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段子 > 女孩子喘的文案车子两个男人一个前面一个后面 越走越

女孩子喘的文案车子两个男人一个前面一个后面 越走越

作者: 来源: 2021-10-08 13:11:47

车子越走越偏,路溪故作不安的问:“你们要带我去哪儿?”
“见先生。”其中一个看似保镖头头的黑衣人回答。
路溪点点头,又开始套话,“我爸……”说到一半,仿佛才意识到姜家已经不是她的姜家了。
蹉跎了好一会儿,她慢吞吞的问:“姜先生他们是不是很生气?”
黑衣保镖们集体不说话。
他们是专业的,不会在背后说人家雇主的坏话。
路溪微微挑眉,突然开口问,“姜家给了你们多少钱?”
保镖们不知她何意,却没有说话。
还是硬茬啊?
眼珠咕噜噜一转,顾忆又说:“我翻倍请你们保护我怎样?”
“不怎么样。”这次,那个头头说话了。
“三倍?”路溪又加价。
黑衣保镖们集体默不作声的注视着前方,拒绝跟路溪说话。
“唉~哪有人跟钱过不去的?你们真的不要吗?四倍?”
“……”
“五倍?”
“……”
“还真当自己是退伍兵了?价那么高。我去找真正的退伍兵都不用这么多。”
被路溪叨叨得烦了,领头人转过头来,目露凶光的警告她:“不许再哔哔赖赖。”
路溪立即接梗,“不如现实碰一碰?”
黑衣保镖:“……”这是他带过的最难带的一届逃犯。
这群保镖得了姜父的叮嘱,不敢跟路溪硬碰硬,这也算是给路溪玩闹的勇气。
然而,再闹,没人陪也是很寂寞的。
路溪看着前面的建筑,幽幽感叹:“唉~高手果然都是寂寞的。”
“……”黑衣保镖。
假千金是不是受到的刺激太多,脑子不正常了?
他们以前虽然没有见过姜路溪本人,却也听说过她的名媛之风。哪里像现在这样,跟个傻子似的。
大概是被刺激到了吧?
这么想假千金的身世,保镖似乎有些理解路溪为什么变成这样了。
车子在医院地下库停下。黑衣保镖下车,看着还坐在车里翘起二郎腿没有下车准备的路溪,语气不是很好的说:“姜小姐,不要让我们动手。”
路溪盯着明亮的车库外面,别开微微凌乱的头发,懒洋洋的开口,“给你们的雇主打电话,让他亲自来接我。”
“姜小姐非要逼我们动粗?”保镖已经失去了耐心。
姜父叫他们带走路溪,其中就有叮嘱:“路溪不能受伤。”
对他们来说,想要带走一个人还不受伤,方法多的是。
路溪的骄纵已经让他们失去耐心,领头人一个眼神,其中一个保镖伸手就要抓住路溪。
“你们应该不想继续找我吧?”路溪的话让保镖们微愣,成功阻止那个保镖的动作。
路溪微微勾唇,“相不相信,只要我不想给你们抓住。那么,你们翻到地底下也找不到我。”
想到他们之前翻遍了所有她会去的地方都没有找到路溪本人。
而好巧不巧的是,今天他们看见了她。
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她居然出现在那个小区里。
他们坚信自己的能力不会出错,然而,路溪就是在他们翻遍了所有地方里出来的。
见到他们时也不见惊慌的样子。此刻又还能跟他们谈笑风生。这样足够说明一个真相。
她自己出来的。
保镖们迟疑的看着路溪,她本人面对他们的目光一丁点害怕的样子都没有。
反而笑盈盈的,似乎,做了准备来的。
路溪不疾不徐的开口,“你们还不打电话吗?给你们的时间并不多呢。”
领头保镖看进路溪的眼底,那里一片冷漠,跟她脸上的笑容一点不搭。
他见过各种各样的人,什么难缠的雇主都有,他多少能揣测他们的面部表情。
然而,他却看不透路溪。
明明,一眼能看到她在笑。
然而,她的眼底一片冷漠。
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面对他们这些凶神恶煞的保镖竟然不害怕。
这样的人,不是有把握来的,就是已经做好准备面对更坏的结果。
领头保镖觉得是前面一个。
她做好准备来的。
领头人还没给姜父打电话,姜父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秋雨打灯,莲花落满坞中……”
偏古风的手机铃声在这个空荡的空间里很突兀。
更突兀的是,这么大一个块头的男人用这么好听的古风曲做手机铃声。跟他凶神恶煞的外表一点不相符。
路溪夸了领头保镖一句:“大哥,你很有品味啊!”
领头保镖:“……”
仔细看他的耳朵,古铜的肤色下有一些不明的红色。
“喂?姜先生?人已经带来了。她说让你下来接她。否则就……重新不让我们找到。”
保镖不觉得路溪这话只是说笑而已。
有之前的事在前,保镖觉得姜父还是下来比较好。
“她一个女孩子,能躲到哪里去?你们不也是把她找到了。快点把人带上来。”
“姜先生,她……”自己出来让我们找到的。
后面的话保镖还没有说完,姜父已经挂了电话。
保镖看着黑了屏的手机,脸色有些难看。
路溪大概知道姜父的意思,微微勾唇,“打他电话,我来说。”
保镖迟疑不定的看着她,想看看她到底想要耍什么花招。
然而,他一点都看不出来。
路溪慢吞吞的从后门下车,关门。努努下巴,催促领头保镖,“快点哦。给你半分钟时间。”
看着她闲庭信步的样子,其中一个保镖两手张开,上去就要抓她。
路溪灵巧往前移了两步,拉开车门串进驾驶座,关门上锁,动作潇洒利落,一气呵成。
做完这一切,顾忆手随意的搭在方向盘上面,隔着车窗对企图打开车门的保镖们笑得及其挑衅。
张嘴,一字一顿的说:“你、们、抓、不、到、我、的。”
车外,保镖们一个个满脸阴沉,恨不得将路溪带出来打一顿。
然而,车窗、门紧闭,还从里面上锁了,他们根本动不了路溪。
领头保镖没办法,只好给姜父打电话。
电话刚接通,姜父的声音就传了过来,“人呢?过去多久了?”
“姜先生……”保镖将这里发生的情况告诉姜父,姜父听完,气呼呼的挂断电话。
不到一分钟,姜父怒气冲冲的下来。他的身后还有姜家三兄弟。
第8章 被调换的人生(8)
姜父带着姜家三兄弟气势汹汹而来。隔着车窗都能听见他愤怒的咆哮声。
“路溪,我们养你这么多年,给你吃好的住好的。现在让你给我们糖糖点骨髓都这么拿乔。谁给你的勇气敢跟我们姜家对抗……”
路溪摇下车窗,露出几厘米的缝隙,不紧不慢的打断姜父的话,“就凭我拿捏着你们姜家的股份。”
一句话,成功让姜父的咆哮停下来。不过几秒,姜父就笑了。笑得特别嘲讽,“你以为你是谁?我们姜家的股份是你想……”
路溪就知道他不相信,不知道从哪儿掏出来一个平板打开车窗递到姜父面前。
姜父本来不当一回事,正要叫保镖们把路溪拉下来。
现在他已经顾不上路溪会不会受伤,路糖糖病危,医生说,必须要赶紧手术,否则撑不撑得过来还不清楚。
然而,保镖们还未上前,路溪平板上的内容让他大惊失色。
姜父遇到的大风大浪很多,每每都能镇定自若的应付,然而,路溪给他看的东西愣是让他震惊失色。
“你怎么会有这个?”姜父极力镇定,然而颤抖的双唇却出卖了他。
面对他的质问,路溪笑意盈盈的问,“现在能好好的说话了吗?”
好好说话?
怎么可能还好好说话?
她拿捏着姜家的命脉,她便赢了。
姜父看着路溪,那张脸还是他熟悉的脸,可是眼底的冷却让他背脊发凉。
“你、你别冲动。”姜父脸颊抽搐,不敢再轻举妄动。
路溪笑得很甜,乖巧得像个邻居女孩儿,然而看清她手上平板的内容,姜父不敢再把她当无辜。
“能好好谈就行。我也不想动粗的。”
动粗什么的,很影响她的形象啊!
“你想做什么?”姜路承冷冷的问。
事实证明,只要关于自己的东西,不正常的人也回归正常。
路溪手上握着他们的命运,如果他们还像之前那样嚣张,迎接他们的将会一无所有。
路溪收回平板,背靠着椅背,直直的看进姜路承的眼底,突然璀璨一笑,道:“哥,你们有没有发现,只要离开路糖糖,你们就会回归正常?”
望着几人统一面无表情,眼底却有波动的姜家兄弟,路溪继续缓缓开口,“不知道真相前你们对我的疼爱不是假的吧?”
三兄弟统一沉默。
的确,不知道真相前,他们对路溪的宠爱是真的发自骨子里。
知道真相后,再听路家二老描述路糖糖发病的过程以及看路糖糖脆弱的模样,他们看到路溪就觉得是她夺走了路糖糖的生活。
如果没有她的存在,路糖糖不会离开姜家,可能不会患病。越想,他们就把所有的错都怪路溪身上。
就算没有血缘关系,但那么多年的感情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
三兄弟经路溪的提醒,猛地发现最近只要跟路糖糖在一起他们的情绪就会波动很大。
离开她,他们又好像变得正常起来。
路溪将这个问题抛出来也不是想让他们良心发现,她心里也觉得奇怪,为什么面对路糖糖时,三兄弟就像变了个人。
当然,也可以解释成在他们心里路糖糖比不上姜家的财富。
面对自己的利益时,他们抽掉的脑子变得正常了。
“你到底想做什么?”慢慢冷静下来的姜父僵着脸问路溪。
路溪嘴角的笑意越深,很欠扁的回答,“我没想做什么啊!”
她只是自保啊!
不对他们一针见血,见血的就是她了。
“带我去见路糖糖。”就在气氛僵持不下时,路溪开口。
“不行。”姜父第一个拒绝。
路糖糖已经被送进重症室,他们平时见她一面都很难,路溪跟路糖糖不对付,他们怎么放心得下让她去。
纤细的手指点了点平板的边缘,路溪笑得十分无辜纯真,“姜先生应该不想自己付出一生心血的东西毁于一旦吧?”
然而,那无辜的笑容在姜父眼中妥妥的恶魔。
姜父刚刚一直在想,路溪是怎么在他们不知不觉的情况下把握住公司的股份,还是那种一旦不按照她说的做就能一键抛售出去的。
姜父闭上眼睛,等再睁开,他的选择已经显而易见,“带她去。”
“爸。”姜路浩叫道。
他和姜路承他们都看见过被病痛折磨的路糖糖,整个人瘦得皮包骨。
医生说不能再让路糖糖受到一点的细菌伤害。
姜父示意他别再说了。
路溪坐着没有动,而是笑意盈盈的开口:“唔~提醒一句,我敢出现就有准备。姜先生别想动什么花招哦。”
姜父嘴角动了动,不清楚曾经那个软软糯糯的女孩儿怎么就变得这么陌生了?还对养她那么多年的家这么狠。
姜父有些痛心疾首的说:“你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路溪不言不语,微笑以对。
“下车。”一直沉默的姜路凯开口了。
路溪瞥了他一眼,对上他深沉的目光。
路溪不惧风暴,笑得更加灿烂。
这次,不再墨迹,打开车门下车。
整理整理有些凌乱的衣服和长发,完了,说:“前面带路。”
那嚣张的样子就像领导巡察。
姜家父子暗中对视一眼,忍下,没有发作。带着路溪走特殊通道上了医院重症室。
做戏要做全套,这戏还真足。
如果不是知道真相,路溪肯定也以为路糖糖是真的要死了。
电梯里,路溪被姜家父子包围在中间,气氛凝滞。
路溪像个没事人一样,故作有意无意的开口,“路糖糖是不是有问过你们要了一大笔钱啊?”
姜父微微蹙眉,像不解的样子,反而是姜家三兄弟面色不对劲儿,姜路浩心虚反怼路溪,“我们给糖糖钱怎么了?你嫉妒?她受了那么多的苦,我们给她是应该的。不像你,占着她的东西那么多年。”
姜路浩说完,瞥见路溪凉下来的脸色,内心有些内疚。
没过多久,姜路浩猛地意识到自己竟然会内疚了。之前在路糖糖面前怼路溪时,他没有这种感觉的。
然而,就算意识到些许不对劲儿也被心底的心虚盖过,忽略掉了。
路溪仿佛没有看见,又问:“路糖糖是不是跟你们说,可能她活不久了,想要体验一回当有钱人的感觉?”
第9章 被调换的人生(9)
“你怎么会知道的?你偷听我们的谈话。”姜路浩年纪比较小,心思也不够紧密。
路溪话落,她他便脱口而出质问。
路溪笑得很欠扁,“我猜的啊!”
猜的?
想想从见到他们开始,便及其镇定的她,姜家父子们心里也不大镇定。
刚刚她平板上的内容他们亲眼见过了,并不是太好。
叮~电梯门打开,路溪提醒前面的姜父移动一下脚,“姜先生,电梯到了。”
姜父憋屈的看路溪一眼,冷着脸走出去。
路溪跟着,三兄弟跟在她身后,几人朝着路糖糖的病房而去。
说是重症监护室,其实就是豪华病房。
想要进去必须要消毒,医生答应了才可以。
路溪他们来的时间正好的是路糖糖的主治医生刘医生查房的时间。
双方人士见面,姜父和姜家三兄弟立即上去询问关于路糖糖病情的事。
“刘医生,糖糖怎么样了?”
“她能吃得下饭吗?”
“吧啦吧啦…………”
妥妥的慈父好哥哥的样子。
路溪看着刘医生面色凝重的一一回复他们的问题,嘴角的笑容很甜,眼底却很凉。
刘医生就是那个跟路糖糖一起欺骗原主的医生。
“刘医生,您儿子的医药费凑齐了吗?”
路溪的声音在这里显得很突兀,大家纷纷看向她。
刘医生看见路溪,脸皮微微抽搐,稳了一下,道:“路小姐,我儿子好好的。请您乱诅咒他。”
路溪淡淡的哦了一声,没了下文。
刘医生有些不安的对上路溪的眼,那里满是纯真无邪。
心头微松,刚刚路溪给他的感觉像是知道了什么。
还好,是他的错觉。
刘医生稳了一下心神,说道:“人来可以做手术了。我这就去安排。”
如果是之前,姜家父子是开心的,然而,此刻他们却高兴不起来。
“刘医生……”
姜父想问,必须要现在手术吗?
然,刚开口就说不下去了。
路糖糖的情况他们了解,再不手术,便……
“先生,发生什么事了吗?”
刘医生大概嗅到气氛的不同,问。
“是……”
“刘医生,听说路糖糖最近订了很多的化妆品过来?”
路溪的声音总是那么突兀的出现。
刘医生看着路溪,替她解释,“小姐说她的脸因为生病太苍白了,为了让先生他们安心,要化妆才敢见先生他们。”
路溪笑得特别的深意,“是吗?还真是挺孝顺的。”
姜路浩蹙眉,凉凉的讽刺:“糖糖是为了不让我们担心,可不像某些人,要置养父家于死地。”
路溪自动无视姜路浩不中听的语言,直视刘医生的眼睛,问:“路糖糖真的病重了吗?”
路溪的眼睛太直,刘医生只对上一秒就移开了目光,“当然。再不移植骨髓就……”
说到这里,刘医生突然有些哽咽,“小姐那么好的一个人,现在已经瘦成了皮包骨。”
路溪脸上的笑容突然收了起来,冷冷的说:“刘医生跟路糖糖的感情真好。”
路溪真是好奇路糖糖到底用了什么手段收买的刘医生,让他对她这么"情深义重’,都同情起她来了。
刘医生也给过原主看病,每次都是公事公办,可从来不会这么感性过。
拿人工资,给人看病,公事公办很正常。
但是,突然对一个人这么感性,还真是……感人肺腑。
“我是医生,对病人当然好。”刘医生面色微微变,强行解释。
路溪不再说话,靠在墙壁上,盯着天花板,精致如花的容颜带着丝丝的冷然。
姜父不敢尝试惹怒路溪,吩咐刘医生注意有没有合适的骨髓。
刘医生听了,面色微变,看看姜父又看看路溪,着急的道:“先生,小姐已经……不能再拖了。”
姜父咬牙,他当然知道轻重,然,没有了姜家,拿什么来救治路糖糖的病。
这么想着,姜父内心的憋闷松了一些。冷着脸轻呵刘医生,“按照我说的做。”
刘医生还想说什么,动了动嘴,没有再开口。
离开前,刘医生落在路溪和姜家父子身上的视线带着探究。
刘医生露过路溪身边时,路溪敏锐的闻到一股不属于消毒水的味道。
视线不经意瞥见刘医生的工装,上面似乎有些……湿?
她微微愣了一下,随即意识到什么,突然笑了,笑得意味深长又恶意满满。
呵!男人!
“你笑什么?”
不能给路糖糖做手术,又看见路溪的笑容,姜路浩心情十分恶劣,语气更是恶劣至极。
脸上的笑容秒收,路溪冷漠的说:“没什么。”
姜父走近路溪,满脸阴沉的问:“你到底想做什么?”
路溪理所当然的回答:“自保啊!”
姜路凯眉心蹙成一个川字,“只是要你一点骨髓,不会伤害到你本身。我跟你保证,术后我给你一笔钱让你好好休养。”
“口头保证的事我一个字都不会相信。”
当初原主不就是相信了他们的话,被路糖糖骗到死吗?
“你到底要怎样才能放过公司?”姜路承关心的是公司的事。
“我没有想对姜家集团怎么样。”路溪这话是真话。
无论怎样,原主前面的十八年都是在姜家过的。
她拿着那些不过是自保罢了。
姜家父子并不相信路溪的话。
然,路溪并不打算再解释,“我现在已经成年,并不需要监护人。只要你们不来打扰我,大家相安无事。若是来打扰我,大不了!同归于尽。”
路溪笑得相当的嚣张、欠扁,“我什么都没有,拉你们垫背并不亏。”
路溪转身潇洒的离开,快进入电梯前,她回头,好心的提醒一路:“你们真的确定刘医生的话是真的吗?”
不管姜家父子脸上什么表情,路溪步入电梯。
电梯门关上,只留下走廊上的姜家父子们。
他们面面相觑,姜路浩皱眉,“她什么意思?”
刘医生一直是他们聘请的家庭医生,他们对刘医生是百分百的信任。
路溪这话,刘医生有问题?
姜路承,“不管她什么意思,看她有把握的样子,我们要还是去招惹她,姜家会栽在她手上。”
姜父和姜家兄弟都没再说话了。许久,姜路浩干巴巴的问:“糖糖的病怎么办?”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傻子有个大东西第一集 有了齐雯小萝莉被大叔在公交车上 的

下一篇: 不要不要 多人运动 千秋殿中

本文标签: 文案 越走 车子 女孩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