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鲜 > 秀英和老头在船续集:你的男朋友是怎么进入的

秀英和老头在船续集:你的男朋友是怎么进入的

作者: 来源: 2022-04-17

程雪下意识的哦了一声,心里却犹疑了起来。虽然李老汉是一片好心,可女人的怎么能随便让人看呢。要是让丈夫知道了,肯定会没完没了。

心里这么想着,她微微抬起视线,盯着李老汉,瞧见他眼睛还像之前,直勾勾的盯着自己,裤子处早已隆起了一团。

心里便不由得一阵炽热,下午的亲密碰触,带给她的美好感觉一下就冲进了脑海里。

“帮你瞧出来问题了,明天我就上山采药。”见她奶完了孩子,李老汉急忙说,他心里就像有猫爪子再挠一样的难受。

“李叔,就这么看吗?”程雪心里分外纠结,既不想让李老汉给自己看,也担心自己严重的病情。

李老汉活了大半辈子,什么人没见过,当下便看透了她的困扰。开导说:“你的病不能再拖了,也就是你,换了别人我制定不会帮着看的,女人身子金贵,看这种病别人知道了会说闲话的。可谁让我们两家关系不一样呢。”

李老汉一边说,一边走过去,不由分说的把她吊带裙肩带往下拨了拨:“你要是不好意思,我就先帮你做按摩吧。”

说着,便被李老汉握住了那一对,轻轻那么一拨,程雪便觉得自己没了什么力气。

刚刚喂过孩子的程雪很是敏锐,立马身上就有了感觉。

程雪的视线一次次的盯着李老汉隆起的裤子,传来的感觉也越来越舒畅,脸颊愈发红晕。

“李叔,这样你很累吧,不如你到上面帮我按吧?”

李老汉忙不迭的上了床,却没有像之前那样躺下。熟练的拨开她的一双长腿,跪在中间,俯身下去。

一切来的太突然,程雪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她的裙摆本来就比较短,躺下来后更是。此时她的和李老汉的仅仅隔着两层布料。

“这样我能更使劲一些,虽然姿势有点不好看,我是为了给你治疗,你可别多想啊。”李老汉一副正经人的样子,双手一刻也不停的动作着,时不时的挑拨两点嫣红。

程雪嗯了一声,羞涩的闭上了眼睛。

程雪孤身在家,长得又好看,被其他人挂念那是迟早的事。他李老汉近水楼台先得月,可不能放过了大好机会。为了更大力度的挑逗她,李老汉不停的猛烈撞击着。

“今晚就多帮你按一会儿吧,傍晚总归方便一些。”李老汉的手一边运动着,一边用眼睛使劲往胯间搜索着。

程雪里面是橙色的,被自己顶住的地方,像一个贝壳。他恨不得用眼睛把外面的贝壳扯掉,好好瞧瞧贝壳里面长得是什么样子。

程雪被他折磨着,愈发感到难以忍受。如果李老汉强来的话,她觉得自己是不会阻止的。内心深处的原始渴望,正在肆虐。

她不是一点都不明白,李老汉在帮她治疗的同时,也在占她的便宜。可偏偏自己还一次次的默认了。

“李叔,你以前也帮别的女人治疗过这些病吗?”程雪主动问道,她想用聊天的方式转移注意力,守住自己最后的底线。

“以前治疗过很多,没办法,谁让我医术好呢。”李老汉享受够了,用拇指和手指开始专心的弄着两点嫣红:“做姑娘的时候都是陷在里面的吧,我看你现在一直是冒出来的,这也得多做才行啊。”

比起嫣红上的发麻,程雪更加扛不住的是来自另一边的顶撞,让她浑身难受,想要大声的叫出来。
 

 『伊拉斯谟』从游轮二等舱自己的房间里醒来后,感觉到希腊语和拉丁语仿佛下一秒就能从舌尖流淌出去,脸上露出了微笑。

  几日后,在横滨靠岸前一天的下午,游轮自带的咖啡厅里。

  几名来自欧洲的贵妇和『伊拉斯谟』围坐在一起喝茶聊天。

  “虽说那边是乡下的小地方,但据说也有些不错的土产。每年我丈夫和我环球米其林马拉松的时候,还是会来日本尝尝海鲜。”两只手上带了五枚宝石戒指,穿着米兰最新高定的拉丁美人捂着嘴轻笑着说。

  “我就不太吃得惯。我们全家都不行。结果我儿子想不开非得负责这边的业务,我也只好时不时来日本看他。”说出这话的则是坐在另一边挎着豪奢的包包的一个中年美妇。

  “又冷又氵朝,离俄罗斯还很近。”坐在中间的短发女姓穿着中姓西装,一副飒爽女强人的英姿,谈到‘俄罗斯’仿佛是什么脏东西一样,“听说横滨的治安也差得要命,和芝加哥、底特律有的一拼。如果不是今年行业的峰会不知怎么竟然在这里举行,我是绝不会踏足这个岛国一步的。”

  甫一说完,她突然想起一旁坐着的教士也是来自货真价实的岛国,连忙补充到:“荷兰当然和这个远东的小国不能比,说起来这艘游轮的出发点,鹿特丹港不就是世界第一大港口吗!”

  坐得笔挺,气质上更适合出现在教堂而不是播放着靡靡之音,基本都是贵妇出没的贵宾咖啡厅的教士闻言推了推眼镜,没有接话。

  要问『伊拉斯谟』到底是怎么混入女子会之中,那是因为两天前他在甲板上救了一个到处乱跑结果差点掉到海里的小孩,结果孩子的母亲,即一个法国籍的拉丁美女就一直邀请他出席小茶会和晚宴,似乎是在旁敲侧击一个报答方案,当然也不排除她是在期待浪漫事件。

  “德西德里乌斯,你都没说过为什么去横滨啊。”拉丁美人自然地用教名称呼『伊拉斯谟』,“要是有空的话,不如到时候我带你去几家很有意思的店看看?”

  不了吧,想答谢直接打钱如何……

  与此同时,他的脑海中浮现起不存在的记忆。

  「伦敦近郊的别墅里,穿着西装马甲的律师好友在茶几上顿了顿烟斗整理烟丝,伸手接过教士递过来的火柴点着,他在吐出几个烟圈后咳了几声:“你问横滨?是个很有意思的城市哦。去了绝对不亏。”

  “认真点回答,托马斯。”

  “总是这么严肃呢,D。”托马斯·莫尔爽朗地笑起来,“一卷恶毒的童话,几个庸俗的成人故事,坦陈的罪恶,一座“现代艺术”之城。想象一下,在它的小巷中行走,踏在横流的污水之上,从腐烂的物体与将腐烂的物体之间穿行,并眺望它远处漂亮的大厦高楼——仿佛是在考验自己的分裂程度——你会同时听到毒蛇的吐息和巨象的踏足之声。要去看看吗?存在于此世的索多玛?”」

  教士维持着严肃端庄的表情,简洁地回答道:“我的一个朋友说横滨风景不错,推荐我来旅游。”

  为什么会有外国人到横滨来旅游啊?

  而且还跑到这个擂钵街来……又不是什么风景名胜。难道说有钱佬就喜欢看穷人过破烂日子吗?

  一入凑恶狠狠盯着不远处向姐姐问路问了好一会儿的高个儿外国男人。

  姐姐还朝他笑得那么甜!骗女人的家伙就自觉离别人的姐姐远一点如何!

  一入凑低头踢飞了几个石子,在他的想象里,他已经踢飞了那个臭老外的大臭脑袋好几次。

  他脚旁的几个石子都被他踢没了凑才又抬起头。

  姐姐回到店里去了。他松了口气。

  不知怎么的,他看着朝着擂钵街更混乱区域走去的那个背影,鬼使神差地跟了上去。

  ‘不许动,把你带的钱全部都拿出来!’凑在心中预演着。

  作为一个十岁刚出头的孩子,要去打劫一个成年男人听上去有些天方夜谭。不过,他手上有把从几条街外做皮肉生意的枝子家偷来的小刀,那男的要是敢不给钱,他就用小刀扎对方的大腿。

  不肯给全部的钱也不是不可以商量。

  一半也行。

  给张万円钞也行。凑可是瞥见那老外给姐姐谢金的钱包里有好几张万円钞呢。

  他一想到一万円能买多少糖,肉和鸡蛋,就不禁连咽几口口水。

  要怪就怪你没事跑擂钵街来吧。

  凑盯着前面慢悠悠走走停停的身影,偷偷地又跟上前了一点。

  那家伙停下来了!

  难道是发现了我在跟踪吗!?

  要不然还是算了?

  凑的手心里渗出汗来,他赶紧把手从兜里抽出来在大腿上连蹭几下,又放回兜里握住小刀。

  对。我有刀在手,用不着怕他。

  凑强行让自己冷静,准备跳出去喊话打劫。

  下一个瞬间。

  “不许动,把你带的钱全部都拿出来!”

  发出声音的人不是凑。

  跳出来喊话的是在周围经常出没的一个小混.混,凑一眼就认出来自己曾经被对方抢过三次零钱。

  “我把钱给你只会帮助你继续犯罪。”外国佬用流利的日语回答,站着没动。

  “什么犯罪不犯罪的!让你把钱拿出来就拿出来!”小混.混满脸不耐烦,从腰带后面掏出一把手.枪晃了晃,“不给信不信我开枪打死你啊!从死人身上一样能拿到钱。”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他的手已经自己往下移动了,低头看它是怎么进去的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