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段子 > 在车后面和岳坶做 翌日大叔好棒快一点txt小说 ,天气

在车后面和岳坶做 翌日大叔好棒快一点txt小说 ,天气

作者: 来源: 2021-10-08 13:33:07

翌日,天气晴朗。
一缕阳光爬上楚瑶的眼睛,晃得她忍不住睁开了眼睛,入目就是俊美非凡的脸。
谁?
她惊慌的退开,瞥见对方嘴边挂着的哈喇子时候,忽然又顿住了。
楚瑶皱眉问:“你是晋王?”
男子不说话,就这样细细打量着她。
楚瑶被这个人看的有些发慌,忙把手里抓的东西向上拉了拉,拉了一半才发现,手里抓着的是被子,连忙看了看自己,发现她的衣服已经被换了。
抬眸,才意识到她现在处于一个极度奢华的房间内,房间里金雕玉琢,檀香四溢,就连她身上盖的被子上也有用金丝绣成的蟒纹,好不奢侈。
“这Tm才是有钱人的生活。”她感叹道。
真奢华。
这些东西要是能弄到21世纪,能卖不少钱吧,到时候她的钱都能媲美世界首富了吧。
正当她想入非非的时候,床边的男人忽然伸手抽了她的脑袋一下。
楚瑶停顿了一下,心中刻意遗忘的怒气忽然又升腾了起来。
“我去……”怒火升到一半,她忽然又顿住了。
楚瑶摁住一直抽搐的眉头,瞧着对方嘴巴边的哈喇子,克制着心中怒火,嘴里念念有词:“不要和傻子计较,不要和傻子计较。”
念了好几遍,她才克制住怒气,勉强温声询问:“你是晋王吗?”
“你叫什么名字?”
男子沉沉的看着她,一句也不做答。
晋王不过二十出头的模样,头戴玉冠,剑眉星目,五官俊朗,是个不折不扣的帅哥,可惜是个傻子,胳膊似乎也废了一个,瞧着样子很可能还是个哑巴。
楚瑶心想,就是这个王八蛋让她丢了半辈子人,可人家是傻子,她不是,她总不能和一个傻子计较。
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走进来一个中年男子。
“王爷。”对方先喊了一声晋王,才转向楚瑶,“王妃,您的衣服我已经让丫鬟帮您换洗了。”
楚瑶有些疑惑:“你是?”
“奴才名叫陈忠,是王府的管家。”管家道,一板一眼的解释着,“想必王妃也知道王爷半年前失事,心智如孩童般,还望王妃见谅。”
楚瑶轻轻地嗯了一声,还想再问,旁边的晋王忽然开口道:“我饿了。”
不是哑巴,楚瑶心想。
“奴才去吩咐下人送来膳食。”陈忠立刻道,带上门走了出去。
楚瑶看着面前的男子,男子也在看她。
“你叫什么名字。”楚瑶再次问他。
“皇甫啸”这次男子开口了。
楚瑶哦了一声,屋子重新陷入了安静。
不到一盏茶的功夫,下人把着各色菜肴放到桌上,然后就退了下去。
饿了一天的楚瑶也顾不得仪态什么的了,她迅速坐到椅子上,近乎狼吞虎咽的吃着桌上的东西,活像个几辈子没吃过东西的饿死鬼,看得旁边的皇甫啸一愣一愣的。
吃饱喝足后,管家陈忠派人来收拾东西。
“王妃劳累了一天好好歇歇吧,明天早起,奴才会让下人帮您把衣服送来。”
说完陈忠就带着皇甫啸离开了。
楚瑶也真的是很累了,倒头就躺在床上睡着了。
昏暗的密室之中。
一身蟒服的皇甫啸站在烛火之前,身后单膝跪着一个黑影。
“鬼影,你觉得是他派来监视我的吗?”
“属下不知。”跪在地上的黑衣人应道。
“哼,谁人不知丞相府大小姐蛮横无礼,刁蛮成性,想用她的无知来试探本王,皇甫政,你可真是花了不少功夫啊。”皇甫啸神色冰冷,语气狠辣,全无早上楚瑶见着的傻样。
“明天把她带到这里来,不要让太多人知道。”皇甫啸道。
“是”
“退下吧。”
鬼影慢慢后退隐入黑暗中。
皇甫啸看着无力垂下且隐约发黑的右手,眼中的恨意几乎喷薄而出,空气好像都被他所散发出来的气势冻结一样。
第二日一早。
楚瑶换好衣服,方才打开房门,门口的丫鬟就请安道:“王妃,您醒了?王爷刚才还在找您呢?”
“找我?”楚瑶疑惑,“找我做什么?捉蝈蝈玩儿么?”
她语气有些嘲讽。
小丫头并不应答,只是亦步亦趋的跟着她。
楚瑶无奈道:“你们王爷在哪里?”
丫鬟道:“王爷在碧水园。”
楚瑶:“带路。”
她倒是看看,那个傻子王爷又想搞什么幺蛾子。
王府很大,丫鬟带着楚瑶在王府里走了很长时间才走到的碧水园,院入其名,一进去,楚瑶就能看到深不见底的池水,几乎占了整个院子的一半。
四周满是葱翠树木,丫鬟将她领到门口,并没有进来,楚瑶站在岸边看了一会儿,并没有看到皇甫啸。
难不成又在耍她?
楚瑶紧皱着眉头,准备转身离去的时候,突然,身后的水面伸出来一双大手拉住她的双脚把她拉到了水里。
楚瑶虽然两世加起来已经超过四十岁了,但确确实实是个旱鸭子,呛了两口水就已经失去知觉了。
“人带来了。”
“把她弄醒。”
迷迷糊糊之中,楚瑶隐约听到两句对话。
“哗——”一盆冷水泼到了楚瑶的脸上。
冰冷的水浇在脸上,把她从昏迷中惊醒,她猛然睁眼,却只看见一片黑暗,只感觉到自己被绑在一张椅子上,捆的很紧,双手双脚已经没知觉了。
滴答,滴答!
水滴在地上的声音。
楚瑶心中发慌,黑暗之中却忽然亮起了一盏油灯。
两个人影向她走过来。
楚瑶有些色力荏苒的呵斥:“你们是谁?我可是晋王妃,你们是不想活了嘛?”
黑影行至她的面前,一声冷笑:“本王说过娶你吗?”
待看清楚面前男人的脸,楚瑶掩饰住眼中的诧异,不露声色的道:“皇甫啸,你没傻?”
“你主子难道没告诉你,他是让你来干什么的吗?”皇甫啸盯着楚瑶的眼睛冷声询问。
“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东西,你既然没娶我,那正好,放开我,我还有事,没空和你玩。”楚瑶抬头与皇甫啸两目相对。
“你有什么资格跟本王讲条件?你以为,在这儿装傻充愣,我会放过你?”皇甫啸眼神渐冷,把抬起左手掐住楚瑶的脖子,手渐渐的收紧。
第六章 可以治好
掐住脖子的那只手孔武有力,楚瑶想要她想反抗,奈何身体被绑,想反抗也没有办法,只能乱扭着身体发出呜呜的声音。
又要死了吗?她有点不甘心,却只能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可就在楚瑶闭上眼睛的时候,掐住她脖子却忽然手松开了。
浑身溢满杀气的皇甫啸无力的跪在地上,吐出一口腥臭的黑血。
站在一旁的另一个黑衣人连忙从怀里拿出一颗药丸塞到皇甫啸嘴里。
楚瑶皱眉看着皇甫啸:“你中毒了?”
“鬼影,杀了她。”皇甫啸头也没抬,厉声吩咐。
“他的毒我能解。”看着走过来的黑影,楚瑶连忙说道,她可不想死,只能先夸下海口,赌一把,治不治得好再说,能活一天是一天。
黑影伸过来的手停在了空中,把头望向身后的皇甫啸,像是在征询意见。
“就凭你?”皇甫啸讥讽道。
“试试不就知道了,我如果治好了,你就放我离开,要是治不好的话你再杀我也不迟。”
楚瑶想到了手术室里的设备和药品,或许可以呢?毕竟她可是21世纪的大夫,赌一赌呗,赌输了也能带上皇甫啸一起奔赴黄泉,也不亏啊。
皇甫啸有些犹豫不定,这种毒犹如跗骨之蛆一般,只能靠药压制,暂时不至于毒发身亡,自己的右手也被毒弄废了,楚瑶说能治,皇甫啸是绝对不相信的。
可是,万一行呢?
千钧一刻,求生欲终究是占据了理智的上风。
“如果治不好,你知道什么后果吗?”皇甫啸盯着楚瑶。
“我要是治不好你就杀了我,要是治好了你就放我走。”楚瑶也不害怕,她知道皇甫啸现在不敢杀她。
“鬼影。”
皇甫啸厉呵一声,站在旁边的鬼影一个手刀下去,楚瑶登时就晕了。
我去他个……
楚瑶心中有千万句想骂人的话,都随着她昏睡而吞了下去。
“王爷……”鬼影迟疑的喊了一声。
皇甫啸抬手,制止住他接下来的话。
“本王知道你想说什么,只是,本王想赌一把。”皇甫啸冷静的看着已经昏睡的楚瑶,“赌赢了,你们跟着本王一起活下去。”
鬼影是死士。
一旦主人死,死士也不会独活。
鬼影身影顿了一下,将楚瑶悄无声的带了下去。
楚瑶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晚,门口站着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是她成婚那天来去丞相府传话的人,也是昨天在密室里的人。
“鬼……影?”楚瑶迟疑的喊了一声。
鬼影轻轻颔首,做了个请的姿势:“王爷让您现在过去。”
楚瑶捂着脖子,隐隐还有些发疼,她迟疑道:“你先出去,我换件衣裳。”
身上湿漉漉的感觉并不好受。
等鬼影出去,楚瑶换了衣裳,忽然闭上了眼睛,脑海里想着那天进去的手术室。
那个手术室,如果进不去,她可就完蛋了!
眼前一黑一亮,再睁眼时已经身处手术室内。
楚瑶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还好进来了。
虽然进来过一次,但是这种场景还是让她惊讶不已,她看向四周的设备和药品,摆设都还是当初的模样。
心里一阵狂喜。
“应该不能直接给他打针吧,他会以为我想杀他的,也不知道这里能不能带进来其他人。”楚瑶自言自语道。
想到这里,她突然想到一个办法。
“这个可以试一试。”
随即她走到药品架,然后找到几粒特效安眠药攥在手里。
“王妃!”
门外青年似乎等得有点不耐烦了,催促了一声。
这一声吓了她一大跳,她发现这一次竟然出不去,手术室四周乱晃了一圈,忽然看到一扇门,她快步走过去打开门,眼前又是一黑一亮重新回到了房间里。
出来之后她先是看了一眼手中的特效安眠药,发现还在。
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楚瑶也忍不住有点佩服自己,之前都没有好好研究这个手术室,都敢夸下海口治病,果然是只要胆子大,天都能捅下。
还好这个手术室没跟她一起掉链子。
“马上。”楚瑶立刻回应了鬼影一声,打开了房门。
青年见她出来,转头一言不吭的走在前面领路,楚瑶默默的跟着他。
王府极大,七绕八绕,楚瑶走到一处极为安静的院落。
推开门,屋内,脸色有点发黑的皇甫啸半靠在床上,神情有些憔悴,但看楚瑶的眼神依旧是冷漠无情。
“你有把握治本王的病吗?”皇甫啸还是不相信她。
“如果治不好,后果你承担不起。”虽然有病在身,但嘴上依旧不饶人。
“我会尽力的。”楚瑶对这个人没什么好感,但还是回应了一声,
“尽力?本王是让你完全治好!”皇甫啸盯着楚瑶,眼神恶狠狠的,像是要把她吃了一样。
楚瑶站在原地没动,只是眼神变得有些冷,她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要杀她,更是不明白自己明明是来给他治病的,他为什么说话还能这么嚣张。
“我知道了,我会把你治好的。”楚瑶可以原谅一个傻子,却不会原谅一个正常人,可人家是强权,她一时半会儿也无可奈何,只能冷着脸拎了根板凳坐到了皇甫啸的床前,“把手伸出来,我要把脉。”
皇甫啸眼神轻蔑的看了她一眼,把左手伸了过去。
“你最好不要在本王面前耍花样。”
楚瑶没搭理皇甫啸,她伸出手指搭在了皇甫啸左手的脉搏上,脉象微弱,犹如将死之人。
不过单看表面,楚瑶一时半会儿也无法确定,究竟是哪种毒素。
这种情况,还是得抽血化验啊。
楚瑶紧蹙着眉头。
皇甫啸眼神也跟着渐渐冷了下来,他嘲讽道:“怎么,没有把握了?”
“我能治好。”楚瑶冷声道。
这个王爷还真是聒噪!
毒是有些麻烦,但对有着超级先进治疗设备和药物的她来说,却并非没有医治的办法。
毕竟那个手术室里面汇集了21世界最顶级的各项手术设备,还有进口的各种药品。
“骗本王的下场会很惨。”皇甫啸的声音依旧狠辣淡漠,但听到“我能治好”这几个字,还是有点细微的变化。
第七章数十种毒
楚瑶伸手将特效安眠药递给他。
“这个是缓解疼痛的药物,你先吃了。”
皇甫啸看着那几粒白丸子,迟疑了。
楚瑶不耐烦道:“你那属下还在门口守着呢,王爷你要是毒死了,我也活不成,我还想多活几天,王爷又何必担心这些。”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堂堂一个王爷,磨磨唧唧,真是麻烦。
“你最好别骗本王。”皇甫啸接过药丸仰头便咽了下去。
眼角余光看着吃下药丸的皇甫啸,楚瑶心里一阵冷笑,这种安眠药一粒就能让人睡上两三天,等你睡着了我们再好好算算老账。
到时候我想把你怎么蹂躏就怎么蹂躏,哼哼!
“你是怎么中的毒?”这话刚出口楚瑶就想自己扇自己两耳光,怎么能问出这么低级的错误。
这晋王一看都不是什么善茬,肯定得罪了不少人,被人给下毒了吧,真是活该。
“怎么,你想知道?”皇甫啸似笑非笑的看着楚瑶。
“你不想说的话,就当我没问过。”楚瑶撇嘴,她一点儿不想给皇甫啸嘲讽自己的理由,刚才一定是失心疯了。
皇甫啸冷哼一声,谨慎的询问:“你并未拿药箱,用什么治疗本王的病痛。”
楚瑶防备的看了他一眼,道:“今日来本就只是看看病症,至于药物,自然是等确定病症了,才会依次配比出来。”
说着,楚瑶的手指并不停下,而是从他的中冲穴,劳宫穴一直往上按,行至天泉穴,辅以特殊的手法,神情一直淡漠的皇甫啸忽然紧皱了一下眉头。
楚瑶:“痛?”
“算不上,只是有些不舒服的感觉。”皇甫啸神色隐隐有些动容,自从中毒之后,他的手臂虽然能动,却彻底没有了知觉,如今,却能感受到了。
也许,楚瑶真的能治好他的病。
抱着这种想法,皇甫啸忽然觉得有些困顿,眼皮沉沉,不过一会儿,就精神不支,躺在床上重重的睡了过去。
“王爷?皇甫啸?”楚瑶轻喊了几声,对方并未应答。
楚瑶上去抓住皇甫啸的手,闭上眼睛,脑海里构想着手术室,眼前一闪,她已经出现在了手术室内。
低头看了一下被自己拖进来的皇甫啸,饶是她已经见过穿越这种事情,此刻也还是忍不住惊叹世界的神奇。
“看着挺瘦,想不到这么重。”楚瑶嘀咕了一声,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才将人给搬到手术床上。
她从药柜下方扒拉出无菌针管,轻轻的刺入皇甫啸发黑的右胳膊,抽出来一针管浓黑的血液。
那种腥臭的味道,就连见惯血腥场面的楚瑶也忍不住微微皱鼻。
她将血液分离出三管,分别放进检测仪中,超科技仪器检测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就给出了数据。
楚瑶一看,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单子上排列着数十种可致命的有毒物质,每一种都可以慢性杀人,若是一般人,早就该死了。
但这个皇甫啸却不知因为什么原因把毒素都压制在了右手上面。
真是命大。
数十种药物,大部分都相生相克,这样的话,想要祛除毒素,就只能一步一步来,这个过程……
楚瑶扳着手指头算了一下,脸色顿时就垮了下来。
半年。
这还是往少了算。
“难道我要在这里半年?”楚瑶捂着脑门哀叹。
她好想掐死这男人自己跑路。
跟这个动不动就想杀她的王爷多待一分钟她都感觉要疯,更不要说半年之久。
“这都是命啊,算了,半年就半年吧。”
楚瑶只能认命了,简单的处理完后,她就从手术室的空间出来到了皇甫啸的屋内。
把皇甫啸抬到床上安置好,她就离开了房间。
门口,鬼影不动如山的在院落外站着。
楚瑶清了清嗓子,走过去颔首道:“你们王爷服下了安神药,现在已经睡了,我需要几味药材,银针,已经写好放在了屋内的桌子上,劳烦你给我带过来。”
虽说病人出钱天经地义,可楚瑶还是觉得心虚不已。
可谁让她没钱呢。
早知道那凤冠就不扔了,好歹不会像现在这样,身无分文。
鬼影很是疑惑,待楚瑶走后,推开门走到了皇甫啸身边伸手探了探鼻息,确定只是睡着了,便拿走了药方,关上门离开了。
鬼影的速度很快,楚瑶才回去,就看到了桌子上的几味药材。
大青叶,牡丹皮,紫草。
无非就是一些很常见的解毒药,不过最关键的,却不是这些。
楚瑶深吸了一口气,从手术室的隔间之中拿了一盒子非处方三无产品。
盒子里只有三颗胶囊。
楚瑶看着三颗胶囊,就忍不住一阵阵肉痛,她花了大价钱搞到的药材配比出来的解毒胶囊,如今就要给皇甫啸那个混蛋玩意儿了。
她将其中一颗扭开,把里面的粉末倒进了鬼影送来的瓷器皿中,再将三样药材一一捣碎,做成药引。
过程并不复杂,毕竟东西都是现成的,可却需要精细,不知不觉,天色就慢慢暗沉了下来。
暮色四合,楚瑶才放下药杵,肚子跟着咕咕叫了两声。
走出房门叫了几声,看了看四周连根毛也没有。
饿得受不了,楚瑶走出自己的院子想去找点吃的,出门正碰到来找她的丫鬟,丫鬟手里提着一个木盒子。
“奴婢见过王妃。”小丫鬟怯怯的向楚瑶行礼。
“这吃的……是?”楚瑶看向小丫鬟。
“这是陈管事吩咐奴婢给王妃送来的晚膳。”
小丫鬟说话有些怯怯,带着几分畏惧,她不知道这个主子脾气好不好,生怕说错一句话惹得主子不开心。
楚瑶哪里知道这么多,拉起丫鬟的手就往房间里走。
走到房间,从丫鬟手里拿过吃的摆在桌上就开始往嘴里塞。
嗯。
味道还不错。
不愧是王府出品。
小丫鬟不时的偷看两眼楚瑶,心想这个主子跟其他的小姐夫人们好像有点不一样。
“你吃不吃?”楚瑶招呼站在一边的丫鬟。
“奴婢刚才吃过了。”小丫鬟怯生生说道。
吃饱喝足后,小丫鬟把东西收拾完之后就离开了。
楚瑶躺在床上想着这些天的遭遇,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第八章 喜帖
竖日。
天光乍泻,风和日丽,楚瑶瞥了一眼器皿中的药物,心痛的叹着气捧着去了皇甫啸的院落。
进院便见闭眼躺在一把躺椅上晒太阳的皇甫啸,还有身边站着的鬼影。
“昨天你给我吃的什么。”皇甫啸眼都没睁就出声问道。
楚瑶道:“安神药。”
“我的病,你可能医?”皇甫啸轻哼了一声,似乎并不信安神药这个说法,却也没有追着问下去。
“能,不过需要一些时间。”
“要多久。”
楚瑶迟疑了一下,如实道:“最少半年。”
这话一出,她就知道,自己铁定挨骂,
皇甫啸倏然睁开眼睛,咬牙切齿的道:“你是在戏弄本王?”
楚瑶解释:“王爷身上的毒,想必自己也清楚,这么多中毒物混合到一起,说来好笑,也是王爷你命大,要是旁人,怕是早就……我若不一个一个来解,非但治不了,恐怕还能再给您这只手,来点儿锦上添花,不过半年尔尔,王爷不会等不起吧?”
这个她可要早早解释清楚,免得这个神经病又没事抽风,要她的小命。
皇甫啸眼中诧异一闪而过。
他所中的毒只有很少几个人知道,当然这些人不包括楚瑶在内,这丫头,不过一天的功夫,就能搞清楚这些,或许真的可以可以解他的毒。
不过性子使然,不管楚瑶能不能解他的毒,皇甫啸都是要刻薄一下她的。
皇甫啸质疑道:“很多自称神医的人都只能吊着我一口气,你能让我痊愈?”
“我和他们不一样。”楚瑶刚出声,就听到了男人啸的一声冷哼。
这个人是不是脑子真的有毛病啊!
楚瑶牙关紧咬,忍不住想打死这个东西。
淡定,淡定!
她深吸了一口气,将小盅使劲的拍到皇甫啸的腿上,冷声道:“一天三次,一次一个指甲盖,吃完再说,再见。”
说完楚瑶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有意思。”皇甫啸看着楚瑶怒冲冲离去的背影,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
身后的鬼影看到主子僵了一下。
主子这是……又起了什么坏水了?
“和传闻似乎有些不一样,倒也不是一无是处。”皇甫啸看着手里的小盅。
怒气冲冲的楚瑶回到自己的院子里,看到了昨天来给自己送饭的丫鬟坐在院子里的石桌上。
“王妃您回来了,奴婢给您倒茶。”小丫鬟还是那副怯生生的样子。
“你这是?”楚瑶询问。
“陈管事让我来服侍您,以后奴婢就是王妃您的贴身丫鬟了。”小丫鬟不敢看楚瑶,她刚才看到王妃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好了,别一直奴婢奴婢的,你叫什么名字?”楚瑶打量着面前的小丫头。
圆脸,有些瘦弱,看起来也就十二三岁。
“奴婢名叫青霜。”
青霜?
楚瑶蹙着眉,想起原主身边也有个丫鬟叫青霜,不会这么凑巧吧?
她探究的问:“你这名字,是一直就有的?”
青霜浑身一颤,怯弱道:“回,回王妃的话,奴婢之前,没有名字,是,是昨日管家大人给奴婢赐的名。”
管家?
陈忠?
也不知道对方是个什么心思,不过眼见着小丫头都快被看哭了,楚瑶也不去探究,随口道:“青霜,嗯,很好听,以后你就叫我姐姐吧,我不习惯什么奴婢奴婢的。”
她青霜的手坐在石凳上。
一直奴婢奴婢的,她总有一种虐待童工的心虚。
青霜惶恐道:“奴婢不敢。”
楚瑶看她怕得厉害,柔声道:“那以后没人的时候你叫我姐姐,我听不大惯这些,你若是再不肯,我可就生气了。”
王妃说话,青霜自然不敢反驳,只能应声答是。
楚瑶还未用早膳,早已饥肠辘辘,正打开食盒,门口就传来一道刺耳的声音。
“姐姐原来在这里,可是让妹妹好找啊。”
闻声,楚瑶不由得眉头紧皱。
本该待在城主府的楚湘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
楚瑶冷喝道:“你怎么会来这里,滚出去!”
楚瑶摇曳着身姿走了进来,神情得意而讥讽:“你还真是把自己当王妃了,怎么没去伺候你那个傻子丈夫?”
楚瑶将筷子轻轻放下,捏着一个茶杯就擦着楚湘扔了过去。
“楚二小姐,本王妃再怎么说,也是皇室中人,你一个外人,侮辱皇室血脉,是不将皇室放在眼里了?”
这蠢货,也不知道是真的将自己看得太高,还是真的没有脑子。
楚湘在她的讽刺之下,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楚瑶,你别以为自己是个王妃就了不得了,我来是想告诉你,后天我就要与太子成婚了,而你,一辈子也只能守着你那个白痴王爷。”
话及此,楚湘不再惧怕。
她仰着头,像是在一只高傲的孔雀,将手中大红的喜帖扔在地上,冷声道:“这个,是皇上让我来给你们晋王府的。”
楚瑶闻言,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楚湘以为她害怕了,笑盈盈的走到楚瑶的旁边,高高在上的软声道:“姐姐,你看,你是皇室又怎么样呢,天都城中,谁人不知王爷痴痴傻傻,不得皇上喜欢,而我,未来的太子妃,你能和我比吗?”
“姐姐,你就算没有死,又怎么样呢?”
女孩儿一双杏眼之中闪烁着璀璨夺目的光华,说出来的话却像是毒蛇一样让人胆寒不已。
若是前几日,楚瑶听到这话,怕是会受原主情绪影响,憎恨不已。
可现在她已经彻底成为了这具身体的新主人,所以心中波动并不大。
但楚湘这样子,确实太恶心人了。
楚瑶心生一计,唇角微微勾起,眼神空洞无神的盯着她,幽幽道:“楚湘,你可知道,我为什么没有死吗?”
那一双黝黑的眼珠子里泛着森森冷光,楚湘视线对上,蓦然打了个寒噤。
不知怎的,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从楚湘脚底一直蹿到天灵盖。
她色力荏苒的怒道:“你休要在这里装神弄鬼。”
多看了几眼楚瑶在阳光下的影子,楚湘才稍稍镇定下来。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杂乱小说1第403部分 唔~唔出水了 使劲 太舒服了,好

下一篇: 顾看了会高潮的小说片段靳小家伙你喷的到处都是 年一行

本文标签: 翌日 大叔 好棒 天气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