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段子 > 开车开到下面流污水 眼见着越小东西别想逃 来

开车开到下面流污水 眼见着越小东西别想逃 来

作者: 来源: 2021-10-08 13:15:46

眼见着越来越接近程家的别墅,叶紫苏的心情就越发紧张,她咬着苍白的唇,目光焦急的在车窗外游走着,折腾了好一会儿终于看见了那道眼熟的身影!
“司机,停车!”她激动的解开安全带。
付了钱,叶紫苏立刻跑过去,完全顾不上小腹间的疼痛,“爸!”
叶父已经把车子停在了程家的大门口,刚想要进去,身后就传来了女儿的声音。
他扭头就看见叶紫苏捂着小腹,脸色苍白的跑过来,顿时被吓到了,“紫苏,你怎么跑过来了,你不是在医院里休息吗?”
“爸,先不要说这些了,你跟我回去吧。”叶紫苏拉着父亲的手,转身要走。
叶父很快反应过来,黑着脸把她的手推开,怒声道,“不行!我今天必须要去一趟程家,当着程家所有人的面让靳琛把这件事解释清楚!他跟你结婚之后,到底是怎么对你的。”
“爸,你不要这样!”叶紫苏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央求道,“我都跟你说了,我怀孕的事情,靳琛他不知道的,程家上下都不知道!流产也是因为我拍戏的时候没有注意,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不要跟他们说了。”
“这怎么可以?!你现在是流产!我怎么可以让我女儿受这种委屈!”叶父盛怒的推开她的手,快步就往程家的别墅走去。
“爸,我求求您了,不要这样,我们先回去吧!”
两人挣持不休之际,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轿车从路口驶来。
“老爷子,前面有两个人堵在大门口,咦,那个不是少夫人吗?”坐在前头的司机很快发现情况,惊讶的呼声引起后座的注意。
原本正闭目养神的男人睁开眼睛,冷冽的望车窗外,英挺的眉头轻蹙起,看不穿他到底在想什么。
“苏苏来了?”坐在旁边的老人倾出身,疑惑的往那边看了几眼,开口道,“停车。”
平稳的刹车声响起,打断了叶紫苏跟叶父之间的争执。
叶紫苏下意识的扭头望去,瞧见这辆熟悉的车子后,她倒吸一口凉气,赶紧扯了扯叶父的袖子,低声道,“爸,是程爷爷的车!你答应我,等会什么都不要跟程家的人说。”
保镖快步走过去,帮忙打开车门。
程家老爷子在司机的搀扶下率先下车,程靳琛跟在身后。
叶紫苏看见他,心头顿时绷紧!
为什么程靳琛会在这里?平时这个时候他都在公司里忙着的。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叶紫苏攥着手,紧张的看着程老爷子跟程靳琛,他们两个在程家的地位极高,程家几乎所有事情都是由他们决定的。
瞥见程靳琛望来的目光,叶紫苏赶紧避开他的视线,根本不敢跟他对视。
“原来是叶总,我还以为苏苏今天和谁过来了。”老爷子笑呵呵的走来,尽管两鬓发白,却依旧精神抖擞,“你今天怎么跟苏苏一起过来了,是不是有什么事?”
“爸!”叶紫苏又偷偷的扯了扯叶父的袖子,眼神哀求。
第12章 公开她的身份
叶父看了叶紫苏一眼,黑着脸强忍下怒气,硬是扯出一抹笑容,“没什么,我跟苏苏正好在附近经过,想起许久没有过来探望老先生了,就特意过来看看了。”
“原来是这样。”程老爷子哈哈笑道,“那真是巧了,我今天带着靳琛上山祭祖,要是回来得晚一些,恐怕就碰不到叶总跟苏苏了。”
原本坐在车上玩手机的年轻女子听见这番话,忽然抬头望来,娇柔的嗓音里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的慵懒。
“爷爷,今天是程家祭祖的大日子,为什么嫂子好像一点都不清楚?她是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还是忘记了?”
她的语气懵懂无辜,此时又带着挑衅的意味。
叶紫苏的脸色苍白了分,从来都没有人告诉她,今天程家要祭祖!
她慌忙望向程靳琛,那人一身西装革履,单手插着口袋,整个人气质矜贵沉稳。他薄唇轻抿,根本不打算多说什么。
“说什么胡说!每年都会祭祖,你嫂子怎么可能会忘记?她还要忙着工作,哪像你只会游手好闲,什么都不做!”程老爷子怒目呵斥。
程乐瑶今年才十九岁,是程靳琛同父异母的妹妹,她长相纯然可爱,但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喜欢针对叶紫苏。
被老爷子这么一骂,程乐瑶立马不满的扁了扁嘴,走到老爷子身旁挽着他的手,乖巧的笑容里带着些嘲讽,“爷爷,嫂子哪有什么工作,无非就是炒绯闻。”
“我刚才都看见了,嫂子跟大哥的绯闻都在微博上挂了大半天了,可好看了!说什么十八线小女星结识超级土豪,一夜飞上枝头变凤凰,看热闹的人可多了。”
“爷爷,你想想啊,我们家什么时候闹出过这样的丑闻,可真有意思啊。”
叶紫苏脸色微变,尴尬的攥着手。
程靳琛的后母兴许是听见门口保镖的话,走到门外就听见了程乐瑶的话。她假意板着脸,上前拉着程乐瑶的手,“瑶瑶,这是你大哥跟嫂子的事,怎么会算绯闻?”
“是吗?”程乐瑶歪着脑袋,迷糊的问道,“他们这样不算是绯闻吗?我好多同学都过来问我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呢。”
程老爷子皱紧眉,神色严厉的瞥向程靳琛,语气中带着怒意,“靳琛,这到底是什么回事?苏苏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也是我程家的媳妇,你怎么可以任由外面的记者抹黑她?!”
“你立刻把这件事处理好,让所有人都知道她是你的妻子,你们已经结婚了!知道没!现在就去处理!”
程靳琛冷眼瞥向站在一旁低着头沉默不语的女人,眼底多了些暗沉,随后,他态度恭顺又清冷的说道,“爷爷,我知道怎么处理了。”
程老爷子还想要呵斥几句,跟在身旁的中年男人信步上前,笑着说道,“爸,这些事靳琛会处理好的。我们还是先回屋再说吧,总不能让叶总一直站在外面。”
第13章 成为名正言顺的程太太
“也对。”程老爷子神色缓和了些,望向叶父愧疚道,“叶总,真是不好意思,这件事我一定会让靳琛给你一个合理解释,不会让苏苏受委屈的。”
叶父言不由衷的笑了笑,又看程靳琛一眼,扯唇道,“程老先生不用说的这么严重,我只是要紫苏过得好好的就行了。”
叶紫苏心头一跳,赶紧抱着叶父的肩膀,“爸,我现在就过得很好了。”
“好什么好!你也不看看自己的脸色有多难看。”叶父心疼又生气,“医生说了你不能出院的,你怎么跑到外面吹风?一会儿回到医院还得让医生去给你看看,你还说自己很好?现在连照顾自己都不会!”
“苏苏生病了?”程老先生惊讶,“难怪我看你的脸色这么难看,快!赶紧让医生过来。”说着,扭头吩咐保镖。
“爷爷不用了,我已经没有大碍了,你不要听我爸爸说。”叶紫苏吓了一跳,立刻拒绝。
“爷爷,我看嫂子也不像生病的样子,不如我们先进屋再说吧。”
程乐瑶甜滋滋的拉着老爷子的手,趁着老爷子不注意的时候冲着叶紫苏露出鄙夷的眼,扭头又兴冲冲的拉着老爷子往屋里走去。
叶紫苏暗自松了口气,幸好老爷子没有继续追问。
她想拉着叶父跟上众人的步伐,却没有发现程靳琛正远远的看着她,俊逸的脸上泛着阴沉,眼神凌厉的审视着。
……
程氏别墅的内部装修非常古典,花园中的一草一木摆放得极其讲究。
在茶桌上,叶父瞥见女儿苦苦哀求的眼神,叹了口气,最终什么都没有跟老爷子说,只留下喝了几杯茶,聊了些工作上的事情。
叶紫苏刚流产,身体还是很虚弱。临走前,叶父本来打算带着她回医院里继续观察,但因为害怕被程家发现这件事,她坚持要留下来。
送了父亲离开,叶紫苏第一时间要去找程靳琛,只是在别墅里找了很久还没有找到,只好问佣人,“大少爷去哪里了?”
佣人说道,“少奶,刚才老爷子好像让大少去了趟书房。”
“好,我知道了。”
叶紫苏看了眼楼上,踌躇了片刻还是选择待在楼下等着。
过了将近半个小时,程靳琛才沉着脸从楼上下来,眉头紧皱,周身萦绕着一股低气压。
叶紫苏心里清楚,程老爷子肯定又强逼程靳琛公开他们的婚事了。
说实话,她不想公开这件事,以她现在的身份,外界要是知道她是程靳琛的妻子,肯定会让她更加难堪!现在的她根本配不上程靳琛。
“嫂子,你说你现在是不是该跟我说一声谢谢?”楼梯口忽然传来程乐瑶嬉笑的声音。
叶紫苏抬头就看见程乐瑶趴在护栏上,嬉皮笑脸的看着她,眼前却依旧全是嘲讽。
她撑着下巴,懒洋洋的说道,“要不是我,爷爷就不会再次给大哥施压,要公开你们的婚事。你马上就成为名正言顺的程太太了,高兴吗?”
第14章 进来擦背
叶紫苏皱了皱眉,看着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高兴?她要是不知道程靳琛的性格,今天说不定还真的会对程乐瑶说一声谢谢。
但她非常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程靳琛性格冷傲,而程乐瑶偏偏要在他面前跟程老爷子说起这件事,让老爷子给他施压,逼他公开他们的婚事。
这么一来,程靳琛肯定会觉得自己被利用了。
与其继续隐瞒她的身份,不如用这种手段迫使程靳琛更加讨厌她,这么一来,她很可能会被程家赶出去。
这就是程可瑶的计划!
程乐瑶见她不说话,抬手撑着下巴,居高临下的睥睨过来,嘲讽之意丝毫不掩饰,“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就是想借着大哥上位,但你觉得有可能吗?”
“像你这样的女人,永远都上不了台阶,贱人就是贱人!”
叶紫苏攥着手,苍白的小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她抬头望去,语气格外平静,“程小姐,我跟你大哥之间的事情,似乎还轮不到你来管。”
“你以为我想管你的事?”程乐瑶嗤笑了声,“像你这样的贱人应该待在你该待的地方,可你非要跑出来乱蹦跶,我看着就碍眼!”
叶紫苏轻咬唇,心中更加混乱,干脆瞥过脸不再搭理她。
程乐瑶却更加嚣张,缓缓勾起唇角,“嫂子,我都站在这里这么久了,你就不能招呼我一下吗?给我拿个水果过来啊。”
“你是腿断了还是手瘸了,拿个水果也要别人伺候你?”
男人低沉冷冽的话音从二楼走廊传来,叶紫苏抬头就看见程靳琛从那边走来,冷峻的脸上带着一如既往的冷沉,撩人又疏远,
程乐瑶身子明显僵硬了一下,很快又冲着程靳琛撇了撇嘴,娇嗔道,“大哥,我只是跟嫂子开了个玩笑,你干嘛这么生气?”
程靳琛没有搭理她,冷着脸从楼梯口走过,视线一刻都不曾停留,“要么马上滚回去,要么立刻回房间!”
“大哥!”程乐瑶愤恨的跺了跺脚,见男人根本不搭理她,余光又恨恨的瞪了叶紫苏一眼,这才往房间里走去。
很快,偌大的大厅里就只剩下叶紫苏跟程靳琛了。
叶紫苏望向伫立在楼梯口的男人,张了张唇正想要说话,程靳琛却率先睥睨过来,冷漠的丢下两个字,“过来。”
她愣了一下,攥着手往楼上走去。
叶紫苏一路回到了当初程靳琛住的房间里,推开房门却没看见里面有人,只听见浴室那边传来哗啦啦的流水声。
程靳琛在洗澡吗?
叶紫苏正打算坐在沙发那边等着他出来,一门之隔的浴室里就传出男人低沉的话音,“进来。”
叶紫苏意外了,下意识的紧张起来。但程靳琛已经开口了,她也只能走到房门边,哑着嗓音说道,“……有什么事情,等你洗完澡后,我们再说吧。”
“进来帮我擦背。”程靳琛的声音依旧不夹带任何多余的情绪。
第15章 他不相信她
“……”
叶紫苏只感觉到脸颊一阵发烫,这个男人……她真是有点看不透。
但她也知道自己不能在门外犹豫太久,鼓起勇气把门推开。
浴室很大,装修得奢华又简洁。前方有一个圆形的大浴池,男人赤着身子坐在里面,只露出肌肉健硕的上半身。
他的头发全被打湿了,脸上也沾着水珠,沿着他高挺的鼻梁滑到下巴处,再顺着轮廓往下滴落,非常撩人。
叶紫苏的心跳顿时就加速了,她极力按耐着心中的情绪,抿着唇走到浴池旁边,伸手搭在他温热微湿的肩膀上,双手用力,开始给他按摩。
浴室里寂静得能听见流水声以及呼吸声,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不知道沉默了多久,程靳琛忽然睁开眼睛望向着坐在身旁的女人。兴许是灯光问题,这个女人的脸色比方才还要惨白几分,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很是惹人怜惜。
他轻垂眼帘,语调还是像原先那么冷漠,“伯父说你要回医院休息,身体怎么了?”
叶紫苏愣了一下,很快又佯装出正在认真按摩的模样,“没什么,其实不需要回医院休息,只是爸爸不放心。”
程靳琛轻蹙眉,像是随口问道,“既然身体没有大碍,你爸今天为什么过来?”
“他……”叶紫苏咬了咬唇,也不知道该怎么掩饰,“他只是——”
“在爷爷面前说些场面话可以,但在我面前你也想说这些话?”程靳琛直接打断她。
叶紫苏赶紧摇头,几乎是脱口而出的扯了个谎言,“没,没什么的……我爸他只是看见了网上的评论,太担心我了,所以就想着过来找你讨个说法,但是被我拦着了。正好你跟爷爷这个时候回来,所以就碰见你们了,事情就是这样了。”
程靳琛冷笑了声,语调里带着些嘲讽,“叶紫苏,你以为我真的会相信你这些话?如今网上全是关于你的绯闻,而你又正好出现在这里,摆出一副柔弱的模样。”
“呵,你是想利用这个机会在爷爷面前装模作样,让外界知道你的存在,为自己正名。这些巧合,放在你身上就不是巧合了。”
“我——”叶紫苏手上的动作顿住,低着些头,喃喃道,“你,你是不是不相信我?”
就算她真的要撒谎,也不会拿这些事瞎说……为什么他不相信她?
程靳琛眼神幽沉深邃,他抬手,沾着水的手抬起她的下巴,语气带着玩味。
“叶紫苏,你觉得你这个借口有什么用?我能理解你父亲关心你,可你呢?你在这里装模作样又算是什么?”
浴室里弥漫着水蒸气,隐隐有些燥热,但不知道为什么,叶紫苏却觉得浑身寒冷,寒意是从心底里渗出来的,很难受。
她没想到程靳琛会如此不信任她,她做的所有事,在他眼里都是别有所图的。
这是她最不愿意看见的,她以为这个男人足够聪明,可以轻易看穿程乐瑶的阴谋,没想到……他还是怀疑她。
第16章 想要见他
叶紫苏咬了咬唇,僵硬了许久才鼓起勇气看着面前的男人,声音里全是苦涩,“我真的没有找借口,我也没想到片场的事会闹大……无论是网上的新闻,还是今天的事……我都没想过会变成这样。”
程靳琛皱眉的力度加重,指尖也重重的掐着她的下巴。忽然的,他神色微变,“你昨天在片场,真的很不舒服?”
叶紫苏身子颤抖了一下,心里顿时就慌了。
所有事情都是从片场开始的,但她已经找好了借口,接下来也不能跟程靳琛说实话,不然很容易暴露……但程靳琛已经不相信她了,她也只能说真话了……
但她无论怎么说,程靳琛很可能会去医院里查,要是真的查到了什么,她还能怎么掩饰?
见她低头不语,也没有想要解释的意思,程靳琛的表情更加冷冽。
他猛地加重手劲,直接把人攥进水里,冷斥道,“叶紫苏,你应该知道的!我最讨厌别人欺骗我,而你不仅编出这种低劣的谎言,还想利用老爷子!”
“很好,看来我以前对你的确是太好了!”
他甩开手,眼中没有丝毫情绪,周身萦绕着一股暴戾。
程靳琛毫不留情的把她丢在浴池里,径直起身离去,连余光都不曾在她身上停留过。
砰!
浴室的门很快被关上。
叶紫苏狼狈不堪的跌坐在浴池里,湿透的长发粘在脸上,显得脸色更加苍白。她垂下眼帘,脸上缓缓滑动着的也不知道是泪水还是浴池的水。
他不相信她……
程靳琛不相信她……
叶紫苏咬着唇,脑海中只回荡着这句话。
……
程靳琛很快把衣服换好,信步就往外走去,全然没有理会叶紫苏到底有没有出来。
下楼时,手机里再次传来铃声。
他眉头轻皱,拿出手机就看见了那个熟悉的号码。
【靳琛,我想跟你见面。】
程靳琛步伐顿住,随即想起了记忆中那张清雅漂亮的脸,脸色猛地沉下,多了些深邃。
他快步从别墅里出来,拨打了一个电话号码,“李浩,立刻帮我查一个人。我会把照片发给你,要详细资料。”
……
等到叶紫苏从浴室里出来,佣人说程靳琛早就走了。
叶紫苏心情失落,等到了晚上,程靳琛也没有回来。她打起精神,陪着老爷子吃了饭才回到房间里休息。
她躺在床上,眼神空洞的看着窗外沉黑的夜空,犹豫了许久,始终没有打通那组号码。
哪怕两人之前的关系再怎么僵硬,但为了维护两家的颜面,程靳琛平时不回来也会让助理通知她……这是他第一次什么都没说。
她明白,程靳琛根本不相信她……也对,她说的话连证据都没有,程靳琛怎么会相信她?
她现在该怎么办?
叶紫苏捂着脸,脑海中全是程靳琛下午离开时的眼神,没有怒意,只有冷漠的嘲讽……这样的眼神让她很难受。
凌晨时分,市中心的高档公寓顶层住宅里。
昏暗房间没有开灯,一阵清脆的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
第17章 她回来了
很快,床头柜上的台灯被打开,睡在床上的男人把手机拿来,沙哑的话音中带着怒意,“你做什么?大半夜不睡觉一直给我打电话!”
“你在哪?”
“在家!”
“……”
手机里很快传来了忙音。
半个多小时后,门口传来了门铃声,顾衍穿着拖鞋过去开门,见来人是程靳琛,他唇间勾起些玩味的笑,“真是奇了怪了,我还以为程总这个点找我,肯定是因为喝醉了。”
“可看你这模样,根本就没有喝酒。”
程靳琛穿着一身笔挺的西装,身上带着淡淡的烟草味。他神色冷淡,没有看身旁的人,信步走进了公寓里。
顾衍眉头轻挑,作为认识了十几年的兄弟,他很快就察觉到兄弟的不对劲,“你怎么大半夜过来,是不是跟老婆吵架了,把你赶出来了?”
程靳琛坐在沙发上,眉目间带着些疲倦,娴熟的点了根烟夹在指间。
白色的烟雾腾腾升起,萦绕在他脸上,模糊了他的神色。
良久后,他菲薄的唇间才道出低沉的话音,“她回来了。”
“谁?”顾衍倒了杯水给他,疑惑的问道。
程靳琛微眯着眼,沉默了片刻,这才说出那个被尘封已久却又时时刻刻出现在他脑海中的名字,“唐可回来了。”
“什么?!”顾衍的表情明显一愣,随后立刻打开大厅里的灯,想要看清楚程靳琛的表情,看看他到底是不是在胡说,“怎么可能!那个女人不是死了六年吗,你今天是怎么了?今天是她的忌日,还是什么特别的日子,你这么想她?”
程靳琛看着手中的烟头,猩红色的火焰燃烧着。眼见着即将烧到尽头,他的眼神才深沉下来,“她根本没死,只是换了个名字又回来了。”
“……”
顾衍皱紧眉,神色终于凝重了些。
程靳琛既然这么说,那肯定有他的理由。
“所以,你现在打算怎么做?”顾衍换了个坐姿,脸上露出邪气的笑,“是因为旧爱回来了,你要想办法甩掉你的新欢吗?需要我帮忙?”
那个女人死了这么久,程靳琛从没有提起过,结婚后,除了工作原因他根本不会在外面留宿,就连他这个好友也开始相信程靳琛把过去的事情都放下了。
程靳琛弹了弹手中的烟灰,“你知道我找你不是为了这个的。”
“不是为了这个?”顾衍撑着下巴,似笑非笑的嘲讽道,“这就有趣了,你大半夜不睡觉就是为了跑过来跟我说这个女人没有死吗?我对这些事一点兴趣都没有!你不需要过来跟我说,这点儿小事,你自己处理就好了。”
程靳琛摁灭手中的烟头,冷声说道,“她说要见我,你帮我去一趟。”
顾衍脸上的笑意更盛,满是玩味,“我帮你去见她?她是发生了什么事让你不能去见她,还是说……你不怕她太久没见我,一见面就相思成狂跟我发生些别的事情吗?”
程靳琛扫了他一眼,“我跟她认识多久,你跟她又认识多久,你觉得她会做出那些事?”
他话音微顿,又说道,“我目前没打算跟她见面。”
有些事,他必须先弄清楚。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我和小姪女小婷稚嫩全文 路溪死了告诉主人骚不骚 ,

下一篇: 还在体内乖吃饭h 第二两个家庭同乐 天醒来

本文标签: 别想 开到 污水 越小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