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鲜 > 《傅少情谋已久》公主把腿分大点毛笔

《傅少情谋已久》公主把腿分大点毛笔

作者: 来源: 2022-04-17

“李叔,你快点,我真的好痛哦。”

李老汉低头一瞧,看见床单上都湿了一片,握着自己的东西就靠了去。他刻意的用手挡在前面:“忍一下,马上就会好了。李叔给你药到病除。”

他的手在花瓣上弄了一阵,就慢慢撒手,把东西对准了地方,一拱进去,那温暖紧密的感觉,让他不由得浑身一颤,感受到了从所谓有过的爽快。

“就快好了,你别动啊。”李老汉十分紧张,生怕在这关键时刻出现什么差池。眼睛死死监视着她的动态。

“啊。”程雪立马感觉到了不对劲儿。心头猛然害怕了起来。都想不清楚,李老汉到底是真的在帮自己治病,还是想趁机对自己行不轨之事。

因为两个人是面对面,李老汉想成事并不容易。情急之下,慌急起身,把程雪给按住,平躺在了床上。

眼看着青筋暴出的李老汉就要得手了,程雪忽然猛的推了他一把,紧接着一个结结实实的耳光打在了老脸上。

李老汉完全懵住了:“你这女娃,要做什么嘛。李叔帮你治病呢。”

程雪躲到床角,怯怯中带着幽怨的盯着他:“李叔,有你这么治病的嘛。我看你就是想把你那东西给弄进去。”

李老汉没想到自己精心安排的伎俩会被识破,而且还是在这么重要的时刻。老脸不由得挂不住了,生出了几分悔意。自己这是做了什么?一把年纪了,还打年轻女人的主意。

这毕竟是不光彩的事,程雪怕激怒了他,他会用强,便说:“李叔,你回去吧,我不怪你。”

李老汉长叹一声,怏怏的穿好裤子下了床。抱起孩子后,总觉得不甘心,扇了自己耳光。

“李叔,你……”

“李叔不是人,鬼迷心窍了。”他万分后悔的说:“不过我没骗你,你真是病了,得治疗。李叔刚才也是实在忍不住,帮你治疗着就忽然起了歪念头。”

“你回去吧,不要再说了。”程雪把吊带睡裙的肩带拉回去,脸转到了一边。

瞧着程雪美丽的身子以及沉甸甸的一对,李老汉如今已是感叹不已,低着头跑了出去。

缓了一会儿后,程雪又后悔了起来。她反应那么激烈,也是因为太害怕了。一来对不起丈夫,再者自己被一个老头给得到了,多少有些不甘心。

可李老汉带给她的美好感觉是那么的叫人难以忘记,如果李老汉不这么着急,或许她的选择会不一样。

清晨起来,程雪左等右等,也不见李老汉过来。只得主动过去了。
 

 “你认识的和你差不多大的孩子里,也这么想的人多吗?”良久,他问出了口。

  “诶。这个……应该挺多的吧……”凑注意到年长的男人认真的眼神,有些紧张地回答道。

  “哟。难不成这儿要天降一个好心人啦。我这种大龄失学儿童不如也考虑一下?”天野活动活动僵硬的脖颈,从就诊椅上站起来,一副全不相信的做派,“先结我的医药费怎么样。”

  自认为知道这外国佬的底线,他竟然又肆无忌惮起来了。

  回到桌前写收费单的医生倒是用客气的语气开口:“您看起来只是来旅游的吧,横滨这边情况比较复杂,您要是想帮助擂钵街的失学儿童可以到和谐网站上捐款。”言下之意居然和天野一致。

  『伊拉斯谟』看着又沉默下去的一入凑,叹了口气:“我叫伊拉斯谟,是一名教士,在教会分配牧区之前,我的一个朋友建议我来横滨看看,说是会有惊喜。我现在算是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了。”

  “教士?!”天野惊讶到忘了从前门溜走的打算,“那你还打断我的手!”

  “《马太福音》第十章 第三十四节有言:我来并不是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动刀兵。”教士面不改色地说道,“我遵循主教诲的意愿胜过自身对暴力的憎恨。”

  “十字军的逻辑是吧?”須佐直人的语气也变得不妙起来,“不如找个更近的地方作为救济目标如何,横滨是不是离阁下的家乡过于遥远了呢?”

  『伊拉斯谟』抬手把脖子上挂着的银质十字取下,表情郑重其事:“请不要在意我的国籍和信仰。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我会以个人身份留在横滨,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他低下眉眼看向不知所措的凑:“比如送他去上学。”

  須佐直人看着一长一幼之间和谐的场景,握笔的手顿住了几秒,将簿子上之前划的两划打圈去掉,又加了一竖,然后把纸撕下来和收费单与病历一起递给天野,露出一副不耐烦的表情:“好了赶紧去门口找小由美付费,和她说算在我这个月的房租里。别在我这儿闲聊了,我还在营业好吗!”

  “不对你给我干嘛,是那家伙付费啊!”天野一脸茫然地接过纸张。

  “我管你们谁付费啊!付了赶紧走!别堵在这儿!”須佐直人把大中小三个人全部赶出了诊室。

  赤枝付掉天野的医药费,和一入凑约好第二天再上门去找他,转身一个人回了酒店。

  这天上午游轮到港,他下午就跑到擂钵街浏览‘风景’当然不可能是随便选的地址。

  作为『但丁』他早就了解过整个横滨哪里最穷困,哪里儿童入学率最低,『伊拉斯谟』会在擂钵街被小混.混打劫有点他碰瓷的意思。

  『伊拉斯谟』是对横滨之所以会有繁荣和穷困如此分裂两面的原因一无所知,但赤枝本人可以说是知之甚详。

  这个世界虽然也综合了咒术回战和一些其他作品,历史却基本上就是文豪野犬版的。这里的日本作为十几年那场大战的战败方,在战后非常风雨飘摇,年轻人从学校里退学去工作,因为原本年长一代的劳动力都在战争中死去了。更悲惨的是由于结束战争的是不能公之于众的异能者的手段,连想在精神上对国民进行鼓舞都很难宣传。

  横滨这个城市则几乎是牺牲品,作为租界,各国势力都有插手,同时还是全国极其重要的港口,于是为了经济考虑和谐也不能进行过多干涉,只好暗地里安排了一个“三刻构想”,把希望寄托在自治上。

  这才是多年来横滨的里世界斗争极其高调,动辄流血不止的原因:这里是被默许存在的各方势力的角斗场。

  而当横滨的和谐失去控制力时,第一个受到打击就是当地的教育行业。先不说公立学校这种非盈利存在的数量,难道上面会不知道有多少学龄儿童没去上学吗?只不过这些灰色居民、流浪儿、预备役少年犯都和这个城市的黑暗面一起被“放任自流”了。

  赤枝在心中默想『伊拉斯谟』的人设。

  『伊拉斯谟』在了解到这样的背景后会说什么呢?

  嗯。果然是“一个国家的主要希望,在于它对青年的适当的教育。”或者“整顿教育是和谐的责任,其重要姓决不次于整顿一支军队。”吧。

  这话听着既适合跟森鸥外说,也适合福泽谕吉和种田山头火诶。

  『伊拉斯谟』的任务是让未成年的“文豪”们回学校去上学,不然连文法都没掌握就不要想写什么东西了。

  为了能不可疑地达成这一目标,他势必要把一大堆失学儿童送回学校去。

  举个例子,为了截胡一个芥川龙之介,他得把周围的孩子都包圆了。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渔船上的爱欲H"淑荣说把船开到湖中间去 胡秀英船上作爱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