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鲜 > 黑人巨大两根一起挤进交换,爽到无法呼吸

黑人巨大两根一起挤进交换,爽到无法呼吸

作者: 来源: 2022-04-16

《水浒我为王》 第九章 鲁提辖三拳打死镇关西 在线阅读

鲁达也不跟他客气,只是冷着脸,直接坐下,说道:“洒家奉着经略相公钧旨,要十斤精肉,切做臊子,不要见半点肥的在上头。”

郑屠应了一声,然后回身对着店铺里面的伙计说道:“提辖的话没有听见吗,你们还不快选好的,切十斤去。”

哪知道,鲁达摆了摆手,说道:“洒家不要那等小厮们动手,你亲自与我切,他们还不配给小种经略相公切肉。”

郑屠嘿嘿一笑,说道:“提辖说得是。那便由小人亲自去切。”说罢,郑屠便亲自走到肉案上拣了十斤精肉,一刀一刀,细细的切做臊子。

而韩天麟也不说话,在旁边找了一个相对干净的地方,准备看戏,区区一个郑屠还不至于让他和鲁达两个人出手,他们两个,随便一个人都够教训这个杀猪卖肉的了。

再看这郑屠,在案板上整整切了差不多得有半个时辰,累的汗流浃背的,肥胖的脸上也有些疲倦。好不容易将精肉臊子切好了,郑屠伸手从旁边拿过一张荷叶。接着用荷叶包了切好的臊子。

气喘吁吁的走到鲁达的面前,郑屠说道:“提辖,这臊子已经切好了,按照您老人家的吩咐,小的可是一点肥的都没有,全是精瘦的瘦肉,小的这便叫人给小种经略相公送去。”

郑屠刚要叫伙计,只见鲁达大手一摆,说道:“送甚么送?不着急!洒家再要十斤,这回要都是肥的,不要见些瘦肉的在上面,而且也要切做臊子。”

郑屠听完脸上便由青筋迸起,双拳紧握,看来是气的够呛,可是片刻之后又忍了下去,又恢复方才的笑脸,问道:“方才提辖说要瘦肉臊子,小的知道,怕小种经略相公的府里要包馄饨,可是这肥的臊子何用?”

鲁达睁着眼怒喝一声,说道:“小种经略相公钧旨,吩咐洒家来的,谁敢问他?要你切你便切,聒噪甚么?怎地?还怕洒家不给你肉钱不成?要不然你去问问相公大人?”

郑屠一听鲁达这话,只得连称不敢,然后说道:“既然如此,小的也就不问了,小人切了便是。”

随后,郑屠又选了十斤实膘的肥肉,也是细细地切做臊子,半个时辰过后,郑屠累的满头大汗,用荷叶来把臊子包了。

而此时已经是太阳正盛,到了中午。

郑屠擦了擦汗,然后吩咐旁边的伙计说道:“派个人与提辖拿了那臊子,送将到小种经略相公的府里去。”

鲁达喝了一声,再次说道:“洒家再要十斤寸金软骨,也要细细地剁做臊子,,不要见些肉在上面,对了,这也是小种经略相公吩咐的。”

郑屠一听这话之后,再也忍不住了,怒极反笑,走到鲁达的身边,冷笑着说道:“鲁提辖,你我二人平日里那是井水不犯河水,今日提辖前来莫不是特地来消遣我?”

鲁达听罢,大喝一声,直接跳起身来,拿着那肥瘦两包臊子托在手里,虎目圆睁,看着郑屠喝道:“郑屠,你说对了,今日洒家就是要特地要消遣你的!”,话音刚落,直接把两包臊子,劈头盖脸的打打了过去。

郑屠大怒,怪眼圆睁,心头那一把无明业火焰腾腾的按纳不住,怪叫一声,直接从肉案上抢了一把剔骨尖刀,直奔鲁达过来。

那鲁提辖早就站在大街之上,旁边围观的百姓站的老远,谁也不敢过来相劝,鲁达和郑屠那可是两头凶猛的老虎,任凭惹了哪一个都不是他们这些平头老百姓能够受得了的。

只见鲁达和郑屠两个人插招换式,打在一处,那郑屠就是一个杀猪卖肉的屠夫,手上功夫平平,只是凭借着一身的蛮力,哪里能够打得过勇猛无敌的鲁达。

不到十个回合,那郑屠便受不了了,一个不注意,被鲁达抓住机会,一连打了两拳,直打的郑屠浑身是血,那脸上跟个血葫芦似的,很不看不清本来的面目。

最后一拳,鲁达含恨打出,此时的郑屠已经完全没有了还手之力,便是躲开都已经不可能的了,直接一拳,给打飞了出去,那郑屠砸到对面的水果摊上面,浑身抽动了几下,便没了声息。

“不好了,打死人了!”

“出人命了!”

一见郑屠被打死,周围看热闹的百姓都慌乱了,一个劲儿的喊叫着,四处逃散,唯恐这认命官司落到自己的头上,场面一片混乱。

“哪里杀人了?快让开!”

就在这时,突然一声大喝从不远处传来,紧接着便是跑过来一队官兵,人数差不多在五六十人左右,为首的是一个校官,手里提着一杆长枪。

那队官军跑了过来,一见一旁早已经死的不能再死的郑屠,又看了看满手是血的鲁达,那员校官一见哪里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鲁达,你打死人命,还不快快束手就擒!给我上,抓住杀人犯鲁达。”那校官大喝一声,然后大手一挥命令道。

旁边看热闹的韩天麟此时有些傻眼,这是什么情况,怎么官军来的这么快,原著之中,鲁提辖三拳打死镇关西可是没有官军客串的,难道由于自己的出现,历史发生了偏差?

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再去想这些也没有什么意义,当下将腰里的大刀抽了出来,冲上前去,直接砍倒了两名官军,冲着旁边的鲁达说道:“哥哥快走,若是官军大队来了,我们便走脱不了了。”

鲁达应了一声,一对铁拳打的那帮官军哭爹喊娘,完全没有招架之力,两个人就这么朝着他们早就商量好了的城门跑去。

眼看着快要到城门口了,突然从前面杀过来一大队的官军,密密匝匝,将整个大街都堵满了,前前后后都是官军,也数不清到底有多少人马。

“韩兄弟,今日只能是咱们俩一齐冲出去了。”鲁达从一名官军将官手里面夺过来一杆大刀,横扫,竖劈,大杀四方,如入无人之境。

“好,能跟哥哥大闹渭州,也是痛快!”此韩天麟兴奋异常,这是他下山之后,第一次大战,酣畅淋漓,痛快不已。
 

《水浒我为王》 第八章 状元桥 在线阅读

“不行,洒家不出了这口恶气,哪里吃的下去饭菜。”鲁达不听李忠,史进二人的劝告,只是火往上撞,非要弄死这个杀猪卖肉的郑屠不可。

史进,李忠二人拦不住鲁达,便将目光放在了旁边韩天麟的身上,想着也许韩天麟能让鲁达冷静下来。

韩天麟点了点头,然后对着鲁达说道:“哥哥,你现在去打死了郑屠,的确是大快人心,可是打死人之后呢,哥哥也就是犯了认命官司,到时候官府通缉,如何是好?”

鲁达刚要开口反驳,却被韩天麟的话给打断了,韩天麟接着说道:“哥哥想过没有,凭借着哥哥的一身武艺,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那都是手到擒来,可是金翠莲父女呢,他们手无缚鸡之力,到最后只能是害了他们,哥哥三思啊。”

果然,韩天麟这么一说,鲁达冷静了下来,仔细的想了想,还真是那个道理,自己一不小心不仅没有帮得上金翠莲父女,倒是差一点害了他们。

当下,鲁达便有些不好意思,嘿嘿一笑,又重新回到了座位上,对着韩天麟说道:“兄弟是个思虑周全,足智多谋的人,那么依着兄弟来说,此事该当如何去办?”

鲁达这么一说,包间里的几个人全都看向了韩天麟,金翠莲父女二人也是一脸希冀的看着韩天麟,希望能够想出一个好的注意,救他们逃离火海。

过了好一会儿,韩天麟这才开口说道:“既然那郑屠让你们出来筹措赎身的钱财,那么你们的客栈还有城门口处应该都会有那厮的眼线,一但你们想要逃走,郑屠定会第一时间知道,把你们给抓回来。”

“所以,要想救出金翠莲父女,便要想出一个万全之计,既要教训教训这个郑屠,又要让金翠莲父女平安无事的出了渭州城。”

“哎呀,俺脑子笨,哥哥你就说俺该怎么办就是了。”听了韩天麟的话,几个人都是赞同的点了点头,只有旁边的傻英雄黑面神尉迟孝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打断了韩天麟的话,说道。

想要让尉迟孝听懂,的确是有些难为人啊,当即韩天麟点了点头,说道:“今天金老汉带着你的女儿照样是回到客栈,平日里什么样,今日还是什么样,明日一大早,让李忠,史进和尉迟孝三位兄弟前去接你们二人,李忠兄弟留守客栈,负责拖住那客栈的伙计,之后再去城门口与我们汇合。”

“哈哈哈,哥哥放心,包在俺身上了。”尉迟孝也是唯恐天下不乱得主,一见有这么好玩的事情,兴奋不已,拍着胸脯保证道。

旁边的打虎将李忠和九纹龙史进两个人也是点头答应。

接着,韩天麟又说道:“鲁提辖,明日一大早,咱们二人去状元桥,会一会那个什么镇关西的,看看此人是不是真的镇关,将他知晓知晓作恶多端的下场。”

“哈哈哈,好,还是韩兄弟足智多谋,这么一来,井井有条,万事俱备,那洒家今天便好好的吃喝,等到明日定叫那郑屠吃我几拳头。”鲁达点了点头,高兴的说道。

一见鲁达如此兴奋的模样,韩天麟心中暗暗的为郑屠默哀,莫要说几个拳头,鲁达可是三拳就将郑屠给打死了。

几个人商量好了,又将金翠莲父女请到了饭桌上,众人草草的吃饱喝足之后,便各自回去休息去了。

至于说韩天麟,尉迟孝,史进,李忠四个人自然是暂时住在鲁达的家里。

回到了鲁达的家中,天色还早,还没到睡觉的时候,几个人索性便在客厅之中喝茶聊天。

“李忠兄弟,明日之后,恐怕你我兄弟便是那朝廷的通缉要犯了,今日洒家说的为兄弟保举一个前程也是做不到了,还望兄弟莫怪。”鲁达突然想起来今天保证李忠的事情,当下有些歉意的对着李忠说道。

听得了鲁达的话,李忠大脸立马沉了下来,然后对这鲁达说道:“哥哥这么说,莫不是把俺李忠当做外人,这等为民除害的事情,怎地也得算得上俺李忠一个,至于说什么前程,那都不值一提,提辖哥哥以后还是莫要再说此话。”

“哈哈哈,好兄弟,初次见面之时,洒家还以为你是一个小气吝啬之人,端得有些瞧不起,没想到倒是洒家有眼无珠,不曾想兄弟也是一个光明磊落,仗义的汉子。”

鲁达听到了李忠的话之后,很是高兴,他最佩服的便是这种古道热肠的汉子,当下哈哈一笑,说道。

几个人说了会儿话,看着天色也不早了,便各自睡觉去了。

到了第二天一大早,鲁达到外面买了十斤的熟牛肉,十斤的熟羊肉,还有十斤的大饼,打了一个包裹,让尉迟孝背着,留着他们路上当做干粮,毕竟路上指不定遇到什么事情,万一走到荒郊野岭,也好有吃的,肚子有粮,心里不慌。

几个人收拾好了,韩天麟又重新的嘱咐了一遍之后,便各自离开了鲁达的宅院,不说史进三人如何接走金翠莲父女,又如何出了渭州城。

单说韩天麟,鲁达两个人出离了鲁达的家,直奔状元桥,都是在渭州城里面,离得也不远,凭着韩天麟和鲁达的脚力,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便到了状元桥。

且说那郑屠开着两间卖肉门面,就在状元桥的东边,西边是一家水果铺子。

那郑屠的肉铺里面横着两副肉案,悬挂着三五片猪肉。满脸横肉的郑屠正在门前柜身内坐着,手里捧着一个大茶壶,时不时地喝一口,看旁边的那十来个刀手卖肉。

鲁达一见郑屠,便是气不打一处来,几步走到肉铺面前,插着腰,叫道:“郑屠!”

那郑屠抬头看时,一见是鲁提辖,慌忙出柜身来,笑脸相迎,丝毫没有平日里凶神恶煞的样子,颇有些谄媚的说道:“哎呦,原来是鲁提辖大驾光临,小的有失远迎,提辖恕罪。”

说着,郑屠便叫副手搬一条凳子过来,郑屠讨好似的擦了擦凳子,然后笑着说道“提辖请坐。”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女口述最爽的性经历,大半夜突然想要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