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段子 > 整个不可以那个啦 房宝贝乖一点 间的

整个不可以那个啦 房宝贝乖一点 间的

作者: 来源: 2021-10-08 13:30:04

整个房间的气氛变得异常的危险。
姜彤"唰"的站起身,飞奔出病房:"我去丢垃圾。"
关上门,她一副"死定了"的模样靠在墙上,望着天花板。
天啊,她都干了什么?
屋内的季译承压着即将爆发的怒意,嘴角抿成一条直线,目光死死的盯着门口,等罪魁祸首回来。
扔完饭回来的姜彤在门口来回走动,眉头紧锁的看着病房门,像是遇到了世纪大难题。
怎么哄他,才能不生气。
哎,不管了,死就死。
姜彤一副英勇就义的模样打开门,悄咪咪的往里面看,一瞬间就对了季译承的视线,僵住了。
"嘿嘿。"她干笑了两声,看到窗外天色渐晚,两颗眼珠一转,有了,焦急的催促他:"哎呀,都这么晚了,季译承,你快回去休息吧,我看你也挺累的。"
见她僵硬的转移话题,季译承不理会,清冷的目光就一直追随着她。
她实在受不了,自暴自弃的朝他道歉:"对不起嘛,我只是……只是一时脑子犯抽。"
姜彤想出了一个蹩脚的理由,来掩饰刚刚的恶行。
季译承以为她还要硬抗一会,没想到这么快就服软了。
该怎么惩罚她呢?
姜彤见他还是一直看着自己,暴躁的朝他问道:"那你想要怎么样嘛?"
"要我接受你的道歉也不是不可以。"季译承掩下眼底的阴谋,慢悠悠的说道。
姜彤听到后,眼睛"蹭"一下就亮了,有戏,眼巴巴的望着他,示意他快点说。
季译承审视了她一番,确定的点了点头,之后伸出一根手指:"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他的手洁白如玉,在月色的照耀下,仿佛散发着光。
"你想干什么?"看到他的打量,姜彤警惕的抱住自己,防备的看着他。
色狼,流氓。
季译承白了她一眼,咬牙切齿的说道:"都是男生,你说我能干什么。"
他又不是GAY。
她这才想起,对啊,她现在是男生。
姜彤瞬间站直身体,讨好看着他:"你继续说。"
季译承撇开眼睛,继续往下说:"条件我还没想好,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
"那不行,万一你让我杀人放火,怎么办?"他话音刚落,姜彤立即反驳,满脸写着拒绝。
就只是个恶作剧而已,这付出的代价也太大了。
季译承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她,她开口保证:"我会做犯法的事吗,放心,只是一件小小的事情而已。"
"真的只是一件小事情?"姜彤想如果只是一件小事情的话,答应也无妨,毕竟他一直在帮她,就当做报答他好了。
看见他确定的点头,姜彤答应了下来。
这时,"铃……"一阵电话铃声响起。
季译承拿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眼底划过一丝深意,淡定的接通电话,语气比平时冰冷的一些:"喂?"
"少爷,是我。"一个年迈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
季译承听到声音,眉间突然紧皱,眼睛里露着一丝暴戾,清冷的语调里带着一丝怒意:"怎么是你?"
"少爷,老爷派我过来给您带句话,老爷说,希望你能回本家一趟。"电话里的人对此习以为常,并没有害怕,直接把话说完。
"哦,那你也替我转告他,我是不会回去的。"季译承冷笑了一声,二话不说挂断了电话,不想在与他多说。
一旁的姜彤察觉到他有些不对劲,有些担忧的看着他:"你没事吧?"
"没事。"季译承低下头,额前的碎发遮挡住他的眼睛,让人看不起他此时的神色。
见他不愿多说,姜彤也没有打扰他,转身去照顾林叔。
季译承侧身躺在陪护床上,看见她照顾病床上的人,眼里闪过一丝疑惑,语气淡淡的问道:"是你父亲吗?"
姜彤停下动作,转头看向他,有些奇怪,他不像是会问这种问题的人。
"不是,是从小照顾我的管家。我父亲……他去世了。"姜彤看着窗外的天空,眼里含着怀念,语调平淡。
不该问的,他没想到会让她这么伤心。
季译承眼底满含心疼的望着她,不自觉的伸出手,想要触碰她,安慰她。
"你呢,为什么不回,在这里霸占我的床。"姜彤转过头问他。
季译承"咻"的收回手,闭上自己的眼睛,假装睡觉。
他刚刚是在干什么?
对面可是男生。
"睡着了,刚刚不是还在说话,睡得真快。"姜彤看在季译承没有反应,她靠近他,看见他俊朗的面庞,完美的五官,喃喃自语道:"长得真好看。"
之后姜彤转身继续照看林叔,没看见睡着的人正微微上扬着嘴角。
清晨。
季译承被刺眼的阳光叫醒,刚想起身,却发现身体异常沉重,往下一瞧,自己被人紧紧的抱着,而那个人睡得正香,小嘴发出"吧唧吧唧"的声响,也不知梦到什么好吃的了。
季译承轻轻移开她的手,刚移开,又马上放了回来,而且抱得更紧了。
她睡得好香,看着怪可爱的,
季译承看着她熟睡的面庞,那灵动的眼眸现在被紧闭,细腻的肌肤看起来滑滑的,吸引着人去摸一摸。
他像是着了魔般伸出手,轻抚着她的脸庞,感受着手下的肌肤,轻笑着。
像个孩子一样。
他收回手,调整了一下姿势,再次闭上了眼。
当当当……
一阵敲门声响起,门"吱呀"一声,打开了。
门口的医生护士看见床上两人抱在一起,他们愣住了。
这是什么情况,怎么睡一起了,要不要避嫌。
他们真是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
季译承睁开眼,眼里闪过一丝怒意,他先是看了看身上的人,看到她没有受到影响,放下了心。
他转头看向门口的人,眼神越发的冰冷,门口的人瞬间感觉整个房间的温度下降好几度。
只听"哐当"一声巨响。
原本睡着身上的人摔倒了地上。
姜彤摔得四脚朝天,一下子被疼醒了,揉着头哀嚎到:"好痛啊!"
等她睁开眼,发现自己睡在了地上,明亮的眼眸里满是疑惑。
他记得自己明明睡在床上,怎么到了地上?
她迷茫的站起身,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医生护士,疑惑的问道:"医生,你们怎么不进来?"
医生也不知如何回答,看向季译承,却被他冰冷的眼神吓了回来,干脆什么都没说,带着护士直接进来查房。
而季译承利落的起身,走去洗漱。
洗漱完毕后,季译承走到她身边,见她衣口微微有些敞开,便想起了上次在别墅的事情,耳尖有些泛红,他立即看向别处,便见两个女护士在一旁盯着姜彤窃窃私语着。
季译承眼睛微眯,出手把她拉过来。
姜彤刚睡醒,睡眼惺忪的看着他:"干嘛?"声音软软的。
"下次整理好。"季译承伸手帮她把扣子系上,在她耳边低语:"我需要回别墅换身衣服,下午再来辅导你学习。"
姜彤迷迷糊糊的点了两下头,刚想用手揉揉眼睛,让自己清醒清醒,却被季译承按住:"别用手,不干净,去卫生间洗洗。"
说完,姜彤就被他推进了卫生间。
季译承关上卫生间的门,看了一眼旁边的护士,眼里带着一丝连他都没有察觉的得意。
其实他不知道,两个护士不单单在说姜彤,也在说他。
"看见了嘛,看见了嘛,他在帮忙整理衣服啊!"
"他们真的好有爱哦!"
等姜彤从卫生间出来,刚好医生也检查完毕,填写查房记录。
医生嘱咐道:"病人恢复情况很好,身体的各项机能正在恢复。"
"医生,林叔情况怎么样?"姜彤焦急的问道。
"这个,还需要过段时间,在重新检查。"医生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好的,谢谢医生。"姜彤朝医生鞠了一躬,表示感谢。
医生连忙摆手拒绝,叮嘱她:"应该的,要是出现什么事,你直接按铃就好。"
说完,医生带着护士走了,季译承跟着一起离开了。
姜彤见他们都走了,便进卫生间接了盆水,想给林叔梳洗一番。
她用毛巾上沾水,擦拭着林叔的手臂,正要帮他擦手,发现他的手紧紧地攥着,里面好像有东西。
姜彤慢慢的打开林叔的手,发现了一个小纸条,她打开一看,发现上面写着一串不知名的符号。
第十八章 以工抵债
这是姜家的暗语"他们已查到A市"。
看来林叔的伤绝非意外。
姜彤把字抹掉,继续擦拭,在他耳边低低地的说:"林叔,我会保护我自己的,你放心吧。"
回到别墅的季译承直接上楼,打算回卧室换衣服。
谁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少爷,老奴已恭候多时了。"一个身穿黑色长衫,白发苍苍的老爷爷出现在他身前,恭敬的躬着身子。
季译承看到他,深邃的眼眸瞬间眯起,打量着身前的老者,冷冷的目光直视他:"你怎么还没有回去?"语气里带着明显的怒气。
老者丝毫没有受到影响,淡定的回答:"少爷,老爷让你回本家。"
话音刚落,只听一声冷哼,季译承的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微笑,一字一句的朝他说道:"我说了,我不回去。"
"少爷,您这样会让老爷很难办的。"老者叹了口气,语气里带着些许的无奈。
季译承没再理会老者,径直的上了楼,回房间换衣服。
老者看着他的背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眼神里充满了纵容。
看来,少爷是不会自己回本家了。
老者转身离开了别墅。
季译承换完衣服,拿着学习资料走下楼了,开车去了医院。
医院里,姜彤还在为暗语里写的事情发愁。
该怎么办呢?
"当当当"一声声敲门声响起。
姜彤的身体瞬间紧绷,整个人处于防备的状态。
只听"吱呀"一声,门开了。
"你怎么了?"季译承见姜彤紧张看着他,有些搞不懂。
姜彤一看是他,顿时放松下来,低下头:"没事,只是有点累了。"
"哦。"季译承显然没有相信她的借口,但没有多问,只是眼底露出一丝深意。
季译承坐到旁边的床上,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看着她:"过来。"
姜彤只看见那张清冷的面孔,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的高不可攀,他那深邃的眼眸直直的看着自己,仿佛他的眼中只有她一人,她咽了咽口水,神情有些迷离。
这小子长得不一般的帅。
"愣着干什么,过来。"季译承见她久久不动,便开口又唤了一次。
姜彤刹那间回神,想起自己花痴的模样,顿时觉得没脸见人,把头低下看向地面:"干嘛?"
季译承看她一副鹌鹑的模样,嘴角扬起淡淡的微笑,清了清嗓:"过来,我给你补课。"
说完,那只鹌鹑把头埋得更深了,姜彤懊恼着,她什么时候这么好色了,真是百思不得而其解,调整好心态,姜彤抬起头看向他:"那个,突然有些饿了,我出去吃个饭,回来再补课。"
交代完,姜彤拔腿就想跑,却被他一口叫住:"等一下,一起去。"说着他站起了身,走到她的身后。
姜彤转身连忙摆手:"不用了,我自己去。"
他不予理会,绕过姜彤继续往外走:"你有钱吃饭?"
她想了想,是真没钱啊。
姜彤垂头丧气的跟在他的身后,两个人一起出去觅食。
来到了一家川菜馆,季译承一口气点了七八道菜,最后在服务员三翻四次的劝阻下,他又点了两个甜品,这才合上菜单。
姜彤摆弄着手中的筷子,嬉皮笑脸的看着他说道:"谢谢季少爷请客。"
季译承见她顽皮的模样,眼底闪现一丝笑意,看她的神情也有些温柔。
姜彤想着暗语的事,想着如何保护自己的身份,看到对面的季译承,她眼珠一转,计上心头,笑着看向他:"季少爷,你也知道我现在身无分文,那个手术费……"
还没等他说完,季译承出声打断了她:"没事,我不急。"
姜彤"唰"的一下起身,激动的看着他:"你不急,我急,我不是欠钱不还的人,所以我决定以工抵债。"
季译承这次没有出声,只是定定的看着她。
看她耍什么花样?
"你看,你也没个人照顾,别墅那么大,打扫起来肯定很麻烦,不如这样,我呢,去帮你打扫卫生还债,包吃住就行,怎么样?"姜彤谄媚的笑着说。
她可真聪明,这样既可以打工还钱,又可以隐藏身份,天才啊!
季译承低下头沉思着,原来这就是她的目的,他抬起头,看着她:"好啊。"
姜彤高兴地道谢:"季少爷,你真是个好人!"
季译承听到她的赞美,嘴角挂上一抹纵容的微笑。
一会儿,菜上了,二人吃完饭便回到医院照看林叔,顺便补课。
三天后,林叔的情况很好,就是还没有醒,姜彤请了医院的护工照看,自己去学校上学,开始了洗厕所的辛苦之旅。
姜彤拿着打扫工具,站在厕所门口,看着里面又脏又臭,她仰望着天空,觉得想死的心都有了。
真是的,都怪季译承,什么破烂提议啊?
她深吸一口气,戴上口罩,把自己浑身上下,全副武装,决然的进了厕所。
没过一会儿,她就跑出来了,靠在墙上,拉下口罩大口的呼吸。
妈的,她都快被憋死了。
赵昊东带着小弟们赶来,看着姜彤这副快要死了的模样,跑上前:"老大,你怎么了?"
姜彤转头,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大声吼道:"你们男生的厕所怎么这臭,简直要人命。"
赵昊东挠了挠头,说道:"老大,你也是男生。"
"我和你们不一样,我……我爱干净。"姜彤立刻反应过来,声音断断续续的。
"哦。"他们点点头,心想老大就是不一样。
姜彤看着这一群呆子,她当初为什么就因为几顿饭,就当了他们老大呢。
"对了,你们怎么来了?"姜彤嫌弃的看着他们,疑惑的问道。
"老大我们是来帮你的,老大,对不起,都是因为我们,你才被罚的。"赵昊东和身后的小弟全都低下了头,愧疚的说道。
姜彤搭在赵昊东的肩膀,严厉的命令道:"都抬起头,这件事不怪你们,是我看他不顺眼才赌的,再说,我可是老大,小弟们被欺负了,我肯定要挺身而出啊。"
"老大。"赵昊东他们一脸感动的望着她。
"行了,快帮忙吧。"姜彤再次武装好,又一次冲锋陷阵。
赵昊东他们都是男生,很少干家务,什么准备都没有,一群人直接走了进去,刹那间。
"啊。"
"好臭。"
"天哪,臭死了。"
几个人又鬼哭狼嚎的跑了出来,仿佛后面有什么妖魔鬼怪在追赶,跑得那叫一个快。
姜彤在最后面,拿着扫把指着他们:"你们是不是男生,不过是臭了一点,看看你们一个个的。"
几个人互相望了望,看到彼此坚定的眼神,他们拿起袖子盖住口鼻,又一次冲了进去。
姜彤也紧随其后。
一群人在一片抱怨声里,打扫完了。
姜彤他们背着书包,走向校门口,他们远远的看见一个身材修长,气质绝佳的男生靠在一中的门口。
第十九章 入住
校门口。
季译承依靠在栏杆上,远远地看到姜彤如众星拱月般走了出来,等走到他的面前,姜彤奇怪的问道:"你在这干什么?"
身边的赵昊东一看是他,心里就来气,阴阳怪气地开口:"谁知道呢,学生会长的心思岂是咱们能猜到的。"
她觉得赵昊东的言语里充满着对季译承的敌意,明明离开前还好好的,怎么她回来之后就针锋相对了呢?
季译承没有理会他的挑衅,深邃的眼眸看向姜彤,清冷的说道:"你说呢?"
嗯,什么情况,季译承,这是打什么哑谜?
姜彤歪着头,想了又想还是没有思路,大大的眼睛里流露出深深的疑惑:"什么啊?"
"老大,你别理他,咱们走。"赵昊东心中气极,拉着姜彤就要走,却被她一把扯住,留在了原地,他见老大如此态度,焦急的吼道:"老大!"
姜彤没想到他嗓门这么大,她感觉耳朵都被吼聋了,揉了揉耳朵,出手打了他两下:"喊什么喊?"
赵昊东觉得自己冤枉死了,刚要开口辩解,却被老大给吼了回去。
"闭嘴。"姜彤死死的瞪着他,眼睛里带着威胁,他要是再敢说话,她马上杀人灭口。
迫于威胁,他只好老实的闭上嘴,不过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都怪他。
赵昊东死死的瞪着季译承,企图用眼神杀死他。
季译承对他只是淡淡一笑,继续提醒姜彤:"以工抵债。"
"哦……"姜彤恍然大悟。
可是这和他在校门口有什么关系?
季译承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又搞不懂了,只好直接说出来:"我和你一起回去,开车快一点。"
"嗯,这倒是,那我们走吧。"姜彤推着季译承就往外走。
被留下的赵昊东在原地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死死的攥着拳头,瞪着季译承。
周围的小弟也是一脸的懵逼,满脑子的疑惑。
老大抛弃他们,和学生会长双宿双飞了?
哼,你等着。
坐上车,姜彤把地址告诉司机,他们就出发了。
姜彤仔细的看了看车,发现竟然是宾利,而且还是最贵的雅致款,真是有钱。
不行,得注意点,她可赔不起。
他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模样,被乌黑的碎发遮挡的眼睛里浮上一丝淡淡的笑意,靠在椅背上,看着她问道:"你怎么了?"
姜彤正在努力调整坐姿,生怕碰到车:"你的车太贵了,刮花了我赔不起。"
"上次你可没这样?"他眼中的笑意更盛,看她的眼神里带上了一丝温柔,可惜她忙着调整,根本没有看到。
"哪能一样吗,上次我是太着急了,哪里顾得上这些。"姜彤白了他一眼,继续调整。
须臾,到了地方,姜彤正准备下车,就看到季译承也打开了车门。
姜彤迅速的拉住他的手臂,紧张的询问道:"你干什么?"
他挣脱开来,边下车边回答:"帮你。"
"不用,我一个人可以的。"姜彤匆忙的跑到他身前,阻止他。
"不用客气,两个人快点。"他出手推开他,抬腿往门口走。
姜彤"唰"的一下,又跑到门口,张开双手,干笑着拒绝:"真的不用,我可以的。"
季译承见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不由疑惑,眼神变了变,盯着她的眼睛,问道:"你不会有见不得人东西吧?"
"怎么会?"她尴尬的笑了笑,眼睛四处乱瞟,就是不看他。
能有什么见不得东西,只是……只是有一些女性用品。
"没有,那就开门。"季译承看着她,指了指门锁。
姜彤见他还是没有打消念头,心中悲凉的哭着。
算了,东西不多,收拾快点,应该没事。
她迅速的打开门,往自己房间冲,锁上门,开始收拾东西。
后面的季译承不紧不慢的走进客厅,四处望了望,他找到沙发坐了下来,拿过桌上的杂志翻开,等着她。
姜彤不敢磨蹭,快速的收拾着衣物,把它们塞进行李箱。
快点,再快点。
突然,"咣当"一声,一个礼盒掉落出来。
姜彤看到它,愣住了。
这是父亲在生日那天送她的礼物,之后,父亲就不在了。
她缓缓地蹲下身,捡起它,紧紧地包在怀里,无声地哭泣着。
季译承见她还没有下来,便来到她的房间门口,朝里面问道:"好了吗?"
听见他的声音,姜彤连忙擦干眼泪,回答道:"好了。"
她把礼盒放到行李箱的最里面,拉上拉链,打开门:"走吧。"
姜彤随手关上门,越过他就往外走,季译承也跟着离开。
坐上车,季译承静静的坐着,一如往常,可是姜彤也很安静,安静得有些不像她,整个人呆呆的望着窗外,车里除了呼吸声还是呼吸声,气氛诡异非常。
司机觉得此地不宜多待,踩下油门,开的飞快,原本一个小时的路程,被他硬生生压缩到半小时,一路上,司机都紧绷着精神。
到达别墅门口,司机松了口气:"少爷,到了。"
季译承打开车门,正准备下车,发现旁边的人没有一点动静。
他踢了姜彤的脚踝一下:"下车。"
"哦。"反应过来后,姜彤下了车,提着行李箱跟在他身后,看着别墅外围的环境。
说实话,上次来只是草草一撇,没想到别墅这么大。
进了别墅。
季译承带她来到一楼的房间,打开门:"这就是你的房间,自己收拾一下。"安排完她,就上楼回到房间了。
姜彤看着房间,点点头,空间还是挺大,看着也舒适,她锁上门,仔细收拾了一番。
傍晚,季译承穿着衬衫,从楼上走下来,在他的一动一静之间,衬衫上带有光泽的暗纹像水纹一点点扩散开,而身着衬衫的他显得温和了许多。
他直接走到姜彤房门前,敲了一下门:"出来,做饭。"
姜彤一天折腾下来,身心俱疲,收拾完房间,立刻倒头就睡。
直到"嘭嘭嘭"的敲门响起,姜彤才被吵醒,她听到时整个人还是懵的,穿着睡衣在床上蹭了蹭,就是不起。
门外的敲门声越来越大,吵得她根本没法睡。
姜彤生气的睁开了眼睛,爬起身,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去开门,怒气冲冲的吼道:"谁啊!"
季译承看到开门的人,一下子愣住了。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描写详细的肉肉床片段 路家二老哥哥不可以 的

下一篇: 杂乱合集第一部 乔姒自知娇花嫩蕊揉揉 理

本文标签: 不可以 宝贝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