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段子 > 一老公不要 行人来娇花嫩蕊揉揉+到

一老公不要 行人来娇花嫩蕊揉揉+到

作者: 来源: 2021-10-08 13:03:46

一行人来到办公室。
主任坐在椅子上,拿起保温杯,喝了一口水,然后把手放在桌面上,看着他们:"说说吧,为什么欺负他?"
赵昊东先不干了,站了出来,看着主任,谄媚地笑着:"主任,这回可不是我们的错,是他先挑衅的,他看不起我们成绩低,我们老大为了给我们讨回公道,就与他打赌,如果老大考进年级前十,他就向我们道歉,谁知,这小子居然不认帐。"
他越说越气愤,呼吸越来越沉重。
"他说的都是真的?"主任看向男生,询问他。
男生摇摇头,左右摆动双手,矢口否认:"不是的,不是这样的。"
赵昊东他们看到,指着他说。
"你这人怎么这样,明明是你输了。"
"对啊,你怎么能不认帐呢?"
"你就不配当一个男人。"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得男生有些羞愧,缩着身子,后退了几步。
主任眉头一皱,站起身来,用力的拍向桌子,表情严肃的说:"安静,谁让你们说话的?"
"不对,谁让你们打赌的,说。"他这才意识到事情的重点,更加生气。
他们见情况有些不对,一个大步退到了姜彤身后,不再说话。
男生把握机会,趁机推脱责任:"主任,是她,姜彤,她说打赌的。"
姜彤从进门开始,一句话也没有说过,双手插兜,静静的看着他们表演。
主任顺着男生的视线,注意到了她:"你就是姜彤?"
姜彤直视着主任,点了点头:"是的。"
主任审视着眼前这个有些秀气的小伙子,白皙的皮肤,没有一丝瑕疵,不过最吸引人的还是她的眼睛,她的眼睛大大的,像猫瞳一般灵动,这几天倒是经常听说她,期中考试她的进步是最大的,几位老师天天都夸赞她。
"姜彤,你知不知道打赌是不对的?"主任质问她。
"不是的,主任,是他先欺负人。"赵昊东急匆匆的向主任解释。
"好了,好了,这件事不管谁先起的头,身为学生,打赌就是你们的不对,你们现在的重任是学习,可你们呢,算了,明天都请家长过来。"主任严厉的批评了他们。
"别啊,主任。"一群人恳求着主任,放弃这个决定。
姜彤听到"家长"两个字,眼神变得哀伤,父亲去世了,林叔也联系不到,就她孤单一个人。
一旁的季译承注意到了她眼神中的落寞。
难道……他不希望被请家长?
他也是一个人吗?
"主任,打赌的事情是我起的头,和他们没有关系,您要是追究责任,就追究我的。"姜彤上前一步,一派大义凌然的说道。
赵昊东他们听到这话,心中感动,他们没白认这老大。
"你是真的要一人承担责任?"主任看着她质问道。
姜彤坚定的点头:"嗯,我一人承担。"
"好,那你把你的家长叫来,我和他谈谈。"主任坐回椅子上,看着她说道。
"主任,我没有家长,有也联系不上,要不你罚别的吧"姜彤看着主任,真诚的说道。
"你……"主任被她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姜彤转过头,偷偷的朝季译承是个眼色,示意他帮帮忙。
季译承看到她偷偷摸摸的小模样,眼里划过一丝笑意。
"主任,依我看,可以先罚姜彤同学打扫厕所,其余的可以等她的家长回来再谈。"季译承建议道,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姜彤听到这话,转头瞪向他,他这是打不过我,暗算我啊。
主任扶额,想了想:"行吧,姜彤,罚你扫一个星期的厕所,其他的等你家长来再谈,至于其他人每人一万字检讨,明天交给我,行了,你们都回去上课吧。"
主任挥挥手,让他们都出去。
办公室门口,男生和赵昊东都回了教室,只有姜彤与季译承两个人。
"好啊,季译承,你好样的。"姜彤拉着季译承,怒气冲冲的质问他。
季译承一脸淡定的看着她,没有丝毫的害怕。
她刚要发飙。
谁知,一阵手机铃响,打断了她。
姜彤拿出手机,看着手机上的熟悉的号码,眼神颤动。
是林叔的电话。
姜彤快速点了接通,神色紧张,声音略微颤抖"喂?林叔。"。
可曾想,电话里不是林叔的声音,而是一个年轻女士的:"喂,您好,我们这里是市人民医院,手机的人受了重伤,目前就在我们医院,他现在急需手术,需要家属过来签字。"
姜彤听到原因后,身体微微发颤,呼吸越发急促,手紧紧攥着胸口,感觉快要呼吸不过来了。
"好,我知道了,我现在马上过去,"她拿着手机,神色匆匆的冲了出去,浑身透着焦急。
林叔,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季译承见她转身就跑掉了,微微皱眉,眼底的神色暗了下去,嘴角抿成一条直线,抬步跟了上去。
跑到学校的外墙边,姜彤助跑,起跳,翻墙出了学校。
季译承在远处看到后,转身便来到校门口,利用自己学生会长的身份,出来校门。
姜彤冲到大马路上,疯狂地招手拦车,她紧紧的咬着下嘴唇,一直不放开,心中不断的祈求着。
等等我,林叔。
可是目前正值高峰期,根本没有车停下来,她越发的着急,咬得越发的用力,都流血了,也没有察觉,依旧四处张望看有没有空车。
季译承见她如此着急,迅速的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冰冷的语气里透出一丝焦急,吩咐道:"马上安排辆车来学校。"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姜彤见还是没有车停下,一咬牙一跺脚,把心一横,她就跑马路中间,要以身拦车。
可还等她跑,突然,一辆黑色的轿车直冲姜彤而来。
姜彤一下子愣住了。
就在车马上要撞上她时,只听"吱"的一声,车堪堪停在她眼前。
姜彤反应过来,她气极地踹了车胎一脚,要不是林叔躺在医院生死未卜,她一定跟这个司机好好聊聊,她刚想转身再次以身拦车,突然被季译承一把拉住。
下一秒,车门打开,姜彤整个人被塞进后车座。
季译承则快步走向另一边上了车,淡定开口:"开车。"
姜彤被他一下子摔懵了,直到车子发动,她反应过来,迅速的爬起身,张牙舞爪地扑向季译承:"季译承,你松开,我没工夫给你闹。"
看着她大喊大叫,季译承眼睛看着前方,薄唇轻启,吐出三个字:"我送你。"
"什么?"姜彤有些不明白,再次看向他,刚要开口问,却被窗外的景色吸引。
这是去医院的路,她冤枉他了。
姜彤,你个猪脑袋,不会看清情况在出手嘛。
姜彤看向他,明亮的眼眸里透出歉意,言语里充满了对他的歉意:"我刚刚太着急了,对不起。"
季译承看着她歉意的眼睛,眼底涌上一丝纵容,冷淡的回答:"没事。"
到了医院门口,姜彤直接跑下车,进了医院,来到前台。
"你好,我是林祥的家属,请问那位病人现在在哪?"姜彤大口大口的呼吸着,额头上都是汗,也顾不上擦,眼神焦急着问着护士。
护士抬头,只见一位清秀的少年站在面前,他满头大汗,乌黑的碎发紧贴着额头,因为刚刚的运动而微微泛粉,红唇微张,调息着气息,漂亮的眼眸里盛满了焦急,哇,好帅啊。
姜彤见护士呆呆的盯着她,眼里划过一丝怒意,凌厉的低吼道:"林祥现在在哪?"
护士被吓得回了神,她马上翻看查找记录:"那位病人目前在3号手术室,等着动手术,前面直走,在左拐就是了。"
护士探出身子,伸出手,为她指了路。
"谢谢。"姜彤得到答案后,马上按照刚刚护士指的路,小跑过去。
季译承跟着走进了医院,看到姜彤的身影,立刻跟了过去。
顺着护士指的路,姜彤顺利的找到了手术室,看到门口等待的护士,立刻跑上前:"你好,我是林祥的家属,请问现在情况现在怎么样?"
"病人现在情况非常不好,请你马上签字,我们马上动手术。"护士把表格和笔色塞给她。
姜彤立刻签上了名字,焦急的望着护士,恳求道:"请你们救救他。"
"我们会的。"护士拿上表格,进了手术室。
姜彤有些喘不上了气,捂住胸口,一步一步的坐到了椅子上,双手抱住头,心里不断地祈求上苍的保佑林叔。
季译承跟着他,看到她这副模样,眸色更加深沉,表情越发的凌厉,散发生人勿近的气息,他并没有走上前打扰,只是远远的看着她。
第十五章 醒醒,林叔
三个小时后,林叔被推了出来。
姜彤"唰"的一下站起身,边跑林叔的病床旁,与护士一起推着,进了病房。
护士们安置好病人,嘱咐道:"病人的手术很成功,目前没有生命危险,不过,病人之前头部受伤尤为严重,所以什么时候醒,就看病人自己的意识了,还有一有情况就按铃,我们会马上赶来查看情况。"
听完护士的话,姜彤感觉像是被雷劈了一样,面容呆滞,身体有些发软。
难道林叔再也醒不过来了?
怎么会这样。
站在门口季译承看着她身体有些摇晃,跑上前扶住她。
护士见到两人碰到了一起,心里不住激动。
啊,他们碰一起了,看来,他们真的是一对。
天啊,我竟然看到真的了,好开心!
护士压抑着激动的心情,正常地问道"对了,病人的手术和住院的费用现在需要家属去前台缴费,你们……"她欲言又止的看看她,又看看他。
"我去吧。"季译承明白护士未说出口的话,直接开口。
想着姜彤连吃饭都困难,哪有钱交医药费。
季译承扶姜彤坐到旁边的病床上,开口叮嘱:"你待在这里,我去交钱,一会儿就回来。"
说完,他和医生他们一起走向房门,走到门口,停下望了望她,眼底划过一丝担心,稍纵即逝,他眼下眼帘,转身走出房间。
姜彤根本没有多余的心思关注这些,她只希望林叔早点醒过来。
看着林叔憔悴的面庞,想着护士说得话。
重伤?
是谁把林叔打成重伤的呢?
难道是他们发现了吗?
想到这,姜彤的眼睛里涌出滔天恨意,父亲被害死了,林叔躺在这里。
她是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哪怕付出惨痛的代价。
姜彤用力的抹了一把脸,眼睛里带着一股狠绝,死死的看着前方。
姜彤走近林叔,轻轻的依偎在他的身上,像女儿朝爸爸撒娇似的:"林叔,你要快点醒来啊,你还要保护我呢。"
可是床上的人没有丝毫反应,她再也忍不了,额头抵在床边,身体一颤一颤地,低低地啜泣着。
季译承交完钱,站在门口,看到房间里的场景,想起了自己在本家的经历,眼底的戾气慢慢的溢出来,就在快压抑不住的时候,他低下头,额间的碎发遮盖住眼底的波涛汹涌。
季译承整理好心情,走近她,站到她身边。
谁料,她"咻"的抱住他,紧紧攥着着胸口的衣服,埋在他怀里,嚎啕大哭。
季译承察觉到胸口的湿润,身体变得紧绷,不知所措。
自父亲死后,是林叔一直照顾着她,而现在林叔因为她躺在病床上。
她太没有用了!
姜彤越发心痛,哭的让人心疼。
季译承能感觉到她在深深的自责,僵硬地把手放她肩膀上,拍了拍。
姜彤心情渐渐平复下来,察觉到自己的失态,脸"腾"的红了,小心翼翼的从他怀里离开。
季译承见她如此,收回手,平淡的对她说:"医药费交好了。"
姜彤点了点头,转过来,感激的看着他:"谢谢你,季译承。"
此时此刻,她是真的很感激他。
"没事。"季译承接受了她的道谢。
"麻烦你再帮我一个忙,帮我请两天假。"姜彤看着他,开口麻烦道。
"嗯。"季译承点了点头,答应她之后,离开了病房。
而姜彤转身坐到病床边,观察着林叔的情况。
季译承回到学校,直奔办公室,找到耿老师请好了假
他拿着请假条,正要下楼,一群人迎面而来。
不好!
他马上扭转身子,用手把住栏杆,稳定住自己的身体,避开来。
只听"哎呦""啊"等惨叫声一一传来。
还好他躲得快。
季译承斜靠在栏杆上,站在台阶上,冷冷地看着地上的人,冷峻的说道:"楼道里禁止追逐,推搡,先口头警告一次,下次直接扣学分。"
"你们快给老子起来!"压在最底下的人用力在地上拍了几下,大喊道。
"哦,好的,好的。"
"快起来,起来。"
上面的人手忙脚乱的爬了起来,把最底下的人扶了起来之后,战战兢兢的站到了一边。
季译承等他们站起来之后,才看清楚被压的人的模样。
原来是赵昊东,姜彤的小尾巴。
赵昊东推开搀扶他的小弟,低头,用力的拍打着衣服上的灰尘。
拍完后,他抬起头,恶狠狠的看着季译承,看他一副事不关己的姿态,咬牙道:"季译承,你好样的。"
他竟然害老子摔倒,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他紧攥紧拳头,抬手,朝着季译承的脸揍去。
季译承一个后仰,伸出右手一把钳住,看着近在眼前的拳头,眼底划过一丝戾气。
竟敢这么对他,胆子挺大!
随着季译承面容逐渐变得凌厉,手上力气也越来越大,恨不得掐断它。
手腕越来越疼,赵昊东的脸渐渐扭曲,手不断的挣扎着:"疼,疼,你……你松开。"
他看着季译承冷峻的面容,见他不肯松开,也顾不上丢脸,大喊道:"还不过来帮忙,让他松开!"
"哦……"旁边的几个小弟应声,朝着季译承攻击过去。
季译承看到他们都攻了过来,不慌不忙的撒开了手,然后向后撤退几步,隔着一段距离,警惕的看着他们。
赵昊东揉了揉手腕,想着刚刚受的欺负,恼羞至极。
妈的,力气真他妈的大。
疼死他了!
非得找回场子不可。
他重新整理状态,抬腿,便又向季译承打过去。
小弟们连忙拉扯住他,靠近他耳边,提醒他:"昊哥,别冲动,你忘了我们干什么来的啦。"
赵昊东瞬间冷静了下来,停止了动作,想起了来此的目的。
对啊,差点忘了大事。
第十六章 送饭
赵昊东收起张牙舞爪的样子,抬高下巴,嚣张地看着季译承:"我问你,我们老大去哪儿了?"
看他们没有再攻击的意思,季译承放下了警惕,听到对面的问话,淡淡地回答道"不知道。"
他可没有义务告诉赵昊东他们,姜彤的情况。
"你撒谎,有人看见你们一起出了学校。"赵昊东满脸的怒气的瞪着他,大声的反驳道。
对于他的大嗓门,季译承掀了掀眼皮,对他感到有些无语,不想回答。
赵昊东见他无视了自己的问题,再加上之前的事情,怒气上升到了顶点。
竟敢无视他,看他怎么收拾他?
无视身边小弟的阻拦,抬脚,大步走向季译承,气势汹汹。
季译承一点也不怕他,反正他也打不过他,就站在那里,面带微笑等着他过来。
赵昊东看着他的笑容,隐隐有些害怕,周身的气势全都消散了。
他干嘛笑啊?
"你……你想干什么?"他停止上前,一下子抱住自己,害怕的看着他,语调颤颤巍巍的。
季译承觉得有些无趣,冷冷的瞟了对面一眼:"不打我走了。"
说着,他就转身离开,往1班的方向走去。
身后的赵昊东依旧在原地叫嚣着:"有本事,你别走,你过来和本大爷打一架。"
季译承没有理会,一步没停。
旁边的小弟觉得甚是丢脸,架着赵昊东就往回走:"昊哥,人都走远了。"
他一看,还真是,让小弟撒开他,骄傲的宣布:"看来是怕了我了,先饶他一次,走,回去上课。"
旁边的小弟压抑想笑的心情,纷纷附和。
放学后。
季译承收拾东西,准备回去,刚到门口,就被人拦住了。
"季同学,我想和你……说几句话,你能不……能陪我去天台?"一个腼腆害羞的女生鼓起勇气,站到他面前,断断续续的说道。
"不能。"季译承有些不耐的看着女生,单肩搭着书包,双手插兜,等她开口。
女生看着人来人往的走廊,更加害羞,双手紧攥着肩带,脚底摩擦的频率越发的快。
季译承见她一直不出声,更加的不耐,抬脚就走。
女生一看他要走,心急起来,她深吸一口气,大声喊道:"季译承,我喜欢你。"
附近走路的学生被吸引住了脚步,驻下身来,关注着事情的发展。
哇,这都第几个和季译承告白。
真是受欢迎。
之前看过类似场景的男生,再次看到,对季译承更加的羡慕嫉妒恨。
喊完之后,女生害羞地捂住脸,低下头看向地面,不敢直视他。
"说完了?那我走了。"季译承冷冷说道,便直接绕开女生,继续往外走。
女生咬着嘴唇,再一次拦在他的面前,带着眼泪地眸子执着地望着他,问道:"你还没说答案?"
"我的态度就是答案。"季译承漠然的回答,然后大步从另一侧走了出去。
刚走两步,就听见身后的女生朝他大喊:"其实我知道原因,但是我始终不敢相信,现在看来,她们说的是真的。"
季译承没在意,继续走着。
而其他同学却对她的话很感兴趣,纷纷议论开来。
"她说的是那件事。"
"我觉得是。"
"看来传言是真的。"
女生们越说越失落,怎么会这样呢?
季译承此时已经走到学校门口,他上车,把书包甩在一旁,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
显然刚刚发生的事情,让他的心情很不好。
司机见自家少爷有些烦闷,生怕触他霉头,连忙发动车子。
季译承睁开眼,看向窗外的风景,想起姜彤孤单一人坐在手术米门口的身影,眼底浮现一丝担忧,冷冷的吩咐道:"掉头,去医院。"
司机不敢多问,立即调转车头。
看到窗外的建筑一个个从眼前闪过,一家粥铺引起了季译承的注意:"停车。"
司机将车停到路边,转头面向身后,询问道:"有什么吩咐,少爷。"
季译承低下头,深邃的眼眸沉了沉。
也不知道,她吃饭了吗?
"你去买份粥回来。"季译承指了指前方的粥铺,冷淡的吩咐他。
"好的。"司机恭敬点头,下车去买粥。
一会儿,司机买完,把粥给了少爷,继续开着车。
季译承看着旁边热气腾腾的粥,想象着她吃到食物,幸福的模样,眼里浮现淡淡的温柔,嘴角勾起一抹满意的微笑。
到了医院。
他打开车门,领着粥,直接进了医院。
此时。
姜彤坐在病床边,紧紧握住林叔的手,脸颊在上面轻轻摩擦,担忧的看着林叔。
她越看越伤心,眼睛渐渐泛起泪光,仿佛快要哭出来了。
"哐哐哐……"敲门声响起。
"吱呀"一声门被打开,季译承走进房间
姜彤放下林叔的右手,抹了抹眼睛,平复了情绪,抬头问道:"你怎么来了?"
他没理会她,侧着身子,直接走进病房,把东西在床头柜上,细细的看了病床上的人一眼。
姜彤对他的行为有些气愤,用力的甩上了门,走到他面前,插着腰质问他:"你来到底干什么?"
季译承坐在旁边的病床上,指了指柜上的东西,面色淡然的回答:"送饭。"
姜彤看清是粥时,一下子没了气势,反而还有点愧疚。
刚刚她是不是有点过分?
"谢谢。"姜彤微微点头,盯着眼前的碎发,一下一下的揪着它。
"嗯。"季译承接受了她的谢意,审视着周围的环境。
姜彤拿过粥,坐在一边的椅子上,打开盖子。
食物的香气扑面而来,诱惑着人们享用它。
鼻子微动,姜彤突然觉得好饿好饿,急需进食。
啊,闻着真香。
她立刻舀了一口,喂进嘴里,瞬间就眯起眼,一脸的幸福。
嗯,味道真不错。
季译承看她吃得如此幸福,冷峻的面容微微柔和。
吃到美食,她心情都变好了,看着季译承也顺眼了,她一边喝粥,一边与他说话:"对了,你怎么想起给我送饭?"
"耿老师让的,他嘱咐我监督你学习,顺便照顾你。"季译承有些温柔的回答道。
"哦。"姜彤专注的吃着食物,漫不经心的应答,接受了他的回答。
季译承看着病床上的人,简单询问了一声:"还没醒?"
她悲从心来,觉得有些难以下咽,把粥放下,低头叹了口气:"没有。"
姜彤心中更加的难过,她害怕林叔再也醒不过来了,眼角酸涩,声音哽咽到:"你说,他会不会再也想不过来了?"
她希望他能给一些信心。
察觉到她的哀伤,季译承的眼里透着一丝心疼,伸手覆上她的肩膀,看着她有些哀伤神情,坚定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温柔:"放心吧,一定会醒的。"
他的话仿佛救命稻草,把姜彤从崩溃的边缘拉回来。
姜彤坚定了信念,林叔一定会醒来的。
看到她慢慢平复下来,季译承打算松开她,却被她一把扯过衣袖,放在嘴巴边擦了擦。
刹那间,季译承的脸色阴沉下来,额头青筋一下一下的颤动着。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季看了会高潮的小说片段译承懵交换系列150部分 了

下一篇: 这大叔舌头好棒小说+一次刺激的虎狼之词,程

本文标签: 行人 老公 来娇花嫩蕊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