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 > 段子 > 一想到一个人身体就有反应,宝贝乖一点

一想到一个人身体就有反应,宝贝乖一点

作者: 来源: 2020-12-09 00:02:31

一想到一个人身体就有反应,宝贝乖一点

怎么,看呆了啊?”

穆笑打了他一下。

穆宸这才回过神来,嘴角扬了扬,刚想和言芊打招呼,就见她不动声s e地拉上了口罩,眼底一点表情都没有。

似乎对他丝毫不感兴趣。

穆宸神情顿了顿,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哈哈哈哈~”

穆笑还是第一次见自己热情开朗,到哪儿都能吃得开的万人迷弟弟今天呆头呆脑,不被待见的。

不过能被言芊待见的人,还真的不多。

“愣着干什么啊?还不赶紧帮老姐搬快递?”

“好”。

穆宸拍过手里的球,俯身搬起地上的大件快递。

他人高,肌肉硬,力气也大,把一畧小山高似的快递直接搬下楼都不带喘的,偏偏言芊觉得他一下子搬起这么重的快递肯定会闪着腰,下意识地低头帮了他一把。

她身上穿的是早晨刚起来还没来得及换掉的银s e吊带睡衣,两根细细的带子紧贴在削肩上,深V领口低头时,若有若无地展露出一大片雪白弧度,诱人至极。

穆宸搬起快递,刚一抬头看到的就是这样猝不及防的香艳画面。

几乎一瞬间,快递就从手里脱落。

言芊吓了一跳,伸手去接,大件快递砸到了她的指尖。

“嘶——”

“你没事吧?”

穆宸担心地一把握住了她的手。

女人的手又滑又白,带着点初晨的凉意,握在手里触感极好。

穆宸忍不住捏了一下,吓得言芊迅速缩了回来。

大概是因为刚打过球的原因,他手心炽热,指腹上有一层薄茧,握住她时有力而温暖,有一股浓烈的荷尔蒙气息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穆笑看着他们之间奇怪的氛围,刚想说话,言芊就走进了屋。

“你们搬走吧,我要准备上班了”。

说完,她关上了门。

穆宸还懵在外面,痴痴地看着门。

穆笑倒是习惯了她这样,只是今天……是不是有点太敏感了?

她又看了看自己年轻帅气的弟弟,一把拍上了他的头,“回神了,小s e狼似的,看够了吗?”

“姐,她是不是生气了?”

“应该没有”。

“那她为什么要关门?”

“搬你的快递,哪来这么多话”。

“她是不是不太喜欢我?”

“唉……”

穆宸说完,想起自己刚才失态的种种,有些懊恼地揉了把头。

平时机灵地能窜上天,刚才怎么表现的像只呆头鹅似的,谁会喜欢?

言芊关上门后,紧紧靠在墙上,支起耳朵,待听到姐弟俩走远了,才微微松了口气。

指尖像被烧了似的,依然灼热。

鼻尖环绕着他身上的味道,久久都散不去,就连心都乱了。

“姐,她是你闺蜜?”

“嗯”。

“多大了?做什么的?还上学吗?”

穆笑见他一口气问了这么多问题,察觉出了不对劲,“你问这些干什么?小宸,你不会是对言芊起了s e心吧?”

“……”

穆宸没说话,也没否认。

“???”

穆笑见他这幅默认的样子,惊讶地瞪大眼睛。

他这个弟弟继承了祖上的优秀基因,从小就帅的人神共愤,倒追他的女生能从幼儿园排到大学,但从没见他主动提起过哪个女生或者像别的男孩子一样谈恋爱,她还一度担心他会弯掉。

没想到今天,见了人言芊一面,就对眼了?
 

“你真假的?”

“什么真的假的?”

“我不管啊,你祸害哪个女孩子都行,言芊不行”。

“为什么?”

“不为什么,你配不上她!”

穆笑答应过言芊,不对任何人透露她的病情,包括她最亲近的人。

穆宸不说话了。

夜里。

穆宸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手机忽然响起,微信上,英语系程倩倩给他发来了一张自拍照,米青致的妆容,俯视的角度,能看见故意露出来的大半个月匈,尺度不小。

在深夜,给男生发这种暴露的照片,其意不言而喻。

可穆宸却皱着眉头删掉了。

他扔开手机,眼前却慢慢浮现了另一张脸。

女人皮肤白的闪人眼,像那种常年不见太阳的白,脸上没有带妆,却干净漂亮的格外勾人,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一眨地,带着几分盈盈可怜,让人忍不住上去欺负。

微微弯下腰时,雪白的酥月匈……

蓦地,鼻间一热,穆宸回过神来,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幸好,没有没出息地流鼻血。

不过被子下米青神抖擞的小兄弟早已高高翘起,对着脑海中想象的人儿饥渴难耐。

硬邦邦,直挺挺地。

穆宸有些烦躁地暗骂自己一声禽兽。

第一次见到人家就起了这种脏心思。

可是生理反应不会骗人,白天一见到她,他的眼睛就直了,档里的小兄弟也跟着硬了,现在更是满脑子都是她。

想她,好想她……

穆宸闭上眼睛,脑海中全是hs e废料,难以自控地朝被子里伸出手。

他发育的早,欲望也比较强烈,但从来没有谈过恋爱更没有睡过女人,因为没有心动的人,有时候欲望来了,实在难受就会自己动动手,脑海中想象的女神也从来没有脸。

可今天女神的脸,却格外清晰。

但奇怪的是,今天无论怎么撸都撸不出来,小兄弟欲求不满地硬着,仿佛不再满足于他这双手。

他咬了咬牙,叫了几声女人的名字,才勉强sh e了出来。

“芊芊,芊芊……”

明明只见过一面而已,他就这样了。

穆宸狠狠砸了一下床,用纸随意擦了擦,完事后满眼通红。

他不得不正视此时脑海中蹦出的强烈想法:想言芊,想干她!

明天一定要想办法去见她。

不然什么事他觉得他都做不了了。

临睡前,穆宸带着言芊的脸,入睡了。

一早上,高威给他打了个电话。

“兄弟,今天西方经济学,帮我去上一节,感激不尽!”

“滚一边去,没空”。

“就一节,一节就好……”

穆宸一早起来洗了个澡,穿戴整齐,格外青春活力,帅气*人,就是为了去篮球场‘偶遇’言芊,却被高威缠到了课堂上。

他打算答完到就赶紧溜人,不想,被门外抱着书走进来的人惊住了。

言芊?

言芊拿着书走进课堂,待抬起头朝下面看去时,第一眼就看到了最后一排的穆宸,神情也怔住了。

怎么……又是他?

他居然是她的学生?

“啪!”

穆宸拿着书本身形矫健地窜到了前面来,一把拎起一个小个子男生,“兄弟,换个座”。

他人高马大地,坐在第一排简直就是一道人为屏障。

不过谁会对人见人爱的校草有意见?

唯一觉得有些震惊地就是言芊,她手一抖,在讲台上放下了书本,不知道穆宸为什么忽然要换座位
 

没想到她居然是A大的老*,还教西方经济学逻辑忄生这么强的一科,怪不得穆笑说他配不上她。

可是她看起来好像还没有他大呢。

穆笑的闺蜜,顶多也就比他大两岁吧。

言芊打开书本,努力压下去心里的悸动,不去看他,开始在黑板上写字。

她一头乌黑如缎的秀发不再像昨天一样松散,而是微微束起,露出修长白皙的颈项,十指如葱,又细又长,白里透红。

一身黑s e职业小西装穿在身上,不仅不显得呆板,还完美勾勒出了过分纤细的蛮腰和高耸的月匈部。

穆宸目光顿住了,他知道那里的风景有多迷人。

男生死死地盯着她的背影,眼眸幽深,喉结微滚,裆下又硬了起来。

同桌一个男的见他眼冒绿光地直朝经济学老*瞅去,打趣道,“放弃吧,言老*第一天来咱们班上课,我们一个个也都像你似的,可压根没戏!”

“言老*脾气古怪得很,上完课直接走人,不留任何联系方式,也不会和别人多说一句话”。

“是吗?”

那男生好生劝慰半天,穆宸只是似笑非笑地提了提chun,眸光仍然定在言芊身上。

言芊正写着字,忽然感觉到一股灼热、潮湿的目光从下面sh e上来,牢牢缠黏在她身上,像丛林中狩猎的野兽,令人生畏。

她手抖了一下,悄无声息地低下了头,“大家先把第一段看一下,然后我再讲”。

她的声音也好听至极,甜甜糯糯,软软绵绵,像暖暖的春风拂过湖畔,清凉中带着点微痒。

穆宸脑海中不打招呼的一下子闯入了昨晚的梦。

梦里,她跨坐在他身上,红chun微启,起起伏伏,泪眼模糊,求饶不止……

眉心一皱,穆宸有些坐不住了。

班里静悄悄地,所有人都在专心看课本,言芊冷不丁抬起头,刚好撞入了穆宸冒着绿光的眼睛里。

他亟亟盯着她,舔了舔薄薄一线chun,忄生感无比,好似有些渴了……想喝她的血似的。

言芊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也被他过分露骨的眼神看的脸红心跳。

他为什么来上她的课?又为什么……这样看她?

就这样,言芊在胆战心惊中度过了一节课,下课铃一响,她收拾书本就急匆匆走了出去。

可是有一道身影比她还快。

男生身高修挺,长腿长手,一步比她三步还大,一下子就追到了她。

“言老*,等等!”

他一开口,言芊不知道是怎么的,腿一软,险些摔倒在地。

穆宸眼疾手快的一把捞过了她的细腰。

“啊……”

一转眼,她就倒在了他的怀里。

正值年少的男生身上散发着源源不断的热力和浓烈荷尔蒙气息,淡淡的像薄荷,好闻的要命。

言芊碰到他就像触电似的,慌忙要推开他。

可穆宸却一把掐住了她的腰,收敛起了眼底的浓厚欲望,露出一派人畜无害的笑,“言老*,小心点,进电梯了”。

她活生生被他‘提’进了电梯。

__

后面肉多多,有感情有剧情的肉,小狼狗超能干!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再深点还不够快;一对新婚夫妇就搬到了楼上,从此每天早晚她都要按时收听直播

下一篇: 想到他会有身体反应;她想到自己每晚在出租房里忍受的孤单和寂寞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