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鲜 > 渔船上的爱欲H"淑荣说把船开到湖中间去 胡秀英船上作爱

渔船上的爱欲H"淑荣说把船开到湖中间去 胡秀英船上作爱

作者: 来源: 2022-04-17

程雪一声不吭的掉了头,把脚踩在了沿上。这样一来李老汉就只能下床去了。

李老汉倒也不介意,反正站在地上弄,也不是不行。他有意的把枕头递过去:“我知道你会怕羞,用枕头蒙着脸吧。李叔我也毕竟一把年纪了,帮你看这种病,我也怪不好意思的。”

程雪蒙了脸,李老汉猫着腰,盯着她的下身,咋了咋舌。手一路划过去:“不要紧张啊,这是给你治病呢。”

一双老手伸进了裙摆里,指尖传来的触感,让李老汉都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憋了一二十年了,这一次总算享了福。

等到贝壳剥落露出里面样子的时候,程雪异常的紧张,既有几分害怕,也有几分期待。

李老汉见贝壳上面存在一些水珠,赶紧盯了眼程雪,见她完全看不到自己,也就大胆了起来。把贝壳凑到自己鼻头前使劲闻了闻,又贪婪的用口舌喝掉了那些水珠。

“李叔,怎么了?”见李老汉没了动静,程雪询问道。

“没事。”李老汉回过神来,把她的长腿拨开一些,提起裙摆,终于如愿以偿的瞧见了自己日思夜想的美妙风景。

“哎哟。”李老汉大呼一声:“真是年轻不懂事,都已经这样了。红的就跟花瓣一样了,这是病情加重的表现啊。”

“是吗?”程雪又羞又赧:“那你可要帮我治好。”

“放心吧,李叔拿手这个。”李老汉眼睛都不带眨一下,手指伸过去,在满是水花的花瓣里抹了一下,含进嘴里喝掉了。

本来没什么味道,可李老汉却觉得又香又甜,感到舌敝唇焦,急切的想要把嘴巴凑去包裹住,狠狠的喝上几口。

“嗯……”程雪压抑着自己的渴望,轻轻的嗯咛了一声。李老汉手指刮碰的时候,她明显的感觉到了。她是个很明锐的人,花瓣处就像含羞草一般,收缩了一下。

那段艳红娇贵的花朵,一张一合,吐露出了更多的水花。

李老汉鼓圆了眼睛,生怕错过任何精彩的画面。一双手发着颤伸了去,拨弄了一阵,说道:“还真是严重,那也没办法了,谁让李叔答应了要帮你治疗呢,我好好给你消毒,你要感到特别舒服了,才算是真的好了。”

“好,李叔你快点吧,我难受死了。”一番挑拨,早让程雪乱了心绪,完全顾不得什么廉耻了。只要守住底线,自己的病和难受都能得到缓解,吃点亏就吃点亏吧。

李老汉更是不再迟疑,双手抱住她的腿,把脑袋埋了上去。

“噗嗤……噗嗤……”

搅动的声音让美丽的花朵发出了像狗喝水一样的声响。

“好痛呀,李叔我好痛哦。”程雪还是头回得到这样的享受,带给了她极大的愉悦感。可她很害怕李老汉看出自己的真实状态,只得以病情来掩饰。

“一会儿就好了,李叔会帮你治好的。”

她的伎俩哪里能瞒得住李老汉。看着年轻美艳的美女,被自己弄的难以自制。李老汉心里充满了成就感。倒也不着急展开最后一步。只要让程雪完全沦陷了,以后还不是处处由着自己。

有一阵后,他就没了力气。

突然停了下来,程雪就像是坠进了虚空里,得不到舒缓的感觉痛苦到了极点。
 

  在手.枪被砸飞的瞬间,外国佬用常人根本反应不过来的速度扑倒了小混混,把他双手扭在背后地摁在地上。

  我叫天野三郎,现在正被我的打劫对象摁在地上。

  如果我知道随便打劫老外会是这个后果,我今天一定蹲在家里,绝不出门。

  要不是我上周弄来的钱花完了。

  要不是惠子那家伙非要买新的项链。

  要不是我今天不想看到老太婆那张臭脸。

  后悔。后悔。后悔。

  天野三郎脸挨在冰冷的地面上,开始无穷尽地后悔起来。

  “反省了吗?”身后压制着他的那个老外不紧不慢地问道。

  “反省了反省了。我不该出门没带眼睛,打劫到您头上来……”天野忙不及地说道,要不是头移动不了,少不得还得连连点头。

  压着他的重量猛地减轻,天野以为自己竟然被轻轻放过了,不由得在心里感谢各路神明。不料下一秒钟他的头脑一阵空白,再反应过来的时候左臂传来剧痛。

  天野用右手把自己从地上撑起来一看,左臂在不该拐弯的地方打了个横,就差连骨头也露出来了。这下他也不怕什么鬼老外了,坐着就开始破口大骂。

  “怎么,你用左手拿枪指着我,我打断你的左手,你觉得不公平吗?”不动声色地行使了暴力的男人蹲下来看着天野,双眼和他平齐地问道。

  “那特m的是空枪!空枪!我在下水道捡的!我就威胁威胁你不行啊……”天野痛得流露出哭音,“而且那小子也打算打劫你,你怎么不去打他啊!”

  天野用右手指向凑藏身的地方,说道:“搁老远就看到他了,兜里一看就放着把刀,我还是因为看到他跟踪你才准备打劫你的呢!”

  高大的外国男人听到天野的痛吼,脸上没有露出意外的神情,也没有转头去看另一边浑身僵硬、动弹不得的一入凑,只是淡定地说道:“我让你反省的是不该打劫。不是不该打劫我。而且你的忏悔一点都不诚恳。至于那位小朋友呢,我等会儿会和他的家长聊一聊。未成年人有未成年人的待遇,成年人都知道犯错要付出代价。”

  听到这么一番话,天野一下子楞住了,他弱弱地开口:“可我也是未成年人啊……”

  那外国人第一次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你没到18岁吗?我是听说东亚人长得幼,没听说有长得老的啊。”

  “我今年19岁来着。”天野小声回答,但又立即补充道:“可日本20岁才算成年啊。”

  “好吧……我会为你的骨折治疗付款的。”天野得到了这样的回复。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秀英和老头在船续集:你的男朋友是怎么进入的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