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段子 > 季译男朋友用舌头亲我下边 承虎狼之词小短文表情

季译男朋友用舌头亲我下边 承虎狼之词小短文表情

作者: 来源: 2021-10-08 13:40:04

"……"
季译承表情复杂地看着姜彤。
这家伙不会真看上自己了吧?
钢铁直男季译承面色黑了黑,再度重申:"我不搞基。"
姜彤太阳穴一阵跳。
谁想搞基了!
"那个……"姜彤刚要开口,巷子里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
她扭头,季译承也扭头。
被几人搀扶着一瘸一拐走出来的赵昊东当即傻了眼!
他以为姜彤早走了呢!所以才颤巍巍打算回去!谁想!
几个男生互相对视一眼,看着高难度腿咚的姜彤。
然后腿一软,一屁股跌坐下去!
"我……我什么都没看到!"赵昊东这次学聪明了,不等姜彤反应,直接捂住眼睛转身往回走!
"我们也没看到!"几个小子手脚并用从地上爬起,学着他捂眼睛,纷纷朝后退。
季译承深呼吸,想把他们叫住。
这反应,分明是误会自己跟姜彤有暧昧?
那怎么行!
他张嘴,半个字还没说出来,姜彤一巴掌拍上胸膛!
"季译承。"她第一次直呼其名,觉得绕口,难听。
季译承蹙眉。
"借我点钱。"
姜彤脸不红心不跳,四个字说得一本正经。
季译承愣,以为自己听错了,直到她又重复一遍——
"借我点钱。"
拽得二五八万似的。
借钱就这态度?
季译承气笑了,"理由?"
姜彤还真就这态度了,"不借就揍你。"
反正她觉得季译承有钱,而且也打不过自己。
"……"
法治社会,这算"借钱"还是"抢劫"?
季译承一口气憋在喉咙里差点没喘上来,好不容易才平复了下情绪。
他觉得自己对姜彤还真是宽容。
这要换别人这么跟他说话,早不知道挨多少顿揍了!
虽然好像他也揍不过姜彤。
认命。
"只有一百。"
季译承从兜里掏出钱包,取了仅有的一张现金给她。
姜彤把头伸过去仔仔细细看。
他把钱包翻了个底朝天,火道:"没了!"
姜彤瘪瘪嘴,接过。
薄薄一张红色毛爷爷,是季译承全部家当?
"能不能先把你的腿放下去?"季译承板着脸。
两个大男人在校门口维持这姿势好几分钟了,对面门卫室的老头也看了大半天了,他真臊得慌。
"少了点,"姜彤一边嘀咕一边又往下压了压腿,强调道,"我真是借钱,会还的。"
"都手机支付,谁还用现金?"季译承斜眼瞅她,余光一瞥注意道,这家伙长裤下露出的半截小腿肚,白得发光!
姜彤瞧见了,以免被他发现自己女生的身份,一个旋身收腿,凶巴巴道:"一顿饭就得花不少钱,一百块哪够啊。"
借钱的她是大爷,给钱的他反而像孙子!
季译承又气笑了,"那不然加个微信,给你转账?"他本意是调侃,毕竟作为校草,他的微信可是很值钱的,哪会轻易主动给人!
结果姜彤摇了摇头,果断拒绝。
"麻烦,算了。"她转身就走。
才走一步,姜彤又扭头道:"欠条就不打了,还款日期嘛……嗯……尽快。"
她也不知道林叔什么时候回来,实在没办法给季译承保证。
"喂,喂!"
季译承眼睁睁看着姜彤头也不回走进校门,面色青了又白。
一百块对他来说并不重要,只是姜彤这脾气……
也太不给自己面子了!
说走就走……
姜彤一个下午都坐在最后排,列式计算这一百块该怎么用在刀刃上。
吃饭是不可能的,饭太贵,最简单一份就要二十左右,两三天就花没了,万一到时林叔没回来,自己又得饿肚子。
她思索良久,最后终于决定……
吃泡面!
放学后,饥肠辘辘的姜彤第一个冲出教室,拔腿朝着离学校最近的超市奔跑去。
一箱泡面买到手,一路上都在使劲吞口水的姜彤回家第一件事,就是烧水。
艰难等着水沸腾,又艰难等着面泡开。
十分钟后,小小的室内弥漫一股诱人的速食气息。
姜彤大口嚼着筋道的面条,哪怕被烫得舌尖起泡也毫不在意。
真香!
她一边吃一边数着桌上摆放整整齐齐的几十包泡面。
一日三餐都吃这玩意儿,撑到林叔回来,应该没问题吧?
然后,姜彤过起了很"规律"的生活。
上课,午休,吃泡面,上课,放学,吃泡面……
一天接着一天,周而复始。
原以为林叔几天就能回来,谁想,过了一个半月,也没有他任何消息!
除了担忧林叔,姜彤也担忧起自己的情况来。
这段时间下来,本就纤细的她越发营养不良,脸颊都瘦得凹了下去,面色憔悴苍白,更显得眼下青黑明显。
最近班里小姑娘都不叫自己帅哥了!
而且有两次遇到季译承,他还假惺惺地问她是不是经济拮据,可以再借她一百块!
姜彤那骨子里的小骄傲激得她愣是昂首挺胸大跨步走了,没理季译承。
然而她现在有点后悔。
逞什么强啊,借一百是借,借两百也是借,活下去最重要啊!
唉!
姜彤把书包往旁边一丢,沉默盯着桌上仅剩的一包泡面。
弹尽粮绝。
她叹着气用牙咬开调料包,考虑周末是不是该去找个兼职做做,不然感觉不出三天,自己就要横尸在屋。
愁眉苦脸地吃完最后一包泡面,姜彤打了个嗝,准备回学校上课。
还没到校门口,远远的,她看到一群人朝着自己跑来。
那跑步的姿势极其难看,与其说跑……倒不如说逃跑。
姜彤嗤笑,隐隐觉得那几人的身影熟悉。
她愣,定睛一瞧。
当先鼻青脸肿的猪头,不是赵昊东又是谁?
而他身后,跟着之前的那些小弟。
姜彤看到赵昊东的同时,赵昊东也看到了她。
不同以往见姜彤如老鼠见了猫一般避开,这一次,赵昊东仿佛碰到救星!
他拖着疼痛的双腿奔过来,一声大喊石破天惊!
"老大!"
第五章 认你做老大!
姜彤左右看了看。
附近没人,难道是叫她?
"老大!"
正疑惑时,赵昊东已经跑到了自己跟前,要不是几个小弟扶着,估计要跪在姜彤脚边了。
"我?"她指了指自己,诧异眨眼。
赵昊东两只眼睛都被打肿了,一边点头一边气喘吁吁道:"老大,你帮我们出头,我们就认你做老大!"
身后的男生同样一脸淤青,慌忙附和着:"是啊老大,求你了,你打架这么厉害,帮我们报仇!"
他们七嘴八舌的,姜彤听得迷迷糊糊,摆摆手有些不耐烦:"我不当什么老大,麻烦。"
混混头子能有什么好处,被校办和学生会抓到斗殴滋事,免不了一顿责罚。
"老大,别呀!"赵昊东完全没了最初的针对,一口一个老大叫得亲热,只把姜彤当救命菩萨。
而且他似也看出了她的拒绝,张口便道:"当老大好处多着呢!你再想想?"
姜彤歪头问:"说来听听。"
"那个……"赵昊东眼珠子一转,胳膊肘直往其中一个小弟肚子上捅,"你说!什么好处!"
被cue的男生赶紧回答:"在一中能横着走!"
他声音洪亮,话音落了也撞撞旁边另一人。
"出去倍儿有排面!"
"我们都随你差遣!"
"哪怕上个厕所也有小弟给你扶——"
姜彤一巴掌拍在最后一个接话男生的脸上!
扶什么扶!她下面哪有东西给他扶!
"老大……"赵昊东见姜彤面色黑沉,紧张地试探了句。
"这些好处太虚了,我不需要。"她转身要走。
赵昊东急了,"老大你需要什么!尽管说!"
姜彤想了想,"管不管饭?"
"啊?"赵昊东愣。
"没有就算了。"姜彤又要走。
"管管管!一日三餐你想吃什么都行,送到教室!"赵昊东赶紧答应。
姜彤眼睛一亮,感觉自己被饿得头晕目眩的状况都缓解了不少。
虽然腿依旧在打颤。
"成交。"
赵昊东和几个兄弟对视一眼,虽然有点搞不懂自己这新老大没头没脑的条件,但喜色还是瞬间爬上了眉梢!
"老大,我们……"
他刚要说话,不远处突然又跑来一群男生,个个手里还操着家伙。
姜彤眯眼看去。
为首那人格外瞩目。
纯白校服T恤上左一道右一道奇怪的涂鸦,衬得他原本就桀骜不驯的脸上,又多了几分痞气。虽然长得还可以,勉强能打个90分,可桃花眼中流露出的轻蔑却让姜彤对他半点都喜欢不起来。
"老大,那是顾一航,二中的扛把子,"赵昊东附到姜彤耳边小声道,"咱哥几个刚才就是被他们揍了,下手真他妈狠。"
他咬牙切齿,颇有些像孩子向大人告状的意味。
"记得,管饭。"姜彤说完这句话,慢悠悠朝前踏了一步。
顾一航高傲地扬起下巴:"小矮子,现在走还来得及,别逞英雄当好人。"
姜彤耸耸肩,"他们我罩的,你现在走还来得及!"
那嚣张的语气,听得顾一航差点笑出声。
"上一个敢这么跟我说话的,坟头草……"他还想再吹两句,结果话说到一半,姜彤突然直直冲来!
她虽纤瘦,动作却快,一拳挥到顾一航右颊,马上翻转手腕,擒住他脖子,一个沉气用力!
顾一航猝不及防,脸上挨了结结实实一下不说,人也仰面栽下!
"啪!"
只是眨眼的功夫,姜彤放倒顾一航,还一脚重重踩在他胸膛。
"靠!我老大就是厉害!"
赵昊东忍不住鼓起掌,马屁拍得特别适时。
顾一航身后那七八个男生却懵了。
都没看清楚呢,自家老大怎么已经在地上了?
"愣着不走,也想被揍?"姜彤脚尖抵着顾一航下巴,让他丝毫动弹不得,然后淡淡问。
手中棍棒噼里啪啦掉了一地,他们慌不择路地溜了。
留下顾一航无声骂娘。
妈的,全是废物!
"你刚才不是挺能耐吗?"姜彤看顾一航拽拽的样子就反感,故意取笑他,"怎么这么不禁打,连我一招都接不住?"
她说着,改踩为跪,腾出一只手炫耀性拍了拍顾一航的右脸。
赵昊东他们在背后拍手叫好,只觉得出了口恶气。
舒坦!
"你!"顾一航气得一张脸涨成猪肝色,奈何姜彤看着瘦弱,力气却大,自己根本没办法挣脱。
他正要骂,余光一瞥看见一抹熟悉的身影。
姜彤听到脚步声回头。
"季译承!赶紧过来帮忙!把这臭小子给我弄走!"顾一航开口求救。
季译承扶额。
又是姜彤!
见她十次有十一次都在打架!
这回还把自己的好友顾一航按在地上摩擦,越玩越大了啊!
姜彤也头疼。
回回被学生会会长抓到把柄,自己迟早要被学校处分!
她正想着,脑袋突然开始发晕。
起初没在意,姜彤甩了两下。结果就是这一甩,直把自己甩得眼冒金星。
季译承刚走过来想劝姜彤收手,却见她身子左摇右晃。
下一秒,卡着顾一航脖子的白皙五指松开了。
他以为姜彤是怕了季译承,正要得意地讥她两句。
然而……
适才气势吞人的姜彤,软软跌进了季译承怀抱!
晕……晕倒了?
季译承蹙眉。
要不是他见她反常的摇摆,发应快赶上前来,她得直接摔个狗吃屎。
从头到尾看戏的赵昊东等人瞧着形势不对,脚底抹油飞快跑了。
季译承想了下,横抱起昏迷不醒的姜彤。
顾一航惊了:"你跟她认识?"
季译承没搭理他,在街边打了辆车,直接回家。
十五分钟后,季家别墅。
姜彤躺在季译承偌大的卧室床上,一张脸苍白憔悴。
私人医生替她做检查的时候,季译承还在旁边仔细掖着被角,并伸手摸了摸姜彤额头。
没发烧啊,怎么突然就会晕倒呢?
季译承想不通,怕姜彤会冷,又特地去拿了一床厚被子来给她盖,一边还碎碎念叨着"不会得什么重病了吧"。
何医生取下听诊器,暧昧地看了眼季译承。
他一脸担忧,两人关系不一般吧。
在季家任私人医生那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小季这么关心别人。
"她怎么回事?"季译承站在床边问道。
何医生摇摇头叹口气,有些责备道:"小季,你为什么不给你男朋友吃饭?"
季译承彻底傻眼!
男……男朋友?
第六章 帮你
"何医生……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季译承看看床上依旧昏睡的姜彤,再看看准备要给姜彤输液的何医生,多嘴问了句。
"小季,放心,我虽然年纪大,但不是什么思想迂腐的老顽固,"何医生忙活完了,回头冲季译承挤眉弄眼,"懂的懂的,没事儿,我支持你。"
"……"
他早知道还不如不问!
姜彤睡得酣甜,没看到季译承青黑交加的脸色。
可惜了。
送何医生出了门,季译承坐在床边安静看着姜彤。
这家伙不打架的样子,还是挺可爱的,秀气得像个小姑娘。
女装一定很漂亮。
季译承想着想着,一个人笑出了声音。
墙上挂钟的指针嘀嗒绕着圈,他记得何医生说姜彤不吃饭,就给她点了丰盛的三菜一汤外卖送来。
结果久等不见姜彤醒,季译承眼看饭菜都要凉了,不能浪费,干脆掀开饭盒盖,准备自己开吃。
香味飘散。
季译承一筷子戳进碗里,夹着菜刚往嘴里送,突然听到空气里一声响亮的——"咕!"
他一愣,低头看了看。
应该……不是自己的肚子在叫吧。
季译承怀疑自己听错了,把满嘴喷香的菜肴咽下去。
然后——"咕!"
又一声!
比刚刚更加响亮!
他似想到了什么,慢慢扭头。
姜彤不知何时坐了起来,抱着肚子,嗓子哑哑的。
"喂,你怎么偷偷吃独食?"
季译承动作一顿,无语地翻了个白眼。
然后他自觉地将碗筷塞进姜彤怀里,语气急躁:"你吃!"
虽然态度粗鲁了点,但她饿得厉害,也不跟他计较,只端着碗盘腿坐在床上吃,吃完后一边打着饱嗝冲季译承道谢。
季译承低哼:"谢我的地方多着呢。"
姜彤听他一个人在那嘀咕,说她打架打到一半饿到晕倒,还说自己是她的救命恩人。
怪不得醒来会在季译承的卧室。
姜彤理清了前因后果,穿上鞋下楼。
这是套二层的小别墅,欧式装修,精致而奢华。
她就说吧,季译承一定是个有钱人家的大少爷。
不过,房子大是大,楼上楼下都没见到人,显得空荡又冷清。
"你一个人住啊?"姜彤随口问了句。
季译承跟在她身后,原本情绪挺好的,一听这话,表情登时冷了下来。
"嗯。"他答了声。
姜彤会看人脸色,季译承这反应,十有八九跟父母关系不太好。她识趣,没再追问,跟他打了个招呼便直接走了。
那晚姜彤睡得特别舒服,大概是因为吃了这一个多月来第一顿饱饭。
还是季译承贡献的。
她对那男生终于有了点好印象。
翌日一早,姜彤打着哈欠进教室,一个人突然蹿到自己跟前,堆着满脸狗腿的笑说——
"老大,吃早餐了。"
姜彤的哈欠硬生生给咽了下去。
她眨眨眼,赵昊东又特别殷勤地说了句:"肉包子、大生煎、葱油饼还有甜豆浆!老大,这些合你口味吧?"
班里所有人齐齐震惊!
怎么回事?
赵昊东是在整个一中都有头有脸的大物,竟然卑躬屈膝喊姜彤老大?
"嗯,还不错"姜彤满意地接过,伸手笑眯眯在赵昊东头顶拍了两下,然后坐回最后一排准备开吃。
"那老大,你中午想吃点什么?"赵昊东主动凑了过来。
"都行,你看着办吧。"姜彤嘴里塞得满满当当,说话有些含糊。
正好上课铃打响,任课老师踏着有节奏的脚步进门,赵昊东便比了个OK的手势回了座位。
接下来的一周,赵昊东跟他手下几个小弟果然把姜彤当祖宗一样供着,完美兑现着承诺。
姜彤不得不感慨,原来当老大的感觉,这么爽啊!
她再也不愁吃饭了!
因为赵昊东认了姜彤做老大,她在一中混得顺风顺水,唯一的烦恼只是——
林叔依旧毫无音讯。
"我们来看一下黑板上这个反应,它的离子变化……"
化学课枯燥而乏味,所有人都硬撑着,只有最后一排的姜彤趴在课桌上打瞌睡,口水流了一胳膊。
"姜彤!"
讲台上的耿老师一扭头就看到了在自己课堂上堂而皇之睡觉的姜彤,气得抓了板擦就朝她丢去!
这一声直接把姜彤吓醒了,她一凛,睁眼时看到急速飞来的板擦,险险避开!
"给我到后面罚站!"耿老师火大。
姜彤只好拿起书,睡眼惺忪地往后走。
"成绩烂成这样还好意思上课睡觉?"
姜彤好委屈。
不是自己不想学,实在是之前落下太多了,跟不上!
耿老师一直在骂,骂到一半下课铃响了,正是上午最后一节课,隔壁班里的同学接二连三跑出去吃饭,经过8班门口时,只听到凶神恶煞的耿老师隔着老远在"教育"姜彤。
季译承站在后窗朝里瞧,想看看是哪个倒霉蛋被骂得这么惨,整个五楼都能听见。
结果……
看到姜彤耷拉着脑袋贴墙倚靠着时,季译承乐了。
这小子原来是个学渣?
他没急着跟朋友一起去吃饭,只在楼梯口等待,好不容易等到8班下了课,人群散尽,走在最后的姜彤才在赵昊东等人的簇拥下出了来。
"姜彤。"季译承叫她。
挨了顿骂的姜彤抬头,叹口气挥挥手让赵昊东几个先走了,然后问,"找我干嘛?"
"帮你。"季译承言简意赅。
姜彤皱眉,胳膊往楼梯扶手上懒懒一搭,还没接着问,季译承就道:"我成绩还不错,可以帮你补习。"
姜彤愣了愣,"你说认真的?理由呢?"
她才不会认为季译承是出于学生会会长对差等生的同情,才如此好心。
季译承挑了挑眉。
"你那套近身格斗的功夫不错,教教我。"
第七章 你干什么!
姜彤和季译承达成共识,她教他近身格斗,他教她化学。
从周一开始。
那天傍晚放了学,姜彤拒绝了赵昊东要带她去吃饭的邀请,直接跑到1班门口,抬手敲窗玻璃。
"季译承,走不走?"她高声催促,1班班里还有好多学生在,见姜彤来找季译承,很是惊讶。
品学兼优的班长,什么时候跟8班的混混头子姜彤玩在一起了?
"马上。"
季译承很快收拾好书包,出去的时候突然把包往姜彤肩膀一甩,斜眼示意她来背。
这大爷架子?!
姜彤立马甩回去,还以肘击打季译承,表达不满。
众人傻眼。
看两人你来我往的打闹,似乎关系很好的样子啊。
大家纷纷猜测,而恰好经过1班门口的苏茗欢,同样也看到了嬉笑吵闹一同离开的季译承和姜彤。
上次告白失败,并不等于自己会放弃。
她抿抿唇,望着两人背影,目光渐深。
季家别墅内。
"能不能通俗一点啊?"姜彤把笔一摔,气急败坏,"比老耿讲得还难懂,你怎么当老师的?"
季译承眉头突突跳,也发脾气道:"我已经很通俗了,是你脑子太笨!"
姜彤挥了两下拳头,恶言警告:"信不信揍你!"
"……"季译承深呼吸,"信,那我再讲一遍。"
他们约定,一三五学化学,二四六学格斗,季译承现在还没学到一招半式,暂时忍了。
不过姜彤的化学基础是真的很差,差就算了,学习态度也一塌糊涂,他就出去上了个洗手间的功夫,回来发现这家伙抱着书睡着了。
睡!着!了!
季译承气笑了,轻轻推了她一下:"喂。"
姜彤动了动脑袋,不悦地哼哼了两声:"我没睡,我看书呢。"
闭着眼睛,口齿含糊不清,分明睡得香甜!
季译承嫌弃极了。
他看看时间,快十点了,于是想在她身上摸个手机。
才一触及姜彤腰际,他就有些讶异。
"好小子,腰这么细……"季译承低低嘀咕了声,从兜里拿了手机翻通讯录。
她没有密码锁,而通讯录也没有任何有关家庭成员的信息。
别说爸妈了,叔伯都没看见。
孤儿吗?不可能吧。
季译承蹙眉,没办法只能将手机塞回姜彤裤兜。
夜已深了,晚秋的气温特别低,这样趴着睡容易着凉,他干脆把她抱起去了自己的卧室。
一碰到床,姜彤无意识地蜷缩起来。
季译承鄙夷地看了眼,上手准备给她脱衣服。
先是校服外套,厚厚一件。
他几乎是把姜彤搂在怀里,一只手揽着她肩膀,一只手拼命扯拉链。
艰难脱下外套后,季译承满头大汗,又将姜彤搂紧了些。
这家伙身子软软的,闻着还有些香。
怪不得以前听人叫她娘娘腔,不是没有道理。
小女生才有体香,他们这些大男人,多的是汗臭味儿。
季译承偷偷笑,坐到一边开始扒姜彤裤子。
校裤有裤腰带,她收得很紧,足以看出裤子里面的小蛮腰有多细。
季译承啧啧感叹,解开裤腰带后轻松将校裤脱了下来。
然后他当场倒吸一口凉气!
怎么还穿淡粉色秋裤啊!
什么玩意儿!
季译承好嫌弃!
在直男的世界里,只有女孩才穿粉色的衣服。
他抚了抚自己手臂上一层鸡皮疙瘩,不去看那刺眼的粉秋裤,打算帮姜彤脱掉最后一件薄毛衣。
这件脱完就剩背心了吧?
可以塞她进被窝睡觉了。
季译承累死了,换了只手揽姜彤。
被晃了半天的姜彤,终于在他的折腾下,醒了。
一睁眼——
季译承一张大脸距离自己不过一指,而他两手正在自己胸口不停摸索,似乎要解她纽扣!
姜彤瞬间炸了!
禽兽!
连"男的"都不放过?
她想也没想,为保清白,直接利落出拳!
"砰!"
压根儿没注意到姜彤苏醒的季译承,猝不及防左眼就挨了重重一拳!
他痛得大叫,仰面翻滚摔了下去,脑袋还磕到了床沿,额头瞬间肿起一个大包!
"姜彤!你干什么!"季译承捂着眼睛坐在地上,抬头一脸愠怒!
"我还问你呢!你又在干什么!"姜彤赶紧披上外套,见自己裤子都被扒了,气得嗓音都在抖,"你混蛋!"
她一气,音调陡然拔高,素来伪装的低音差点暴露。
但所幸,这会儿季译承正因为被打而发着火没注意。
"我给你脱衣服让你睡觉!还能干什么!"他气呼呼地爬起来,瞪着姜彤。
"流氓!"姜彤啐他一口。
季译承肺都要气炸了,一把揪住她领口,"我流氓你?我有病吧!还不是怕你趴着睡感冒!"
衣服领口被他扯得变了形,现出锁骨以下一片莹白。
还有左肩上一抹……黑带子?
季译承一愣。
男生也穿吊带内衣的吗?这么保守?
姜彤顺着他的视线低头,脸颊先是一红,然后一把推开季译承,慌忙开始套衣服。
"白眼狼!"
季译承把头一扭,宛如耍性子的小媳妇,骂一声后就不睬姜彤了。
姜彤确定季译承没有发现自己的身份,于是松下一口气,正要跟他道歉,他却端着架子不吭声,还挥手让姜彤赶紧走。
虽然这次的确是她莽撞冲动做错了事,但季译承现在暴躁得很,见他发脾气吧,姜彤也来气,干脆破罐子破摔懒得管他。
走就走!
姜彤背着包直接回家。
然后季译承更生气了!
不过后来姜彤想了想,要不明天还是给他赔个罪吧?毕竟人家也是好心怕她着凉。
第二天,她问赵昊东借了几十块钱,趁午休跑去1班。
"季译承!出来,我请你吃饭!"
姜彤在走廊大吼,还没走远的赵昊东哀怨地喊了句:"老大,你问我借钱是请别人吃饭啊?"
"闭嘴!"姜彤回头斥他。
赵昊东赶紧和几个小弟溜了。
教室里顶着青黑左眼的季译承无视了姜彤,一个人往校外走。
现在想着来讨好他了?哼,谁还不能有点小脾气!
季译承咬牙腹诽,故意板着脸。
"哎哎哎,小俩口吵架呢?"有腐女凑在一起暧昧猜测。
她没来得及管那些闲言碎语,小跑着跟上。
季译承一路没理姜彤,极其高冷,看样子还在气头上。
学校对面就是一家水果店,店门口摆着摊儿,摊儿上硕大的榴莲金黄瞩目。
季译承到近处闻到了榴莲味道,驻足片刻,眉头皱得死紧。
"你喜欢啊?"姜彤随口问了句。
季译承哼一声。
谁喜欢那玩意儿?臭得要命。
他直接拐进了附近一家小饭店,也不管随自己坐到桌对面的姜彤,问老板要了两荤一素,便不再说话了。
姜彤看了下菜单。
还行,点的饭菜她付得起。
"老板,再加一个白煮蛋!"姜彤喊,看季译承皱了下眉,赶紧解释,"我请客!"
他又把头转开了。
小饭店面积不大,生意倒好,这会儿正值饭点,客人越来越多。
季译承的两荤一素和姜彤的白煮蛋上了来,他抽了筷子便吃,姜彤却抓起白煮蛋往桌上一敲。
他抬头看她。
青黑的左眼肿得有些搞笑
姜彤差点没憋住,瞥到季译承危险的目光,艰难忍下笑意,一屁股坐到他旁边。
季译承就看着她一点一点靠近自己。
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近到仿佛下一秒,姜彤的鼻尖就要抵上自己的下巴。
然后……
"啪!"
眼睛上突然按来一个东西!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描写细致入微的肉车片段 清晨,辣文肉文 文豪

下一篇: 舌尖不断刺激她的花核 前任的分手炮很厉害

本文标签: 虎狼 短文 舌头 之词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