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鲜 > 他抬起她的臀 不停的撞击着,他撞得有又深又重

他抬起她的臀 不停的撞击着,他撞得有又深又重

作者: 来源: 2022-04-17

“程雪,孩子不吃奶粉,你能帮忙喂养几天吗?”隔壁的李老汉适时的找上了门。

丈夫在外打工,平日里多亏了李老汉和他大孙子的帮衬,加上自己实在涨的难受,也就答应了。原本哭闹的孩子一吃上后就不再哭闹了。

“李叔,你快坐吧。”被一个老头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喂孩子,程雪感到有些难为情。即便孩子吃上了,她依然涨的十分难受,不得不用手继续去弄另一边。

乳白色的奶水从那一抹嫣红里冒出来时,李老汉嗓门眼儿直冒火。恨不得冲上去唑两口。他还是首次看到这么大,这么白的一对。

“涨的难受吧,这女人的奶水可涨不得,容易起硬块的。”李老汉从白里透红的那处,已经看出了蹊跷。裤子里不由得撑了起来。

“就是啊,可难受了。”程雪在自己舒缓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这个问题,两边都出现了几处发硬的地方:“李叔,你还懂这个啊?”

“那我怎么不知道,你忘记我是干啥的了。”李老汉嘿嘿一笑,心里也跟着愈发的兴奋起来。

程雪这才恍然想起来,李老汉是三乡五村出了名的神医。正要说什么,猛然瞥见他裤子处的高高隆起,讶异之余,心里竟然有了些异样的感觉。

自从她怀孕以后,就再也没有和丈夫做过那事。如花似玉的年纪,哪有不想的,可也只能熬着。

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她愈发难以抑制内心深处那久违的渴望。不由得夹住了腿根,身体也变得越发渴望。

李老汉看了个真切,也不掩饰自己的难堪。这样漂亮的女人,就是得不到,自己能感受一下那一对,这辈子也不算白活了。

“你这情况倒也不严重,让人每天多帮你做按摩,过段时间肿块消散了也就没事了。”

丈夫不在家,远水解不了近渴。可镇医院里几乎都是男医生,她可不敢去。可要是不把肿块给消掉,她还真担心会出现什么可怕的情形。

程雪不由得朝李老汉多看了几眼。这老汉平时没少帮她,一把年纪了,也不是什么不正经的人,便求助道:“李叔,既然你懂,要不你帮我按按吧。”

李老汉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但害怕程雪看出来什么猫腻,故作为难的说:“这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的,你就帮帮我吧,我每天涨的可难受了。”程雪央求道。她实在承受不住这份折磨了。

“那行吧,我去洗洗手。”

李老汉回到屋里时,程雪已经把睡着的孩子放到了床上。

看着朝自己走近的李老汉,她感到了羞涩,美丽的脸颊也泛起了红晕。

她穿着白色的T恤,高高的耸起胸部像是要把T恤撑破了一般。因为没有穿文胸,能清晰的看到两点。
 

  “是哪一种?”他含糊不清地嘟囔了一声。

  “哪一种什么?”『但丁』吹了吹自己杯子上的热气,淡定地回问。

  “是不会死还是瞬间复活!”太宰像是抗议一样加大了声音。

  “不会死。”这边毫不计较地给出了绝密信息。

  屋子里沉默了一会儿。

  太宰直起上半身,左肘撑在桌上,手掌支在一边的脸颊下,唯一露出的左眼不知何时已变得无比幽深。

  “这不是连我都有点同情了嘛——死不掉什么的。”他空闲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掏出了一把手.枪,随意地指向『但丁』的脑袋。

  “对等的透露一点情报好了。我的异能力是究极的无效化,只要皮肤接触就能使一切异能力失效。让我握住你的手,再一枪把你爆头送上‘天堂’,这个设想如何?”任何人看到他的神情和动作都不会认为太宰在谈笑。

  『但丁』定定地看着少年黑手党,几秒钟后,他伸出一只手握住太宰持枪手的手腕。

  “不知道。”他气定神闲地把太宰的手放平,“这就是我的回答。”

  “主知道智慧人的意念是虚妄的。”持有信仰的诗人引用起《哥多林前书》,“而人从不具有认识自己终局的能力。我知道自己最终是必死的。我会平静地接受死亡,仅此而已。”

  “……即便要忍受漫长崎岖的‘旅程’?”

  “人在死之前没有幸福的。你怎么看这句话,太宰君?”『但丁』突然反问道。

  但没等对面给出回答,他又接着说道:“你有一个第一念头,然后又犹豫了,是不是?哪个才是你的真实想法呢?”

  浮现在太宰脸上的是一种非常复杂而微妙的神情,仿佛出于自己力争的主张最终却吃下了一颗酸掉牙的糖似的。其实和常人比起来他依旧算是不动神色,但放在太宰身上已经是罕见的大纠结了。

  “哪儿幸福都不在等待我。”他最后像是受不了自己一样吐出这么一句话来。

  在两人交谈的过程中,不知从何时起窗外开始落雨。他们坐在便宜的公寓里,几乎所有的窗户都是开着的,房间里逐渐充满了浓郁的泥土气味。有节奏的雨声是一种安慰,在没有人说话的时刻则像一种补充。

  “太宰君,你有注意到我偷换了话题吧。不过,我这么问,只是为了提醒你一件事。”『但丁』在短暂的沉默后开口。

  “什么事?”太宰又把脸埋了回去。

  “在死亡这个论题中,我们感受到的幸福与否根本不是决定姓因素。那么,也就不存在忍受一说。你对死亡的追求,大约是为了逃脱单调而平均化的生命,实现自我发现的过程。活着的理由很难寻找,但在死亡逼近时,这种晦暗会短暂地被驱散。”

  “我相信死后世界的存在,你不相信。不,应该说你不希望存在。那么,我也以不相信死后世界存在者的角度来回答你好了。死亡对他们而言不过是生命中最重要的财富之一——失去其他所有财富的财富。存在快乐的死者,他们抛弃了压在尸骨上的墓碑,心甘情愿地被乌鸦啄食,或是在深海的压力下变成一块珊瑚。不存在明天,他们这么想着,但他们相信其他人和整个世界的明天。”

  “每一天都宜于诞生,每一天都宜于死亡。没必要追赶死亡,也不对它哭泣或微笑。”『但丁』用稍微为难的语气说道,“再走得更远一点的话,不存在所谓死亡的秘密,生命的合理姓与威胁着它的东西的合理姓完全统一。人们在死亡中辨认生命,因为对死亡的认识,正是建立在生命的法则上。”

  “这样啊。好像听到了不寻常的论点。”太宰脸上的面具还没有重新形成,“要不然也从教徒的角度劝劝自杀的惯犯怎么样?”

  “自杀要下地狱。尸体挂在死者灵魂化作的荆棘树上永远受苦。”

  “没了?”

  “没了。”『但丁』点点头。

  “什么样的教徒……算了不提这个了。你和织田作的有趣‘旅程’什么时候结束,他不是写完一篇小说了吗?”太宰放弃了原本的话题,脸上的表情凝固在怏怏不乐上。

  “不知道。”『但丁』又一次气定神闲地回答。

  “这个问题不接受这样的回答哦,但丁君。”话题转移到友人身上后,太宰治威胁的语气就真实了好几倍。

  “可以告诉你‘旅程’结束的标准。织田君出版第一本作品,并且确定能继续创作下去。”『但丁』在心里划掉‘活着且在写小说’,“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能写完然后小说家出道,所以我异能力结束的时间我自己也不知道。”

  “好吧。那你岂不是还要在这儿呆很久。”太宰站了起来,语气听不出是高兴还是遗憾。

  “人生际遇难料。我就不送客了。”此间暂时的主人拿起桌上的杯子,走进厨房。等他再出来的时候,屋里已经没有第二个人了。

  在直布罗陀海峡,一艘从世界第一大港口——荷兰的鹿特丹出发,目的地是日本横滨的游轮上,一个穿着教士袍,脖子上戴着一枚银十字的男人在二等舱的房间里睁开了双眼。

  有那么一秒钟他的眼神仿佛一个新生儿,但下一秒就恢复了清明。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超w文开车有过程:他扒开我的内裤强吻下面 他把舌头伸进里面搅动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