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段子 > 杂乱合集第一部 乔姒自知娇花嫩蕊揉揉 理

杂乱合集第一部 乔姒自知娇花嫩蕊揉揉 理

作者: 来源: 2021-10-08 13:30:40

乔姒自知理亏,有些抱歉地缩了缩脖子,然后讨好地朝顾靳年眨眨眼。
顾靳年扭过头,拒绝接收她的讨饶信号。
乔姒有些别扭地拉拉他的袖子。
顾靳年把手背到身后,让乔姒拉了个空。
……
哟,还闹小脾气了。
乔姒恨得牙痒,他到底几岁啊,简直不如三岁小孩!
却没有意识到,她自己此时看起来也不是很成熟的样子。
顾靳年油盐不进,乔姒终于无奈了,乖乖地低头认错。
“对不起,顾靳年,我刚刚错怪你了。”
“哼。”
顾靳年勉强接受。
“要学就快点学,我很忙。”
“明白,顾老师。”乔姒乖巧坐直。
回忆起上一次这么坐,好像还是高中的时候。
顾靳年拿起一本书,倒是颇有耐心地给乔姒讲解起重点来。
顾靳年从商十多年,也算是颇有心得,给乔姒讲的都是结合自己的经验,高屋建瓴,干货满满。如果他用这些讲课内容开一堂课,想要买课的人绝对趋之若鹜。
但是,此时唯一的学员乔姒却听得一头雾水。
如果心理活动能够具象化,她的一双眼睛里,就应该是两个大大的问号。
想问又不敢问,她怕顾靳年又要凶她。
可是真的很难诶……她上大学学的金融专业虽然和企业管理也有那么一丢丢的搭边,但是过去了那么多年,乔姒早就把当初的知识悉数奉还给老师们了。
“如果遇到这种情况,你会怎么做?”
顾老师积极与学生展开互动。
“啊……这个……我……”
我不知道。
乔姒默默对手指,委屈脸。
顾靳年还没看过一直对自己凶巴巴的乔姒这么怂过,一时又好气又好笑。
“你不会什么也没听懂吧。”
乔姒狂摇头,为自己的智商积极辩解:“没有没有,前十分钟我还是能听懂一些的。”
前十分钟……
然而他明明已经教了大半个小时了。
真是个笨蛋!顾靳年忍不住腹诽,老奸巨猾的乔父怎么会养出这样的笨女儿。
他全然忘了乔姒根本没亲身接触过企业管理,只先入为主地把大家都想象成他这样的天才头脑。
乔姒已经做好了被劈头盖脸一顿臭骂的心理准备。
“算了。”
“啊?”
算了?她没听错吧?
“明天出院,我带你去一个商业沙龙。”
顾靳年说完看了看手表。
“时间不早了,我还得去开个会。”
他自己都没想到会在乔姒这里耽搁这么久。
这个女人,不仅又蠢又聋,还有毒!顾靳年赶到酒店门口的时候,叶泽轩正在门口像热锅蚂蚁一样来回乱转。
见到顾靳年的车,他眼睛一亮,急忙奔过去敲敲他的车窗。
“靳年你可算来了,你再不来我都要去找你了。”
“急什么急。”
顾靳年不急不缓地打开车门,顺手把车钥匙丢给一边侍立的服务生,自己整了整西服。
“当然急啊,你不知道,这次他们那边过来的代表可是个刺头,我刚刚就试探地问了几句,他就一副你再压条件我立马坐飞机回去另找人合作的样子,吓得我赶紧闭嘴了。”
说来这叶泽轩也有点特别,明明自己家里也有不小的产业,却偏偏跑到顾靳年公司打下手,还怎么赶都赶不走,对顾靳年的公司发展比自家发展上心多了。
如果不是他俩从小就是铁哥们,旁人都要怀疑叶泽轩是不是对顾靳年“一往情深”了。
这边叶泽轩急的要上火,那边顾靳年却一副老神在在的淡定样子。
“不奇怪。”顾靳年边走边道:“毕竟奥斯塔利的文娱产业规模在国际上都排的上号,这次入驻陵城,又是做足了打造地标建筑的准备,这么浩大的声势,陵城多少建筑商都眼红得厉害,你信不信他一放出和顾氏要告吹的风声,酒店房间门口就能立刻排满求着他合作的人?”
“这我当然信。”
要不然顾靳年也不会对这个案子如此看重,毕竟奥斯塔利的选择,直接关系到顾氏在陵城建筑行业的龙头位置还能不能保得住。
“但我就是心理上有点过不去嘛,已经和他点头哈腰的,还给我撂脸子。”
“上次叫你查厉爵,你查的怎么样了?”顾靳年突然转换了话题。
“哎呀,我这几天都在忙奥斯塔利的事,哪有时间管这种小事。”
叶泽轩有些无语,大合作都火烧眉毛了,顾靳年竟然还在关心这么无关紧要的小人物?就算厉爵是有些奇怪,但那以后再琢磨也不迟啊。
小事?
顾靳年挑挑眉,没说话。
不知为何,他心里总是对那个厉爵怀有十二分的忌惮。
虽然他表面上看起来非常正常,但自己总是忍不住用阴谋论的想法去揣测他的一言一行。
比如……他接近乔姒,是什么意思。
顾靳年可不认为他是真的看上了乔姒,毕竟她那么笨,就算长的还行,也没行到能让一个理论上应当是阅遍美女的国际男模动心的程度……所以厉爵一定是怀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阴谋。
而乔姒那个笨蛋,竟然还把他当成了朋友,甚至为了他和自己大吵大闹。
简直不可理喻!
叶泽轩还不知道顾靳年此时的内心已经飘得如此之远,否则他又要吐血了。
两人说着说着已经走到客户下榻的酒店房间门口,顾靳年的脸上摆出不卑不亢,恰到好处的笑容,礼貌地扣了三声房门。
这家伙变脸可真快,叶泽轩忍不住吐槽。
第19章 厉爵的身份
和那客户扯皮了许久,也没有达成双方都满意的结论。
顾靳年和叶泽轩出门时又已经是一大晚了。
叶泽轩面色十分疲倦,没说两句话就打着哈欠跟他拜拜了。
顾靳年独自驾驶着轿车,原本准备回别墅,却在半道上突然掉了头,开向了医院。
他临走的时候给乔姒布置了不少自学作业,他得看看她有没有认真完成。
他可不想带着一个头脑空空的家伙去沙龙给自己丢脸。
笨不是问题,态度才是关键。
……
晚上的医院楼道静悄悄的,顾靳年一路走着,只能听见自己的脚步声。
路过一间亮着灯的病房,顾靳年下意识扭头看了一眼。
病房的门虚虚地掩着,透过敞开的那条缝,顾靳年看清了里面坐着的人。
——厉爵。
他正在一层层地拆着肩膀上的纱布,顾靳年耐心地看着他的动辄,突然眉头一紧。
奇怪,厉爵的肩膀上根本没有伤口!
所以他对乔姒所说的,“因为拍摄时伤口又崩裂了,还得回医院养伤”是彻头彻尾的谎话。
他为什么要撒谎?他到底想做什么?
顾靳年顾不得去看乔姒,直接打通了叶泽轩的电话。
于是深夜十一点,挂着两只大黑眼圈的叶泽轩出现在了顾靳年公司的办公室门口。
“大哥,你这是催命啊,我已经一个星期没睡好觉了。”
叶泽轩嘟囔着走到正埋头研究着什么的顾靳年面前。
“要是我英年早逝的话,你可要替我照顾好我那年迈的父母。”
顾靳年没有理会他的胡言乱语,而是把自己正在看的资料递给了他。
叶泽轩疑惑地打开,看着看着更疑惑了。
“这是厉爵的资料?没问题啊,他和厉勋的确是兄弟的关系。而且履历什么的都很真实,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
“不过说起来也很神奇,厉勋竟然真的有个弟弟,我也算认识他挺久的了,完全没听他提起过。”
顾靳年白了他一眼,一把夺走了他手里的资料。
又是一个猪脑子,给他看了也白看。
“厉勋这次果然是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就连资料,也筹谋得滴水不漏。”
“哈?厉勋不是死了吗,一个死人怎么……等等……”
叶泽轩半张着嘴,用力眨了眨眼睛。
“你是说,厉爵就是厉勋?”
这下好了,叶少被这个消息给惊得困意顿消,足足给顾靳年唠了一晚上他的诸多推理。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顾靳年表示非常暴躁。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整个不可以那个啦 房宝贝乖一点 间的

下一篇: 楚湘两个家庭同乐 ,虎狼之词 你真

本文标签: 第一部 杂乱 合集 娇花嫩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