们这案板不够结实啊?没关心,把心放好,论做菜我是专业的。”
虽然她的厨龄只有一个月,但她有自信,还会开挂啊。
有所准备但还是被吓到了的大厨们:“……”
毫无准备所以更不知道该说啥的观众们:“……”
【mmp,谁闲着没事要看丑女做饭啊!】
【知道自己是厚着脸皮走后门留下的,所以干脆连装都不装了?这女的也是绝了,牛逼啊。】
【懒货!!!傻逼!!!】
自打比赛开始,妩萤就在一次次激发观众的怒火,并将他们的愤怒槽不断加长加长加长——因为前一件事还没气完,下一件更让人冒火的事就来了,根本停不下来。
偏偏当事人还不理会,自做自的。
越来越多人被气得跳脚,大力抨击资本家厚颜无耻的不公行为,这时又有人拱火般地冒出来表示,比赛规则也没写不允许选手不去训练呀,不能自己去厨房做饭也没写呢,你们搁这儿气啥?
网上骂战新开一轮,线下约架的估计也打过一轮了,这时候妩萤还在专心折腾她的红烧肉。
姚佳怡和林欣在妩萤眼里都是病人,身子虚了太久,不能矫正过度,按理说绝对不能又是甜品又是冷饮又是大鱼大肉地乱吃。
可妩萤是谁?她护短得要死。
姚佳怡最早得了一丝神力滋养,快垮完的虚弱基底差不多补完了。
林欣看着比姚佳怡好些,可真相完全相反。
这姑娘腰细的根本原因不是她天生丽质,而是她干脆少了颗肾,看上去平时没心没肺爱吃爱钱,实际是因为活不久了,想着攒钱挣扎治一下,治不了就在生命最后潇洒挥霍光。
妩萤咬紧牙关,闭着眼睛把少得快归零的神力又切下来一点点,给林欣续了几十年的命,只是当事人自己还不知道。
这两人的身体本源没问题了,吃食上不必忌讳,想吃什么就能吃什么,妩萤就专挑大补又好吃的投喂。
……绝对不是因为她自己嘴馋想吃!
不动声色吸了吸不存在的口水,妩萤重新握住比碗口大的菜刀,刷刷将姜葱蒜切片。
她的刀法极其出色,手起刀落于无形,堪比有二十年功力的大厨。
自觉让到一边准备营养餐的主厨停下手里动作,想着准备这些东西不花时间,忍不住往旁多看几眼:这个大小姐来厨房,居然不是闹着玩?
妩萤下一步简单,把除干净毛的整块肉丢水里煮,煮软后捞起切成一颗颗漂亮的小方块,堆了满满一大碗。
关键一步来了。主厨心道,刚做的只是前菜而已,红烧肉的精华就看现在了。
主厨眼光微闪,不觉得妩萤能做好。
观众们也觉得妩萤在煞费苦心地做戏。
装腔作势,一会儿嫌弃佐料不齐一会儿嫌弃油太少,还以为自己是米其林大厨呢?
米其林大厨也不敢口出狂言。
如今大家都想着减肥,即使不是模特,普通人在家做菜也尽量往“营养餐”那边靠拢,不少绝对与油腻隔绝,但一个月可能也就吃个一两回油水多点的菜,还不能太多。
妩萤就是找了个噱头博眼球,难道还敢真……
“哗啦啦!”
妩萤面不改色把油壶一斜,全倒进了热锅里。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上官晨收到了把英语课代表插哭了 半夜一个人想要了怎么办

下一篇: “呕……、呕爽?好舒服?快?深点 小舞去掉衣服图

本文标签: 又是 边塞 万众瞩目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