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段子 > 叶栖迟主动去他抽出来的那一刻是什么感觉 他低声诱哄最后一次不疼

叶栖迟主动去他抽出来的那一刻是什么感觉 他低声诱哄最后一次不疼

作者: 来源: 2021-10-25 11:26:07

叶栖迟主动去找官兵,倒是把官兵吓了一大跳。
“你是不怕死了吗?!”官兵气得吹胡子瞪眼睛,简直就是在挑衅他们。
本来跟丢了就一肚子火,内心当然也不想滥杀无辜,本以为可以松口气了,这个不怕死的女人居然又回来了!
“官爷,我想和你们商量个事儿。”
“没得商量,赶紧走,不走我们马上就杀了你。”官兵暴躁。
叶栖迟说道,“你们不是也想见你们爹娘吗?你带我去渝州城,我帮你们见到你们的爹娘。”
“说什么瞎话,赶紧给我走!”官兵看似凶得很。
事实上就是想要让她留个活命。
要是再被其他官兵发现了她的存在,必死无疑。
“官爷……”
“大妹子,你就听听大哥的成不?大哥不想杀了你,你走成不成?”一个官兵都差点给叶栖迟跪下来了。
所以说。
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居多的。
叶栖迟笑了笑,他说道,“官爷,我也就不瞒你了,我们是朝廷派下来专程调查渝州城瘟疫事件的钦差大臣。但现在因为渝州节度使和朝廷其他人勾结,怕我们来把他们掩盖瘟疫的事情公诸于世,所以一直在派人追杀我们。我们从浔城一路被追杀到此地,跟随的我们的人也全部走散,好不容易到达渝州,我们不能前功尽弃。”
“钦差大臣?”官兵两个人似乎带着些不相信。
“为何来渝州的人没有任何理由全部都要杀掉,你们想过没有?”叶栖迟问他们,“渝州节度使就是怕我们的到来,让他连官职都保不住。”
两个官兵互相看着彼此,有些不敢相信。
“现在渝州城的百姓正值深水火热之中,所有人都被封锁在了渝州城里面,没得吃没得喝,重要的是,瘟疫还一直在蔓延,如此下去,整个渝州城都会成为了一座死城。你们就真的愿意眼睁睁的看着,你们的乡亲被如此活活折磨死吗?!”叶栖迟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两个官兵拿不定主意。
叶栖迟也没有催他们。
一个官兵突然说道,“你想要我帮你这么做?!”
“你疯了!你违背节度使不怕被砍脑袋吗?!”另外一个官兵连忙制止。
“就算砍脑袋,我也要帮他们。现在城里的百姓都是苦不堪言。我至今不知道阿爹阿娘现在怎么样了?!问大人,大人也说等瘟疫过了就会开城门,可是瘟疫什么时候能过,我听说了,里面的瘟疫就没有停止过,越来越多的人被感染,如果再不让朝廷来帮忙,瘟疫根本就控制不下来!”
“可是……”
“身为男儿自当保家卫国。渴现在我们做的一切就不是在保卫国家包围自己的家人,就是在残害自己的同僚!我早就想要反抗了!”
“你怎么就能确定他们是朝廷派下来的人。”另一个官兵带着疑惑。
“我……”官兵一时无言。
他们看着叶栖迟。
叶栖迟说道,“我没带什么能够证明我们身份的东西,因为一旦被官兵查到,我们的身份就会被曝光,没走到渝州城就死了。”
两个官兵带着审视。
“其实也不需要证明,你们只需要想想就能够想明白。此刻所有人都知道渝州城里面很危险,又有谁愿意在这个时候还质疑去城池里面?!又有谁愿意去困死在里面?”
官兵听叶栖迟这么一说,似乎有些信服。
“可是你去,又能怎么样?现在渝州城里面,都是节度使的人,你去了也无济于事。”
“我去找庞南大人。”叶栖迟直言,也没想过瞒过这两个人。
需要别人帮忙,自然要坦诚待之。
“庞大人。”两个人明显对他,更加敬畏,听口气都能够听得出来。
“他正直不阿,现在只是一直效忠于节度使所以不能违背节度使的命令,一旦我们出现,庞大人为了百姓肯定会站在朝廷这边。如此一来,渝州城的黎民百姓就能够解救出来。”
官兵显然是被叶栖迟说服了。
两个人还是有些犹豫,又互相讨论了一番,终于下定决心,“好,姑娘需要我们做什么,我们一定全力以赴。”
“先帮助我们进城,再帮我们引见庞大人……”
“先帮我找到一个人。”萧谨行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们身后。
叶栖迟抿唇。
这货,还真是掐准了时机。
也或者就是等她都谈妥了之后,才会现身。
两个官兵看着萧谨行。
萧谨行抱着孩子走过来,说道,“找一个叫小伍的人,他肯定在渝州。”
叶栖迟看向萧谨行,这和刚刚的计划不一样。
萧谨行解释,“小伍在身边,对我们更有利。”
叶栖迟点头。
虽很急切想要进渝州城,但萧谨行的考虑不是没有道理。
“小伍?”官兵问道,“你们确定他在渝州城吗?”
“确定。”萧谨行回答。
对小伍的信任,估计无人能及。
“我们试试在城里去问问……”
“会不会昨天擅闯渝州城的那个人?”一个官兵突然想到。
叶栖迟和萧谨行都有些惊讶。
“昨天有一个武功高强的人来闯了渝州城,没闯进去,但是人也没有抓到,现在都还有人在搜索他的下落。”官兵说道。
“你们知道在哪里嘛?”萧谨行问官兵。
“不知道,但如果他没有走,渝州城周边能够隐藏的地方其实不多,我们可以帮你们去看看。”官兵连忙说道。
“谢谢。”萧谨行连忙说道。
这个狗王爷也是真心的学会了感激。
“我们只有轮换去找,我们不能同时离岗。”官兵解释道,“你们这个时间也最好找个地方躲避,要是被其他官兵发现了你们,一定会杀了你们。”
“好,那我们今晚子时的时候来这里找你们。”叶栖迟说道。
“可以。”官兵连忙说道。
“那就感谢两位小哥了。”叶栖迟再次感谢。
“两位大人客气了,小的还盼着两位大人,能够真正的把渝州城百姓解救出来。”两位官兵对他们恭敬无比。
叶栖迟和萧谨行也没有太客气。
两个人微点了点头,抱着宝宝离开了。
离开,躲进了一个废旧的房屋内。
倒不是刚刚他们杀骑兵的房子,换了另外一个,破庙子。
“你说能找到小伍吗?”叶栖迟问。
此刻萧谨行已经躺在了地上,闭目养神。
叶栖迟其实也有些困了。
但因为怀抱里面的宝宝没睡,她就一直陪着宝宝。
“找不到,明天我们就自己进城。”萧谨行回答。
“你不怕没人保护你吗?”
“百姓……等不了太久。”萧谨行低低地说道。
叶栖迟轻笑了一下。
狗男人终于也开始有了恻隐之心。
两个人在寺庙里面,养精蓄锐。
天暗了下去。
还未到子时。
两个人忽然听到了寺庙内似乎响起了脚步声。
那一瞬间。
两个人连忙隐藏了起来。
叶栖迟把匕首拿了出来。
萧谨行也警惕无比。
事实上,他们今天拉拢的官兵,到底是不是就这么归顺了他们,他们其实也不能保证,但凡两位官兵对他们有半点质疑,一旦上报,他们很快就会被追剿。
此刻,突然出现的脚步声到底是敌是友……
两个人紧绷着神经。
叶栖你就这么感觉到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叶栖迟看了一眼旁边的萧谨行。
两个人互相给了彼此一个眼神。
在脚步声靠近那一刻。
叶栖迟拿着匕首就往那个人影身上捅去。
人影一瞬间感觉到危险,他身体一侧,猛地一把将叶栖迟拿着匕首的手桎梏住……
“小伍!”萧谨行厉声。
小伍一怔。
那一刻才发现自己桎梏的人是王妃。
而王妃旁边就是王爷。
小伍猛地一下跪在了地上,“王爷,王妃,你们还活着!”
说着,眼眶都红了。
叶栖迟也是松了口大气。
还以为,又要死了。
她揉了揉被小伍弄疼的手腕。
“你怎么找过来的?”叶栖迟问。
“我在城外的一个废墟屋里面等你们,刚刚有一个官兵过来找到我,说有人找我,我猜想是你们,所以就来了。”小伍说道,“没想到真的是你们,这一路我都快要担心死了,袁文康居然也没有跟你们一起。”
“你见过袁文康了?”
“就在门口。”小伍连忙说道,“袁大人,进来吧,是王爷和王妃。”
说着。
袁文康连忙走了进来。
看到萧谨行和叶栖迟,连忙下跪,“卑职参加王爷,参加王妃。”
“起来吧。”萧谨行说道,“那天追杀本王的刺客,都解决了吗?”
“回禀王爷,已被卑职杀了。卑职解决了刺客之后,本打算来追随王爷,却已没发现了王爷和王妃的踪影,只看到一些刺客过了河,猜想王爷和王妃可能在对岸河,也暗地里跟着过去了,却不小心被刺客发现,只得放下寻找王爷和王妃,先来了渝州城,等待和王爷汇合。”袁文康解释他的这一路到来。
叶栖迟和萧谨行俨然都能够想到,在山洞里面差点被发现那次,就是袁文康阴错阳差的把刺客给引开了。
否则两个人就死在了那里。
“你和小伍是怎么见到的?”叶栖迟又问。
“到了渝州,就一直隐身在暗处等待王爷的到来。结果昨天听到说有人擅闯了渝州城的城门,猜想着可能是我们的人,就跟着来到了城门口,然后就发现了小伍,也就和小伍汇合了。”
小伍也连忙说道,“小的来渝州城已有两天了,小的怕王爷不知道小的已经来了,所以故意去闯了城门,让消息传出去。只要王爷知道有人闯城门,就肯定能够猜到是小的做的。”
叶栖迟点头。
这小伍跟着萧谨行这么多年,还真的是挺聪明的。
“你们到了渝州城,打听到什么情况没有?”萧谨行大概了解了前因后果,就直奔主题。
“去打听过了。”小伍连忙说道,“渝州城封城的原因,就是怕把瘟疫的事情传播出去,但现在其实节度使已经知道传播了出去,而他执意还是封城,就是因为里面的瘟疫没有控制下来,现在所有人都可能染上了瘟疫,他是怕放了里面的人,到时候引起了外面瘟疫的传播,他就罪加一等,所以不得不把所有人都关了起来。”
“里面死了多少人?”萧谨行冷声。
“小的没有打听到具体,但据说,每天晚上都会有一批尸体从城里面托运出来,扔在城外的一个荒野岗里面土埋了。”小伍说,“应该死了不少人。”
萧谨行脸色阴沉。
“王爷,刚刚听两个官兵说起,说王爷和王妃要进去渝州城里面,小的觉得,此方法不妥。你们要是进去了,也极其容易被传染。”小伍很认真地说道,“在小的看来,现在渝州城已经是一座瘟疫之城,能够控制瘟疫的最好方法就是让瘟疫不再传播到其他地方,小的觉得,为了不爆发全国性的瘟疫,封城是现在最好的方式。”
“渝州城百姓1万人,就这么让他们全部都死在里面?!”萧谨行冷声道。
“小的只是不想王爷为此冒险。”小伍连忙跪地。
“我觉得,但凡节度使稍微有点能耐,就不可能让瘟疫这么传播,任何人有心要控制瘟疫,都会把染上瘟疫的人单独隔离在一个地方,绝不可能让染上瘟疫之人大肆的城内传播。”叶栖迟直接推翻了小伍的观点,“陈和志不可能蠢到这个地步,而他之所以传播这样的谣言,不过就是为他现在的封城找借口。”
小伍被叶栖迟的一席话怔住。
这只是他打听到的消息,他也没有深究过。
“而且陈和志还在里面是不是?”叶栖迟问。
“是,节度使一直在里面,说是和抗击瘟疫一起,同生死!”小伍回答。
当时听到这些,他其实对渝州节度使还有些敬佩。
“不是同生死,只是他能够保证自己的安全。”叶栖迟带着些讽刺。
“既然如此,为什么节度使不开城门。现在瘟疫都已经传播出去了,他肯定也知道朝廷知道渝州城瘟疫的事情了!”小伍有些不明白。
“他在等楚王的到来。”叶栖迟一字一顿。
说着的那一刻,看了一眼旁边的萧谨行。
萧谨行脸色难看无比。
“等楚王来,和楚王演一出戏份,又能让楚王立功,扬名天下,也能让他自保不被摘了乌纱帽!”叶栖迟冷冷的说道,“这就是为什么现在这么大动干戈的要杀了萧谨行的原因,杀了他,楚王才能够,顺理成章的来到渝州城。”
“如果真的是这样,陈和志这狗官就太可恶了!完全不顾黎民百姓的安危!”小伍生气道,“我听说里面因为封城了太长时间,都已经全部断粮了!里面的人就算没有被染上瘟疫,也会被活活饿死!”
“所以不得不进去。”叶栖迟直言道。
“但是小的还是不放心王爷进去,如果真的要进去,小的愿意代替王爷……”
“只有我去,才能够让庞南听命于我。”萧谨行说得明白。
小伍诧异,“王爷的意思是,你要进去拉拢庞大人。”
萧谨行点头。
“小的可以潜入城内,把庞大人带出来。”
“他不异一定会跟你出来。”叶栖迟直言。
“卑职也愿意前去。”袁文康领命。
“最诚意的方式,就是萧谨行去里面见庞南。”叶栖迟很坚定。
小伍和袁文康自然都不同意如此冒险的方式。
“我去!”萧谨行当机立断。
“王爷!”小伍反应更大。
“衣服撕一块下来!”萧谨行突然命令小伍。
小伍懵逼。
“快点!”
“是。”小伍只得照做,带着些埋怨,“王爷,你要是不想听到小的说话,你可以让小的闭嘴,何必用这种方式……”
是以为萧谨行要用布塞住他的嘴。
萧谨行接过小伍的一块布料,然后狠狠的咬破了自己的手指。
“王爷!”小伍激动。
那一刻就看到萧谨行在布料上用写下一行血书,“渝州城危难,白将军速派500精兵秘密跟随袁文康来渝援救。萧谨行亲笔。”
写完之后。
萧谨行血书递给了袁文康,严肃的命令道,“你现在前去边关,带着它,找白将军调遣500精兵来渝州城救援。”
“卑职遵命。”袁文康领命。
“越快越好!”萧谨行叮嘱,“庞南的兵力始终有限,只有内应外合,才能万无一失。”
“卑职竭尽全力完成任务。”
“即刻出发。”
“是。”袁文康从地上起来。
转身直接就走了。
这就是皇命。
不会有任何借口,执行就行。
袁文康走后,萧谨行对着小伍说道,“你今晚想尽办法先进城内去,打探一下里面的情况,我们叶栖迟明晚进城。”
“王爷,你一定要亲自进去吗?”
萧谨行眼眸一紧。
小伍不敢多说了。
他立马恭敬道,“是,小的遵命。”
“找你的官兵呢?”叶栖迟突然问道。
“在守卫。”小伍回答,“我猜想你们在附近所以没有等到子时就过来找你们了,王妃找他们有事儿吗?要不要小的现在叫他们过来。”
“不用,我一会儿去找他们,商量明晚怎么进去。”
小伍武功高强,翻进城内不难,但是她和萧谨行,就需要从长计议。
“跟着运输尸体的人一起进去。”萧谨行突然说道。
叶栖迟顿了顿,瞬间想明白了。
“刚刚小五说,每天半夜都会有人运送尸体出来,我们跟着他们一起进城?!”叶栖迟问。
萧谨行点头。
“但我找他们还是有事儿?这个宝宝,得想办法让他们帮我们照顾一下。”叶栖迟看了眼怀里的宝宝。
此刻小伍似乎才发现,王妃怀里还抱着一个孩子。
“这是哪家的孩子?”小伍有些诧异。
“路上捡来的。”叶栖迟说道。
“扔了不就行了。”
“……”果然是狗王爷的亲信,想法都一模一样。
小伍感觉到王妃生气了,不敢多说。
“我去找官兵,你先陪着你家王爷。”叶栖迟说着,就抱着宝宝离开了。
小伍看了一眼王爷,又看着王妃的背影。
萧谨行冷漠道,“不用管她。”
“是。”
心里也在纳闷,王爷居然会让王妃留着这么一个累赘?!
以他对王爷的了解,绝对不会因为无关紧要的人,有任何怜悯之心。
可他却这般纵容王妃……王爷对王妃肯定不是表现出来的这么冷漠。
这一路生死相依,说不定王爷和王妃之间感情就不一样了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君泽被侍卫护翁熄粗大战梦莹 翁熄小莹高潮连连第七篇

下一篇: 前进小组在巨老师让女班长脱了内裤视频 晚上睡不着网站2021免费

本文标签: 那一刻 不疼 主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