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鲜 > 第一次相亲在车里就要了,满了…溢出来了,太长

第一次相亲在车里就要了,满了…溢出来了,太长

作者: 来源: 2022-04-16

《史上最强修仙者》 第三章 我是秦风 在线阅读

秦风没有一点意外,神态坦然自若。

李玉清彻底被老师折服,并非因为眼前这名年轻人青春永驻,长生不死,活过无数的岁月。两人相处的时间并不长,在他眼里老师令人琢磨不透。

先前短刃凭空而飞,是他第一次见到秦风施展除了传授他占卜之外的神奇手段。

论起智计也绝不会比陆霓裳差,陆霓裳想要给刚出世的老师致命一击,只怕是打错了算盘。

来的两人一道一俗。先前来拜访老神仙的人都被警卫请走了,否则一定会被两人诡异出现的方式吓一跳。

身穿道袍的道士背负一把长剑,不是武当玉虚宫的道长,那长剑也不可能是装饰。

道士五十来岁,看着年迈却中气十足,声音极大的笑道:“原来只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娃娃,道爷我三两下就能给打发了。”

他的眼中带着轻蔑,身上带着浓郁的杀气。

秦风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有着俊逸的外貌,脸色却有些苍白,像是沉迷酒色的公子哥。

另一个是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身材高大魁梧,身上高高隆起的肌肉,说明他正值人生壮年阶段。

“先问清楚,别搞错了。”

中年男子上下打量几眼秦风,显然也觉得有些意外。

一个令自己主子忌惮的人物,竟会是一个脸色苍白的年轻人。

“你是秦风?”

老道士冷哼一声,很不客气的问道。

“我是秦风。”

秦风看着两人点头,既没有被两人诡异出现在这里吓着,也没有因为对方的轻蔑和取笑而难堪。

老道士的眼神终于发生了一些变化,自己倒是有些小瞧了这个脸色苍白的年轻人。

年轻人都是意气风发、斗志昂扬的,可这个年轻人太过于冷静和平淡。

面对来者不善的两人依旧古井不波,并不是他笨到不知道危险,而是拥有无比的自信。

老道士眯着眼睛终于正眼去看这个年轻人,冷冷的说道:“是你就好,你是自裁呢,还是让道爷亲自动手?事先提醒你一下,死在道爷手下的人成百上千,而且可没有一个全尸!”

老道士是名修道者,骨子里却是嗜血、残暴。

秦风静静的看着他,一点也不惊讶害怕,反而从容的说道:“那你真是死有余辜。”

老道士的脸庞瞬间发绿,继而被怒火憋得通红。

他让这个年轻人选择一种死法,而秦风话里的意思却是说死的人会是他。

“哼,不知死活的小畜生,口出狂言,就让道爷送你上路!”

老道士怒声说道,向前一步,整个山巅忽然间狂风大作。

愤怒是极具危险的信号,老道士并没有失去理智,而是以愤怒来掩饰他的谨慎。

能被自己主子重视的人,绝不会是无名之辈,只怕跟他一样也是一名修道者,否则也不会派两个修道者前来。

两人肯定一直在监视着茅草屋,直到秦风的出现,先前秦风阻止李玉清自杀而出现灵力波动引起两人的警觉这才现身。

老道士速度奇快,身后只留下一串的残影,身躯好似一股轻烟,瞬间来到秦风身前,他要出手试探一下这个年轻人的深浅。

老道士试探的目的实现了,秦风出手看似轻轻一指点向老道士胸前。

老神仙李玉清看不出来,中年男子却是脸色大变,这名年轻人很厉害,老道士要为自己的轻视付出代价了。

老道士也有些手段,在千钧一发之际躲过了胸口的要害,堪堪躲过左臂却被划出一道口子,道袍的袖子断了半截。

老道士再也不敢托大,嘴里念念有词,背负长剑发出一阵剑鸣,自动腾飞而出。

一时间剑气激荡,长剑宛若一条青蛇般朝秦风斩去。

剑光比日光还要耀眼,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

能御剑飞行可见老道士修为不弱,可惜要看看对手是谁。

李玉清先前就见过秦风招手便收了自己的短刃,即便这一剑声势不凡,他相信老师也能轻松应对。

秦风一动不动,甚至连脸上的表情都没有丝毫的变化,面对这摧枯拉朽,足以毁掉一座山头的飞剑,他只是抬了一下手。

飞剑在秦风面前陡然僵立了一下,虽然还在前进,那速度已经不能用飞来形容,简直比蜗牛还慢。

老道士神情剧变,费力的催动飞剑,飞剑在两端力量下开始弯曲,最后竟弯成了弓形。

砰的一声,老道士一口鲜血喷出,而飞剑猛地倒飞回去,速度比先前还快,径直穿透了老道士的胸口。

老道士脸上露着难以置信的神色,自己竟死于自己的飞剑。

这场交战有些让人失望,结束的实在太快了一些,结果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相比于死不瞑目的老道士,中年男子的心突突的直跳,脸上写满了紧张和不安,似乎眼前的年轻人比恶魔还要可怕。

他清楚老道士的修为,竟在一个照面之下就死于这名年轻人的手里。

他比老道士的修为也就高那么一点,只怕今天也难逃一死。

震惊之余,中年男子心思转的飞快,马上换上一张讨好而献媚的尴尬笑脸。

他躬身对秦风的说道:“前辈,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惊扰了您的清修,还请前辈饶我一命。”

中年男子心怀忐忑的求饶,直觉告诉他,唯有如此才能逃过一劫。

秦风只是瞄了他一眼,目光寒冷,轻轻抬头,吐出两个字,“滚吧!”

不等中年男子感恩戴德,一股大力涌来,中年男子发出一声惨叫,身体直接抛飞而起,重重的跌落在山路上。

中年男子并没有死,爬起来后疯狂的朝着山下狂奔而去,甚至不敢回头看上一眼,黄煌如丧家之犬,狼狈无比。

“老师,放虎归山,后患无穷。”

李玉清恭敬的弯腰说道,心中有些担忧,并不是怕中年男子对老师构成什么威胁,而是怕他回去报信,必将引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秦风一脸无所谓的说道:“就算把两人都杀了,他同样会知道我出世了。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两人肯定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汇报一下这里的情况,陆霓裳得到消息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我就是要他传信告诉陆霓裳,我来了。”

我来了,我看见,我征服。这曾是一名大帝的名言。如今却是秦风索命的宣言。

李玉清尴尬的笑了几声,觉得自己多嘴了,老师的想法和行为,不是自己能妄加多言的。

秦风想了想,回身对李玉清说道:“玉清,有些事我需要你去办一下。我还要找一个人,一个女人,嗯......你再帮我准备些炼制归魂丹的材料。”
 

《史上最强修仙者》 第二章 你命由我不由天 在线阅读

众人愤怒的叫骂声戛然而止,甘愿充当老神仙警卫的两个男子朝那个不守规矩的年轻人走去,一开口却是引起更大的哗然。

“老神仙定于今日接客,因为他算准了今天会有贵客登门,如果你是贵客,通过考验,我们自然会放行,如果不是,那可别怪我们兄弟两个不客气了!”

众人这才明白老神仙一年只算一天的原因,原来他一直在等一个人。

而老神仙未卜先知的能力,让众人惊讶的同时又无比的兴奋。

无所不知,无所不能近乎于神。

只是这个冷漠、狂妄的年轻人会是老神仙的顾客吗?

众人心里的答案自然是否定的,甚至人人都觉得自己才应该是老神仙嘴里的贵客,至于那个年轻人,自然应该被两个警卫乱拳打下山。

众人心头笃定,因为他们肯守规矩的原因一半出自对老神仙的尊重,另一半则是对两名警卫的忌惮。

两人并不是普通的保安,而是大有来头。

两人都是百战沙场的战士,曾经的职责是警戒和保护某军区的负责人,其身手自然不用怀疑。

有传闻说中州地下有一座杀神阵,就是出自老神仙的手笔,由此而获得极为特殊的待遇。

加上这些年受到老神仙恩惠的达官贵人数不胜数,涉及各个领域行业,也是众人不敢冒犯老神仙的原因之一。

而眼前这个年轻人不但冒犯了,而且在警卫出声警告之后,竟然理都不理,还继续向前走去。

秦风低着头向前走着像是在思索,在以往岁月的长河中,他经历过太多的事情,早已看透了世态炎凉、人情冷暖。

有些人可能为了利益,有些人则是为了权势。

他唯一不能原谅就是最亲近的人对自己的背叛!

看来这个世人眼中的老神仙,曾对自己感恩戴德的毛头小子,也选择了拒绝相认自己。

能确认自己身份的方式有很多,哪怕是一副简单的画像,这两个警卫也不会阻拦自己。至于所谓的贵客和考验,无非是想要验证下自己现在所剩能力而已。

秦风的愤怒并没有体现在脸上,只是周围的温度骤然降低了很多。

“站住!”

两名警卫大喝一声,上前试图拦住秦风。

秦风只是冷冷的看了两人一眼,根本不去理会,就这样与两人擦肩而过。

看热闹的众人迷茫了,两名警卫明显要动手收拾这个狂妄的年轻人,为什么全都呆立不动了?

两名警卫心里面特别郁闷,他们想教训秦风,可在那么一瞬间两人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秦风飘然远去。

那种感觉就像周围的空气突然凝固,加重了几百倍,那是一种无形的威压。

回过神的两人只觉得心底发寒,后背湿了一大片。

两人也算是高手,可在这个年轻人面前根本没有丝毫反抗能力,对方想杀自己易如反掌。

诡异的一幕让人群安静下来,不等秦风走到茅草屋前,房门‘吱呀’一声打开。

世人眼中的老神仙终于露面了,他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老头,白发苍苍,身躯还算笔直并没有伛偻。

老神仙的目光依然凌厉,望着眼前的秦风一脸激动,身躯微微的颤抖。

“看,老神仙生气了,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子肯定要倒霉了......”

“谁让他破坏这里的规矩,老神仙肯定能制住他......”

老神仙没有出手,突然间老泪纵横,竟是对着狂妄的年轻人缓缓的跪了下去。

“罪徒玉清见过老师,今生能再见老师一面,玉清死而无憾了!”

人群再一次安静了,所有人都被这一幕吓傻了。

世人眼中身份和地位无比崇高的老神仙,竟然跪在这个陌生的年轻人面前,像是犯错的孩子一样痛哭流涕。

“你的确有罪,但在回答我的问题前,生死不由你!”

秦风慢慢的开口,他许久不曾开口说话了。

遥想当年,俗名李玉清的老神仙还是一个没有接触大道的毛头小子,热衷于风水、走穴,星辰、占卜,可惜却不得门路。

是秦风将他引入这片神秘的世界,成就了世人眼中的老神仙。

“是!这里人多眼杂,请老师请入内一叙。”

跪在地上的老神仙声音悲痛的说,脸上满是痛苦的懊悔,心中百般滋味。

哪怕经历了无数岁月,眼前的秦风无论音容、相貌都不曾改变一丝一毫,而自己却是风烛残年的老头子了。

越老越怕死这话实在不假,他希望见到老师,又害怕见到老师,这种矛盾一直折磨着他。

在两名警卫呆若木雕的时候,他终于幡然醒悟。

无人能冒犯老师的神威,哪怕他刚刚出世,依然高凌九天,让人生出膜拜敬畏之心。

“陆霓裳......找过你吧!”

秦风冷冷的开口,唯此能解释李玉清的背叛和反常。

陆霓裳无疑是他最出色的一名侍女和......弟子,容貌倾城,绝世美人,智计无双,极其擅长伪装和布局,而且能说会道,言语能蛊惑人心,容易让人放松警惕博得好感。

秦风没有想到陆霓裳会背叛自己,甚至至今也不清楚她的野心和目的。

李玉清依旧跪在地上感慨万分,整理一下思绪后回道:“是的,她将囚禁老师之事全盘托出,还请罪徒算了一下老师何日会出世。”

李玉清深深的忏悔当时怎么鬼迷心窍,急忙又说道:“老师,我知道自己罪不可赦,明知老师被困而不曾出力,甚至与叛徒勾结。不过,我当时只是胡乱说了个日子,并没有告诉她准确的日期。”

秦风眉头微皱了一下,叹息道:“陆霓裳并不是傻瓜,肯定能分析出你说的谎话。你定于每年在今日开山门就是最好的证据,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一会这里就会来‘客人’了。”

李玉清闻言身体顿时僵硬下来,这的确是一个最大的漏洞,而自己却一直没有发现。

“老师......我......今日又陷老师于陷阱,罪徒万死难辞其咎,不用老师动手,罪徒一死谢罪!”

李玉清从怀中掏出一把短刃,朝着自己胸口刺了下去。

这时的他摆脱了对死亡的恐惧,只期望从痛苦和忏悔中解脱。

秦风轻轻一挥手,短刃竟发出一声轻鸣,雀跃般飞到了秦风的手里。

李玉清面色呆滞,老泪纵横道:“老师,为何不让罪徒去死!”

秦风摇了摇头,从容而淡然的说道:“你命由我不由天。”

一股柔和的劲力将李玉清从地上扶了起来,李玉清嘴唇颤抖着说:“谢老师不杀之恩,罪徒愿追随老师左右,万死不辞!”

秦风脸上的表情陡然一变,冷声说道:“人来了,随我出去看看。”

陆霓裳能从李玉清这里猜到自己今日出世,必然会埋伏下后手,可见他对自己有多忌惮。

在秦风话音落下的瞬间,茅草屋前突然凭空出现两人。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高中陪读房间的呻吟声, 口述实录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