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段子 > 傻子有个大东西第一集 有了齐雯小萝莉被大叔在公交车上 的

傻子有个大东西第一集 有了齐雯小萝莉被大叔在公交车上 的

作者: 来源: 2021-10-08 13:09:40

有了齐雯的解释,夏怡现在所说的话,反而倒像是在做垂死的挣扎。可是尽管如此,她还是想为自己尽量的争取一番,于是她问齐雯道。
“那我问你,我给你那张写有要求的单子,你可有按照上面的要求去做,若是你按照上面的去做了,绝对不可能出今日这样的差错,所以这事在你不在我,你不能就这么将事情推在我的身上。”
齐雯却只是斜睨了她一眼,既然之前就已经说了谎话,现在再次说起这些谎话来,她反而表现得更加自然了。
“你哪里告诉过我有什么单子?不是你告诉我,嫌麻烦不想去做,所以才让我去做的吗?”
夏怡被齐雯的话,差点没被气的背过气去,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能睁眼说瞎话的人。
于是便再也忍不住与齐雯大吵大闹起来:“我何曾说过嫌麻烦的话,又有谁不知道,这件事情做好了,只有功劳,又有谁不愿意抢着干呢?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你觉得,这是一个大机会,所以才将这件事情抢过去做。”
夏怡说着,看了齐雯一眼,却见她脸色不过是变了变又恢复了平静。于是她继续道:“我原本不想与你计较的,没想到现在出了事,你竟然全都将责任推在了我的身上,就想问问你到底还有没有良心?”
齐雯心道:你这是当我傻了,难不成我还会跟你争这些虚无的东西不成?
“这出事之前想当甩手掌柜,出了事之后就想推卸责任,难道你以为我就是如此好欺负的么?”
夏怡这下算是被齐雯的厚脸皮,给彻底惊到了。她给齐雯的不过是一张纸,齐雯硬说她没有给,这件事情这下倒成了死无对证。
其实院长或许从中间多多少少的,也看出了一些端倪。可是在回来之前,牧泽然曾问过他,今日的饮食是谁来负责的。
院长就只记得自己,是将这件事交给了夏怡的,所以没有半点犹豫的就告诉了牧泽然,这次饮食的负责人是夏怡。
现在想让他改口,去牧泽然面前澄清事实,他自然是不愿意的。他可不想再去触碰这个霉头,因此干脆直接告诉夏怡:“你们俩都别说了,其实这次要你负责,也是牧先生的意思,与别人没有关系。”
院长说得如此模棱两可,只让齐雯与夏怡两人,都觉得是因为这次的特邀嘉宾要针对她。
“齐雯你先出去吧,既然事情的起因、经过、结果都已经弄清楚了。那么,接下来我有事情要跟夏怡谈一谈。”
齐雯听了院长的话,内心一喜,临走前还挑衅的看了夏怡一眼。夏怡忍不住冷笑一声,这也叫做已经弄清楚了?说白了,也不过想趁这个机会让她背黑锅而已。不过有什么办法呢,既然特邀嘉宾都这么说了,她再解释得再多也没有用。
院长等到齐雯走了之后,直接对夏怡说道:“经过大家一致的讨论,我校决定对你做停课处理,现在你就去收拾一下东西吧。”
夏怡就算是做梦,都没有想到事情的后果竟然会如此的严重,虽然,就算是背锅她也默认了,可是这个锅未免也太大了一些。
“院长对我的这个处分,我并不服。”夏怡忍不住反驳道。
院长没有想到夏怡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竟然还如此不识趣。难道她就没有明白,对她这个处分并不是他们说了算的,说白了,在医院里躺着的,那可是他们这个学校的金主,他们如何能得罪得起呢?
为了一个夏怡,得罪一个金主,这只怕是傻子才愿意做的赔本买卖。
院长嗤笑一声道:“夏怡啊夏怡,你脑子本来也不算笨,怎么就一根筋呢?难道你就没有看明白吗?有些事情不说清楚,自己心里明白就好,非要说到明面上多伤人啊,是不是。我不说的那么直接,只是为了让大家的面子上都好看一点,毕竟以后谁知道还会不会见面呢?”
夏怡见他将这些话,如此冠冕堂皇的说出来,其实她也知道,说不一定院长此时心里还在得意呢,哪里会怕以后与她还会不会见面。
但是她终究是很不甘心的,就算她不该轻信于人。但是,哪怕就是要追责任,也应该是她与齐雯共同承担,为什么就只追究她的责任,而不追究齐雯的责任呢?
院长见夏怡仍然站在那里不动,就忍不住奚落她道:“怎么还留在这里,准备吃了饭再走吗?你该不会是还天真的以为,已经做出的决定还可以再收回吧?”
夏怡知道,此事算是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了。算了,就这样腐败不堪的学校,她还不愿意待呢。
院长见夏怡终于走了,知道他对牧泽然所安排的事情,算是办妥了。因为这次牧泽然不仅仅是来当特邀嘉宾的,也是为了来考察学院的。
只要等到考察结束,接下来就会和他们商量关于校企联盟的事情。但这下都只是走一下过场,无论如何,日后都是要和学院进行校企联盟的。
如今也算是到了,最紧要的关头。院长又怎么会让它出任何差错,因此关于这件事情他务必要处理的,让牧泽然满意为止。
夏怡今日受了满肚子的气,最后工作还丢了。她觉得自己最近一定是犯水逆,怎么这一件件的事情,都不顺心呢?
办公室里的人都看着她气呼呼的来收拾东西,一个个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关于嘉宾去医院,他们倒是知道的,但夏怡被停课,她们就不知道了。
有好事的前来问两句,夏怡此时正在气头上,根本就不想搭理任何人,那人讨了一个无趣。便忍不住嘀嘀咕咕的走开了,不过还是被夏怡听到了,那人嘀咕的都不是什么好话。
见夏怡这个样子,最开心的就要数齐雯了。只见她趾高气昂的走到夏怡面前,犹如一只争斗胜利的公鸡。
“夏小姐,真是好高冷呢,这谁问话都不搭理人的。”
第15章 出主意
夏怡觉得没有什么能比这更糟糕的了,也懒得听她阴阳怪气。
尹景澄见夏怡走时的脸色并不好,不过看齐雯的样子,似乎知道这其中事情的始末,于是赶紧问道:“请问齐老师知道夏老师为什么要走吗?”
尹景澄温柔的声音十分醉人,可惜说出来的话却是齐雯最不想听的话。因此连带着对他说话,也没有什么好语气。
“尹教授对夏老师可是关心得很呐,不过,她已经被停课了,难道你还不知道吗?”
说完,齐雯笑得有些幸灾乐祸。
尹景澄见齐雯不能跟他好好说话,便礼貌的道了谢,转身又问其他人去了。
对于夏怡被停课的这件事,对尹景澄来说太过突然。以他对夏怡的了解,夏怡做事向来谨慎,在工作上也未曾出过差错,这怎么会突然就被停了课呢?
他觉得这件事情对夏怡来说,一定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也正是因为有了之前齐雯所说的那些话,让尹景澄知道不能够在学院里,明目张胆地询问关于夏怡的事,他会有什么倒是其次,只怕会给夏怡带去不必要的麻烦。
不过,关于夏怡为什么会被停课的事,尹景澄倒也没等到多久,都从别人口中知道了原由。他这下总算是明白,为什么当他提起夏怡来的时候,齐雯说起话的会是那副模样。
尹景澄倒不关心齐雯会怎么样,对夏怡,他倒是挺担心的。这被莫名其妙的停课,她一定会很失落吧。
他从来都没有觉得有哪一天,会想今天的时间那么难熬,大概是心里装着事,就觉得时间过得太慢了一些。
尹景澄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时间,他对于夏怡的住在那里,是知道一些。但是对于夏怡具体住在哪里,他就不太清楚了。
这走一路问一路,实在是不容易,不过好在结果是好的,也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吧,他终于问到了夏怡的住处。
“叮咚,叮咚。”
夏怡对于突然被停课,还有些没能反应过来,这一回来,就抱着腿坐在沙发上发呆。
这会儿突然响起来的门铃声,将她吓了好大一跳。
夏怡有些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在门铃再次响起来的时候,她才起身去开门。
当从猫眼里看到来人是尹景澄的时候,夏怡还觉得有些不可置信。她又再次看了看,发现门外的人,还真是尹景澄,夏怡才知道自己并没有看错。
可是夏怡记得自己从来没有告诉过尹景澄,她的具体住址在哪里,也不知道尹景澄最近是怎么找到这儿的?
夏怡将门打开,说道:“尹教授怎么来了,进来坐。”
尹景澄笑着与她打了一声招呼,进去刚坐下,就见夏怡已经给他泡了一杯茶端了过来。
“我来也就是想看看你,这次被停课来得突然,怕你……”
尹景澄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他看夏怡现在这个样子,精神虽然欠佳,但是总体上来说还算不错。
“不好意思,让尹教授担心了,我没事的,放心吧。”
夏怡不想再提那件事,毕竟对于她来说,多少还是有些神伤的。
可是,再怎么说尹景澄来看自己也是出于好心,她总不能将人家的好意拒之门外。
尹景澄见夏怡一口一个尹教授的叫他,觉得她对自己也太客气了一些。
“其实,我们就算不是朋友,那也是同事,你不用一口一个教授的称呼我,直接叫我名字就好。”尹景澄道。
夏怡知道,尹景澄在学院里的为人还是不错的,见他既然都这么说了,那她也不好就这么继续与他客气下去。
“是,挺感谢你还愿意来看我。”夏怡道。
“看吧,我刚才还说了,不用跟我如此客气,这不,又跟我客气起来了。其实我这次来呢,主要是想跟你讨论一下,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办法,将这次发生的事情挽回一下。”
尹景澄看着夏怡认真的道,可是夏怡一想到今天在校园里所发生的事情,她就不想再去面对那两张丑陋的嘴脸。
尹景澄见她沉默不语,于是只好继续道:“你这次突然被高校停课,对你的影响是很大。所以,你应该要慎重的考虑一下,要知道,这将影响你以后的事业走向。除非,你已经考虑好了,要重新换一份工作。”
夏怡其实也知道这些道理,但是她始终是咽不下这口气:“我暂时还没有考虑过要换别的工作。”
其实最重要的是,她根本就不想换别的工作。
“既然这样,那我们接下来就商量一下。据我所知道的小道消息,这次的特约嘉宾,实际上也是为了来考察我们学校的。现在对方所开出的条件,要么对你做出处分,要么就是你去说服嘉宾继续跟院校合作,你肯定就有机会重回校园。”
夏怡虽然也很赞同尹景澄所说的话,但是要让她亲自去做这件事情的话,对她来说,还是有些难度。
“特邀嘉宾既然有能力与院校合作,只怕对我们这样的小人物瞧不上眼吧。人家一个大神,哪里会管蝼蚁的生死?”
尹景澄被她的说法吓到,但是也能理解,这事放在任何人的身上,都难以平静,要是真的可以做到机械般冷静的人,那真是太恐怖了。
虽然她这样想,但不能这样说,夏怡现在心情正是不好,她这样说了,岂不是更让她烦心。
“那你去试试吗?”说了这么些,他还不知道她具体的想法呢?要是劝不回,此行不就白跑一趟了。
夏怡面色冷淡,仅仅是因为他再次提起这件事情,尹景澄眉头一皱,看来悬了。
不过他还是想知道她的答案,万一能成呢?半途而废向来不是他的风格。
夏怡见尹景澄如此极力劝自己,她也干脆对他坦言道:“这次酿成这样的祸事,并不全是我的原因,但院长却按特约嘉宾的要求,唯独对我一个人做了停课处理。我想,就算是我去的话,想要说服他,只怕很难。”
其实最重要的是夏怡自己不想去见他,只是她没有说出来而已。
第16章 责骂
“谢谢你的好意。”夏怡对尹景澄说这句话的时候,是绝对真心的。毕竟在她出事之后,他是第一个想着过来关心她的。
“那我刚才说的事……”
这会儿,尹景澄觉得像一个真正的说客,虽然他并不是为了什么利益而来。只是很单纯的觉得,如果夏怡就这样被迫放弃了这样的机会,实在是太可惜了。
“我再想想吧,今天过了以后可能会去,但是不是现在。”夏怡沉思片刻,说道。
尹景澄听夏怡如此说,就放心了许多,毕竟这能证明夏怡是想通了,只是还有一些情绪在里面,所以暂时不想面对而已。
“好吧,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我就不打扰你了。”尹景澄说着,便起身离开,夏怡也随着站起来相送到门口。
“再见!”
两人互相道了别,见尹景澄已经进了电梯,夏怡也回身将门关上。
在夏怡与尹景澄谈话的时候,郭文兰就一直站在门外偷听。当听到夏怡被停课的事情之后,她差点就没有忍住,直接冲了出来。
不过一想到还有夏怡的同事在,她就那样出来质问的话,会多少有些不雅观,因此只能够一忍再忍。
这下好不容易等到夏怡的同事走了,郭文兰就再也不用躲下去,直接走了出来。
夏怡这下在郭文兰的眼睛里,浑身上下都标满了无用的标签。
“你说说你在这个家里做啥啥不成,吃啥啥不剩,有什么用呢你,好好的一份工作就这么丢了。我可告诉你呀,以后不要指望我们来养你。如果你没有了工作的话,就不要在这个家里面待下去了吧,都已经成年了,也该出去上班挣钱了。”
夏怡听到郭文兰所说的话,只觉得心里都已经凉透了,这可是她的亲生母亲,别人在她危难之际若是推她一把,她可能也还可以接受。
可是她的母亲也在她万般艰难的时候,并没有对她伸出援助之手,反而还想尽快的与她划清关系,这又叫她如何不感到心凉。
郭文兰见夏怡并不答她的话,于是更气了。
“你个死丫头,一出了事总是这样闷在那里一声不吭,你以为就这样,就什么事都没有了?我告诉你,若是你不出去工作的话,就等着饿死你吧。”
此时的夏怡,郭文兰是怎么看都觉得看她不顺眼。尤其是听到刚才她跟尹景澄的对话,更是让她气不打一处来。
“瞧你终日无所事事,一事无成的,这桌上弄乱了,也不收拾收拾。怎么还让我来给你做老妈子,你当公主来的?还不干净将这些给收拾干净。”
郭文兰说得怒目圆睁,夏怡无心与她争执,就由着郭文兰一个人说过够。夏怡觉得自己的事情,都烦不完,哪里还有那个闲心情去与她吵架呢?
夏怡觉得自己此时在这个家里是呆不下去了,自己亲妈看着她觉得碍眼,她总听着郭文兰絮絮叨叨,骂骂咧咧,心里也同样膈应得慌。
此时,她只想尽快逃离家门,让自己的耳根子清静清静。于是再也不想在这个家里待下去了,夏怡直接起身夺门而出。
郭文兰见她开门出去了,以为夏怡是在跟她使性子,于是也跟在夏怡身后追出去骂她:“死丫头,给你长能耐了你。不过说了两句,你还给我发起脾气来了。怎么,现在说你都不行了?真是反了天了,你去哪儿?还不赶紧给我回来。”
郭文兰追在夏怡身后大喊,回应她的是夏怡消失在楼层转角的身影。
见追回夏怡无望,郭文兰又继续骂骂咧咧的回去了。
夏怡从家里出来之后,看着大街上的人,人来人往,又或者看着那些车流,急急匆匆。
可是她知道,他们都是有目的的,知道要去哪儿?做什么?唯独现在的她却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
夏怡就这么漫无目的的走着,其实在以前她,或许还觉得生活的快节奏,让她觉得很累,很疲惫。
然而在现在让她彻底的慢下来的时候,她却发现这样的时间是有多无聊。
只不过从家里走出来之后,夏怡倒是觉得心情好了许多,感觉呼吸都已经十分顺畅了。
夏怡就这样漫无目的,压了一个多小时的马路,觉得这样的时间实在是太难熬了。
她也想为自己找点事情来做,可是想又想,觉得除了她的工作,好像也没有什么值得她去做的了。
早知道会有今日,就应该为自己培养一些兴趣爱好什么的。不过又或者是今日她的心情实在太差,觉得做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来,左思右想一番,干脆决定去夏湛的学校,等待他放学。
夏怡觉得,既然去等他放学,还是应该给他买点吃的东西过去比较好。
在学校的附近,各种美食小吃摊应有尽有,夏怡一路看过来,这会儿倒觉得自己有些饿了。然后才想起来,她竟然从之前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吃什么东西。
本来,刚开始在特约嘉宾还没有出事之前,大家吃的那顿饭的时候,夏怡当时觉得自己还没有饿的感觉,大概是因为早上吃的太多,所以觉得自己吃不下。然后发生了那样的事,她竟然连饭都忘了,一直等到现在。
这会儿看到吃的,夏怡倒觉得自己的心里什么都释然了,毕竟人生一世,何必与自己过不去呢。工作若是没了就没了,大不了以后她再重新找一份就是了,何必这样委屈虐待自己,若是饿出了毛病多不划算。
“老板,来一份羊肉米线,多加一份羊肉,我马上就过来。”
夏怡在这家叫好了东西,又陆续买了一些别的小吃。等她带回这家米线店的时候,已经多得堆满了一张桌子。
好在这个时候学生们还没有放学,因此老板店里的人并不多,否则的话,肯定不让夏怡将东西放在桌子上。
不过大家看夏怡身材瘦小,竟然可以吃如此多的东西,倒是一个个都很惊讶地望着她。
夏怡在夏湛的学校门口边吃边等着他放学出来,果然美食是可以治愈一切的,她现在觉得心情也没有那么糟了。
第17章 他温柔的一面
夏怡可能就连她自己也没有意识到,一下子就买了这么多的东西。
不过,这样也正好,她就不用重新给夏湛买别的东西了,就将这多余的给他好了。
夏怡自己吃饱了以后,两只手上还拿着许多小吃。好在她来的时候,已经是快要接近夏湛下课的时间了,因此她也没有等多久,很快夏湛就从校园里走了出来。
夏湛刚走到她旁边,夏怡就赶紧将手上的东西给他递了过去:“来,给你的。”
可是夏湛并没有做什么停留,而且还像是没有看到她一般,就那么直直的就走了过去。
“诶!你这小孩真的是太傲娇了,姐姐给你买了这么多好吃的,你也不理会我一下吗?”
夏湛走起路来,比夏怡快多了,夏怡一路必须要小跑才追得上。
走在夏湛周围的同学,在听了夏怡所说的话之后,一个个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毕竟夏怡所说的话怎么听都像是在哄小孩子,所以他们会笑得那么欢。不过夏湛倒是没有介意,也同样仿佛没有听到那般,就那么直直的往前走。
这下手里的那一大堆东西,对于夏怡来说,反而倒成了累赘。可是奈何她吃又吃不下,扔了又太可惜,一直追着给夏湛,他却连理也未曾理过她。
不过,在夏怡见到有同学来跟夏湛打招呼的时候,她便想到了一个主意,干脆将手中的东西,都递给那些跟夏湛打招呼的同学。
她觉得就算夏湛不要,那她用这些东西帮他跟他的同学拉近一下关系也是可以的。
尽管夏怡都已经做到这个份儿上了,而夏湛仍然对她不理不睬。反倒是因为夏怡在后面递这些东西给别人,耽搁了不少时间,每次,她都需要很快跑上去才能追得上他。
好在夏怡手里的东西很快就已经散光了,没有了那些累赘,她想要追上夏湛就要容易一些了。就这样,夏怡跟着夏湛回了家。
夏怡出去走了一趟,再加上在校园门口,发生的这些事,反倒让她心情好了许多。也让她觉得自己没有那么压抑了,最终她还是决定去跟牧泽然道歉,想办法找回自己的那份工作,否则,就一直这样当一个无业游民也不是个办法。
只是这个歉要怎么道?她得好好想想办法,否则就这么去,对方对她的印象本来就不好。如果没有准备好就去,万一没有成功怎么办?这可能是唯一的一次机会了。
最重要的是,夏怡对这件事是否能够成功,心里抱了很大的疑问,如果对方只是针对她,她觉得自己再怎么做无谓的挣扎,似乎显得有些多余了。
夏怡本来稍微有了一点,想要打退堂鼓的念头,耳朵里就开始响起尹景澄所说过了那些话。
这去了可能还有一些机会改变自己,若是不去,那她就只能抱憾终身了。
既然如此,那她还是先去试试吧。不过现在她这一身有些糟糕,得先回去整理一下,至少能给对方挽回一些好的印象。
夏怡在进入电梯之后,一直都处于胡思乱想之中,直到夏湛走出了电梯,电梯门都已经开始缓缓关闭的时候,夏怡才反应过来,于是赶紧按了一下按钮,跟着跑了出去。
之前,夏怡做了那么多的事情,都没能引起夏湛对她的注意。这会儿夏怡走了神,差点坐过了楼层反倒引起了夏湛的注意,不过也仅仅只是惊讶地看了她一下,很快又变回原来那副,对她不理不睬的模样。
夏怡但是似乎已经习惯了夏湛这么对自己,反正她知道眼前这个小孩,不过是外冷心热而已。
郭文兰知道,每天在这个时候,就是他儿子夏湛回来的时间,所以在他开门进来之前。郭文兰就已经猜到了,是夏湛回来了。
可是当郭文兰从厨房里,满脸笑意的走出来准备迎接夏湛的时候,却看到,跟着夏湛一起回来的居然还有夏怡,瞬间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你个死丫头,出去还好意思回来,有本事就别回来了吧。瞧你都干的什么事儿,工作,工作弄丢了。你说人家停课怎么没有停别人的,偏偏就只停到你的,说白了就是你一事无成,才会让你停课。”
夏怡虽然一直都知道,如果自己再次回来,家里就会重新变成硝烟战场。可是再怎么样,这里也是她的家,她总不能不回来吧。
“老娘问你话呢,你耳朵聋了是不是?你就说说你工作的这些年,都为这个家贡献了些什么?现在倒好,连工作也丢了,我看你到底要混个什么名堂。”
尽管夏怡这回来,郭文兰说的话依旧很难听,但是她已经没有想要回嘴的意思。毕竟夏怡知道,郭文兰就是那样的性子,只要被她抓住了什么把柄,她就会一直说的没完没了,可能直到她自己都已经说腻了,才会不说了吧。
夏怡也懒得理会郭文兰,毕竟现在她要好好考虑一下,该如何给牧泽然道歉,才可以获得对方的原谅。
夏湛从郭文兰的话语中,总算是听明白了,夏怡所发生的那些事情。
他也终于明白了,夏怡今天为什么会如此反常,虽然以前夏怡到自己学校门口去接他放学,也是常有的事。
但是今天,夏怡竟然买了那么多小吃,就像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样暴饮暴食。虽然他一直对她表面上很冷淡,实际上他还是挺关心他这个姐姐的,看着郭文兰对她这样说出难听的话,他也觉得有些不忍心。
“妈,我饿了,饭好了吗?”
夏湛赶紧找了一个理由,希望能借此将郭文兰支开。
不过他这个理由对郭文兰来说,倒是挺受用的,听到夏湛说饿了之后,郭文兰才想起来,她还有菜没有烧。
“哦,饿了嘛,你等一下,马上就好。”
郭文兰走时,还恶狠狠的看了夏怡一眼。不过,夏怡耳边也总算是能清静了。
“谢谢你帮我。”夏怡道。
夏湛闻言翻了一个白眼,道:“自作多情。”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撅高 戒尺 串珠 跪下主人| 欧阳别急 妈妈教你做 家族私

下一篇: 女孩子喘的文案车子两个男人一个前面一个后面 越走越

本文标签: 有个 第一集 大叔 傻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