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段子 > 柔柔,&rd男主用药让女主离不开他 晚上睡不着 那种网站

柔柔,&rd男主用药让女主离不开他 晚上睡不着 那种网站

作者: 来源: 2021-10-25 11:50:31

“柔柔,”林菀拍了拍萧柔的肩膀,“你不用顾忌我的身份。既然他们瞧不起我,我也不是吃素的。我确实不喜欢仗势欺人,但有时候,该显摆,就不要低调。”
她给了个萧柔“安心”的眼神,嘴角露出一丝狡黠。
柳翩翩捏着嗓子笑道:“哟~还显摆?不就是靠着金主上位,还不知道是哪个糟老头子呢!”
在江家的地盘,不用担心狗仔,柳翩翩索性露出了真面目,还洋洋自得。
这话似曾相识,不过林菀也不计较。强弩之末,嘚瑟得多厉害,被打脸时,脸就有多难看。
林菀掏出手机,淡定地播出一个电话。
“菀菀?”低沉的嗓音传来,林菀心中一笑,脸上却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哥,我没有邀请函被拦在门口,进不去。”
“邀请函?我们林家什么时候需要这种东西?你没告诉他们你的身份?”
“说了,”林菀假装抽泣,“可是他们不信,说我这样的身份竟然也敢来江家的地盘,还说......还说我是靠金主上位,找了个糟老头子......”
“什么?!”电话那头明显的怒气传来,“菀菀,你别生气,大哥马上过来。我倒要看看,谁这么胆大包天,敢欺负我林彦清的妹妹!”
电话挂断,萧柔默默给林菀点了个赞。
柳翩翩脸色一阵青一阵紫:这林菀,太邪气了!演得跟朵小白花似的,太膈应了!
“哟~要找你的金主来了?还叫哥哥?啧啧啧,林菀,要点脸行吗?”拼金主?柳翩翩不带怕的。
她的金主可是李总,A市数一数二的人物,当然,等她勾搭上了江流......
柳翩翩想得美滋滋,林菀不搭理她,又拨通了一个电话。
电话那头的人还没来得及说话,林菀嚷嚷道:“江小少爷!!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我现在在酒店门口,都快被欺负死了,你现在、立刻、马上给我下来!”
江流还在懵圈,林菀已经把电话挂断了。
柳翩翩看着她两通电话的不同反应给惊呆了!简直是秒变脸,还不带停顿的那种。
“哼,虚张声势!你和江流哥哥才相处多久?他会为了你专门下来一趟?你死了这条心吧,江流哥哥不会喜欢你这种女人!”
林菀听了这话都要吐了,正欲开口,身后传来一句慵懒的腔调:“不喜欢她,喜欢你?柳翩翩,早就跟你说了,身上这股怪味难闻,没想到,你嘴里的臭味更难闻。”
江流还是一如既往的不怜香惜玉。
他早就在等林菀了,发现她还没来,就下楼看看,刚到大厅,就接到了林菀的电话。
林菀这次难得没翻白眼:“你是飞下来的?太快了吧!”
“哼。”他才不会告诉林菀,自己是在等她。
“江流哥哥,你不要被这种女人骗了!她刚刚还给她的金主打电话,她就是朵小白莲,谁知道她跟别人做过什么肮脏的交易......”
话音未落,一个黑衣男人突然上前,“啪——”的一声,给了柳翩翩一耳光。柳翩翩的脸瞬间就肿得老高。
速度之快,连林菀都没反应过来。老天,她是打算打脸柳翩翩,没想到还成了“真打脸”啊!
“我妹妹还需要金主?”林彦清淡定地走了过来,示意黑衣男人退下。
他连个眼神都没给柳翩翩,径直走到江流面前,浑身散发着上位者的气势:“江家二少?家妹在你们江家的地盘受了委屈,你是不是要给个交代?”
江流朝身边的保镖做了个手势:“把她丢出去,今后不准踏入江家地盘一步。”
柳翩翩心凉了一大截,这是要彻底封杀她啊!
她连忙求饶道:“江流哥哥,你不可以这样对我!他说林菀是林家大小姐就是了?谁知道这个男人是不是被请来演戏的?!”
林菀无奈摇头。这柳翩翩果然脑子不太好使,都这种时候了还痴心妄想,脑袋不灵光。
“演戏?”江流像是听到了好笑的笑话,“柳翩翩,你未免也太高看你自己了,人家堂堂林彦清林总,犯得着和你这种货色演戏?”
“还有,我堂堂江家少爷,会不认识林家千金?”这句话江流说得有些心虚,额,当初他还真不认识。
柳翩翩呼吸一滞。竟然是林彦清?!她知道这个男人。
在最开始选金主时,她就想勾搭豪门顶层的男人,但是听说林家林彦清不好女色,她才决定缠着江流,可惜江流也不搭理她,这才转投到李总的怀抱。
她在娱乐圈多年,虽然有自己的情报网,但豪门水太深,她很难接触到,除了本就在娱乐圈发展的江流。所以她并没见过林彦清长什么样子,网络上也搜不到他的照片。
林彦清也不想跟这样的女人啰嗦:“我的耐心有限,江二少要是不快点丢,那就只能让我的人动手了。”
刚刚扇了柳翩翩一耳光的黑衣男子再次出现,像拎着小鸡仔似的把柳翩翩拎了出去,一会儿就不见了柳翩翩的踪影。
“大哥——”林菀一把抱住林彦清,“你怎么也这么快就来了?”
林彦清松开她的手,笑道:“我妹妹被人欺负,我当然要第一时间赶到。”
说完,用余光瞥了江流一眼,眼里都是警示的意味。
???感受到林彦清的敌意,江流懒散地笑了笑:“是,林总确实挺快的。”
两个男人争锋相对,一个眼神犀利,一个神情慵懒却暗藏玄机,明明是两个极端,但眼神谁也不输谁。
林彦成自然不会告诉林菀,他听到秘书的报告,说林菀被人拦在门外,他撇下会议,立刻就启程往酒店赶。除了担心她被欺负,也担心江流。
秦琛这么出色的男人他都看不上,更何况江流这种风评不佳的二少爷?他的菀菀在她眼里是最优秀的,她值得更好。
“林总,不能再耽搁了。”黑衣男子提醒着林彦清。
林彦清自然不愿意走,谁知道他不在,会不会又有花花草草想要靠近他妹妹?但公司里的事还需要他处理,他只好对林菀道:“菀菀,我先走了,你自己注意安全。”
“你去忙吧,哥~”
“江二少爷,”林彦清语气不善,“希望刚刚这样的事不会再发生,要是家妹再受委屈,我不敢保证我们林家会做什么。”
“放心。好走不送。”
目送林彦清离开,守门的保镖一愣一愣的,不敢相信林菀真的是林家千金。
尤其是那个林菀的黑粉,此刻更是暗地里握紧了拳头。没看到林菀出丑,他真是意难平。
好在这次宴会检查要求比较严格,既然不能让林菀难堪,那......年轻保镖看了眼萧柔的方向......林菀和萧柔正准备和江流一起进去,谁知年轻保镖拦住了他们:“对不起,林小姐,你可以进去,但她不行。”
“你找死?我的朋友也敢拦?”江流皱着眉看着保镖。
“二少爷,这是规定。今天是大少爷的订婚宴,不能出差错。我们接到的任务,就是检查邀请函。林小姐既然是特殊邀请,可以不出示,但这位小姐必须有邀请函才能入内。”
年轻保镖说得有理有据,如果不是林菀发现了他眼里的得意,都险些要相信他只是例行公事。
江流微微蹙眉。
他身为江家二少,带个女人进去轻而易举,但事情棘手在,今天是大哥的订婚宴,他公然带女伴,一定会引起过多的猜忌。
如果不由他带进去,无视规矩,恐怕也不行。
这里已经聚集了太多看热闹的人,若是他公然坏规矩,也会给江家带来一些小麻烦。
“张义全,你的女伴不是被丢出去了吗?要不让萧柔和你一起进去?”
江流看着在一旁看戏的张义全,希望他能出面解决。
张义全轻声一笑:“谁说我的女伴是柳翩翩了?我们只是偶然遇见,才结伴同行。我的女伴还没来,所以抱歉了。”
江流无奈对林菀道:“没办法了,我进去弄一张邀请函出来。”接着在林菀耳边小声说了句:“今天事情重大,只能守规矩了,抱歉。”
林菀倒是没想到江流会主动道歉,笑道:“没事,我理解。”
江流一走,年轻保镖可得意了。他嘴贱道:“林家大小姐也没多威风嘛,想带个人进去,还不是照样带不进去?”
林菀意外挑眉。这保镖对她似乎有很大的敌意,刚才针对萧柔果然是故意为之,实际上,大概是针对自己。
另一个保镖也皱了皱眉头,心里琢磨:王斌怎么回事?如果说刚才是例行公事,现在的挑衅就完全过火了。
王斌却并不在意,反正江家少爷也没在,此时他就是要过过嘴瘾。
看综艺时,他就看林菀不顺眼。他觉得林菀心机势力,故意和少爷炒绯闻,再加上“鉴茶女神”的帖子,让他对林菀的厌恶又多了几分。
尽管后来帖子被澄清,但他并不相信,他就是黑粉,无论如何也变不白的那种。
知道林菀是林家千金后,王斌更讨厌她了:她凭什么拥有这些?
张义全还在看戏,或许觉得戏看够了,他上前道:“要不萧柔和我一起进去?”
这次轮到萧柔蹙眉了。她可不认为张义全要帮她。要帮早就帮了,况且刚刚江流在的时候,张义全还说自己有女伴。
林菀也摸不清他到底在想什么,但暂时能解决杵在门外的尴尬,点了点头:“好。”
“不行。”王斌又拦住了她们。
“我说林大小姐,你不会连基本的规矩都不懂吧?今天的邀请名单都是提前报备的,不能随意更改,想进去?等邀请函来了再说吧!”
“哦?我慕家临时带人进去也不行?”
萧柔瞪大了眼睛,呼吸几乎要停滞。她看见慕子盛朝她的方向走来,她的心扑通扑通的直跳。
然而慕子盛没有在她身边停留,径直走到了林菀身旁:“菀菀......”
林菀尴尬地打了声招呼,对萧柔投以抱歉的眼神。萧柔笑了笑,用眼神告诉林菀,她没事。
林菀是慕子盛的白月光,他喜欢了林菀这么多年,萧柔自然知道,她不可能立刻走进他的生活。但也就像林菀说的,爱情要靠自己争取,她不会退缩。
王斌没想到慕家二少竟然刚好过来,脸色不太好看。毕竟是大家族,和张义全这种明星不一样,慕子盛带个女伴确实不需要报备。
但他已经杀红了眼,正色道:“对不起,这是规矩。”
“我怎么不知道我江家有这样的规矩?”
酒店内走来一个气场全开的男人,四五十岁的年纪,气势却毫无褪色,极具压迫感。
“首......首长......”王斌吓得一哆嗦,说话都不利索了。
当然,被称为首长的男人也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是有意刁难还是按规矩办事,我看得很清楚。江氏你不用再呆了,来人,丢出去!”
不给王斌反应的时间,两名保镖就架起了他,和当初柳翩翩一样,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里。
“诶呀,菀菀,是江伯伯不好,让你受委屈了。”男人突然变成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用手招呼着林菀,让她过来。
“江伯伯,我没事。”
林菀提前做过功课,知道这人就是江流的父亲江行舟,是个军人,前两年受了重伤才退出前线,不觉对他尊敬了几分。
“臭小子,过来!”
江行舟喊着江流,“还不陪菀菀进去?人家女孩子柔柔弱弱的,站在外面这么久,着凉了怎么办?”
江流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柔弱?他爸怕是对柔弱这个词有误解。
他心不甘情不愿:“林家大小姐,请——”
林菀见他这模样,憋笑道:“江家二少爷,麻烦你了~”又对萧柔小声说了句“加油!”,这才和江流并排走了进去。
江行舟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只觉得心情舒畅,但一看到慕子盛,脸又冷了下来:“慕家小少爷,既然你身边有女伴,那就快点带她进去。让女士在这杵着,可不是绅士的做派。”
哼,想抢我江家未来的儿媳妇,没门!
慕子盛苦涩地笑了笑。他怎会不知道江行舟这老狐狸在盘算什么?他看了一眼萧柔:“走吧。”
萧柔不吭声,乖乖地跟在他身后。哪怕只是一个背影,她也觉得甘之如饴。
看热闹的人早已散去,大部分人都进了酒店。不远处,秦琛倚靠着车,眸色深深,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早就到了,一下车就看到林菀穿着他送给她的那套礼服,像一抹艳阳,直直的照进了他的心。
当柳翩翩侮辱她时,秦琛本打算去阻止,却见到林菀掏出手机打电话时的生动的模样。
那一刻,他知道,她并不需要任何人帮忙。
他就这样在角落里看着她,脑子里记住了她每一种神态,每一个动作,他看着那些男人护着她。秦琛心中有些波澜,脸上却是笑着的。
如果有人能护她一世,挺好。
江家的订婚宴即将开始,秦琛今晚是来看戏的,当然也有他的任务。
他的脸色覆盖好温柔的面具,朝宴会走去,身后,是他短暂的一抹真实。
她是阳光,他却是阴暗。白天与黑夜不会交织,这个道理,秦琛最懂。明明是酒店,明明是一场宴会,但酒店内的布置却一丝不苟,甚至有些过于正经。
江家不愧是军人世家,据说这场订婚宴本来是在江宅举行,一切从简,但江家大少爷江昀的未婚妻却不答应。
江昀的未婚妻叫乔雨沫,是乔家的独女,因为一直被盛宠,从小便养成了骄纵的性子。她不希望自己的订婚宴过于寒酸,以“不大办就不订亲”为要挟,才有了这次的订婚宴会。
乔家虽然比不上四大家族,但也算是华国数一数二的商业权贵,不过他们更偏向于暴发户那一类,是这几年突然崛起的新星。
能和江家订亲,一方面是本身就有实力,另一方面,是乔雨沫偶然之下救了江昀的母亲。
江昀的母亲很喜欢她,这才订下了婚约。
林菀一进来,便发现有个男人在盯着自己,带着一抹复杂的眼神。
“江昀哥哥?”乔雨沫看着江昀对着另一个女人发呆,有些吃醋。
江昀回过神,笑了笑:“走吧,快要开始了。”
乔雨沫瞪了林菀一眼,挽着江昀的手臂朝里间走去。
“你认识我哥?”江流有些吃味,他对他这个哥哥太了解了,还从来没见过他如此赤裸、直接地盯着一个女人。
林菀摇摇头。她自然不知道江昀曾在医院见过她,反正她是没见过江昀的。
而且......她总觉得江昀看她的眼神很奇怪。
那是一种迷恋、不舍的情绪,就连林菀这个恋爱白痴都能看出来里面的情愫,但这种情愫又不像是对她的,更像是透过她,在看着什么人。
林菀被这种诡异的第六感吓了一跳,问江流:“你哥以前有没有女朋友?”
??江流被问得莫名其妙:“有一个,不过好像出意外死了。怎么了?我哥要订婚了,你问他前女友做什么?”
“那......我和他前女友是不是长得很像?”
江流用一种“有病就去治”的眼神大量她:“我怎么知道?他从来没带回来过,只是他有一次喝醉了,我才听他提起。你对我哥感兴趣?我哥都要结婚了,你趁早死心吧!”
江流觉得不爽,非常不爽。
这女人大概是上天派来气死他的,他这么优质(自认为)的男人在她身边她看不到,一个劲儿地问他哥是几个意思?
林菀回了他一个“有病就去治”的眼神,“哼哼”两声,不再搭理他。
毕竟是江家的宴会,江流也不能一直陪着她,于是也默默地走开了。
距离宴会还有半个小时,人已经来得差不多了,确实如乔雨沫所愿,有头有脸的都来捧了个场,当然,是看在江家的面子。
林菀百无聊赖地坐着。她看到慕子盛和萧柔在远处,似乎在说着什么。
说起来,慕子盛已经半个月没找她了。林菀看过原身的聊天记录,慕子盛每天都会给她发信息,也听别人说,慕家少爷隔三差五就会去找林菀。
如今,大概是慕子盛和萧柔发生了那样的关系,他觉得无颜见林菀,所以才躲着她。
林菀大概能猜到他的心思,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这样也好,慕子盛喜欢的是原身,和她没关系,再加上她现在的好友萧柔喜欢慕子盛,若是慕子盛仍然向从前一样缠着她,她才会觉得困扰。
与人发生了关系就不再缠着心中的爱人,会愧疚,看来,这个反派也不算渣。可是......
林菀突然有些不开心,她喜欢上了秦琛,但秦琛是男主,在书里可是要和女主过上幸福生活的人。
虽然现在女主和男配滚到了一起,而且萧柔还爱上了慕子盛,剧情崩塌,但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剧情会不会被拉回正轨。
一想到她喜欢的男人以后可能和自己的好友成为一对,林菀的心里可真不是滋味。
“不开心?”低沉磁性的嗓音把她拉回了现实,一抬眼,就看到秦琛嘴角带笑地看着她。
林菀赶紧拍了拍自己的脸。不行,要振作起来!明明是自己鼓励萧柔勇敢去追寻真爱,自己怎么能先丧失斗志呢!
她瞄了一眼远处的萧柔,嗨,柔柔都出手了,我可不能怂。
秦琛顺着她的目光看了过去,眼神一滞:“你很在意?”
意识到自己走神,林菀连忙否认:“没有没有。”立刻转移话题:“你怎么来了?”
不怪林菀这么问,按道理,秦琛是不能直接进来的。都知道,江家和林家关系极好,但和秦家的关系则恶劣到了极点。
这也是当初秦琛接近林菀的原因之一。林菀和慕子盛关系好,万一江、林、慕家联手,秦家就会成为待宰的羔羊,孤立无援。
林菀自然不知道这些,但她知道江家是绝对不会邀请秦琛。
“知道你会来,我找人要了一张。”秦琛不动声色地向她靠近了一些。这次不完全是演技。
他看了一眼林菀的裙子。刚才在远处看就觉得她很适合这样的打扮,近处看更觉得这裙子像是为她量身打造的。
“你穿这裙子很好看。”
林菀的脸瞬间爆红:“谢谢你送我这个,我很喜欢。”
其实林菀今天本来想穿一条普通的裙子,不那么招摇,但赵嫂说这紫色很称她,既然去外面,就要匹配林家的身份,不让会让人看轻。
鬼使神差,林菀穿上了这条紫色的裙子。
她突然觉得庆幸,能穿着他送的礼服见到秦琛,真是太好了。
二人相谈甚欢,偶尔秦琛会露出几个似乎不属于他的表情,但林菀却觉得,她很喜欢。
另一边,慕子盛已经把萧柔拉到了更清静的地方。
一个年轻气盛的男人,和一个娇弱可人的女人,即便是站在角落里,也会引来一些人的注意。无奈之下,他只好带她去了酒店的后花园。
夜晚的星空很美,花园里每一朵花都热情绽放,与天上的繁星遥相呼应,成了一幅浪漫的画卷。
如果不是慕子盛紧张的神色,冷漠的语气,萧柔觉得,这里,一定是世界上最浪漫的地方,有美景,有佳人。
看到花园四下无人,慕子盛终于松开了萧柔的手。
萧柔知道他想问什么,而慕子盛也果然问出了那句:“你......你没有对菀菀说那件事吧?”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作为凉州统治手指在里面不停的旋转 弯曲 心怀不轨(年龄差1V1)

下一篇: “外表总会随我把老师白液弄出来了 我把五个攻都始乱终弃了

本文标签: 睡不着 晚上 女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