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鲜 > 难哄桑延温以凡第一次开车是在第几章 吸住奶头不放(h)

难哄桑延温以凡第一次开车是在第几章 吸住奶头不放(h)

作者: 来源: 2022-04-17

老周说的意味深长,看着眼前的雪白,他心里的虚荣感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昔日都不正眼看他的女人现在任由他欺负,谁心里能不爽?

感觉到老男人掌心的粗糙,还有他口中的蒜味,赵美娜真的受不了了。

“周叔!你要是再这样我就真的报警了,我宁可跟他离婚也不能让你……”

赵美娜用力地抵着老周的胸膛,想要阻止他的贴近。

可这嚷嚷声落在老周耳朵里,简直就像猫叫一样,他喘气声越来越粗,心里的邪念也越来越强烈。

好多年都没碰过这么水灵的女人了,以前村里也有寡妇和他相好,但和这城里的女人,始终是没法比!

他突然弯下腰,一把将赵美娜抗在肩头,朝着沙发走过去。

“美娜,你今天就从了我吧,不然等待你的可不是好果子!”

老周一边欺身压下,一边话里威胁着她。

结婚不到一个月就出轨,传到谁耳朵里也是丑闻,到时候她再想找男人,可就真的难了!

老周将她两手抓住,束在头顶,另一只手动作极快,已经拽下了她的丝袜。

“你放开我!放开我啊!”

这个动作刺激了赵美娜,她使出吃奶的力气挣脱开老周,碰到桌上的杯子摔了一地。

她慌乱地跑向门口,一只手拽衬衫,一只手提丝袜,样子狼狈极了,但也极具诱惑力。

“美娜,你怎么说话不算话?刚才不是说怎样都依我么?怎么现在又变卦了?”

老周语气冷了下来,顺手掏出了手机,“看来,你是真想你老公了啊……”

“不可以!”赵美娜立刻高声制止,“你摸都摸了,还要怎样……”

被一个能当自己爹的老头摸来摸去,她已经觉得非常屈辱了,要是还进一步,她不如去死。

“那我们就只能找你老公……”

老周又想拿这个事来威胁,但门铃突然叮咚叮咚响了起来。

“我老公回来了!你老实点!”

赵美娜仿佛看到了救星,赶紧跑过去开门。

“美娜,怎么这么久才开门啊?哎你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发烧了?”
 

“美娜,快去炒两个菜,今天留周叔吃个饭。”

方宇很热情地招待。

“可周叔刚说还要去其他租客家……”

赵美娜可不想让他留下来!那是引狼入室!

“哎没事,我也想尝尝美娜的手艺!”

老周打断了她的话,顺便用眼神警告了她一下,赵美娜无可奈何,只好乖乖溜进厨房里。

看着她前凸后翘的侧身,老周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这要是放在自己家里,他恨不得年轻二十岁,天天把这个小妖精喂得饱饱的!

半个小时后,三人坐下一起吃饭。

赵美娜始终低着头,不参与两人的聊天,但是吃着吃着,就感觉有点不对劲了!

因为她的小腿,总是在被人有意无意的摩擦着!

起初,她还以为是自己老公方宇,于是脸红着看向他,想警告他在外人面前不要这样。

但看方宇聊得正欢,才意识到是老周!

这个疯子!月 神 独 家 整 理

竟然在她老公面前就敢……

想到这,她一脚将老周的臭脚丫子给踢开了。

老周脸色一变,神色认真起来。

“小方啊,你最近有没有在家附近看到一个寸头男人?”

此话一出,赵美娜的魂儿都凉了半截。

“什么寸头男人?”

方宇不明所以,赶紧问道,老周有了话茬,把白天那件事添油加醋说了说。

“美娜,你没被吓到吧?”

方宇赶紧安慰自己的老婆,赵美娜抬起头,勉强笑了笑,“没事,家里也没丢东西,我也没看见那个寸头男人……”

说完,她下意识瞥了眼老周,果然,他眼里释放出威胁意味。

“那就行,以后自己在家的时候可得小心啊。”

方宇拍了拍她的手,又继续和老周聊天。

下一秒,赵美娜又发觉有热乎乎的东西摸到了自己大腿根,不用想,肯定又是老周!

“啪。”

她伸手拍掉老周的脚,幸好有长长的桌布掩盖,不然,肯定会在老公面前露馅!

老周愈发觉得刺激起来,一边和方宇聊天,一边能逗弄他的老婆,三人还在一个桌子上吃饭,这样的感觉可是前所未有啊!

真是太爽了!

邪恶之心让他越来越大胆,趁方宇不注意,一下将大手塞进了赵美娜的两腿之间,在那脆弱的地方使劲一摸……

“哎……”

赵美娜双腿一紧,低呼出声。
 

 “四爷,有消息说剩下一个在泯南的一个私人收藏家手里,应该也不是多难找,要不要先把这俩给老爷子送过去?”

  尤四爷将盒子打开,看了眼里面生锈落灰的两个物件,又将盒子合上。

  “等到了他八十岁大寿的时候再说吧。”

  刀子「哦」了一声,“那我明天就带人去泯南一趟。”

  本来还没有从小崽子摔了自己的甜白盅这件事儿缓过气儿来的尤朝忠如今对着小崽子更是不大看得顺眼。

  尤朝忠将小崽子从韩祁身后拉了出来,韩祁将唇抿了抿,但没说什么。

  “不是说腿断了吗?”

  小崽子仰着小脸儿:“好了,医生爷爷还给巧克力吃!”

  生着闷气的尤朝忠对小崽子小脸儿心开始半软半硬,最后也只是对着韩祁道:“赶紧将这小东西带回去。”

  韩祁微松了一口气,带着小崽子进了大院儿。

  自打韩祁迈进大院儿的大门那刻开始,小崽子的眼神儿就畏畏缩缩的,攥着他的衣服的手顺带还掐起一块儿肉来。

  “怕什么?”

  小崽子:“这里面有坏人!”

  韩祁以为他说的是尤朝忠。

  “将军不是坏人。”

  小崽子拿大眼睛看着他。

  尤尤也有将军,尤尤有好多将军。

  小崽子的嘴一瘪,又有点儿想哭了,趴在韩祁的肩头眼泪打滚儿。

  韩祁:“腿又疼了?”

  小崽子「嗯」了一声,像是回答。

  韩祁将小崽子抱回了自己房间的床上。

  他很久没回来过,房间里有点儿落灰了。但他一个大男人本来也不会多精细地打扫房间,他一个在深山老林、废墟烂泥、甚至在尸骨旁都睡过的人,也不可能嫌弃这个。

  将小崽子扔到床上,韩祁将昨晚随手放到桌子上的枪收好,将那炳做工精致的刀子插进墙上挂着的皮革里,又在浴室搓了把脸就出来了。

  看着在床上枕着下巴一脸「深沉」的小崽子,韩祁被逗乐了。

  有时候真觉得就这小崽子的智商脑子里装不了什么事儿,但有时候又觉得这小崽子「深沉」的像个小老头儿。

  所以这小家伙憨憨的小脑袋瓜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沈姨拿着东西敲响了韩祁的房门,开门的是韩祁,沈姨将手里的东西递给他。

  “少爷让人给他送来的。”

  韩祁接到东西的手微顿,但面上却没有露出什么异样,将拿着东西的手垂了下去,看似无意地问:“这小家伙是将军的亲戚吗?”

  沈姨:“这孩子是少爷捡来的,说是让将军帮忙照看几天,我也正纳闷儿呢。不过少爷的心思本来就难猜,说不定有什么别的由头吧。”

  韩祁对着沈姨扯了扯嘴角,脸上却没有什么笑意。

  沈姨走后,韩祁看了看手里的东西。

  一部手机,还有一张身份证。

  “熊载儿……”

  什么破名儿。

  年纪……

  十八?

  韩祁狐疑地看了一眼床上小胳膊小腿儿的小崽子。

  韩祁不知道,小崽子的年纪是管家私自报的。毕竟……有些事儿毕竟成年了才能做,而他家尤四爷可能已经将某些事儿给做了。

  将手机扔给小崽子,小崽子立马欢欢喜喜地接着。然后打开了尤四爷之前给他下载好的动画片儿。

  “喜羊羊,美羊羊,懒羊羊……”

  将小崽子的的身份证放到桌子上,韩祁坐到床边儿,半躺着身子问:“你叫熊载儿?”

  小崽子转了半个身子,瘪着小嘴半背对着他。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同桌上课使劲揉我的奶小说:打开腿让我添你下面小污文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