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段子 > 晚上,几个姑又重又深到底了 逢场作戏医生pop弥雅

晚上,几个姑又重又深到底了 逢场作戏医生pop弥雅

作者: 来源: 2021-10-25 11:56:50

晚上,几个姑娘留在这边吃饭,看样子都没有回家的意思。

反正这个房子的房间足够多,住的开。

吃过饭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已经是温暖的习惯了,韩谦站在沙发后轻声道。

“是不是电视放着狗掐架你都能看的劲儿劲儿的?诗词知道你要给她补生日的事情?”

温暖头也不回,看着电视轻声道。

“我刚才和她说了,晚会的事情我和燕青青商量过了,借着你的名头办一个晚会看看能来多少人,到时候我和她在里面筛选一下合作伙伴儿,一个一个找的太麻烦了,顺便我也想看看你成长到什么地步了。”

韩谦弯下腰凑近温暖咬牙低声道。

“我给虞诗词过说个生日弄的这么隆重,外面人怎么想?肯定都以为我和虞诗词之间的关系不清不楚,你这不是拉淫媒么?温暖?”

温暖推开韩谦的脑袋,坐起身轻声道。

“我不介意啊!反正诗词也不结婚不恋爱,拉你做个挡箭牌其实也挺好的,哎呀!大丈夫不拘小节,我都不在乎,你在乎个什么玩意?我渴了,你给我接杯水去。”

韩谦指着茶几上矿泉水,温暖看着韩谦,僵持了半分钟,韩谦认输,走上前拧开瓶子递给温暖,坐在着姑娘的身边皱眉道。

“我还真是第一次听说让自己老公去给自己闺蜜做挡箭牌的,温暖我是说你大方还是缺根筋?”

“我不缺心眼,我也不大方,我现在的想法很简单,破鼓万人捶,你就是这个破鼓,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本来你和诗词之间就不清不楚的,我借着这个机会去活跃一下,现在好多人都不知道畅荣集团的董事长竟然是温暖大小姐!这就让我很生气!”

韩谦接过温暖的瓶子喝了一口,轻声道。

“你说你,说你有社交恐惧症吧,你还没有那么严重,怎么就不喜欢和陌生人说话呢?”

温暖转头看着韩谦认真道。

“因为高冷!”

“你快给我滚犊子吧,我去睡觉了!晚上你和诗词一起睡!”

“然后你和蔡青湖睡?”

“清湖和青丝一起睡。”

“叶芝闲着呢。”

“我特么睡狗窝行不行?”

话落韩谦起身就走,推开客房的门,刚钻进被窝,温暖推门跟了进来,掀开韩谦的被子钻进被窝,两人面对面的躺着,韩谦对着温暖摇了摇头,随后温暖对着韩谦的脑门就是一记头槌。

“我就是过来暖和暖和,我电热毯还没热呢,你脑子里在想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韩谦我发现你现在越来越色了,你是不是不是处男了?”

“对!不是了!你们天天拿处男两个字嘲讽我!我长大了。”

“吹牛逼吧你!你往里面去点!我真后悔,这个床原本是担心有小姑娘钻你被窝买的,现在可好,遭报应了,我钻进来了。”

“那你可以出去。”

“你信不信我揍你?”

温暖欺负韩谦已经不能用习惯来表示了,应该说是身体的自然反应,两个人在被窝里闹个不停,温暖出汗了,韩谦被窝的温度消失的一干二净。

两人挤在床上,温暖小口急促着喘息,汗水已经浸湿了鬓角的发丝。

“咔嚓!”

房间的灯突然被打开,虞诗词和吴青丝这两个女人出现在门口,吴青丝捂着眼睛娇声道。

“哎呀!你们两个能不能小点动静呀!”

虞诗词用力点头。

“对!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要不我来这屋住,西屋留给你们俩折腾?”

说话间虞诗词已经蹭到了床边,趁着两人不注意,伸手掀开被子,当看着两人都穿着睡衣的时候,虞诗词愣住了,疑惑道。

“咦?你们俩玩的高端啊!衣服都不脱就嘿嘿嘿?”

听到嘿嘿嘿三个字温暖才明白她们俩在说什么,尖叫一声起身扑向虞诗词,和两个姑娘打打闹闹的离开了客房,望着离开的三人,韩谦看了一眼被扔到柜子上辈子,无声的叹了口气。

日子难过啊!这估计一时半会被窝都不会热乎了。

半夜,韩谦被尿憋醒,睁开眼看了一眼手机。

两点了。

起床去卫生间撒尿,穿着睡衣不由打了一个哆嗦,出了卫生间才发现客厅的窗户没关。

又下雪了。

关上了窗户,韩谦想了想去了后屋的杂物间拿了两床新被子,随后推开了东屋的门,看着在被子缩成一个团儿的蔡青湖,韩谦走上前把手伸进了被子里感受温度,蔡青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梦呓一般的开口道。

“相~公?”

韩谦摸了摸娘子的脸,柔声道。

“你怎么没铺电热毯?”

蔡青湖双手抓着被子小声道。

“相公我想喝水~”

“我去给你拿。”

韩谦拿来了水,顺便把自己的电热毯拿了过来,他还真没注意家里没有电热毯的事情了。

蔡青湖躺在被窝里喝了一小口,随后韩谦展开被子压在蔡娘子的下身,低下头亲在娘子的额头,柔声道。

“电热毯一会记得调成低温,高温会口干,睡吧!我看看青丝和叶芝她们。”

说话间吴青丝开口道。

“我的被子厚,小湖的被子薄。”

“我不冷,我热!韩先生我也喝水。”

给叶芝喝了点水,东屋算是告了一个段落,韩谦抱着被子推开西屋门时,看着里面两个豪放的姑娘,韩谦无奈的叹了口,人和人真的不一样,两个房间的温度差不多,虽然说清湖的被子薄了一点,可也没见过被子都踹丢的两个姑娘啊?

温暖睡觉不老实,这会都要骑在虞诗词的身上了,韩谦走上前给两个姑娘盖上被子,虞诗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发现是韩谦后,翻了个身继续睡,随后看着温暖就要追过去,韩谦忙着把这姑娘给拽了回来。

在这么下去虞诗词都要被挤到床下去了。

忙乎完两个屋子再看时间已经两点半了,韩谦回到房间钻进被窝,刚准备睡觉,叶芝发来了一条短信。

“韩先生,我想去厕所,我不敢,我怕黑~”

终于知道叶芝为什么会养狗了。

她怕黑。

蔡青湖怕冷。

温暖怕饿着。

韩谦守在东屋的门口,没过多久叶芝披着衣服出来了,两人什么话都没说,韩谦送她去了卫生间,被这么一折腾韩谦不困了,在卫生间外点了一根烟。

听着卫生间的流水声,韩谦轻轻敲了敲门。

“刚才我过去的时候你怎么不说。”

“忘了。”

叶芝的回答简单明了,韩谦叼着烟看着披着睡衣的叶芝轻声道。

“你咋不把你叫啥忘了呢?”

叶芝傲娇的哼了一声,小跑着回了房间,韩谦坐在客厅抽了支烟,站起身看着窗外的风雪,明天又是一个天寒地冻的天儿啊,清早韩谦起床,推开门的时候吴青丝已经开始做瑜伽了。

“早!”

吴青丝对着韩谦点了点头,这时候虞诗词也在卫生间走出,难得见她素颜一次,虞诗词带着眼镜和发带,瞪了韩谦一眼。

“你知不知道看女孩子素颜是不礼貌的?”

韩谦皱眉道。

“那你把脸蒙上。”

虞诗词哼了一声,坐在电脑前伸了个懒腰,随后开始工作,韩谦穿上面貌推开门,看着还在下个不停的大雪,他深吸了一口气走了出去,他有些好奇,爸妈在这里住的时候房子很暖和的,怎么昨晚清湖会被冻成那个样子呢?

检查了地暖连接的地方,随后又跑回去看了一眼屋子里的温度。

十八度!

也不底啊?

一会等清湖起来问问吧,带上手套拿起扫把,竹子编成的扫把要比那种塑料的扫把好用的多。

划过地面发出唰唰的声音。

没过几分钟,温暖拉开窗户对着韩谦怒吼道。

“才六点!你是不是有病?”

韩谦对着温暖竖起一根中指,温暖关上了窗户,韩谦继续打扫院子,没过几分钟,温暖穿的像个包子似的从门口冲了过来,正在准备铲雪的韩谦笑着对温暖挥了挥手。

“你怎么···”

噗通!

温暖直接飞扑向韩谦,把这个钢铁直男按在了雪堆里面,抓着雪往韩谦的衣领里面塞。

“让你不睡觉!让你对我竖中指!让你嘚瑟!小韩谦我多久没揍你了?皮痒痒?”

韩谦躺在雪堆里面不断挣扎,大叫道。

“温暖你别跟神经病似的!凉凉凉!”

“现在知道凉了?刚才那嘚瑟劲儿呢?”

韩谦也被闹出脾气来了,坐起身抱起温暖直接扔到了雪堆里面,这一下可是捅了马蜂窝了,温暖起身手指着韩谦咬牙道。

“你等着!”

下一秒这姑娘举着铁锹满院子的追着韩谦揍,最后抓住韩谦的后衣领,扔掉铁锹扑在韩谦的背上,双腿夹紧韩谦的腿。

‘扑通!’

这一次韩谦直接趴在了雪堆里面,随后就是韩谦抱着雪球满院子的追温暖!

客厅里,吴青丝双手捧着一杯热水站在窗前看着在院子里追逐打闹的两个人,轻声问道。

“你们北方的打雪仗这么豪放的么?”

缩在沙发上披着毯子打哆嗦,流鼻涕的蔡青湖带着浓重的鼻音开口道。

“滨海打雪仗基本没有用雪球砸人的,差不多都按在雪堆里面,你看着吧,一会韩谦就得把

温暖闹急眼了。”

吴青丝淡淡道。

“不用一会了,已经急眼开始在地上打滚了。”

院子里,温暖躺在地上不断打滚,大声控诉韩谦是个渣男,此时温暖的身上满是积雪,韩谦蹲在一旁手里拿着铁锹笑道。

“你在不起来信不信我给你埋雪里面?”

话出,温暖站起身怒视韩谦。

“你等着,我给妈打电话去!”

喜欢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请大家收藏: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一周一晃而过我难受就放里面一下我不动 夹得好紧…爽死我了

下一篇: 手腕突兀微凉适合晚上看的东西免费软件 把腿开到最大就不疼了视频试看

本文标签: 几个 逢场作戏 重又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