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鲜 > 他的手已经自己往下移动了,低头看它是怎么进去的

他的手已经自己往下移动了,低头看它是怎么进去的

作者: 来源: 2022-04-17

生完孩子后,变得淡漠的渴望似乎被全部激活。她明显的感觉到李老汉的东西,比丈夫的强很多。每一下耸动,都像是一个小拳头。

她的思绪越来越缥缈,索性放弃了抵触情绪。任由着李老汉一下接着一下的撞击。

“我估计帮你治疗半个月就差不多了,以后每天可都得坚持。”李老汉一边用言语掩饰自己的企图,一边更加用力的用东西撞击着

猛地一下,那东西窜进了腿逢里半截。李老汉吐了一口气,就像是扎进了一处舒畅的地方。

程雪只感觉那硬的像钢棍的东西,从自己舒服区滑落下去,鬼使神差的将它夹住,好让它更加有力的撞击。

“李叔,还是好涨呀,你快使劲帮我吸两口。”程雪只觉得十分舒服,生怕那东西瞬间就逃走了。但她也很害怕李老汉察觉到什么,会认为自己是个坏女人。

李老汉何尝不享受这种美妙的滋味呢,但是他喝的太饱了,奶水还在源源不断的分泌出来。程雪穿着牛仔裤,自己再过分也就是这样了。想着傍晚还有一次呢,便使劲在嫣红唑了几口,停下来说:“差不多了,晚再帮你治疗吧,我也有些累了。”

程雪闻言,只得悻悻的分开自己的双腿,看着李老汉抱起小孙女出门去了。

程雪赶紧去了一趟厕所,整个身体一片潮湿,花瓣上吐出的露珠连牛仔裤都呈现斑斑圆圈。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完全清醒过来后,只觉得无比羞愧。不过好在李老汉只是为了帮自己治病。两个人也没有发生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也不算对不起丈夫。就算是去医院治疗,也一样会被医生做同样的事情。

天黑以后,李老汉如期抱着小孙女过来了。

因为刚洗过澡,程雪换了一件丈夫从外面给她寄回来的,吊带睡裙,只需要把肩带勾下来,就能给孩子喂奶了。

瞧着李老汉的东西,一点点的膨胀起来,她心里竟然产生了一些莫名的期许。

李老汉手里提了一个小塑料袋,顺手给她递过去:“程雪,我也没什么好东西给你,孩子妈跑了放在家里也没用,就给你用吧。”

程雪探头一瞧,发现是两盒卫生巾,玉颊不由得羞红:“李叔,我很久没来过了,还用不着。”

“什么?”李老头很诧异的语气:“很久没来了。哎呀,你该不会是下边也出现了什么问题吧?”

“怎……怎么了,李叔?”程雪听到他的话,面露难色。

李老汉一拍手,像是发什么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打折一条腿,这样的话整几天石膏就应该没什么大碍了,也不会留下疤什么的,自己动作利索点儿,也能让小崽子少受点儿罪。

  小崽子还没想明白韩祁的那句「奉命行事」是怎么一回事儿,韩祁便已经蹲下并将他的裤腿儿卷了上去。

  用带着茧子的手贴着小崽子白皙如奶脂的腿,韩祁的手实在是使不上力气。

  关节处几乎没有什么褶皱,走线流畅,顺滑至下是秀巧的足,从脚踝到脚趾无一不透漏着精致。

  小崽子也顺着他的目光看着自己的腿,睫毛扑闪,翘卷可爱。hgfrt看着韩祁一直脸上的纠结,小崽子正想说什么,韩祁却一手按着他的后脑勺将他的脸按到了自己的肩膀上。

  “你先咬着吧。”

  小崽子有点儿不明白韩祁为什么这么说。但闻着他身上的汗味儿,小崽子有点儿嫌弃。

  “臭的……”

  韩祁:“……不咬算了。”

  韩祁话音刚落,手上一个用力。

  第一秒,房间里是安静的,连呼吸声都没有。

  第二秒,小崽子的眼泪出来了,眼珠子还没有来得及动。

  第三秒……

  韩祁发出一声闷哼。

  死死攥着韩祁的衣服,小崽子将韩祁压到了地上,疼到咬出血腥味的牙齿开始打颤,鼻音带着哭腔压抑的厉害。

  “啊啊啊!!呜呜呜……”

  韩祁躺在地上半曲着一条修长的腿,扶着小崽子的后脑勺等着他安稳下来。

  他断人腿断的多了去了,第一次遇到这么麻烦的,却没觉得这小崽子娇气。

  “腿、腿没了!!呜呜呜……”

  “……只是断了。”

  肩膀上的痛感对韩祁来说不算什么,但小崽子哭成这样连带着他都觉得有点儿疼了。

  没等到小崽子安静下来,却等到小崽子晕了过去。

  在小崽子突然安静下去的那一刻,韩祁轻拍着他的肩膀上的手顿了顿。而后抱着小崽子坐起来。却看到小崽子惨白到没有一丝血色的小脸儿。

  他没有太过用力,只是骨头有些错位而已。

  晕了?

  抱着小崽子起身出去,韩祁敲响了程副官的门。

  “程伯,车用一下。”

  韩副官看着趴在他的肩头一动也不动的小崽子,低声问:“睡着了?”

  韩祁眉宇微皱,道:“晕过去了,我送他去医院看看,只是骨头有些错位而已,应该没什么大碍。”

  程副官:“……”

  赶紧拿了车钥匙给韩祁,程副官看着他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还真打啊!”

  韩祁冷硬的脸上露出不太明显的表情。

  “将军下的令。”

  程副官:“将军不过是……”

  韩祁看着程副官,“将军是不会开玩笑的。”

  程副官:“……”

  现在不是争论这个的时候,程副官赶紧推了一把韩祁,“赶紧带他去看看!这可算是将军的半个孙子!”

  孙子?

  韩祁来不及多问,抱着小崽子走了。

  他身后的程副官看着他沉稳到不带一丝慌乱的步子,真是一句话梗在喉咙里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医生检查之后认为也没必要打石膏,注意几天就应该就会好的差不多了。

  韩祁:“那为什么会晕呢?”

  医生:“这个……应该是情绪过于激动,吓得吧。”

  韩祁:“……”

  韩祁身上没多少钱,尽管他年纪轻轻就做了少校。但平时的工资也不多,他也没有存钱的习惯。所以也就没有给小崽子开单独的病房。

  病友是个三十来岁的男人,样子有点儿邋遢猥琐,一条腿打着石膏还硬是下了床往小崽子病床上蹭。虽然也没敢做什么。但光他那痴汉样儿就实在是有点儿恶心。

  韩祁那着单子回来的时候,微眯着眼角看了一眼男人。然后就将病床上的小崽子又抱了起来。

  “诶,别走啊!”

  韩祁抱着小崽子回头,幽深的眸子直接将男人吓得推了好几步。

  “就看、看看,呵呵……看看……”男人被吓得没声儿了。

  韩祁抬腿,在一声刺耳的「刺啦」声之后,便是男人的鬼哭狼嚎。

  被踹过去的床直接夹断了男人腿上的石膏。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他的舌伸进她的花丛 他用嘴添我下面很舒服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