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段子 > 不要不要 多人运动 千秋殿中

不要不要 多人运动 千秋殿中

作者: 来源: 2021-10-08 13:13:27

千秋殿中,一反刚才的喧闹,安静得连根针掉下来都能听见。
身着青色衣裙的女子未施粉黛,不卑不亢的站在中间。
她轻声道:“皇上,妾曾娇蛮,任性,无父母教导,无前辈引领,是个粗鄙俗人,又没有家教,按理来说,王爷是天潢贵胄,金枝玉叶,妾这种人,着实配不上王爷。”
楚瑶一字一句,都说得极为清楚。
可这话一砸下来,楚清风懵了,皇甫政懵了,在场的所有人,都懵了。
有这么贬低自己的吗?
皇甫政微眯着眼睛,道:“晋王妃,你可知道,刚才在说什么?”
楚瑶微微行礼,继续道:“禀皇上,臣妾一字一句,都是如实回答,未曾作假,只是我外祖父去世得早,虽曾任帝师,我却未能像母亲一样,讨教得一星半点儿,臣妾愧疚,请皇上责罚。”
说着,她温吞的跪在地上,磕了一个头。
可在无人看见的地方,楚瑶眼中却极快的掠过一抹嘲讽。
原主是娇蛮任性没错,可在场的人似乎都忘了,她是前任帝师唯一的血脉了。
前任帝师一身清廉,出身书香世家,却忧天下之忧,做了不少利国利民的好事,更是被奉为天下书生的榜样,门生虽然不多,却都有所成就。
她倒是要看看,这个狗皇帝,会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斩掉她这个帝师唯一的血脉。
果不其然,皇甫政听了她的话,忽然就沉默了。
他冷声道:“起来吧,既是这样,朕便不同你计较了。”
楚瑶磕头:“多谢皇上。”
说完他即刻起身,而旁边的皇甫啸,见她磕了两个头之后,忽然就变得乖巧起来,任由皇甫浩将自己扶着。
“走吧。”皇甫浩对楚瑶说了一声。
楚瑶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被撇在一旁的楚湘,看好戏的冲着她笑了笑,同鬼影一起跟上了皇甫浩的脚步,离开了大殿。
太子都发话了,她走也算是光明正大了,再待下去,她都要疯了。
一行人走后,大殿内寂静无声,突如其来的变故弄得人措手不及。
皇甫政的脸很是阴沉,他清楚自己儿子的秉性,当下也没有发火,反正已经羞辱的差不多了,由他们去吧。
“传舞姬。”喝了一口酒的皇甫政对身边的宦官说到。
又是一声尖锐的声音在千秋殿内回响,一个个身姿妖娆面带轻纱的舞姬一个接一个走进殿内,气氛又重新活络起来。
而落座于太子妃位上的楚湘却面红耳赤,恨得咬牙切齿。
楚瑶,又是楚瑶!
可纵然再恨,连皇帝都不在意她,她也无可奈何!
“小姐不如先去殿下寝宫等候,殿下晚上一定是会回来的。”身后从丞相府带出来的丫鬟对脸色阴晴不定的楚湘小声说道。
“嗯。”楚湘看了看太子离去的方向,似乎也只能这样了。
楚湘走到正在敬酒的楚清风身边,道别之后就离开了大殿,走回了太子的寝宫。
“不管怎么样,只要过了今晚,你就是太子妃了,以后太子称帝,你就是皇后。”这句话是楚湘的母亲何氏告诉她的。
楚湘闭着眼睛,忍着怒火,一遍一遍的在心中重复着这句话,才勉强平静下来。
等她太子妃位置坐稳了,以后她就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到时候看谁还敢小看她!
“你要带我们去哪里?”看着拉着皇甫啸胳膊的太子,楚瑶忍不住问道。
皇甫浩一言不发,没搭理楚瑶,楚瑶也只能跟着走。
这个人还真是奇怪。
说他是好人吧,怎么会跟楚湘混在一起呢,说他是坏人吧,但是现在的举动也不像啊!
一行人走到一处幽静的小院子内,皇甫浩停了下来。
“你难道就没有一点羞耻之心吗?”停下来的皇甫浩转头对着楚瑶怒喝。
突然的声音传来,这一声吓得楚瑶一怔。
她一头雾水的看着皇甫浩。
这人……有病吧。
眼见着皇甫浩的脸色阴冷,楚瑶也跟着没了好脾气,嘲讽似的道:“对呢,太子殿下怎么现在才知晓妾身没有羞耻心,刚才不就应该知晓了吗?”
她笑意盈盈,神情却露出摒弃。
皇甫浩被气得双耳通红,从后面追上来的鬼影却道:“太子殿下,天色已晚,王爷该休息了。”
说完这一句,鬼影就带着皇甫啸准备离开。
楚瑶对着恼怒的皇甫浩行了行礼,讽刺道:“太子殿下,妾身没羞耻心,若是等会儿玷污了您可不好了,先行告辞。”语罢她小跑追上了鬼影和皇甫啸,一起离宫而去。
眼下天色已然黑沉,虽有宫灯照明,可楚瑶人生地不熟,不敢到处乱走,亦步亦趋的追着鬼影和皇甫啸,等上了马车,才深深的出了一口气。
“总算是出来了。”她小声嘀咕,心想,这晋王妃可真不是这么好当的。
皇甫啸似乎看出了她的想法,也不装傻了,神情分外不屑:“就凭你也配晋王妃这几个字?”
“你以为我喜欢被人这样叫?”楚瑶下意识的就回呛了一句。
这男人真是太看的起自己了,这个破晋王妃除了受气还是受气,成天还要担心小命不保,谁爱当谁当去。
“看来你也知道自己配不上这几个字。”皇甫啸依旧不屑。
楚瑶看着皇甫啸,她认为皇甫啸不但变态白痴,而且还自恋,各种毛病都在他身上,楚瑶觉得这人活到现在完全是个奇迹,如果皇甫啸要是她儿子的话,在肚子里她都要拼着命打胎。
“怪不得没人待见你。”楚瑶盯着皇甫啸良久,终于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皇甫啸闭目养神,声音沉沉:“本王用不着你待见,你只需要做好自己分内之事就行,若是半年后……”
楚瑶迅速截下话道:“你会好的。”
皇甫啸:“但愿如此,若是本王好了,你可别舍不得这个位置。”
舍不得?
楚瑶仿佛听见了什么天大的笑话,没忍住,轻嗤了一声。
“你笑什么?”皇甫啸豁然睁开了眼睛,似有不解的看着楚瑶。
他说错了么?
第十三章发誓
马车之中点着一盏小小的蜡烛,显得有些昏惑。
烛火摇曳,楚瑶的半边脸都藏在阴影之中,似带着一股莫名嘲讽的意味。
气氛凝固着。
楚瑶伸出三根白嫩的手指,冷笑着发誓:“我,楚瑶,今日指天发誓,若是半年之后,晋王毒素全解,楚瑶若是死缠烂打不肯离去,必遭天谴,不得好死。”
她这几日,早就受够了这些恶气,若不是因为身份限制,不能离开,她堂堂一个国手圣医何必看了这个的脸色又看那个的脸色。
长得俊美又怎样,天菜又怎么样。
楚瑶除了对这男人无尽的厌烦,就只剩下被设计,被嘲讽的屈辱感和气闷。
“晋王爷,这样,你满意了吗?”楚瑶声音冷得可以掉出冰碴。
皇甫啸看着她神情严肃,藏在阴影之中的神色似乎隐隐有些不耐烦,黑沉的眸中划过一抹愕然。
“算你识相。”他悠悠然丢出四个字。
楚瑶这个样子,确实不像在说谎。
楚瑶轻呵了一声,不见心不烦,抱着手臂直接闭目养神。
马车之内,气氛有些压抑。
回到王府之后,楚瑶也没有多和皇甫啸对说一句话,下马车之后就直接走向了自己的住所,皇甫啸看了一眼楚瑶的身影嘴角向上勾了勾。
这个女人到也不全是外人说的那样。
回到住所的楚瑶已经饿的不行了,皇甫啸好歹扒拉了一点吃的,她可是一口没吃到,四处看了看没有青霜的身影,她只好捂着咕咕叫的肚子准备找个地方自己弄点吃的。
转身出门撞到了手里提着食盒的鬼影。
怎么是他来送饭的,楚瑶有点受宠若惊。
“王爷吩咐的。”把食盒给楚瑶之后,鬼影落下这句话就离开了。
皇甫啸?这人转性了?
楚瑶打开食盒,里面都是些她没见过的东西,但是香味已经扑到了她的脸上。
该不会下了毒吧?
楚瑶犹豫了一会儿,她还是扛不住诱惑浅尝了一口。
“嗯?”
还行。
到底受不了这种诱惑,抱着一种饱死也比饿死强的心态,楚瑶筷子不停,一口接着一口。
“嗝——”
不错。
吃饱喝足之后,楚瑶也没有了其他的想法,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第二天醒过来已经是正午了,昨天晚上吃了那么多,到现在楚瑶也没感觉到饿。
走出房门,一缕阳光晃到了楚瑶身上,伸了个懒腰,楚瑶感叹着世界的美好,前世可没这么睡到过自然醒。
当然,没有狗王爷就更好了。
“姐姐,姐姐。”不远处传来青霜的叫喊声。
“怎么了?”看着气喘吁吁的青霜,楚瑶有些疑惑。
青霜慌忙道:“皇上圣旨到了,说是西边蛮族蠢蠢欲动,要让王爷去边疆。”
楚瑶闻声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如果要皇甫啸去边疆的话,她好像也要跟着去,而且病没有治好之前她是不可能回来的,但为什么要找一个所有人都以为是傻子的人去?
这有点耐人寻味啊。
可能皇甫政玩腻了,想要直截了当的送皇甫啸上天,但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再玩半年不行吗?
楚瑶如风似火的冲到皇甫啸的院子里,“我把药都给你,你放我走,行不行?”
楚瑶不知道为什么,她眼前的这个男人好像从来没有慌过,为什么他还能悠哉的坐在躺椅上喝茶?
皇宫里的那位,可是准备要你的命啊!
“嗯。”皇甫啸轻声嗯了一下。
声音虽轻,但楚瑶还是听到了,她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刚刚的那句嗯是确定,不是疑问。
“真的?”楚瑶小心翼翼的看了皇甫啸一眼,再次确认到,心脏提到了嗓子眼。
马上她就是自由身了,想想都激动。
她要把这大好河山浏览一遍,毕竟上一辈子都没好好玩过。
“我已经决定了。”皇甫啸声音平淡,没有丝毫的犹豫。
“我马上把药拿给你,我会找人把服药的顺序写好的,真的谢谢你,再见。”楚瑶兴奋的看着躺椅上的皇甫啸,觉得这男人也不是那么讨厌了。
至少比昨天好一点。
“我的意思是,你要跟我一起去。”皇甫啸抬头看向兴奋的楚瑶。
眉眼之间全是戏谑。
哗啦哗啦——
楚瑶感觉到仿佛一盆冷水泼到了自己头上,把她浇的很透彻。
她就说,这狗男人怎么就这么好心眼了。
楚瑶气急的在院子里跺着脚转来转去,冷喝道:“你去送死,但是不要带上我,行不行?”
楚瑶心里很清楚,只要跟着皇甫啸自己就随时有生命危险,因为要杀他的人是皇帝,要是她跟皇甫啸走,绝对是死路一条。
那天在皇宫,皇帝就把对皇甫啸的不喜表现的淋漓尽致,现在好了,直接让傻子皇甫啸去打仗,这不就是把皇甫啸送到敌人的刀下吗,这跟直接一道圣旨赐死有什么区别。
她就不明白了,明明都是亲兄弟,有什么不能好好谈的,非得你死我活!
这里面到底得有多大仇啊。
“我活着,就不会让你死。”皇甫啸淡淡的看着恼怒的楚瑶。
皇甫啸眼睛里有一些连她也看不懂的东西,让她心底竟然生出一种想要相信他的感觉。
可是,那是在玩命啊。
她怎么能把自己的小命交给皇甫啸呢!
“那你觉得你逃的过这次吗?”楚瑶盯着皇甫啸的眼睛,努力不让自己相信皇甫啸,因为自从跟了皇甫啸她就没有碰到过好事。
她从来到这里就开始拿命赌,这次又要赌,这种感觉像玩刀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玩脱了。
“我要是死了,你就会好过吗?”皇甫啸眼神也不闪避就这样与楚瑶两目相对。
这个女人,怎么什么时候都想着跑!
他偏不!
楚瑶沉默。
皇甫啸说的没错,晋王出事了,战死沙场,她身为晋王妃,来个陪葬总不过分吧,小命还是保不住啊!
进退都是死,算了算了,能重生再活一世,就已经是捡了大便宜了,就当是多活几天吧,什么时候死,就看天意吧。
楚瑶放弃挣扎了。
第十四章 离开天都城
“收拾好东西,明天走。”
皇甫啸的声音一直在脑海之中回荡。
楚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屋子里的,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
如果,她现在跑……
不,跑不掉的。
如果现在她跑了,第一个抓她的就是皇甫啸,这男人的手段,楚瑶见着他的第一天就领教过了,她可不想再领教第二次。
楚瑶捂着自己的脸,藏住心中的不安和绝望,只能所有的期望寄托于皇甫啸和那不靠谱的老天爷身上。
第二日一赶早,天还没有大亮,就有仆人来催促。
楚瑶匆匆出了王府,转头瞥了一眼晋王府这三个大字,又揉了揉还在哭哭啼啼的青霜的脑袋。
“行了,不就是去边关吗,小丫头,你跟着做什么,这么丁点儿,还不够人家吃一顿的呢。”楚瑶轻笑着调侃她。
青霜一双眼睛红得像兔子似的,抽噎道:“可是,可是姐姐也没有,比青霜好到哪里去,边关危险,青霜舍不得、舍不得……姐姐。”
青霜昨晚就哭了一晚,她想要跟着楚瑶一起去。
楚瑶虽然在京城名声不好,但是她相处下来发现这个王妃真的很不错。
一点架子也没有,也不会因为她是下人而看不起她,一段时间的相处,让她对楚瑶早已死心塌地。
楚瑶深深的叹了口气,语气尽量保持轻松:“你还小呢,边关危险是危险,可姐姐本事大,一定会回来的,姐姐答应你,好不好?”
到底只是十二三岁的小丫头,重感情,又让人放不下心,楚瑶只能一个劲儿的温声宽慰。
她当然也知道边关危险,所以更不能带上这丫头了。
去了还不是白白送死。
青霜哭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的平静了下来,那头鬼影已经在催促了,楚瑶只能狠下心,转身上了马车。
车轱辘慢慢的在官道上滑动。
外头,青霜大哭的声音恍然传来。
楚瑶抿了一下唇,无声无息的坐在了另一边,眼眶泛红。
“我说过你会死吗?”皇甫啸似乎有点看不得女人哭,不是强悍的很吗?跟他谈条件的时候,可是强硬的不行。
怎么还会哭?
皇甫啸不说还好,一说楚瑶眼泪都快下来了,鼻尖有点泛酸。
楚瑶恨恨的瞪了一眼眼前的这个男人,要不是他,她怎么会落得如此田地,人家的千金小姐,王妃夫人天天窝在家里享受,她却每天都要在刀尖上打滚,人跟人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皇甫啸被楚瑶的眼睛盯得有些不自在,轻轻咳嗽了两声起身钻到了被子里,也不看楚瑶。
马车很大,里面有一张大床和一张桌子,桌子上摆着不少甜点水果,床也很大,倒是可以躺下两个人,但楚瑶宁愿坐着也不愿意和这个男人挤在一块。
不知过了多久,似乎是走到了山路马车很晃,楚瑶本是坐在一旁,但马车摇摇晃晃的让她有了一些睡意。
手撑在桌子上迷迷糊糊的就想睡,但看到了床上的皇甫啸,她心里很不爽,走到床边使劲的往里推了一下皇甫啸,又从皇甫啸身上扯了一半被子盖在身上就睡了。
一旁假寐的皇甫啸睁开一只眼睛偷偷看了一眼躺在他身边楚瑶,然后往里慢慢的往里挪了挪身子,似乎是想要楚瑶睡得更舒服一点。
此时皇宫,御书房中。
“出城多远了?”皇甫政看着跪在地上的探子。
“出城不到十里。”探子如实禀报。
“那便再等等。”皇甫政摆手。
探子起身离去,皇甫政手按着龙头,神情狠辣。
他想杀皇甫啸,但不是现在,他要等,等时机到了。
他不想给所有人留下一个残害亲兄弟的名声,就算没人敢说,他也要骗自己,骗死去的父皇,骗天下人,晋王是被蛮族所害,他很想让他死,因为这个十六弟从小就站在他的头上,被他的父皇寄予厚望,赋予战神之名,而他却是靠一些阴谋手段爬到了今天的位置,这让他怎能不恨?
走了不知多久,马车停了下来。
楚瑶早一刻已经醒了,马车里没有皇甫啸的身影。
她轻轻的撩起车窗帘子。
天色已暗,大约是傍晚时分,从王府带过来的两百多侍卫已经开始扎营生火。
楚瑶起身走下马车,马车旁坐着鬼影。
“你家王爷哪去了?”楚瑶不经意随口问了一句,心里压根没准备让鬼影回答。
鬼影这个人,除皇甫啸之外好像谁也不服,谁也懒得搭理。
然而这次,鬼影却破天荒的说话了:“有侍卫中毒,王爷方才过去了。”
“嗯?”楚瑶没反应过来,一脸的茫然跟震惊。
等等等等,刚才,鬼影说话了?
她又跟着问了一句:“好端端的,怎么会中毒?”
只是这次,鬼影没有再回答。
楚瑶在原地踌躇了一会儿,凉风徐徐,早就吹走了她脑袋里的那几根瞌睡虫,此刻清醒得很。
如果是中毒的话,她好歹也是个医生啊,是不是应该去看看?
万一这是狗皇帝的第一步,她可得接住了,要不然现在是一个侍卫中毒,下一步全部侍卫中毒,还没到战场,全部死完了。
那她也不用活了。
鬼影根本就没想到,短短的几秒钟,楚瑶的脑海里就已经上演了一出大戏。
想到这里,楚瑶有些紧张的道:“能带我去看看吗?”
鬼影却没有要带她过去的意思,淡淡道:“王爷说不让王妃您出去抛头露面,所以让我在这里看着您。”
楚瑶一脸懵。
她觉得最不该抛头露面的应该是皇甫啸吧?
毕竟他现在可是一个“傻子”啊!
鬼影看出了楚瑶的困惑,解释道:“这些侍卫都是早些年跟着王爷的死卫。”
这个王妃也不是京城盛传的那样啊。
“鬼影大人,又有几个人中毒了。”一个侍卫匆匆过来禀告。
鬼影皱眉看了一眼楚瑶。
他在这里的作用,按照王爷的说法是监视,不过四周都是死士,再怎么也不会让这个王妃跑了。
“带路。”想法一闪而过,鬼影直接跟着死士离开。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女孩子喘的文案车子两个男人一个前面一个后面 越走越

下一篇: 我和小姪女小婷稚嫩全文 路溪死了告诉主人骚不骚 ,

本文标签: 千秋 殿中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