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段子 > 撅高 戒尺 串珠 跪下主人| 欧阳别急 妈妈教你做 家族私

撅高 戒尺 串珠 跪下主人| 欧阳别急 妈妈教你做 家族私

作者: 来源: 2021-10-08 13:08:13

欧阳家族私人医院。
矗立在漆黑之中,远远望去只有一层楼亮着灯光。
在幽长的走廊上整整齐齐的站着一排黑衣保镖,每个人身上都配有手枪,可见在手术室里的人身份多么神秘。
廊凳上坐着个高大的男人,身穿防爆破衣服,双手抱头在微微哭泣,仔细看去他的双肩还在微微的颤抖着。
这时身穿西装的万琰拍了拍这个男人的肩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啊。
“阿御,坚强点!皓靖他福大命大,多么危险的事情都挺过来了,死神是不敢收留他的,我们要相信他。”
不知过了多久,天都已经翻白,手术室的门打开了,出来了几名医生。
空气都变得安静了,阿御和万琰两个人快速走到医生的面前,同时问道“皓靖怎么样”两个人的双手都攥的很紧,生怕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
“受损很严重,尤其是皮肤……但是能活下来也是个奇迹……坚持复健总会慢慢恢复的”医生认真的和两个面色沉重的大男人说道。
知道没有生命危险的一瞬,两人提着的心终于掉了下来,只要命在就好。也在担忧欧阳皓靖醒来会不会发疯,毕竟他是那么的在意他的那张风华绝代的脸。
"我一定会守护你一辈子’阿御握紧拳头许下一生的承诺,并且在之后的日子里做的很好。
五年时间悄然无息的过去了,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一切似乎都很平静,但一切事情也都在慢慢的发酵。
"铃铃铃……’
美国郊区的一栋诺大别墅里响起了阵阵的电话声响。
“大小姐,老爷找您”庆嫂温柔的看向正在看美妆节目的两位小姐的方向。
上官雪听到庆嫂的话扭着小蛮腰走过去接过电话。
尊敬的说道:“父亲,您找我。”
听筒那边的内容,让上官雪越发紧张,纤纤细手握紧了话筒,脸色也越发的苍白。
这个消息来的太突然了,令上官雪措手不及。
“什么?要我去联姻?还是那个传闻因为爆破而变得坡脚还毁容的欧阳皓靖?父亲……”上官雪的声音都掩盖不住她的震惊。
“闭嘴,你没得选择,欧阳家指名点姓让你去,我们家族也没有办法,是我上官家的女儿就必须要懂得取舍,毕业了立刻回国。”说罢边挂了电话。
父亲的威严让上官雪无力反驳,这就是大家族的命运,没有谁能选择自己的出身,婚姻大事也由不得自己做主。
话筒中传来嘟嘟的声音,随着话筒从手中脱落,上官雪也摔倒在地。
当听到"欧阳皓靖’这四个字的时候,上官月已经开始不淡定了,心脏小鹿乱撞,激起了一层层涟漪。
那个温柔如玉的男孩,在记忆里,他总是那么的温柔善良,那么的会怜惜人,和一般的富家子弟一点也不一样。
他是不会因为身份的差距而对人有不公平的待遇,也许就是当时那份善良打动了她,那个少年就这样走进了她的世界。
她并不相信欧阳皓靖如传闻里那样说的那样,让人闻风破胆,即使他坡脚,变得丑露不堪,他心里的那份善良是绝对不会改变的。
上官月走向姐姐,蹲下抱住了她。两个姐妹本就是同胞,生的美丽,身材也好,只眼望去也分不清谁是谁,大概神色和妆容是分清两人很好的依据吧。
姐姐是一个比较妖娆,风情,爱化浓妆,而妹妹上官浅月则是比较清纯,容易激发别人对他的保护欲,画着淡淡的妆容。
第2章 身份互换
“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我……”
上官雪不知道说了多少次,时间也一分一秒的过去,夜幕降临。
“联姻是我们的命运,我无力去改变,可是为什么是他,不管传闻怎么说,我甚至都没有见过他,也并不爱他,父亲是把我往火坑里扔呀!”
上官雪无力的说到,整个人像是丢失了灵魂。
上官雪平静了一段时间后,可怜巴巴的看向了上官月。
“妹妹,我知道你对我是最好的了,姐姐求求你了,帮我想想办法好吗?我真的不想嫁给他,我连她是谁都不知道,我该怎么办?”
上官雪边说着豆大的泪珠边落了下来,她目不转睛的看着上官月,小手也在不安着拽着她。
上官月听着姐姐的话,心里很难受,她很想帮姐姐,即使要她替姐姐嫁过去,她也愿意。
可是姐姐才是他要娶的,害怕给大家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不知道该不该和姐姐提这个办法。
上官月心里想着,很是纠结,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做抉择。
要结婚的对象是年少的那个他啊!怎能不让她心动,怎么也挡不住她想要去爱欧阳皓靖的那颗心,即使他也许记不得她了。
思考了许久之后,上官月小声说道:“姐姐,如果我可以替你嫁过去,但是一但被发现了,我们家族都会跟着遭殃,要冒险一试吗?”
上官雪也没有想到妹妹会这么说,也是一愣,两人便商量思考一夜明天再做决定谁回国。
上官家虽然家大业大,但毕竟还是抵不过欧阳家,胳膊拗不过大腿,两人双双陷入了沉思。
经过了一夜的思考,上官月决定勇敢一点,努力的像他奔去吧,不管结果如何,也要去争取,即使被发现了,她一人承担最后的后果。
"咚咚咚~’
“姐姐,我替你去联姻,只是……”
“只是什么?你提什么要求,姐姐都会想办法去满足你的”
上官雪心里真的开心了起来,只要能逃离传闻中的那个人,她不惜一切代价。
如果不是这个妹妹,她还真不知道如何解决的了,也许,自己就这么嫁过去了。
“我们只有一个办法,瞒天过海,我们互换身份……”上官月双手在不安的搅动着衣角。
上官雪同意了,全部都要按照着计划里的进行。
只要能嫁给他,怎么样都可以,即使要换个身份生活她上官月也在所不惜,终于可以去正大光明的去爱她,去陪伴他。
俩个姐妹学的都是表演专业,而且成年后就在国外,互换身份其实不难,只要不是太亲近的人都发现不了的,这也许是有些心安的理由,只要平时注意点就好。
还有三个月毕业,她们俩个要在这三个月的时间内活出对方的样子,住对方的房间,过对方的生活,疏远一切在美国的朋友,俩人也决定,画一样的妆容,瞒天过海,嫁过去后一切也就结束了。
“给我密切观察上官雪的动向……”欧阳皓靖刚放下电话。
碰~突然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总裁办公室的门被一脚踹开了“皓靖,你真的要娶上官的女儿吗?你有没有搞错诶,她你真的放下了吗?”
万琰听到消息急忙的赶了过来,不可思议的问他。
落地窗旁,站着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
微微的转过了身体,看得到他带着面具,一手拿着拐杖在杵着,另一个手拿着装着红酒的杯子朝着万琰微微抬起。
“嗯,老爷子的命令我目前还不能违抗”接着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坐下陪我喝喝酒吧”
万琰也懂得欧阳皓靖的心情,就这样两个人相对无言,慢慢的喝着酒,陪伴就是最好的方式。
娶她?这一切对欧阳皓靖都是迫不得已,好戏才刚刚开始。
第3章 回国
毕业季
俩姐妹今天毕业了,也到了该回国履行父亲的安排了。
为了隐藏双方的身份,上官月回国扮演姐姐的角色,而姐姐就在美国继续生活下去。
中国M城飞机场,一架巨大的飞机落地后,熙熙攘攘的人流从机舱内涌出。
一位身姿优美,穿一身白色的连衣裙的女子走了下来,远远望去五官十分精致,一副娃娃脸,及腰的金色大波浪卷,带了一副墨镜加了几分成熟的气息,她就是刚刚下飞机的上官月。
正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男人的目光都被她吸引了过去,女人的目光也有的被美丽的上官月吸引过去,让人都忍不住去看一眼。
老管家在所有人都行注目礼的时候,看到了上官小姐,便走了过来。
“小姐,老爷让我来接您回家”上官的管家微微俯身尊敬的说道。
上官月点了点头没有说话,随着管家上了车。
车子停在了上官别墅门前,看着好几年没回过的家,一切都变得很陌生,下了车走进别墅,一进门就看到了那个没有人情味的父亲,还有那个谄媚的后妈。
“呦,可算是想着回来了,再不回来,还真以为我这个后妈虐待你姐俩呢”凤琴犀利的对上官月说着,还拨弄着自己的长发。
“父亲,我回来了”她并没有理会那个贱女人。
“你先上楼,我有事要和小雪说”上官鹤冲着凤琴说道。
小雪?还真的是亲生父亲,虽然互换了身份,但是身为亲生父亲的他,竟连站在他面前的是谁都分不清楚,上官月心里越发觉得可笑。
凤琴气的跺了一下脚,脸色不好的走上了楼。
“小雪,欧阳老爷子向我家提的亲,这关系到我们家族的利益,非同小可,我也没有办法去违抗欧阳家族,委屈你了,但是尽量不要去招惹欧阳皓靖,到时候父亲也无能为力”
父亲的一番话也让上官月寒了心,要是出现意外,父亲还是会舍弃亲生女儿,以家族利益为重吧,女儿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每个人都只不过是他手中的一枚旗子。
吃完晚饭后,上官月上楼进了姐姐的房间,两个人的屋子挨着,虽然是双胞胎,但是屋里的东西和装饰天各一方。
对上官月来说,这个家只不过是她能睡觉的地方,和外面的酒店没有什么差别,仅有的也只是有妈妈在的时候,一家四口仅有的甜蜜记忆。
上官月衣服都没有换就睡着了,梦中她回到了小时候,她和姐姐坐在秋千上笑得灿烂,父亲和母亲在推着她俩,一家四口,看上去温馨的像一幅画……
第二天凌晨,上官月醒来,眨了眨润湿的眼睛,收拾了一番后就出门了,坐进早已等候多时的专车,今天她要和欧阳皓靖去照婚纱照。
轿车停在了一家很大的婚纱店,上官月走了进去,并没有被琳琅满目的婚纱所吸引,而是左顾右盼了起来。
职员好像看出了上官月再找什么。
“小姐,您在找欧阳先生吧,刚才他的助手说公司有点事,忙完了就来”
上官月微微的点了点头,嘴角露出了一个微笑,以示感激。
上官月在店员的帮助下试穿第一件婚纱,婚纱很漂亮,也很复杂,但也不是谁都能hold得住的。
第4章 初遇
上官月在店员的帮助下换上了婚纱,三个店员在她的身后拽着长长的裙摆,她就这样慢慢的从试衣间里走了出来。
虽然她只化了淡淡的妆,但也是美的不可方物,眼神都不想从她身上离开。
“您真是好福气,这件婚纱可是最有名的珠宝设计师Sun设计的,全国限量就这一件。”
“简直就为您打造的呀,真合身,超仙的。”
“欧阳先生真的很爱您呀。”
“好羡慕。”
……
几个职员纷纷的说道,让上官月的心里充满了甜丝丝的味道。
这时,一位高大的男子进来了,杵着黑木带有鹰头标志的拐棍,带着一片银色的面具,坡着脚,但这一切一点也不耽误他伟岸的身姿。
职员看到欧阳皓靖走了进来,刚想问好,就见他举起手在嘴边做了一个嘘的动作,屋子里很安静,上官月站在镜边,安静的看着镜中的自己。
欧阳皓靖走到上官月的身边,脑袋靠近了她,倒是吓到了上官月“嗯~是挺漂亮,是被自己的美貌迷住了吗?”
上官月猛地低下了头,脸红红的,可爱极了,不用说她也知道他是谁,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来了。
他就这么看着上官月,抬起手拨开她的碎发,每一个动作都让上官月的心脏小鹿乱撞,是他,一点也没有变,只是这个面具和拐杖……
莫名的有点心酸,上官月强忍住内心的波澜,回以微笑,也许长伴就是最好的安慰和告白。
“你要一直看下去吗?”欧阳皓靖无辜的对着上官月说道。
“不……,对不起”上官月看被抓包慌张了,虽说她要嫁给他了,但是这也是时隔许久的第一次见面,她总不能这么明目张胆的一直看他,很不礼貌。
说完,上官月的头低的更低了,外人看来,两个人这样的情景,看似很甜蜜。
自从欧阳皓靖来了之后,整个氛围低沉了许多,谁也不敢多说一句话。
“欧阳少爷,我们可以换衣服了。”
职员恭恭敬敬的对欧阳皓靖说道。
“好,你等我。”
欧阳皓靖说完便走向了试衣间,上官月看着他的背影,想到现在终于能感觉到他的气息,还有看到他的一举一动,心里就被甜甜的甜蜜感填充。
欧阳皓靖并没有因为坡脚而影响行动,身姿还是那么伟岸,衣服也很快的换完了。
俩个人站在一起的时候,职员都在感叹,两个人真的超搭,就如同金童玉女一般,天造地设的一对。
职员拿了些要拍照的衣服,一群人就一起去了M城的小岛上照婚纱照。
M城的小岛很美丽,四面环绕着清澈的水,零零散散的小船停在边上,还有的在开着,很有诗意的一副画面。
“上官小姐,麻烦你笑得在开一点,露出牙齿,好,很好。”
“上官小姐,等会我们工作人员喊完123您就往大海的那个方向跑,最好把裙摆拽起,露出小腿,然后欧阳少爷就去追你,OK?”
摄影师是很专业的,给两个人的婚纱照拍的很美,每一张都照出了不同的韵味,虽然上官皓靖带着他的面具。
夜幕降临,婚纱照才完工,中午也就潦草的吃了一顿饭,经过一天的拍照每个人都很疲惫。
也许因为海水的缘故,天空中的星星格外的耀眼,看着身边的那个他,上官月一天的疲惫感瞬间消失了大半。
这一天欧阳皓靖并没有和上官月说过多的话,但是还是让她感到了浓浓的温暖,完全被他的温柔所迷住,为他沉迷。
第5章 婚礼
欧阳皓靖并没有请上官月吃晚饭,说是公司还有事情,先送她回家。
一路上两人相对无言,上官月也没有好意思做第一个张口的人。
上官月刚想开口说说话,想要去更加的深入了解一下他,但是还没等她开口,已经到了自己家的别墅门口。
“明天我来接你,不要睡懒觉”欧阳皓靖放缓了语气宠溺的和上官月说道,说完还温柔的抚摸了她的头发。
“好的”上官月脸红的都快能掐出血来了,下了车就一路小跑走进了屋子,一切都被欧阳皓靖的一句话给征服了。
铃铃……“靖少,回国的是上官月,上官的小女儿,大女儿还在美国,我们要不要……”
“不用,这件事不要泄露出去。”欧阳皓靖看着她跑的方向,挂了电话,露出了一个深不可测的笑容。
第二天凌晨,上官月起的很早,早早的就坐在落地窗边等着那个人来接她,期待着婚礼的心情不期而遇。
可是那个人并没有来,来的只是他的司机。
“少奶奶,上车吧!少爷在古堡等你,你的父亲自己会在中午到那的。”司机弯下腰,手扶着车门,等着上官月上车。
上官月心中是有点失望的,也许是他太忙了,来不及过来吧!她安慰这自己,这么点的小事,没有必要去计较它。
婚礼就在一座古堡举行,也是上官月以后的家,古堡被红色的玫瑰花铺满了庄园,周围也用了百合点缀。
上官月穿了那件洁白的婚纱,扶着父亲的手臂缓缓地向欧阳皓靖走来,欧阳皓靖站在红毯的尽头,他带着面具让人看不出他的情绪。
婚礼没有因为身份的高贵而邀请媒体,只请了对双方有利的生意人,台前只坐着上官月的父亲和欧阳皓靖的爷爷,甚至连伴娘伴郎都没有。
欧阳皓靖的爷爷很严肃,虽然已经年岁很大了,但仔细看也能看出老爷子当年也是一个大帅哥。
外界只知道欧阳家的公子结婚了,但并未知那女子是谁,虽然欧阳皓靖在外界传闻坡了也毁了容,但是也是一个妥妥的钻石王老五。
M城许多的女子听到这个消息都伤透了心,也都在好奇着哪位女子入了欧阳少爷的法眼。
“主啊,我们来到你的面前,目睹祝福这对进入神圣婚姻殿堂的男女.照主旨意,二人合为一体,恭行婚礼终身偕老,地久天长;从此共喜走天路,互爱,互助,互教,互信;天父赐福盈门;使夫妇均沾洪恩;圣灵感化;敬爱救主;一生一世主前颂扬。”神父在宣读。
“上官小姐你是否愿意这个男子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上官月含羞的看着欧阳皓靖说道:“我愿意”
“欧阳皓靖先生你是否愿意……”
“我愿意”还未等神父朗诵完就被欧阳皓靖打断了。
上官月当时真的以为像宾客所说,他是等不及了,才这样的,还让她满心欢愉的开心了许久。
互相交换了戒指之后,神父双手拿着圣书,微笑着说道。
“新郎可以吻新娘了”
欧阳皓靖慢慢的像她凑来,上官月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但是欧阳皓靖只是轻轻的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
到了这里婚礼也算过了大半,接下来就是敬酒了,上官月没有几个认识的人,就这么跟在欧阳皓靖的身边,浑浑噩噩的敬着酒,一直到结束也都累惨了。
这场婚礼简简单单的结束了,也没有人闹洞房,欧阳皓靖在送着众人离开,上官月就这样坐在沙发上等着欧阳皓靖回来,竟等等的在沙发上睡着了。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这大叔舌头好棒小说+一次刺激的虎狼之词,程

下一篇: 傻子有个大东西第一集 有了齐雯小萝莉被大叔在公交车上 的

本文标签: 戒尺 欧阳 串珠 别急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