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段子 > 不要停 赵阔海主人羞辱调教惩罚母狗 待了

不要停 赵阔海主人羞辱调教惩罚母狗 待了

作者: 来源: 2021-10-08 13:38:08

赵阔海待了一会就离开办公室去召集士兵,而镇守使府那边,于大海在赵阔海走后不久就到了连合平的办公室。连合平一见他,立刻走到门边往门外看了看,确定没有人后把门关上,仔细上好锁,然后才走到他身边。
“二少爷,您都跟赵阔海说什么了?”
“没什么,试探了他一下。不得不说,这家伙比李光明差远了!他这脑子也就是个警卫连长了。”
“那您的计划?”
“照常。另外,那几个人的事不要再拖了,今天就解决了吧。”
“今天?好像有点紧啊,能不能宽限一下?”
“不行!连洪过几天就到兰汇了,要是让他介入这件事,我就不用在这待了。”
“好吧,我赶紧去。”
“记住,不要怕动静大,一定确保事情办成,不能有一个漏网之鱼!”
“明白。”
于大海离开镇守使府,立刻驱车前往了兰汇城外的监狱。这里关押着许多因为吸食,倒运鸦片而被逮捕的犯人。同样,那几个刺杀连合安的枪手也被关押在这里。走进监狱大门,充斥耳朵里的都是被关押的瘾君子上瘾却得不到鸦片是所发出的哀嚎。那些人仿佛魔鬼一般,用头撞击着墙面,撕心裂肺的嚎叫,通过这些来缓解身心受到的折磨。而那些枪手,尽管被缴了械,但还是被单独关押了起来,几个端着步枪的狱警严密监视着他们。
于大海看到这个阵仗,感觉有些哭笑不得,扭头问身边的典狱长道:“我说这不就是几个被缴了械的嘛!你们至于这么紧张吗?”
“这位长官,我们也没办法,这是李副官亲自下的命令。”
“这样啊,那我要把他们带出去,二少爷要审问审问他们。”
“对不起,没有上级的命令,我们不能放人。”
“你还不知道吧,现在二少爷代替大少爷行使镇守使之权,他的命令就是镇守使的命令。”
“我知道啊,可是我们的直属长官是和谐局总长,这个职位二少爷并没有代理吧。”
“哎,我说你······”
于大海感觉脑袋有些发蒙,感觉连合安的手下都像是一群被洗了脑的行尸走肉。平常在别的地方只要一提二少爷,基本就没有人再敢管了。但转念一想,兰汇毕竟是连合安的大本营,在人家的地盘上自然不能像在别的地方一样。
“不能放人算了,那我就代替二少爷审问一下吧。”
于大海准备走到牢房里面,看到典狱长仍不愿离开,扬起眉毛喊道:“你还没完了是不是?我们连审问的资格都没有吗?”
“不不,您审问。只是,时间不要太长了。”
典狱长转身离开,于大海斜了他一眼后走了进去,到了那个被其他枪手叫做“排长”的牢房里。一进去,就看到满脸胡子的人坐在墙角,呆呆地看着门。而排长一看到于大海进来,立刻站起身说道:
“于副官,你可算来了!”
“嘘,小声点!”
两人向外望了望,确定没有人后走到墙角,小声交谈。
“这两天有没有人审问过你们。”
“还没有,就算审我们也不会招的。”
“你是这么想,其他人就不一定了。你要知道,二少爷是绝对不能被供出来的。”
“我当然知道,本来按计划我们办完事就直接撤的,谁想到连合安那家伙命那么硬······”
他还想继续说下去,但于大海一举手,打断了他:“行了,说那些没意义了。过几天连指挥使就要来,要是他来接手,你们肯定凶多吉少。”
“那,我们怎么办?于副官,我们可都是奉命行事啊,你可不能见死不救!”
“这个事情跟二少爷有关,我不可能不管你们。”
于大海又走到门口附近向外张望,再三确定没人后把排长叫到身边,在耳边低语道:“这么着,今天晚上,我会安排一个排来守大门。你们只要躲开其他人到门口,问起口令就说"圆月亮’就可以了。明白吗?”
“"圆月亮’,记住了。”
“我看了一下轮班表,晚上申时你们这会轮岗。我让一排长尽量拖住他们,另外派人给你们开门。”
“嗯,明白了。”
“记住,这是你们唯一的机会,一旦错过就再也没有了。”
“放心,我们可是受过特殊训练的。”
“出了门不远就是接应的人,你们只要立刻离开兰汇这块地方,就可以了。”
“好,真是太感谢你了。”
“不用谢,我也是为了二少爷。”
于大海说完之后没有多做停留,这场越狱计划,从此刻起,就已经开始了。傍晚时分,连合平的警卫排果然来到了兰汇监狱,说是按照连合平的命令来加强防卫。典狱长虽然心中不愿,但又不能拒绝,只能答应下来,安排酒食款待他们。许多人喝得酩酊大醉,眼睛都睁不开了。
到了申时,一个士兵偷偷溜出来,拿着牢房门的钥匙,躲开监狱的狱警走到了枪手们被关押的地方。打开门后,士兵对他们说道:“从这里绕到后面,有一条小道,可以到大门。记住,口令千万别忘了,说错了就麻烦了!”
“明白了。”
士兵将门锁好后就回去了。这些枪手按照士兵的命令,绕到后面,一步步往大门方向走。但令他们奇怪的是,就算连合平派了人来接应他们,怎么监狱里原来的狱警都仿佛消失了一样,整座监狱看起来死气沉沉的。
“排长,我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劲啊?”
“有什么不对劲的?你还想留在这不成?”
“没有。”
“那还不快走!”
他们几个人一路顺利,基本可以算是大摇大摆地来到了监狱大门。到了门口,卫兵见到他们,喊道:
“喂,口令!”
“圆月亮。”
卫兵听到这三个字,迟疑了一下,接着说:“你,再说一遍。”
枪手们的神经已经非常紧张了。毕竟这是越狱,而且手里没有武器,一旦出了事自己根本没法防卫。眼看着就要离开这了,竟然碰上个耳朵不好的。领头的排长深呼吸了一下,提高了一点嗓门,重复了那三个字。然而,就在这时,原本只有四个人守卫的大门口突然多出了好几个人!纷纷举着步枪对准了他们,然后,只听一声枪响,领头的排长便立刻中弹倒地。
“你们干什么?”
这是他生命里所说的最后一句话。随着卫兵们一阵乱枪扫射,那几名枪手全部被当场击毙,身上都是弹孔,连脑袋都被打穿了。
喝得酩酊大醉的狱警们听到枪声,连忙赶到了大门口。看到这几个被单独关押的枪手躺在大门口,典狱长已经是一头雾水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你还看不出来吗?有人想越狱呗。”连合平的警卫排长冷笑道,“真是不自量力!来人,收尸!”
士兵们立刻将枪手的尸体拖走了,留下典狱长和一众狱警在那愣愣地看着。他们不会明白,这些枪手究竟如何逃出牢房的;也不会明白,这些枪手究竟如何悄无声息地来到大门口;更不会明白,这个陷阱究竟欺骗了多少人。
第17章
端午节过后的几天里,兰汇全城都处于戒严状态,和谐四处搜查可疑人员。而兰汇烟帮,这个盘踞在此的武装势力,自然也就成为了被重点关注的对象。为了躲避侦查,烟帮决定暂时化整为零,将成员分散到各个地方,来缩小目标。而周雨杰,自然也就被分散了。
作为当时的亲历者,周雨杰一直不敢回想那天所发生的事情。他是烟帮里面沾血最少的人,以前根本是能躲就躲,不能躲也就只是开枪意思一下,不要人命。包括在刺杀连合安的行动里面,他也是一直犹豫再三,以致最后错失良机。等到后来碰到连合安,开了一枪没打到后,他看到周雨晴的脚踝受了伤心里也惶恐不已。可在那个枪手冲进去,准备伤害他们俩的时候,周雨杰却果断开枪击毙了枪手。尽管他仍然不敢面对姐姐,担心自己的心事被她看破,但除了家里面,还有什么地方是他可以去的呢?于是他装作没事人一样,准备回到家里避避风头。
由于烟帮属于秘密组织,所以里面的大部分人在公开场合都会使用一个合法身份来活动。周雨杰小时候跟一个木匠学过几天,所以在外面一直是以一个刚出师的小木工身份。他也确实会做一点木匠活,修个家具,做个小板凳,小椅子什么的他还是在行的。为了糊弄家里人,他带了几样做木工用的工具回去,准备帮家里干干活来转移注意力。就在他快要走进家门的时候,负责监视周雨晴的连合平的手下发现了他。看到一个貌似木匠的人靠近周家,他们敏感地认为可能是连合安派人化装成木匠来联络,于是出来拦住他。
“哎,你是干什么的?”
“什么干什么的?”周雨杰看到这两个人,感觉来者不善,以为是连合安的手下盯上了自己。为了不牵扯家里人,他谎称道:“我是来给这家修家具的。”
“修家具的?你怎么证明啊?别以为背几件工具就能装木匠了。”
“你们什么意思?什么叫装木匠?”
三人的争吵声越来越大,走到大门附近的周雨晴正好听见了周雨杰的声音,连忙从门里出来。看到监视自己的人拦住了弟弟,她连忙走过去拉开了他们,向那二人解释道:
“不好意思啊,两位,这是我弟弟,不是外人。”
“你弟弟?他刚才可说是给你们家修家具的。”
“修家具?”周雨晴的脑子迅速反应过来,回答道,“没错,我弟弟就是干木匠的,正好我爹让他回来修修家里的桌椅板凳什么的。”嘴上说着的时候还不忘给周雨杰使眼色。而周雨杰也心领神会,接言道:“对,我姐姐说的没错。”
那两人看到这姐弟俩一唱一和的,满腹狐疑,站在原地一言不发。周雨晴见他们还是怀疑,接着道:“怎么,您二位还不相信他是我弟弟啊?看我们两个的长相不就好了!我弟弟这个人不会说话,冒犯了二位我先赔个不是。”
周雨杰和周雨晴并排站着,明眼人看得一清二楚。那两人也不再多说,随意说了几句有的没的就悻悻离开了,周雨晴提到嗓子眼的心也稍微放下了一点。可扭头一看还愣在原地的周雨杰,周雨晴就一把将他拉进了正堂,还将门闩了起来。
“你怎么没跟我说一声就回来了?”
“大姐,你这么紧张干什么?”
别看周雨杰这么说,其实他的心里比周雨晴紧张得多。可为了掩饰内心的恐惧,他只能装出一副懵懂的样子来,希望借此来迷惑从小把他带大的大姐。
“别跟我装糊涂!你不知道外面都多乱了吗?一声不吭地回家来,要是碰到爹或者大哥,被发现你干着那种勾当我看你怎么办!”
“我担心什么?不是还有你呢吗?”
“我能怎么管你?谁让你失足落入那种地方,现在连身都抽不了了!”
“我也一直想办法离开呢。”周雨杰低头思考的时候正好看到周雨晴的脚踝,脱口问道,“姐,你这脚伤怎么样了?还有事吗?”
“你怎么知道我受伤了?”
周雨杰冷汗一冒,猛然发现自己说漏嘴了,连忙思考答话。周雨晴看着他低头思考,心里也起了疑。
“我听说的。你也知道我们在兰汇消息灵通,两天前就听说的,那时候我就想看你,一直没时间。”
“真的吗?”
“真的!我骗谁也不能骗大姐你啊!”
周雨晴翻了他一眼,笑着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引得周雨杰也挠头发笑。他心里在暗自庆幸自己躲过了一劫,尽管周雨晴可能发现一些破绽,但好说歹说还是瞒过去了。
“好吧。我脚伤好得差不多了,现在也就是不能跑步而已。”
“没事就好,我还担心你的骨头出事情呢。”
“你呀,还是多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周雨杰一时词穷,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突然想起了刚才门外的两个人,便立刻问道:“大姐,刚才那两个人谁啊?待在咱们家附近干什么?”
“呃,你说什么?”
“那两个人干什么的?我看你对他们毕恭毕敬的样子,究竟怎么回事?”
“这个,这个······”
这下轮到周雨晴词穷了,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破这个事,而周雨杰看到姐姐的样子,心里越发觉得不对劲,试探着问道:“不会是地痞流氓吧?我还没听说兰汇哪个流氓敢找咱们家麻烦的,黑白两道咱家可都有人呢!”
“你说什么啊!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那到底是什么样的?你别瞒着我啊!我肯定不会说出去的!”
周雨晴心里犹豫再三,不知道该不该说给他,一直低头不语。最后,在周雨杰的不断追问下,她还是简单地说明了那天她和连合平所发生的事情。
“不会吧?你要作证姐夫私通刺客,刺杀连合安?”
“唉,我也是没办法啊!”
“这简直是无稽之谈!他要是私通刺客,太阳都能从西边出来!”
“我也知道,可当时那种情况,我要是不答应,根本没法活着出来。”
周雨杰低下头,深深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话。周雨晴看到他的样子,右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微笑着言道:“你也要看好的一面啊。我还拼得一个连家特制的勋章呢!有这个勋章,雨馨和你都不会被官府刁难了。大哥的仕途也会比以前更顺了不是?”
“不,我不相信你会那么做。”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夏怡强让人秒懂的虎狼之词不要不要 忍住

下一篇: 描写细致入微的肉车片段 清晨,辣文肉文 文豪

本文标签: 母狗 主人 赵阔海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