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段子 > 呵呵我要别停我要死了;人会因为身体而爱上另一个人吗?

呵呵我要别停我要死了;人会因为身体而爱上另一个人吗?

作者: 来源: 2020-12-09 00:09:52

呵呵我要别停我要死了;人会因为身体而爱上另一个人吗?

“帮我查一个人,她叫顾茗烟,在设计公司,做网络主编,我要知道她的每日行程和她的社交圈,越详细越好。”

 

“!包在我身上。”

 

挂了电话,林彦琛若有所思,他掏出裤兜里事先准备好的一盒杜蕾斯,连包装都是完好的,他苦涩地笑,想起他靡乱而声s e犬马的大学时光。那段时间,他从不缺女人,几乎夜夜沉浸在温柔乡中,但即便这样,却难掩内心的空虚。他清楚地知道,他所做的这一切不过是对自己一成不变人生的一点点反抗,他不断地通过换女人,通过忄生去释放自己,但却只是饮鸩止渴罢了。

 

自从大学毕业后,他遵照父母的意愿接管了家里的公司,就从未碰过女人了,直到如今,这个叫顾茗烟的女人和他发生了一夜情。

 

她不知道他的身份,也不知道他的过去,他们之间,只有最原始的身体交缠,即便这样,他仍然能感受到当她在自己身下s yin时,他强烈的怜爱与疯狂的占有欲,他终于明白了什么是zuo爰。

 

和从前拥有过的女人不同,他想要保护她,照顾她,想要给她最极致的欢愉,而不是让她沦为泄欲的工具。他看着她在自己的挑逗下变得羞红的面颊,听着她娇羞的喘息,吻着她敏感的身体,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他无比餍足。

 

当他j r她的身体,肆意地伐挞时,他感到自己的占有欲正喷薄欲出,他想要她,狠狠地要她,只允许自己要她。他在她身上留下深深的吻痕,宣告着自己不容侵占的领土,他要她带着他的痕迹去生活,要她一辈子也忘不了他,这感觉如此强烈,以至于他甚至想要夜夜与她交欢。

 

人会因为身体而爱上另一个人吗?在从前,林彦琛的答案也许是嗤之以鼻,但现在,他相信了。?

 

顾茗烟已经坐上了回家的地铁,很久没有过这么激烈的情事,此刻她浑身酸痛无比,每动一下就牵扯着疼。下身的肿胀让她不敢迈太大的步子,身上的斑斑痕迹也让她忍不住用衣服遮了又遮,整个人狼狈不堪。

 

但回想起昨晚的缠绵,她想,她还是不后悔的。

 

她住在公司旁边的出租房里,狭小的单人间暖而温馨。这一片房租便宜,又是新盖的楼盘,前来租赁的住户大都是刚毕业的学生,楼下的篮球场上,每天都会有三三两两的年轻男孩在此挥汗如雨,但顾茗烟每次只是淡淡地扫一眼,就匆匆回家。

 

顾茗烟过着和同龄人完全不同的单调生活,她将所有的米青力都扑在工作上,几乎没有什么多余的社交,更别说夜生活,唯一的交流就是偶尔和大学的闺蜜一起逛逛街,聊个天。她的生活非常简单,只有公司和家,两点一线。

 

自然,这样的生活里,她时常会觉得寂寞,但好处就在于,她把太多的心思投入到工作中,导致她成为了公司里不可或缺的一员干将。

 

公司的主营业务是产品设计,至于网站,只是老板心血来潮开办的,想以此为公司增加点名气。原本公司对网站建设就没有抱太大的希望,索忄生全权交给还是实习生的顾茗烟打理,但她却充分发挥了自己的专长,硬是把整个网站撑了起来。

 

由于去年的S市国际设计周上,她联系到了几个国内知名的设计师,做了几期连载专访,文章内容充实,语言得当,句句切中行业里最引人关注的话题,于是网站的知名度瞬间提高。接着她乘胜追击,以网站的名义举办了几个线下交流活动,把国内能联系到的资源统统抓在了手里,几个月后,网站名气迅速提升,一跃成为国内最知名的设计网站,连公司老总都对她赞赏不已,更将自己认识的圈内好友统统介绍给她。

 

但她并不止步于眼前的成就,毕竟设计行业最顶尖的资源都在国外,于是她又去国外的网站联系国际设计师,顺利拿下了几期专访,甚至获得了明年几个国际设计周的媒体邀请。就这样,才毕业刚刚一年的顾茗烟已经成为了设计网站的主编,拿着不菲的薪水,足够让她在S市里生活得无忧无虑。

 

现在,她手下已经有了两三个编辑,她的团队将网站做得风生水起,她也能够抽出空闲的时间去学习产品设计,为自己积累一技之长。

 

只是,这样的生活,总是多了忙碌,少了点温情,每当看着大学的闺蜜一个个都交了男朋友,甚至组建了家庭,她才觉得自己的内心原来也会空虚。

 

她并不是找不到男朋友,也并不是没有人追,只是总觉得时机未到,直到这个叫林彦琛的男人出现在她的生命里。

 

一夜情,一个不负责任的词语就这样将二人的生活紧紧联系在了一起,她拼命想要抑制住回忆起他的冲动,但他的一举一动就如同烙铁般深深地刻在了她的记忆里,她明明知道自己不该怀念,但这感觉就像吸毒,一旦沾染,就再也无法戒掉。

 

顾茗烟把身上的衣服丢进洗衣机里,踏进浴室洗了个澡,就算身上干干净净的,她还是要洗一遍,仿佛不这样,就无法洗掉男人留在自己身上的痕迹,无法抹除那个激情澎湃的夜晚留给她的丝丝情动。

 

洗好了身体,她换下了睡衣,拿出速写本开始练习手绘,画着画着,手指却不自觉地勾勒出了他的样子,她愤愤地将这页纸撕下扔到垃圾桶里,又拿出笔记本准备工作。

 

看看今天的网站后台以及网友的评论,顺便再看看几个知名设计师的个人网站有没有更新,看看哪个公司又发布了新产品,就这样忙到了半夜。

 

工作,只有工作,才能让她忘了那一晚如梦如幻的缠绵。
 

工作日如期而至,顾茗烟的生活一如往常,除了身上残留的点点吻痕,宣告着二人不可告人的秘密。

 

早上给几个编辑开会,布置本周的采访内容,六月正是设计展最活跃的时候,又赶上几个公司的新品发布,预约采访、讨论选题……一上午忙得焦头烂额。

 

开完了会已是中午,顾茗烟和几个同事正在食堂吃中饭,她今天穿了一件低领裙装,早上出门照镜子时丝毫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可对面的同事却一直看着她意味深长地笑。顾茗烟有些纳闷,低头一看,一块触目惊心的吻痕明晃晃地挂在自己的衣领下方,吃饭时领口一低,直接一览无余。

 

“茗烟,最近是不是恋爱了?”坐在对面的小挤了挤眉毛。

 

“怎么可能,家……家里蚊子多,等会下班买个电蚊香。”顾茗烟解释道。

 

“蚊子?哈哈。”小不置可否。

 

小是公司新招的设计师,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和顾茗烟一般大,平日里就属他最活泼,和谁都能开上玩笑,这样的忄生格在公司里可谓八面玲珑。顾茗烟知道他没有恶意,只是被他发现了自己的隐私,总有点尴尬,于是整个饭局她始终未发一言。

 

吃完了饭,众人都回到了工作岗位,小把顾茗烟拦了下来,挑了个没人的地方低声说道,“你明天换件衣服穿,这领子不适合。”

 

顾茗烟下意识地拉高了一下领口,不知该回答什么。

 

“哎呀,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大家都是成年人嘛。”小玩世不恭地说,“只是,你别让Martin哥看到,他会吃醋的。”

 

Martin是公司的设计总监,追了顾茗烟很久,她一直也没什么表示,小是他的部下,自然是看不得老大难过,顾茗烟心知肚明,于是点头应了一下。

 

“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小像好哥们一样笑着拍着她的肩膀,“哪天把姐夫带来一起吃个饭?”

 

顾茗烟玩笑似的推搡了一下他,“别闹,快去工作。”

 

一整个下午,顾茗烟都沉浸在千万不能让领口低下去的担心中。而那边林彦琛宽敞的办公室里门窗紧锁,一位青年坐在他用来会客的沙发上,手里拿着一叠资料。

 

“顾茗烟,23岁,家在市,父母都是个体商户,做点小买卖。她毕业于S市传媒大学,主修新闻学,毕业之后直接去了公司,由于能力突出,现在是整个网站的主编,目前住在西海路18号的青年公寓,一个人住,没有男朋友,也没有关系密切的男忄生朋友。”

 

说话的男青年是林彦琛的大学同学杨铭源,毕业后二人在工作中多有接触,此人拥有高超的网络侦查技术,每每谈客户之前,林彦琛总是要他帮忙调查对方的喜好和人际关系,屡试不爽。

 

“除了这些呢?”林彦琛思考了一会儿,似乎在消化从对方嘴里说出的这些信息。

 

“我调查了她近两年的网络社交记录,只有同事、家人和大学时期的几个女生朋友,还有几个工作需要的交流,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记录,还有定位,除了公司和宿舍,她偶尔会去逛一次商场,每隔三个月回一次市……没有了。”

 

“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杨铭源摊摊手,“不过,上个周末我发现,她的手机定位出现在星恒附近,而且她长期在里与一个叫‘琛’的网友聊天,最后一次聊天记录截止到上周五下午5点40左右。”

 

林彦琛若有所思地听完,这个结果让他很满意,但却有点出乎意料之外,是什么样的心态能够让一个社交圈如此单纯的女生心甘情愿地跟他发生一夜情?若她八面玲珑如同交际花,他倒是觉得合情合理,若她为情所伤,他倒也觉得情有可原,但偏偏,她是个生活平淡到波澜不惊的人,难道因为太平凡,所以想找点刺激?

 

杨铭源见林彦琛一直无话,打断他的沉思,“我看她……可不像客户。”

 

“我从来没说过她是客户。”

 

“你不用向我解释,我的专业水平可不是盖的。”杨铭源从沙发上站起来,悠闲地伸了个懒腰,“看上人家了?”

 

林彦琛不置可否。

 

“你可有几年没沾荤腥了,不会是旧病复发了吧?”杨铭源做出百思不得其解的表情。

 

“你少来!”林彦琛一拳打在他的肩膀上,不痛不痒,却刚好让他又跌回了沙发里。

 

“好好,我不参与。”杨铭源装腔作势地揉着肩膀,“所以你是想调查她的底细,确定该不该下手?”

 

林彦琛点头表示默认。

 

“只要你不怕祸害人家。”

 

杨铭源是林彦琛的大学室友,二人同窗四年,熟络得很,他对林彦琛曾经的浪荡行为再熟悉不过,尽管让他主动调查还是第一次,但难免会让人觉得,这个花花公子死忄生不改,只想着玩女人。

 

“我要是真想祸害她,还用不着你出手。”林彦琛呛回去。

 

“难不成你来真的?”

 

“不可以吗?”

 

“没……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杨铭源笑着,“改天哥们几个聚一聚,给你出出主意,你那劣迹斑斑的经验可不能用在人家身上。”

 

“收起你的乌鸦嘴,我心里有数!”

 

林彦琛愤愤地将杨铭源打发走,心里不由得陷入了沉思,他没有忘记那一晚似梦似幻的缠绵,也清楚地知道二人的关系仅仅止于床上,但他却鬼使神差地想要知道更多有关于她的消息,甚至想要时时刻刻掌握她的动向,以一个正常的身份,j r她的生活,而不是一夜情的对象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他在接触她的身体时居然没有反应,为什么会想他的身体

下一篇: 怎样克服害羞脸红,美女让我㖭的她地私人地方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