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鲜 >  打开双腿羞耻扒开夹生姜,鞭打妾室臀缝花蒂

打开双腿羞耻扒开夹生姜,鞭打妾室臀缝花蒂

作者: 来源: 2022-04-17

《重生成暴君的白月光》 第1章   第1章  免费试读

 

郡主,郡主?

耳边传来月檀的声音。

奚长宁猛然回过神,发现手中端着的茶盏微微发烫。

眼角那滴滚烫的泪似乎没了,眼前的一切都烟消云散。

她活过来了?

在姜府饮下鸩酒后,她眼见着自己所谓的丈夫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来。

对她说:既然已经得了朝中国公旧属的支持,郡主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你我夫妻一场,郡主放心,我会为郡主留一具全尸。

郡主与我结姻,换来姜家鼎盛,这桩买卖,不亏。

于是,她这个丈夫,亲手灌她喝下毒酒,自此她便没了呼吸。

她临死前才看清了这个丈夫,然她只能化为一缕孤魂游荡在姜府。

她这才知道,原来姜家早已有了谋逆之心,娶她也是早有预谋。

一切都不过只是想利用她国公遗女的身份,得到国公府旧部的支持。

她也才知道,原来百里昭早已为她备下十里红妆,想让她嫁得风风光光。

她看着姜家以她长宁郡主夫家之名大肆操办了丧礼,因此惹得全城不满。

都说她这郡主死前不过仗着已逝国公之名养在宫里,还当真以为自己就是个公主了。

她看着她那心心念念的夫君原来早已有了外室,甚至还带来她灵前苟且。

从前这些看似美好的一切,死后都让她觉得晦气。

唯独百里昭,这个举国畏惧的疯子却叫她意外。

关于她的传言,百里昭下旨平息;关于姜家权重贪污,也因曾是她长宁郡主的夫家,对其网开一面。

这些她又如何知晓?

当然是她那位好丈夫一家密谋时,在房中谈起的。

她死后的第三年,姜家与沂王谋反,而百里昭,也死在了前去平反的路上。

她看见这个自己从来都退避三舍的人,临死前口中念念有词:若你能活过来便好了。

她竟不知,百里昭会为她如此,当真是把她当作亲人看待。

要知道,他可是暴君呐。

从来都残暴无情,怎会因她一人,就留下覆灭的隐患。

他又不傻。

思索间,她垂眼,一身霓裳。

再抬首,面前正对着妆镜。

镜中人一身红妆,喜冠上的步摇还在轻晃,黛眉弯弯,朱唇艳红,脸上却白得没有血色。

她顿时心里一颤,再抬眼看向一脸疑惑的月檀。

自己当真没死!

或者说她又活了一次,还活在了自己嫁给姜卿竹的这天。

什么时辰了?她收回思绪,问。

月檀颔首,回郡主,刚到戌时。

戌时······

她立刻站起身,扯下头上的喜冠,扭头对月檀道:备车,入宫。

月檀顿时一惊,道:可今日是郡主您的大喜之日,况且您不是······

没等月檀的话说完,她已经抬脚踏出门外。

她知道月檀想说什么。

从前她对百里昭避之不及,旁人或许不曾清楚,但月檀作为她的贴身侍女最是了解。

若换作从前,百里昭就算是召见她,她都会称病不前,可今日她却主动提出入宫,月檀难免奇怪。

她不曾作答,也来不及解释。
 

《重生成暴君的白月光》 第1章   第1章  免费试读

 

郡主,郡主?

耳边传来月檀的声音。

奚长宁猛然回过神,发现手中端着的茶盏微微发烫。

眼角那滴滚烫的泪似乎没了,眼前的一切都烟消云散。

她活过来了?

在姜府饮下鸩酒后,她眼见着自己所谓的丈夫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来。

对她说:既然已经得了朝中国公旧属的支持,郡主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你我夫妻一场,郡主放心,我会为郡主留一具全尸。

郡主与我结姻,换来姜家鼎盛,这桩买卖,不亏。

于是,她这个丈夫,亲手灌她喝下毒酒,自此她便没了呼吸。

她临死前才看清了这个丈夫,然她只能化为一缕孤魂游荡在姜府。

她这才知道,原来姜家早已有了谋逆之心,娶她也是早有预谋。

一切都不过只是想利用她国公遗女的身份,得到国公府旧部的支持。

她也才知道,原来百里昭早已为她备下十里红妆,想让她嫁得风风光光。

她看着姜家以她长宁郡主夫家之名大肆操办了丧礼,因此惹得全城不满。

都说她这郡主死前不过仗着已逝国公之名养在宫里,还当真以为自己就是个公主了。

她看着她那心心念念的夫君原来早已有了外室,甚至还带来她灵前苟且。

从前这些看似美好的一切,死后都让她觉得晦气。

唯独百里昭,这个举国畏惧的疯子却叫她意外。

关于她的传言,百里昭下旨平息;关于姜家权重贪污,也因曾是她长宁郡主的夫家,对其网开一面。

这些她又如何知晓?

当然是她那位好丈夫一家密谋时,在房中谈起的。

她死后的第三年,姜家与沂王谋反,而百里昭,也死在了前去平反的路上。

她看见这个自己从来都退避三舍的人,临死前口中念念有词:若你能活过来便好了。

她竟不知,百里昭会为她如此,当真是把她当作亲人看待。

要知道,他可是暴君呐。

从来都残暴无情,怎会因她一人,就留下覆灭的隐患。

他又不傻。

思索间,她垂眼,一身霓裳。

再抬首,面前正对着妆镜。

镜中人一身红妆,喜冠上的步摇还在轻晃,黛眉弯弯,朱唇艳红,脸上却白得没有血色。

她顿时心里一颤,再抬眼看向一脸疑惑的月檀。

自己当真没死!

或者说她又活了一次,还活在了自己嫁给姜卿竹的这天。

什么时辰了?她收回思绪,问。

月檀颔首,回郡主,刚到戌时。

戌时······

她立刻站起身,扯下头上的喜冠,扭头对月檀道:备车,入宫。

月檀顿时一惊,道:可今日是郡主您的大喜之日,况且您不是······

没等月檀的话说完,她已经抬脚踏出门外。

她知道月檀想说什么。

从前她对百里昭避之不及,旁人或许不曾清楚,但月檀作为她的贴身侍女最是了解。

若换作从前,百里昭就算是召见她,她都会称病不前,可今日她却主动提出入宫,月檀难免奇怪。

她不曾作答,也来不及解释。

毕竟再过一个时辰,姜卿竹便会来逼她喝毒酒了。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难哄桑延温以凡第一次开车是在第几章 吸住奶头不放(h)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