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段子 > 【荤段子精选】为什么女生说疼男生更有劲儿

【荤段子精选】为什么女生说疼男生更有劲儿

作者: 来源: 2020-12-29 01:01:49

  【荤段子米青选】为什么女生说疼男生更有劲儿

     她从来都没有被王建满足过,甚至从未感受到这种炙热的气息席卷全身,但饶是她闭着眼睛,依旧知道散发着炙热气息的东西是什么玩意儿。

  想到一会儿自己饥渴的身体就要被填充,她的脑中闪现出王建的身影,理忄生瞬间将身体的渴求所战胜。

  此刻自己正一丝不挂的躺在老马面前疯狂扭动身体,这种羞耻感让她急忙将双腿紧紧夹住,同时也慌忙从床上坐了起来。

  老马见苏雯已经清醒,不敢继续霸王硬上弓,趁着苏雯还没睁开眼睛,迅速提起了裤子,装作关切询问:“雯雯,怎么样?好了吗?”

  “好多了……”

  苏雯脸颊羞红,娇嗔看了眼老马,下意识朝裤子瞥了一眼。

  可是见老马裤子虽然鼓囊囊的,但并没有任何东西暴露出来,她的心脏跳动的更加迅猛起来。

  “叔叔的裤子整整齐齐,难道我刚才想错了?可是那种感觉明明是……”苏雯心如同小鹿乱撞一样,脸颊通红的看了眼老马,却发现老马的目光直勾勾盯着自己的山峦。

  苏雯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此刻一丝不挂,而且坐起来后丰满的山峦就高耸在老马面前。

  “叔叔,你能不能别看了。”苏雯急忙捂住身体。

  “雯雯,真是对不起,我也是因为你的病情太着急了。”

  老马尴尬别过头,他并没有趁机继续拨撩,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不让苏雯反感讨厌自己,以后还是会有很多机会的。

  “叔叔,谢谢你了。”虽然被老马扒了个底朝天,苏雯并没有责备老马,毕竟是老马让她疼痛的脊椎缓解了下来,而且还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美妙。

  苏雯匆忙穿上睡袍,拎起湿哒哒的裤子,也不敢继续逗留,急匆匆走了出去。

  此刻房间内还弥漫着二人动情时分泌出的荷尔蒙气息,她担心自己会再次被这股味道冲击的意乱情迷,做出对不起王建的事情。

  看着面红耳赤的苏雯从身边走过,老马很想将她压在床上疯狂耕耘,可这个疯狂的想法最终还是被压制了下来。

  听到隔壁传来关门声,老马叹息一声,脱的米青光躺在床上,嗅着床单上遗留的苏雯体香,将手伸入被子内开始放飞起了自我。

  释放之后,老马这才满足的闭上眼睛。

  昏睡时,老马隐约听到王建酒醉回来,而且还听到苏雯不满的嘟囔声从隔壁传来。

  等隔壁安静之后,老马就一直处于这种半睡半醒的状态,不知过了多久,一缕敲门声突然响起,将他彻底惊醒过来。

  “谁啊?”老马从床上爬起来,迷迷糊糊问道。

  “叔叔,是我。”苏雯犹犹豫豫的娇柔声响起:“王建喝醉了,吐的满床都是,我现在没地方睡了,外面太冷了,要不……要不我今晚睡你房间吧……”

  老马脑子瞬间蒙圈,他做梦都没想到,经历了昨晚的事情,苏静竟然会主动要和他同床共枕。

  等回过神,他急忙掀开被子准备开门让苏雯进来,可看到自己赤条条的,担心苏雯吓得扭头就跑,又合上被子激动喊道:“雯雯,外面冷,快进来吧,别冻坏身子了。”

  “吱呀……”

  房门打开,苏雯依旧穿着那件睡袍,浑身发抖的走了进来。

  她老早就被老公的呕吐熏得跑了出来,本想一个人在外面挺过一晚上,但是冻得实在受不了,没办法之下,这才敲开了老马的房门。

  “叔叔,真是麻烦你了。”

  房间内亮着小夜灯,苏雯只能看到老马躺在床上,因为还没适应光线,没有看到老马贪婪的目光打量自己。

  “麻烦什么呢?你是客人,怎么能让客人挨冻呢?”为了探探苏雯的底,老马挣扎准备起身:“雯雯,你就睡在这里,我出去将就一宿。”

  苏雯急忙说:“叔叔,你就睡在床上吧,外面太冷了。”

  老马憨笑说:“这怎么好意思呢?”

  苏雯嘤嘤说:“是我不好意思才对,三更半夜麻烦你,我就睡边上就行了,不会妨碍到叔叔睡觉的。”

  老马掀开一侧的被子说:“快别说了,赶紧躺下吧,农村晚上寒气重,别让寒气侵体留下什么后遗症了。”

  苏雯打了个冷颤躺在床上盖上被子,本想就穿着睡袍睡觉,又膈应的难受,就摸索着在被子里脱了睡袍,两个人就这么赤条条躺在同一床被子里面。

  老马因为妻子去世,二十多年没有在女人身上感受过鱼水之乐,而苏雯和王建在一起,从来都没有享受过作为一个女人的快乐。

  加上从昨晚开始,二人发生的暧昧事情,让躺在床上的两人一度非常尴尬。

  “雯雯,你那边没电热毯,要是冷了就朝我这边靠靠吧。”

  “嗯。”

  苏雯应了一声,朝老马移动过去。

  二人都没有穿衣服,加上这张双人床只有一米五宽,稍微挪动一点,苏雯便触碰到老马结实炙热的身体。

  她好像触电一样剧烈哆嗦了一下,脑中很快浮现出傍晚自己一丝不挂的画面,不自然便湿润起来。

  老马也回味着刚才肌肤相亲的感觉,之前已经发泄的身体又挺立了起来,呼吸也开始急促。

  二人就这么平躺在床上,谁都没有说完,就连急切想要耕耘苏雯的老马也出奇的没有任何动作。

  许久后,困意同时袭来,二人呼吸慢慢平稳双双j r了梦境。

  或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在梦中,苏雯梦到王建变得生猛无比,抓住自己的山峦疯狂的晃动,让她如同一滩烂泥一样瘫软在怀中。

  而老马也梦到自己去世二十多年的老婆又重新活了过来,还一丝不挂躺在自己身边,抓住了自己的挺立,用手轻抚他结实的月匈膛。

  二十多年没有看到妻子,老马在梦中将妻子紧紧拥抱在怀中,疯狂拨撩那两座皑皑雪山,探向湿润的泥泞不断刺激。

  当妻子牵引着老马的坚挺来到柔软之地的时候,老马本能朝前顶了一下,可是感觉到一阵湿润的温热席卷全身时,老马瞬间清醒过来,这根本就不是做梦。

  他怀中真的紧抱着一具女人的神体,手还覆盖在月匈口上晃动,让他亢奋无比的是,挺立的身体就不偏不斜抵在这具酮体的柔软湿润上面……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把你摁在床上污段子】想找个男人使劲的通我下面

下一篇: 【污段子】宝宝我好难受帮帮我,乖乖疼一下就不疼了,太里面了出来一点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