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鲜 >  啊好深从后面狠狠撞进去,丫头你那里还疼不疼

啊好深从后面狠狠撞进去,丫头你那里还疼不疼

作者: 来源: 2022-04-15

《婚色绵绵》 第三章 我们解除婚约吧 在线阅读

一觉醒来,程晚词只觉浑身仿佛被拆了重装过一般。

她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整个人突然被定住。

视线正对着一个光裸的胸膛,再往上,程晚词如遭雷劈。

季霆深!

酸软的身体明明白白地告诉她,她和季霆深睡了。

怎么会这样?

季霆深把她脸上的惊慌和不可置信尽收眼底,莫然掀被下床。

宽肩窄腰,这人身材好得不像话,重点是背上布满了泛红的抓痕。

程晚词震惊到失语。

看着他随手拿了浴巾往腰间一系,然后过去唰地一声拉开了窗帘。

整个房间顿时大亮,程晚词的狼狈无所遁形。

“为什么?”她几乎崩溃:“你这个混蛋!”

明明说好只是喝酒的!

季霆深唇边挂着明显的讥诮:“陆湛这会儿应该已经到家了。”

程晚词一愣,泪流满面却不自知。

季霆深捏住她的下巴,“你提的要求我已经做到了,哭什么?”

“我不是、我没有要跟你、你……”

季霆深笑得残忍:“你自己送上门让我睡,我要是不睡,岂不是显得不尊重你?”

程晚词目瞪口呆:“……”

被子滑落,那白皙的前胸满是暧昧的痕迹。

季霆深皱眉看了她一眼,换了衣服走人。

外面等着的上官彧看见他出来一脸下流道:“啧啧,你这什么口味,那么多女人你不要怎么看上别人的老婆了?”

季霆深轻蔑地哼了一声:“别人的老婆?”

“难不成她还是你老婆啊?”上官彧谴责地看着季霆深:“你跟程晚词的风流韵事这会儿肯定已经传到陆湛的耳朵里了,人家都准备结婚了,这么一来婚事八成要泡汤了。”

不等季霆深说话,上官彧又道:“不过呢,这顶绿帽子陆湛值得,那小子就不是个好东西。之前他还给我送了一个小模特,我哪敢要啊,我妈不打死我?没想到这一次为了自救连未婚妻都送,呵,这种人渣都有人喜欢简直天理不容!”

不知道过了多久,程晚词才拖着疲惫的身子下床。

她不敢看床单上留下的猩红,一头扎进浴室,直到手脚泡得皮都起皱了才出来。

昨晚的裙子不能穿了,床上多了一条白色的连衣裙和一套内衣。

她知道这衣服是谁送的。

换了衣服,她直奔陆家。

陆家的佣人看到她就开心道:“程小姐来得正好,陆总回来了,没事啦!”

程晚词的笑容很勉强,心头的石头却落了地。

陆湛没事了,虽然……那人还算说话算数。

这时,陆母的声音从客厅里传出来:“我儿都回来大半天了,有些人是半点都不关心,居然浪到现在才出现。”

另一道温柔的女声赶紧劝慰:“干妈别生气了,阿湛回来就好。”

程晚词心中有苦说不出,迈着沉重的步伐走进去。

“你来了?”陆湛居然也在。

他坐在沙发上,视线来来回回把程晚词从头到脚扫了好几遍。

眼神厌恶又不甘心。

因为陆母不喜欢程晚词,加上又迷信,非说如果结婚前碰她就会倒大霉。

这些年陆湛生生忍着没碰,没想到最后便宜了季霆深。

程晚词被她看得心虚气短,说话都结巴了:“阿湛你没事就好,我、我……”

话没说完,陆母突然抓起茶几上的杯子就砸了过来:“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我们陆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额上突然一阵钝痛,接着就有温热的液体顺着程晚词的额头流了下来。

她顿时手脚冰凉。

什么意思,他们……知道了?

就听旁边的陆湛面无表情道:“晚词,我们解除婚约吧。”
 

《婚色绵绵》 第二章 这是你自找的 在线阅读

所有人都在等着看季霆深的反应。

“你未婚夫?”季霆深似乎想了一下,没想起来:“谁?”

对方的视线直勾勾地落在程晚词的脸上,盯得她头皮发麻。

“陆湛。”

季霆深想起来了:“是他……”

他放下二郎腿,虽然是在仰视,但那种只有上位者才有的压迫感还是让程晚词的膝盖一软。

“我凭什么要放过他?”

那人神情冷酷,显然不会因为她的三言两语就放人。

程晚词鼓起勇气迎上季霆深的视线:

“只要你放过我未婚夫,让我做什么都行。”

有人嗤笑出声:

“你当你在拍电视剧呢,还做什么都行,你能帮季总做什么呀?”

“赶紧滚吧,别在这里扫了季总的兴,你不知道季总最讨厌纠缠不休的女人吗?”

这时,季霆深却发话了。

“我不想喝酒了,”那双不带一丝情绪的视线不轻不重地落在她的脸上:“你帮我把这些酒都喝了。”

众人大惊,今晚的季总有点不对劲。

这要是换了以前,程晚词这种自讨没趣的女人早就被丢出去了。

程晚词则下意识看了一眼茶几,那上面还有好几瓶没有喝的洋酒。

这些酒真要全部喝下去,她的下场就是要么酒精中毒要么胃出血吧?

想到相爱七年的未婚夫,程晚词深吸一口气。

她看着季霆深,目光坚定:“如果我把这些酒全喝了,你真的就放过我未婚夫?”

季霆深:“是。”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程晚词抓起一瓶酒就开始喝。

季霆深眸中冷光闪动,似乎也没想到她居然会真喝。

为了那样一个男人连命都不要了,就那么爱吗?

看着对面的女人一瓶接一瓶的喝,季霆深的唇角轻蔑地勾了勾。

程晚词是有一定酒量,但也禁不住这样猛喝。

大量的酒水顺着她的脖子一路流下来,白皙纤细的脖子上酒光粼粼。

有几个男人的眼神都变了。

季霆深的双眸也越来越深,视线黏在程晚词的脖子上越来越紧。

程晚词不记得自己喝了几瓶。

周围的人都在起哄,有人在催她赶紧喝,她的视线已经模糊了。

她趴在茶几上,又摸到一瓶洋酒。

坐在沙发上的那个男人好像起身了,她以为他要走,赶紧扑过去想要抱住他的腿。

谁知身子却突然腾空。

程晚词不知道自己已经在季霆深的怀里了,她抱紧他的脖子,求他:

“你不能走,别、别走……”酒还没喝完呢?

季霆深的唇贴上她的耳朵:“我不走。”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燕城传闻不近女色的季家掌权人季霆深,抱着一个喝醉的女人扬长而去。

而那个女人还是别人的未婚妻。

程晚词完全不知道她和季霆深的事已经迅速在上流圈子里传开。

此时的她变成了一只醉猫。

她喝醉了特别黏人,要人抱要人哄,跟之前的豪气干云完全不一样。

雪白的床单上,女人栗色的波浪长发铺满了枕头。

她美得像一个妖精。

季霆深轻轻扯开礼服的领口,声音充满了冷嘲:“这是你自找的。”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下单约妹子出来的软件 知乎,丫头轻轻的就不疼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