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段子 > 他在接触她的身体时居然没有反应,为什么会想他的身体

他在接触她的身体时居然没有反应,为什么会想他的身体

作者: 来源: 2020-12-09 00:08:57

他在接触她的身体时居然没有反应,为什么会想他的身体

顶楼的套房,装潢奢华而米青致,林彦琛掏出房卡开了门。在此之前,他恭敬得连手都没有拉过她,直觉告诉顾茗烟,这男人不是真清高,就是一直在忍,如果是后者,那她今晚没准要遭殃了。

 

随着房门关上,顾茗烟的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林彦琛开了灯,温柔地环抱起她的腰,用身体将她抵在门后,捉起她的下巴轻轻吻了一下她的chun,温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让她一瞬间失了神。

 

他直直地看着她,嘴角勾起一丝暧昧的微笑,“去洗澡?”他建议到。

 

顾茗烟几乎是飞快地推开他,径自冲向了浴室。

 

她在浴室前面的大镜子下定定地看了自己好久,暖hs e的灯光将她的皮肤映衬得更加白皙动人,她一件一件脱下衣服,站在花洒下,打开莲蓬头,温暖的热水冲刷着她的身体,不一会儿,浴室里水汽弥漫,她有些惶惶欲醉。

 

她知道,推开浴室门的那一刻意味着什么,她即将和一个陌生的男人上床,在赤果的身体下体会灵魂放纵的快感。尽管她已经不是chu女,但一夜情这种事还是第一次,她不知道自己应该在怎么样去做,是直接躺到床上,还是主动抱住他?她想到林彦琛风度翩翩的样子,她想这样一个男人,应该知道如何引导她进行一场陌生的欢爱。

 

她就这样漫无目的地想着,早已洗好了澡,却迟迟不愿推门出去,她在犹豫,她不敢去接受接下来发生的一切。直到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她才猛然回过神。

 

“洗好了吗?还在吗?”林彦琛隔着门轻轻地问,已经过了近半个小时,他想她该不会在浴室里晕倒了吧。

 

顾不得回答,顾茗烟急急地擦了几下身体,将内衣裤穿好,又披了件酒店的浴袍,缓缓打开了浴室的门。

 

六月的S市正值夏天,可打开浴室后扑面而来的冷空气还是让她不禁打了个寒颤,林彦琛看到她这模样直接伸手紧紧抱住了她,男人温暖的怀抱和炽热的温度隔着衣服传到顾茗烟的身上,让她忍不住一阵颤栗。

 

“冷了吧,你先到床上躺着,我洗好就过来。”林彦琛温柔的声音喷在顾茗烟的耳后,他把她横抱起来,小心翼翼地放在了床上,临去浴室前还不忘再在她嘴上啄了一口,“等我。”

 

顾茗烟看着他的背影,心里五味杂陈,不禁羞怯地躲到了被子里,窗外早已是华灯初上,夜晚的酒店里灯火通明,有谁会想到,S市豪华的酒店套房里,即将会上演着缠绵悱恻的一幕。

 

顾茗烟听见浴室水声渐小,门咔嚓一声打开,她从被子里伸出头,看见一个明晃晃的身影朝自己的方向走过来。林彦琛的短发黏在额头上,湿漉漉地滴着水,顺着他高挺的鼻梁滴到地上,雪白的浴袍下若隐若现的男忄生身体散发着荷尔蒙的气息。

 

他抓过毛巾随意地擦了一下头发,将湿毛巾丢到旁边的沙发上,一步一步走到了床边,掀开她身上的被子躺下去。

 

顾茗烟感到床垫上的重量一点点下沉,他正朝着自己的方向靠过来,一只有力的手环抱住了她的腰身,隔着衣服从背后搂过她,将她揽到自己的怀里。

 

男人带着沐浴后清新的气息,双chun靠近了她的颈后,一点一点亲吻着她的脖子,酥痒的感觉瞬间传遍了顾茗烟的全身,她抓紧月匈前的被子,紧张得连呼吸都小心翼翼。

 

“是第一次?”林彦琛问道。

 

顾茗烟咬着嘴chun摇了摇头。

 

“别紧张。”林彦琛安慰她,手却一直没停下。他将顾茗烟的身体翻过来面对着自己,另一只手解开她浴袍的带子,轻轻一褪,脱掉的浴袍就滑落到了地上。

 

现在她身上只剩下单薄的内衣裤,白皙的身体有点瑟瑟发抖,她努力想控制,可身体根本不听使唤,她听到自己的心脏怦怦直跳,脑海里仿佛有个声音在叫嚣:顾茗烟,你马上就要在这个男人面前赤身果体了!

 

林彦琛看着她脸上因为紧张和害羞而泛起的红晕,火热的欲望在身下渐渐膨胀起来,他三两下脱掉了自己的浴袍,只穿着nk,整个身体覆上了她的身,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温柔的chun在她身上游走,挑拨着她的情欲。

 

如果说,刚刚的林彦琛看着顾茗烟生涩的动作还有些迟疑,那么现在,燃烧的情欲已经将他的绅士风度完全湮没,他抱着她,感受着她白皙、柔软而细腻的娇躯,他明确地知道他想要她,今晚,他要让她体会一场极致的情爱。

 

林彦琛柔软的chun覆盖住了她的嘴,轻轻撬开她的贝齿,吮吸着她湿滑的舌头,一只手环绕到她背后,解开了她内衣的搭扣,另一只手从松开的内衣里捕捉到一小团白皙的柔软,握在手里轻轻地揉捏着。

 

“嗯……”顾茗烟本能得s yin了一声,身体在他的抚摸下变得异常敏感,两颗粉红的蓓蕾骄傲地挺立着,如同鲜艳欲滴的樱桃。

 

他不急不缓地玩弄着她的身体,将火热的体温传递给她,吻着她的chun逐渐向下游走,越过她白皙的项颈,来到了柔软的月匈前。

 

他张开口,轻轻含住一颗粉红的蓓蕾,舌头温柔而有节奏地打着圈,顾茗烟被他撩拨得浑身酥麻难耐,双手不自觉地抚上了他的背,在他宽阔的背脊上游弋着。

 

顾茗烟的身体已经敏感得一塌糊涂,白皙的皮肤扫上了一层淡淡的粉红s e,她感受到抵着小腹处异样的坚硬,抬了抬大腿,将nk包裹住的隐si部位向他的身下挪了挪,刚好碰到了他满涨的yu望。

 

林彦琛似乎受到了某种暗示,嘴角轻笑,一只手顺着她的小腹伸到了nk之中,在濡湿的花xue中寻找那条紧致的甬道。

 

在体液的包裹下,他将一只手指伸进了她的深处,熟练地摩擦着湿滑的内壁,拇指不忘抵着她甬道上方的小肉,挑逗似的按压着。

 

顾茗烟只觉得浑身火热难耐,细长的手指根本满足不了她的欲望,她的双眼在他的身下渐渐迷离,张开嘴chun不住地s yin着,仿佛在哀求着他的j r。

 

“想要?”林彦琛玩味似的问着。

 

此时此刻,顾茗烟早已软成了一滩水,无论这个男人说什么,她都能百般迎合,她半睁着双眼,重重地点了点头,微张的嘴chun吻上了他的月匈膛,含住他月匈前的颗粒,柔弱无骨地吮吸着。

 

林彦琛感到月匈前一阵电流般的快感,所有压着忄生子的挑逗和忍耐顿时抛诸脑后,他一把脱掉了nk,将她的双腿架在他的肩膀上,扶着下身的昂扬,身体一挺,直接滑了进去。

 

“啊……”几乎是同一时间,他们同时叫到。林彦琛知道她不是chu n,j r时明明没有一点阻碍,但她却紧致得让他发疯,甬道里柔软的嫩肉包裹着他,仿佛无数张小嘴,直把他吸到她的最深处。
 

略微动了几下,让她适应了他的尺寸后,林彦琛再也控制不住,开始了疯狂地抽送。

 

他激烈的动作让她意乱情迷,顾茗烟只觉得天旋地转,下身仿佛是欲望的水波,一圈一圈的涟漪冲上她身体的每一个神经末梢,她仅有的理智被他冲刷殆尽,在这个男人身下,她忘情地s yin着,声音甜美动人,如同世间最美的情话。

 

窗外夜s e已经深了,明亮的酒店房间里,两具赤果的身体彼此纠缠着。男人的窄tun快速地一进一出,汗水顺着他的鼻梁滴到她的月匈口,身下的女人半睁着双眼,白皙的皮肤上点缀着鲜红的吻痕,一双小巧挺立的ru房在他的冲击下如海浪般上下波动,嘴里发出支离破碎的声音。

 

这一晚,他们尽情地释放自己的欲望,疯狂地占有着彼此的身体,他们抵死缠绵,他们体会着极致的放纵,一次一次冲上欲望的高峰,叫得几乎失了声。什么理智,什么道德,在ju da的情欲面前统统不足为题,只有彼此,只要彼此,这欢爱来得太猛烈,他们期盼永远都不要停下来。

 

林彦琛的动作越来越迅速,顾茗烟的s yin声也越来越剧烈,就在即将喷薄而出的时刻,他突然意识到什么,瞬间拔出了欲望,将满满的体液喷在了顾茗烟的小腹上。

 

激情结束后,林彦琛看着顾茗烟斑驳的身体,交杂着吻痕,还有浓稠的白s e液体,他才发现刚刚忘了做好措施。曾几何时,自己在一个女人面前竟然能够真的失去理智,他不禁哑然失笑。

 

身下的小女人还未从刚刚的欢愉中缓过神来,弓着身体大口地呼吸着,仿佛剧烈的情事让她有些吃不消。林彦琛顾不得她身上点点的白s e痕迹,心疼地将她抱在怀里,浓白的液体将两人的身体紧紧地黏在了一起。

 

二人就这样交叠地抱着,汗水夹杂着体液,湿淋淋地流了一身,却无比餍足地不想起床。他们就像一对初经人事的孩子,结束后怀念着彼此身体带来的悸动,顾茗烟趴在他月匈口,听着他有力的心跳,谁都没有说话,时间仿佛静止了,哪怕就此沉睡,永不醒来。

 

林彦琛自恃阅女人无数,无论是清纯甜美,还是妖娆忄生感,他都见怪不怪。但这一晚,他却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那种几乎要将他抛上云端,哪怕世界末日,也要紧紧抓住的快感。他知道,他再也忘不掉这个女人了,她紧致白皙的身体,她甜美动人的s yin声,将会成为他每一个夜晚深深怀念的场景。他要抱着她,紧紧地抱着她,仿佛这样,这个夜晚就不会消失,他们就永远不会离开彼此。

 

不知抱了多久,窗外已是夜s e深沉,林彦琛看她休息够了,就起身一把将她横抱起来,走进了浴室。

 

林彦琛怕她着凉,拿了酒店的浴巾披到她身上,而自己则是赤身果体地踏进了浴室,正欲弯腰往浴缸里防水,回头看到顾茗烟站在镜子前面,呆呆地看着自己白皙身体上鲜红的吻痕。

 

房间里抵死缠绵的一幕又出现在他的脑海里,刚刚光顾着激情,没有好好欣赏过她的身体,此时林彦琛坐在浴缸的一角,双腿交叠地看着眼前的女人,明亮的双眸里满是温存。

 

顾茗烟感觉到身后一道热切的目光,回头一看正好对上林彦琛专注的眼神,他看着自己的样子就像看着一件艺术品,顾茗烟羞赧万分,赶紧拿起浴巾裹住春光,抓着莲蓬头淋了他一身的水。

 

林彦琛又好气又好笑,夺过她手里的莲蓬头,把温度调到适合的高度,从背后搂住顾茗烟的腰,将温热的水洒在她身上。

 

顾茗烟一时有些失神,双手轻轻一抖,雪白的浴巾沿着她的身体滑了下去。此时,她一丝不挂地站在浴室的落地镜前,任由身后的男人举着花洒为她沐浴,热水和他的手滑过她肌肤的每个角落,洗净二人留下的体液,却洗不净她身上欢爱过的痕迹。

 

林彦琛的chun沿着她的后颈来到了她的肩膀,细细地、极尽温柔地吻着她的肩胛骨,一边吻,一边不忘抬头看看她在镜子里的表情,那是一种渴望又害羞的表情,林彦琛喜欢得发狂。

 

浴室里瞬间水汽氤氲,面前镜子里的人影也变得模糊不清,林彦琛见浴缸里的水已经满了,抱着她的腰坐了进去,热水在二人的体重下瞬间溢出,缓缓地流了一地。

 

他注意到,她自从进房间后就没怎么说过话,所有的动作也都是在他的引导下进行,不禁有些好奇,“在想什么?”他问。

 

浴缸里的女人动了动身体,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坐下,“我在想,刚刚……是不是太激烈了。”

 

“怎么,食髓知味了?”林彦琛一只手在她身上游弋,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

 

“你还要?”顾茗烟抬起头,脸上是不可置信的表情。

 

“再来几次都没问题,就怕你受不了。”林彦琛笑着将修长的手臂伸出,搂过旁边人的肩膀,将她的头靠在自己的月匈前。

 

“你是不是,经常做这种事?”顾茗烟回想着他纯熟的动作,猜想他是个情场高手。

 

“为什么这么问?”

 

如果不是经验丰富,怎么会将顾茗烟挑逗得意乱情迷?可话到嘴边,她却不知应该怎样去说,难道要生硬直白地告诉他,你的技术很好,我有点吃不消吗?这种话,顾茗烟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有时候,男人情商高真的不是什么好事,林彦琛似乎一眼就能看穿她的心思,他沉默了一会儿回答,“我已经很久没碰过女人了,若说真的经常,就是曾经上大学的时候。”

 

“哦?”顾茗烟的好奇心被挑起来,“你在大学时有很多女人?”

 

林彦琛被顾茗烟问得有些哑然,他不愿否认,但也不想细谈,只好说一句,“都过去了。”

 

每个人心中都有秘密,这一点,顾茗烟心知肚明,她见他不说,也没再问下去,只是她仍然会想,什么样的女人能让这个男人温柔地捧在手心里,她想,这样的女人一定很幸福。

 

“再来一次?”林彦琛建议到,见顾茗烟没回答,他只当是默认,笑着将她翻了个个,让她跪在浴缸里背对着自己,又觉得少了点什么,于是拿起旁边的毛巾垫在她的膝盖下。

 

他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柔情的一面,这样的男人,任谁都会甘愿奉献自己。顾茗烟正想着,林彦琛在背后一个tj,湿滑的水滋润了二人的身体,浴缸里顿时水花四溅。

 

他扶着她的双tun,开始了激烈的进攻,每每yong litj一次,下身便会传来激烈的水声,林彦琛大力地抓紧了她的tun部,白皙的身体上留下了两块清晰可见的红s e指痕。

 

后入式的抽送更加激烈,顾茗烟受不了这样疯狂地tj,不久就缴械投降,她双手扶着浴缸的边缘,下巴微微扬起,挺翘的月匈脯在他的撞击下一下一下地晃动着,蓓蕾上沾了浴缸里的水,顺着粉红的ru头滴落下来,在身下形成一圈一圈涟漪。

 

她开始情不自禁地叫着,嘴里发出含糊不清而暧昧的声音,这叫声无疑是在给林彦琛加油打气,让他身下的动作更加剧烈了起来。

 

快感一浪高过一浪,如同置身云端,如梦如幻。林彦琛看着水中二人结合的部位,她粉红s e的花x在他的碰撞下变得娇艳欲滴,两片花瓣微微颤抖收缩,包裹住他紫红s e的欲望,每一次抽送,她下身的嫩肉都被他带进又带出,画面yin靡得让人血脉喷张。

 

激烈的刺激让顾茗烟忍不住弓起了身子,下身不受控制地一次一次夹紧。林彦琛俯下身体和她一起跪在浴缸里,双手大力地揉捏着她的双峰,剧烈的喘息声顺着她的后颈传递到耳畔。

 

林彦琛缓缓冲进,又拔出,每一次都直抵花心,ju da的满涨感和空虚感交替出现,顾茗烟仿佛被抛到高空,又瞬间跌下,失重的感觉如同在坐过山车,心跳不由得加快,身体热得滚烫难耐。

 

她感觉到下身喷出一股股温热的水流,埋没在浴缸水的掩盖下,但这一幕却被林彦琛捕捉到,他清晰地感觉那股比热水还要炽热的体液随着他的抽送而喷薄欲出。她的花x在gc下更加紧致窄小,林彦琛大力地抓紧了她的双峰,毫不留情地狠狠冲击,每一次都冲到最深处,直惹得顾茗烟忘情叫喊,理智全无。

 

顾茗烟叫得累了,下身不受控制地突然收紧,深处的嫩肉随着她的收紧剧烈地颤抖着,林彦琛再也控制不住,一个猛烈的冲击,随后迅速拔出,一股股液体喷sh e进了浴缸的池水里。

 

经历了两次激烈的情事,顾茗烟被折腾得再也没有力气,软软地瘫倒在浴缸里,林彦琛见水温转凉,直接将她横抱起来,为她擦干身上的水,用浴巾裹了抱上床。

 

抬头看了看表,已经凌晨了,疯狂的一夜,激烈而美好。顾茗烟累极了,像无骨的动物一般趴在林彦琛的月匈口,低低地喘着气。他看着怀中的小女人,一把扯掉她身上的浴巾,将赤果的人靠近自己的身体,感受着怀中的温润柔软。

 

男人的体温让人觉得安心,顾茗烟换了个姿势,像小猫一样用脸颊蹭了蹭他的月匈膛,找了个舒服的角度闭上了眼睛。林彦琛轻轻唤她的名字,“茗烟”,回答她的是均匀的呼吸声。

 

“睡吧,睡个好觉。”他温柔地说着,将一枚轻轻的吻落在了她的额头,转身准备走下床去关灯。

 

手指刚要触碰到电灯的开关,却偶然看到顾茗烟放在桌子上的包,林彦琛鬼使神差地走过去翻了翻,在她为数不多的个人用品里看到了她的工作牌:

 

“顾茗烟,设计公司,网络主编。”

 

林彦琛回头看了看酣睡中的女人,暗自思忖了一会儿,随即关上了灯,又拉上窗帘,将满市的夜景关在了旖旎的房中。

 

他小心翼翼地掀开被子躺了进去,一只手将赤果的女人搂进怀中,缓缓闭上了眼睛,临睡前,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想到他会有身体反应;她想到自己每晚在出租房里忍受的孤单和寂寞

下一篇: 呵呵我要别停我要死了;人会因为身体而爱上另一个人吗?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