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段子 > 想到他会有身体反应;她想到自己每晚在出租房里忍受的孤单和寂寞

想到他会有身体反应;她想到自己每晚在出租房里忍受的孤单和寂寞

作者: 来源: 2020-12-09 00:04:17

想到他会有身体反应;她想到自己每晚在出租房里忍受的孤单和寂寞

下午五点半,正是下班时间,S市的街道上车水马龙,来来往往的行人和车辆营造出了一片繁华的景象。顾茗烟画了米青致的妆,穿着黑s e连身长裤,白s e西装外套,米s e高跟鞋,把她170的个子沉得更加高挑。此时的她,站在国贸大厦门口,手里紧紧握着手机,生怕错过了一丝一毫的信息。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他们约好五点半准时在国贸大厦门口见面,现在已经5点40分了,她想,对方大概不会来了。这样也好,本来对这次见面就没什么信心,万一对方是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或者满脸猥琐的大叔怎么办?想到这里,她下意识地摸了摸外套兜里的防狼喷雾,还好自己有所准备。反正不知道对方的长相,如果不满意,直接宣称认错人了逃走。

 

这一切都源于一场荒唐的见面。

 

23岁的顾茗烟刚刚大学毕业,在一家设计公司做网站编辑,公司一方面顺应媒体时代的潮流,另一方面为增加名气,专门开办了一个设计网站。顾茗烟毕业后因为成绩突出,就全权管理了网站的运营,现在是公司的网络主编。照理说这个圈子里工作的男男女女大多有品位有格调,尤其像顾茗烟这样身材高挑的美女,早就成了抢手货,偏偏她在圈子里混迹了两年,却一直是单身。

 

这一点,顾茗烟心知肚明,她之所以不找男朋友,一方面觉得维持关系很占用时间,另一方面,也一直没有合适的人选。

 

可人总会有寂寞的时候,尤其是在S市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每当看着大厦里来来往往的米青英男女,看着他们眉飞s e舞的笑脸,再回到自己冷清的出租房,顾茗烟总是想着什么时候有个人能来陪自己就好了。

 

于是某天晚上,实在无聊的顾茗烟忐忑地下载了一个国内着名的交友,实际上就是一个看似交友,实则约炮的。

 

她原本没想着付诸实践,只是人都有好奇的时候,为了避免被人发现,她还专门下载了一个卡通人物作为自己的头像。顾茗烟拿着手机在同城搜索了一圈,看着满屏幕打扮得光怪陆离的男人直觉得打心里厌烦,刚想要卸载,突然一阵系统提示音传来。

 

“系统为您匹配了最佳交友对象,契合程度高达99%。”

 

原本索然无味的顾茗烟突然来了兴致,再看看对方的头像,一副山水画,个人资料里全部都是空白,尽管如此,她还是鬼使神差地给对方发送了一个“hello”。

 

过了很久,那个叫“琛”的山水头像男人才回复信息,内容也是惜字如金,“嗨”。

 

就这样,顾茗烟和那个男人打上了话,她不知道对方的长相,更不知道他的身份,但言谈之中的男人无不透露着渊博的学识与高尚的修养。渐渐地,他们越来越熟络,经常在一起漫无目的的聊天,但绝口不提彼此的生活,直到有一天,男人说了一句,“要不要线下?”

 

“线下”是这个app中的暗语,意味着线下见面并发展一夜情,顾茗烟握着手机踌躇了好久,她想到自己每晚在出租房里忍受的孤单和寂寞,想到这个城市里光鲜亮丽的男男女女,用颤抖的手回复了一句,“好”。

 

她知道,这一句“好”,赌上了自己多大的勇气。
 

若说顾茗烟是个放浪形骸的女人也实在有失偏颇,她在感情里一向忠诚,私生活也非常单纯,可男人们却都是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的架势,她在大学交了两个男朋友,均已被出轨而告终,自从大学毕业后,她就再也没有接触过男人。

 

顾茗烟伤透了心,也渐渐觉得维持一段感情又辛苦又得不偿失,如果有个合适的忄生伴侣也不错,既能缓解孤单寂寞,又不用负责,皆大欢喜。

 

于是周五下班后,她决定和那个叫“琛”的男人见上一面,如果在从前,她会觉得这是一个颠覆自己世界观的决定,但此时,冲动已经压制了理智,她想放肆一次,就一次,在这个声s e犬马的欲望都市里。

 

国贸大厦门口的车停了又走,顾茗烟看了看表,已经5点45了,心想他应该不会来了,她刚想走,突然熟悉的手机提示音响了一下,她立刻打开,看到了他刚刚发的消息。

 

“不好意思,晚高峰堵车,我马上到。”

 

这几个字像是尖锐的钉子扎进了顾茗烟的心里,让刚刚放松的心情立刻不安起来,她双脚不自觉地交叠在一起,又放开,再叠起来,她知道,自己这是在紧张,第一次做这种事,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她努力平复了一下心情,打开回复窗口写到,“我在门口,穿黑s e衣服,白s e外套。”

 

约莫三分钟后,一辆白s e轿车稳稳地停在了她的身前,车窗摇下来后,她看到了他,一瞬间血液就像疯了一样冲上脑子,车里那个长相斯文的男人试探忄生地问道,“你是烟?”

 

是了,这是她在里起的名字,她直直地点了点头,心跳快得仿佛要跳出月匈口。

 

“上车吧。”男人言简意赅。

 

顾茗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应对的,更不知道为什么会鬼使神差地上了他的车,等缓过神来自己已经坐在了他的副驾驶上,而他正贴心地靠过来为她系安全带,从头到尾一气呵成,没有任何肢体接触。

 

可是一想到等会要和这个男人做那种事,顾茗烟脑子里就一片空白。

 

车子发动后,顾茗烟不安地搓着双手,眼神时不时的瞟向旁边开车的男人。他长得斯斯文文,高挺的鼻梁,棱角分明的侧脸,一双眼睛炯炯有神,貌似还是个双眼皮。他今天穿着白s e休闲衬衫,随意地解开了两粒扣子,小麦s e的月匈膛若隐若现,虽然是坐着,但身材看上去也差不到哪去。顾茗烟看到这里,有些羞赧地别过脸看向窗外,心跳仿佛又快了半拍。

 

“饿了吧,等会我们先吃点东西。”男人似乎看出了她的尴尬,淡淡地说着。

 

顾茗烟回头看到他握着方向盘的骨节分明的手,“你做主吧。”她回答,对吃这方面,她确实没什么建议。

 

“好,我们先去吃饭,晚上我在星恒酒店定了房间。”男人不急不缓地说,仿佛一切顺理成章,可在顾茗烟眼里,因为即将发生的一些事情,任何话语都有那么一些情趣的味道。*6

 

车子一路堵,一路开,因为紧张,顾茗烟一路无话,就这样到了酒店门口。

 

星恒是S市数一数二的酒店,男人能在这里订房间说明至少有点资本,顾茗烟不是没听说过这里,只是她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也是没有机会进来的,男人一上来就定了这么豪华的酒店,仿佛在昭示着他的财力,这让顾茗烟更加忐忑不安。

 

“林先生,您来了。”门童殷勤地接过男人递给他的车钥匙,另一面男人已经走向副驾驶的位置,为顾茗烟开了车门。

 

他没有挽着她的腰,甚至没有拉着她的手
 

“林先生,8楼餐厅的位置已经为您准备好了。”前台的服务生客气地对他鞠了个躬,目光越过他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顾茗烟,那种眼神让她觉得浑身不自在,好像自己是他的情人,或者,甚至是他的猎物。

 

顾茗烟定了定神,逐渐从刚刚的紧张中缓解出来,她挺了挺月匈脯深呼吸了一下,跟着男人走进电梯。

 

八楼的餐厅装饰得富丽堂皇,男人定的位置在餐厅的角落里,灯光昏暗,但更显雅致,他为她拉了一下座椅,两人坐定后开始点餐。

 

“想吃点什么?”男人问。

 

“你点吧,我没意见。”顾茗烟回答。

 

男人看了看菜单,修长的手指点了点上面的几个文字,“这个,这个和这个……”究竟是哪个顾茗烟也没看清,此时此刻她的脑子一片空白,心想着过一会自己就会成为他的盘中餐。

 

男人点完了餐,服务生收好菜单转身离开,他对着顾茗烟露出一个礼貌的笑容,“你好,我叫林彦琛。”

 

“我叫顾茗烟。”顾茗烟回答。

 

“顾x j不必紧张,只当这是一次普通的网友见面,你不喜欢的事情,我不会*你做。”男人再次笑了一下,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顾茗烟看着他那客客气气的眼神,脑海里渐渐勾勒出昨晚幻想中他的模样,清瘦、绅士、有礼貌,都说一个人在网络上的言谈举止能够折sh e出他的忄生格,顾茗烟起初不信,但现在信了。

 

一顿饭吃的好不快乐,顾茗烟和林彦琛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瞬间把刚刚尴尬的气氛一扫而光,顾茗烟发现,这男人除了学识渊博以外,也不失幽默。言谈之中,他若有所思地看着顾茗烟,眼神直看到她的心里,那是一种欣赏与喜爱的眼神,无关乎情欲,无关乎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

 

“顾x j看样子刚刚毕业不久?”林彦琛把一块切好的牛排放进嘴里,悠闲地咀嚼着。

 

“去年毕业,还是个打工妹。”顾茗烟调侃道。

 

“可以透露一下在做什么工作吗?”

 

“网络编辑,你呢?”

 

“家具。”他跟网络上一样惜字如金。

 

林彦琛饶有兴致地看着面前的女人,他原本没有抱多大的希望,那个只是朋友投资的项目,在三番五次推荐之下他不耐烦地下载了一个,却从未使用过,直到有一天,一个同城的女人对他说了一句“”。

 

那天他正好在等文件,闲得无聊就和她聊了起来,聊着聊着却发现这个女人实在不同寻常,说起什么都头头是道,他对她说经济,她便开始分析中国房价居高不下的原因;他对她说政治,她便开始吐槽美国大选;他对她说科技,她竟开始聊起了工业4.0……尽管只涉及到了皮毛,却让林彦琛大为惊喜,他很想见见,这个奇特的女人究竟长什么样,至于一夜情,那都是后话。

 

见到她的第一眼,他就被吸引了,她个子高,气质出众,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他原本以为,她是个不修边幅的女教授,却没有料到,她竟然长得这么漂亮。

 

事实上林彦琛并没有定下星恒酒店的房间,他甚至都没想过要和这个女人发生什么,只不过星恒一直留有他的专属客房,他知道所谓的“线下”是什么含义,当他见到顾茗烟时,就已经决定将“线下”付诸实践了,不是以一夜情的名义,而是与一个他欣赏并喜爱的女人。

 

“顾x j没有男朋友?”林彦琛犹豫了半天,终于问出了这个问题。

 

“没有,你呢?”

 

林彦琛摇摇头。

 

“你难道一直要叫我顾x j?”

 

“很抱歉,我知道这样很生分,但我不知叫你什么比较合适。”林彦琛摊开手做出一个无奈的表情。

 

“叫我茗烟吧。”

 

“好,那你可以叫我彦琛。”这样也算是熟络了。

 

一顿饭吃毕,也将近40分钟,顾茗烟对眼前这个男人也有了七八分了解,他大概二十七八岁,从商,事业有成,单身,气质和谈吐均出众不凡,他身上有某种迷人的绅士气质,甚至带着几分禁欲的感觉,更让她不禁羞怯,真的要“线下”吗?顾茗烟有些期待,但却犹豫不决。

 

“那个……彦琛。”顾茗烟有些吞吞吐吐。

 

“你说。”林彦琛抄着手臂听着。

 

“我们吃完了饭……要去哪里?”

 

看得出顾茗烟的紧张,林彦琛微笑着叹了一口气,手肘拄着餐桌,“不是说要线下么?”

 

顾茗烟一听到线下,一时语无伦次,“真……真的要?”

 

“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我可以直接送你回家。”

 

一听到回家,顾茗烟不禁有些失落,当她见到林彦琛时,原本也是有所期待的,但这种事情她还是第一次做,难免有些为难。

 

顾茗烟深吸了一口气,鼓足勇气说到,“好,线下就线下,不过我希望……你做好措施。”

 

“没问题。”林彦琛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似乎很满意她同意线下的决定。

 

“还有!”顾茗烟低着头,用几乎不可闻的声音说,“你……别拍照。”

 

“你当我是什么人?”林彦琛笑出了声,“今晚发生的事,纯属你我自愿,如果你不愿意,我不会强迫你做任何事。”

 

顾茗烟红着脸点头。

 

“那么现在,我们可以进房间了吗?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一想到一个人身体就有反应,宝贝乖一点

下一篇: 他在接触她的身体时居然没有反应,为什么会想他的身体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