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段子 > 顾看了会高潮的小说片段靳小家伙你喷的到处都是 年一行

顾看了会高潮的小说片段靳小家伙你喷的到处都是 年一行

作者: 来源: 2021-10-08 13:34:26

顾靳年一行人走后,病房里就只剩下乔姒和厉爵两人。
阳光从玻璃窗暖暖地洒进房,乔姒坐在床上手里端着热茶,有些出神地思考着什么。
厉爵站在一边,目光深沉地打量着病床上这个漂亮却憔悴的女人。
“你丈夫似乎对你并不太好?”
“啊?”乔姒的思绪被陡然打断,愣了一瞬才疑惑地问他:“你怎么知道?”
厉爵有些好笑地打开手机,放到了乔姒面前。
手机屏幕打开在本市新闻页面,娱乐版头条。
一行加粗的黑体字立刻吸引了乔姒的视线——“商业巨鳄乔家千金,一朝沦为落魄弃妇”
配图是一张她之前在医院被顾靳年推得摔在地上的照片,看起来十分可怜。
再往下翻,又是一条新闻标题跃入眼帘。
“地产王独女被丈夫赶出家门后惨遭车祸,生死未卜”
继续翻下去,一连几条都是和她相关的,内容也都差不多。
乔姒不想再看下去,便将手机还给厉爵。
“我也有些好奇,这些都是真的吗?”
厉爵收起手机,不露声色地留意着乔姒的神色变化。
“嗯。”
乔姒倒是出乎意料地坦然,她的脸上甚至显露出几分讽刺的笑容。
“你也觉得我很可怜吗?”
“我可没这么想。”厉爵连声否认,又想着解释:“我只是……”
“但那都是过去的乔姒了。”乔姒并没有在意他的解释,而是用力地闭上了眼睛。
她一字一顿地说道。
“过去的乔姒,已经死了。”
从她听到录音笔里顾靳年对乔家的不轨之心时,她就决定不再忍受了。
她可以接受没有爱情的婚姻,可以容忍第三者的插足,甚至可以忍受外界的各色嘲讽,因为只要能守着厉勋的心脏,对她而言便是最大的幸福。
可是顾靳年千不该万不该想要对乔家下手!
她的父母,是她的底线,也是她的逆鳞。
再睁开眼,乔姒的目光已经变得清亮而坚定,几乎令人不敢直视。
……
夜晚,顾靳年独自坐在偌大的总裁办公室里,和视频中大洋彼岸的客户商谈着一项大型投资。如果这笔投资能够谈成,顾家的企业在陵城的地位将得到极大的拔高。
最近几年,有些新出头的小公司虎视眈眈,在顾家的老对手钱氏集团的撑腰下,时不时就想咬掉顾家市场的一口肉来。
虽然这样的试探在顾靳年的雷霆手段下都铩羽而归,破产倒闭的也不在少数,但就和蚊子一样,时不时来上一口,让人心烦。顾靳年决定等这笔投资结束之后,趁机好好敲打敲打它们。
顾靳年的脑海里闪过许多念头,面上却依然保持着得体的笑容。他流利地道的发音,不卑不亢的态度,聪明却不贪婪的条件,很快赢得了视频对面那位客户的好感。
等到双方再就几个合作中的细节问题敲定了一番,友好地约定下次商谈商检,窗外的夜色已经深了。
顾靳年合上电脑,对着手机屏幕上闪动着的来自温素儿的消息叹了口气,有些头疼地按了按前额。
公务虽然繁杂,但他也能得心应手。应付女人的事,才是真的麻烦。
不过虽然麻烦,顾靳年还是拿起手机,温柔地回复温素儿:“我刚开完会,过会儿就回去,你想吃什么吗?我顺路给你带些。”
点击,发送,然后退出页面,却瞥见乔姒的头像。
他们的对话还停留在半个月前,语气也疏离冷漠,一点也不像是一对夫妻。
倒像仇人。陵城医院,夜色微凉。
乔姒站在窗边,怀揣着一丝紧张拨通了电话。
过了很久,电话那头才传来熟悉温厚的声音。
“姒姒?”
“爸爸,是我。”温暖的声音像一股暖流涌入乔姒的心底,她的眼睛有点湿润:“我有事想对您说。”
“姒姒,你的声音怎么了?”
“是顾靳年又欺负你了吗?你别怕,爸爸马上就来接你回去。”
听着父亲的声音,乔姒捂住嘴,任眼泪无声地流下。
那些身体的疼痛,婚姻的失败,刻薄的言语,此刻都化作小孩的委屈,在慈父的关切中溃不成军,
半晌,她才忍住泪水,清了清嗓子。
“我很好,没人欺负我。”
她深吸一口气。
“爸爸,我想说,我决定回乔氏工作。”
“什么?真的吗?”乔父没料到她会这么说,先是震惊,而后喜悦地有些语无伦次起来:“姒姒,以前我问你好多遍你都不肯。怎么现在突然决定……”
“哎呀您就不要问了,反正我决定了就不会反悔啦。”
“好,好,我不问了,姒姒想通了就好。”
乔姒用撒娇的语气草草回复了乔父的疑问,又和父亲玩笑两句,才挂了电话。
窗外凉风袭来,轻抚她有些肿痛的眼睫。
乔姒长长呼出那口憋在心头很久的气,而后满心轻松地望着窗外的夜景,决定出去走一走。
回乔氏工作的主意,她已经想了很久了。
年少的时候,她也曾想要追求爱情,追求梦想,任性地拒绝了父母让她继承家业的要求。而现在,她看着渐渐衰老却还要忙于繁琐工作的父母经常也会内疚,觉得自己当初做错了决定。
再加上和顾靳年越来越趋于冰点的关系,以及录音笔里他想要对付乔氏的想法,都让她产生了更大的危机。
她绝对绝对不能让乔氏断送在顾靳年的手里。
所以,这份责任她必须要担负起来。
这样想着,乔姒已经走到医院的后花园中。
此时大约是晚上八九点,花园大都是来散步的病人和家属,在互相结伴,搀扶着的人群中,孤身一人的乔姒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为了避开那些探寻还有点同情的目光,乔姒刻意往僻静的地方走。
走着走着,她突然看见不远处有一高一矮两个身影。
其中较高的那个,看起来怎么像是厉爵?矮的那个看起来像个女生。
这个点,厉爵和谁来这么偏的地方?
乔姒有些好奇地追过去,就发现那两个身影隐没在了花园角落的小树林中。
乔姒想了想,正好看见边上还有一座小小的喷泉,就决定装作走累了,在喷泉边上坐下。
她刚坐下,就听到小树林里传来了压低的谈话声。
“这个时候……我也没想到……”
“……你上次……”
风吹过,哗啦啦的树叶声响起。
乔姒皱眉,这样根本听不清他们在谈什么。
只能隐隐约约听见厉爵连着说了两句“你别闹了”,“好了好了这次是我不对”之类哄人的话。
听起来倒像是在闹别扭?
乔姒微微笑了起来,她想起自己以前和厉勋在一起的时候,每次闹别扭厉勋也总是好脾气地哄着自己,左右也就是这两句话。
看来厉家的男孩性格还挺像。
既然听不清,乔姒也就不再执着,略坐了坐就离开了。
就在她走后不久,小树林里那两人一前一后走出来。这些天,可能是躺着养伤实在是太过无聊,乔姒时常想起过去。
最常想到的人,还是厉勋。
当年她和厉勋在同一所商学院念书,厉勋长的好看,成绩好,性格也很阳光。最关键的是,他还在念书,就已经将一家小企业运行得风生水起。这样一个又帅气又温柔,还年轻有为的男孩,几乎成了全系女生心中的“白月光”。
但惹了万千芳心的厉勋,却偏偏对乔姒情有独钟。他给她占座,陪她上课,给她买饭,记得她的每一个小喜好。争吵时他会率先让步,难过时他的拥抱随叫随到。虽然在相处时厉勋常常对自己的身份背景避而不谈,但是乔姒也只是觉得他可能背地里有什么苦衷,因为乔姒相信,日常的点滴是无法作伪的,厉勋对她的喜欢,她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
而这份赤诚的喜欢,就已足够。
两人很快就在一起了。
而那时的乔姒也天真地以为自己和厉勋能够长长久久。
直到两人的一周年纪念日,厉勋在准备接她去吃饭的路上出了车祸,再也没能醒来。
相守时有多相爱,离别时就有多悲伤,何况是天人两隔,再难相见。
从此,厉勋成为乔姒心中最深的伤口,一经触碰,便痛不欲生。
厉勋的离去让乔姒的心空了一块,正是因为如此,当她遇见了与厉勋极为相似的厉爵时,才会那样失态。
不过,厉爵始终不是厉勋。乔姒也不会把他当成厉勋的替代品,只是有时远远看着他那张脸,心中会感受到一种莫名的慰藉。
厉爵之前的伤还没好,需要每天来医院换药,有空时他常会来陪乔姒说说话。
他很开朗健谈,很快就和乔姒熟悉起来,但每次厉爵提起顾靳年时,乔姒总是三缄其口,要么糊弄两句岔开话题,久而久之,厉爵也就乖觉地不再提起和顾靳年有关的话题。
他也终于确信,顾靳年和乔姒之间的关系的确和传言一样,危机重重。
……
“乔小姐你好,你的外卖到了。”
“啊?”
乔姒本来躺在床上看剧看得不亦乐乎,被门口那位外卖小哥给吓了一跳。
“我没点外卖啊。”
“您是乔姒小姐吧。”
“啊……对。”
“那就没错了。”外卖小哥仔仔细细地核对了单子,确信无误地将手里的袋子放到病床边的椅子上:“祝您用餐愉快!”
而后还没等乔姒反应过来,就一溜烟跑了。
“喂!”乔姒没法追他,只好拿起外卖袋子,一看袋子上的留言,忍不住笑了出来。
一个滑稽的笑脸,还附上龙飞凤舞的几个大字“多喝汤才会变聪明——小厉上”
这个厉爵!
乔姒无奈地摇头,打开包装盒,一股浓郁的香气扑鼻而来。
金黄的汤汁,雪白的面条,诱人的两只大鸡腿上点缀着几根绿汪汪的青菜。
乔姒不得不承认,她已经馋了。
昨天她随口对厉爵提了一次医院食堂的饭菜太难吃,没想到他竟然特地给她点了餐。
而且,他怎么知道自己喜欢吃鸡汤面?
乔姒心中闪过一丝好奇,但还是大大咧咧地把这归结为巧合。
等到一碗热乎乎的鸡汤面连汤带水下肚,乔姒已经热得两颊泛红,她正准备找遥控器把空调打开,一抬头却撞见了一张带了顽皮笑意的脸。
“呀!你怎么来了。”
厉爵挑挑眉:“我来看看我选的午餐你喜不喜欢。”
“你走路都没有声音的吗?”乔姒嗔怪道:“一个中午我已经被连续吓了两次了!”
“不过,我的确很喜欢,谢谢你啦。”
她朝厉爵甜甜一笑。
“喜欢就好。”厉爵顺势在病床边坐下,见她在一边东翻西翻,就问道:“你在找什么?”
“空调遥控器。”
“我明明记得我就放在一边的呀,怎么找不着?”
厉爵一笑,随口道:“枕头下面找找。”
乔姒闻言拨开枕头,只见众里寻他千百度的空调遥控器正乖巧地躺在枕头下面。
“奇了!你怎么知道。”
厉爵故弄玄虚地摇了摇脑袋:“因为我会算命,请尊称我一句厉半仙。”
“美的你!”乔姒好笑地锤了他一下:“好好说话。”
“好啦,因为我自己有时候就喜欢把遥控器放枕头下面。”厉爵不再逗她,随口敷衍一句。
乔姒倒是信了,毕竟有相同的小习惯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她却不知道,此时的厉爵在内心深深叹了口气。
这个乔姒,这么多年一点都没变。
乔姒同样不知道的是,此刻,顾靳年已经在门外站了许久,听见她和厉爵的调笑,脸都黑了。顾靳年很难形容此刻自己的心情。
震惊,愤怒,还有一丝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的……酸涩。
瞧乔姒那笑得见眉不见眼的模样,她在自己面前那副冷淡嘴脸呢?这会儿跟没骨头似的往别的男人身边靠,倒是熟练得很。
心中不爽的顾总觉得眼前这两人怎么看怎么碍眼,干脆三步并作两步走进病房,咳了一声。
病房中原本的欢乐气氛凝滞了一刻。
乔姒瞥了一眼顾靳年,心道不妙。
他的脸色比冰块还寒冷,漂亮的下颚因为怒意而微微绷紧,显出刀刻般锋利的线条。而那两条上扬的眉,现在更是紧拧在一起,暴露出了主人此刻烦躁的心情。
顾靳年步步逼近。
乔姒下意识后退了一点。
不对,她干嘛要退开!她和厉爵明明清清白白。
她绝对不是怂了什么的。
暴风雨前的宁静。
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顾靳年并没有像往常对她冷嘲热讽。
他只是把手中的保温盒重重放在了桌上。
等等,保温盒?
乔姒惊讶地看了一眼顾靳年,仿佛是第一次认识他一样。
“你,不会是给我带的吧?”
“你想多了。”顾靳年硬邦邦地回应道:“我只不过是刚好参加了一场应酬,看见还有些剩菜,不想浪费。”
想了想,他又加了一句。
“喂猪也总比扔了好。”
……
什么喂猪,谁是猪啊!
好吧,他没变,还是那个讨人厌的顾靳年。
乔姒压抑住内心的愤懑,朝他挤出一个扭曲的笑容:“这样啊,那真是麻烦你了。”
“我说了,顺路。”顾靳年看也没看她一眼,冷漠地转身望向厉爵道:“你可以走了。”
厉爵一愣,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突然被下了逐客令。
顾靳年不是不喜欢乔姒吗,总不至于是在吃醋吧。
不过等他看到乔姒一脸抱歉地看向自己,就大概明白了过来。
顾靳年就是单纯见不得乔姒开心。
说来也真是好笑,商业战场上叱咤风云的顾总,竟然也会如此小心眼。
想明白了的厉爵生出了促狭的心思,他故意对着乔姒露出一个和煦的笑容。
“我和你聊得正开心,还舍不得走呢。”
说罢,他对着顾靳年眯了眯眼。
是挑战,不屑,炫耀的眼神。
但这并没有挑起顾靳年的兴趣,事实上,他只是冷笑了一声。
仿佛是在看什么笑话一般。
厉爵由此更加确信,顾靳年的的确确对乔姒没有兴趣。
否则,任何一个男人接受到“情敌”的挑战,都不会是这样无所谓的态度。
……
乔姒并没有察觉到这两个男人于电光火石之间的激烈眼神交锋。
她只是有点火大。
“顾靳年,你最近很闲吗?”
一而再再而三地在她和厉爵相处时上来横插一杠,每次都说自己“凑巧”,“顺路”,但是她才不信每次都有那么巧!
顾靳年就是赤裸裸地看不得自己高兴,恨不得自己每天都活在他的阴影里罢了!
真是烦死了!
“我警告你,你还是我顾靳年法定的妻子。”
顾靳年一边说着,一边慢慢凑近到乔姒的面前。
他们之间的距离只有不到十厘米,几乎要触碰到彼此的鼻间。
乔姒可以感受到顾靳年温热的鼻息,也能够清楚地看到他眼里的警告。
所以,守好你的妇道,不要再让我看见你和别的男人拉拉扯扯。”
“不然,我也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
他的眼神幽深,危险之意更甚。
乔姒也怒了:“我又不是你的所有物!你管我和谁待在一起!”
况且她和厉爵只是朋友关系,清清白白,顾靳年这副仿佛被带了绿帽子的嘴脸是做给谁看?
“是……吗?”
顾靳年气极反笑,他伸手扼住乔姒的下巴,只是微微用力,乔姒就疼得眼泪都快要流下来。
“你是我的妻子,我不管你谁管你?嗯?”
明明是柔情蜜意的话,乔姒却听得浑身发抖。
她知道,这是顾靳年怒极的表现,她甚至开始害怕,顾靳年下一秒会不会杀了自己。从顾靳年的视角看,乔姒现在的眼睛泪蒙蒙的,身体也在小幅度地颤抖,这分明是害怕至极的表现。
可她的眼神却毫无退缩之意,她直视着自己,仿佛已经做好了坦然面对一切后果的准备。
这个眼神是如此熟悉,并渐渐与他记忆深处的那个眼神重合。
记忆深处的那个眼神,也是这样勇敢,单纯,却包含着力量,带着一股即使冲撞得头破血流,也傻傻地绝不后退的劲儿。
曾几何时,就那样毫无预兆地闯进了还年幼的他的心里。
不知是突然想到了什么,顾靳年像触电了一般猛地松开了手。
再看向乔姒时,他的目光就有些纠结和诡异。
乔姒揉着被捏疼的下巴,咬牙切齿。
顾靳年这个暴力狂,她真的一刻也不要和他一起待下去了。
离婚!没得商量!
“顾靳年,这里是我的病房,不是你家。”她恼怒道:“这里不欢迎你,请你离开!”
最好再也不要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与其相看两厌,不如两不相见。
“对了,还有之前我跟你说的话,你思考的怎么……”
“你以为我想来看你这个泼妇?如果不是你父母非要我来,我连看都懒得看你一眼。”
父母?
乔姒心头一紧,下意识就吼道:“你离我父母远一点!”
乔姒的语气极为防备,仿佛顾靳年要害她的父母一样。
顾靳年觉得自己的血压都要被这个不知所谓的女人给气高了。
“你在说什么?乔姒,你昏头了吗?”
她才没有昏头,是顾靳年以为她傻,还想把她蒙在鼓里吧。
乔姒昂起头,不甘示弱地说道:“我当然知道我在说什么。我不是傻子,顾靳年。”
两人的眼神在空气中碰撞出噼里啪啦的火花,一边的厉爵倒是看得津津有味。
一见面就剑拔弩张的,说上两句话,简直快要打起来了。
乔姒和顾靳年就这样互相折磨到今天还没离婚,也真是够有耐性的。
不过反正他心头的疑虑已经彻底得到解答,这样难得的戏,不看白不看。
留下房间里大眼瞪大眼的两人,不知道过了多久,乔姒才突然反应过来什么。
“呃,顾靳年……”
“你刚刚是不是说,我父母找的你?”
“……”
“乔姒,你不仅蠢,还聋吗?”
听得出来,每一个字都是万分艰难地从顾靳年的牙缝中挤出来的。
敢情这个女人和他吵到现在,连他在说什么都没听?
顾靳年长这么大也没被如此忽视过,如果乔姒是他的下属,此刻一定已经被他给开除了。
还要在整个业内封杀掉才解气。
只可惜她不是。
乔姒全然不知自己已经在顾靳年心里被“全行业封杀”了,她还在一个劲儿地问着。
“我父母为什么找你?你把我出车祸的事情告诉他们了?”
“你以为我像你一样蠢吗?”
他的话音未落,几本像字典一样厚的书就砸在了床上。
《企业管理的十大原则》,《管理奥义》,《领导力的商业运用》……
乔姒看了一眼封皮。
哦,原来是她爸想让顾靳年来给自己开小灶。
白吵了……
怪不得顾靳年一副要被活活气死的样子……
完蛋了他会不会真的觉得自己是个傻子了……
尴尬的氛围顿时在小小的房间里弥漫开来。
饶是一边看戏的厉爵,都忍不住咳嗽了两声,然后匆匆地找了个自己还有事的借口,溜了。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在车后面和岳坶做 翌日大叔好棒快一点txt小说 ,天气

下一篇: 铃小妖精~啊~胸真大 bl肉肉很多的糙汉文 铃铃 欧

本文标签: 都是 看了 小家伙 片段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