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鲜 > 看清楚了是谁在占有你叫我总裁,低头看我是怎么c哭你

看清楚了是谁在占有你叫我总裁,低头看我是怎么c哭你

作者: 来源: 2022-04-15

《嫁给病弱世子后,我翻身了》 第9章 引诱 在线阅读

他又咳嗽了一声,把病弱的样子演绎的很好,“但是婶娘又特别关心我的身体,还牵挂着子嗣,明天定要问你……”

苏安安明白,他这是怕刘氏问起,自己说出实情,惹得刘氏再生疑虑,顿时保证道:“明天婶娘那里,妾身自是知道怎么回答,夫君放心。”

沈君承诧异。

她还有刘氏的命令,就算不用药,沈君承也以为她可能暗藏后招的,没想到,她却平淡的很,甚至面上还有一丝庆幸,仿佛不用洞房,她也舒了一口气般。

敛去疑虑,他场面式的说了句,“那就委屈夫人了。”

“不委屈,夫君身体为重。”

说完,她就把床上两床被子抱了一床过来,铺到上面,然后还体贴着,“夫君累了一天了,快去歇着吧。”

“若有什么需要,直接叫我即可。”

沈君承余光瞥了她一眼,应了句,“好。”

两人从头到尾都是客客气气,相敬如宾。

苏安安铺好了床,下意识摸了下袖口,空空如也,顿时心惊,一扭头,才发现落在新床之上了,想来是刚刚抱被子不小心从袖口滑下去的,她松了口气,连忙走过去准备拿回来。

许是心急,快到床边时,左脚忽然不甚踩住了裙摆。

“啊……”伴随着一声惊呼,她整个人直直的往前跌去。

沈君承已经到了床边,只感觉身后忽然一阵疾风,眉眼立马严肃了起来,什么意思,难不成是打算光明正大的袭击?

他下意识转身,掌心蓄力,可迎接他的不是偷袭,而是美人入怀,馨香幽幽。

哐当一声,动静略大,沈君承被苏安安一下子扑倒在柔软的大红牙床上,震得帷幔晃动。

门外的两个小丫鬟听到这软糯的呼声,还有动静,瞬间红了耳尖,而后两人默契的走到走廊那边,主子行房,这些丫鬟可是听不得。

走廊侧边,李妈听到动静,老脸堆起一层得意的笑,悄然转身。

苏安安楞了一秒,看着眼前咫尺距离的俊颜,瞪大了眼睛。

面色爆红,忙从人身上爬起,手忙脚乱的整理衣服,“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过来拿一个东西,不慎踩住了裙角,没站稳,撞倒了你,真的很抱歉。”

“你没事吧?”

她道歉的语气挺诚恳的,只是刚刚的动作,让沈君承暗讽。

呵,就想着她怎么没有后招呢,原来是想弄出这一出。

怕用药被查出端倪,所以打算直接引诱他?

刚刚那架势直接奔他怀里,说是不小心,沈君承才不信。

这苏安安倒算是个谨慎的。

眸子微暗,他慢吞吞坐了起来,先咳嗽几声,来个虚弱的不行的样子,而后装作惊讶的问,“夫人这是想洞房?”

苏安安囧的不行,“不,不是的,我只是……”

“抱歉,”沈君承打断了苏安安的话,故作无奈道:“为夫最近身体每况愈下,实在是有心无力,哎……”

他欲言又止,一副超级为难的样子,“且再等一段时日,等为夫健康些。”

苏安安囧的头顶生烟,感觉越描越黑。

确实,刚刚她的动作,堪称虎狼之举,直接把人推倒了。

她闭眼,再次解释了一遍,真的只是来拿东西的,绝非你想的那那样。

面色看着很认真,半分不作假。

沈君承没出声,余光打量了她一瞬,捂着唇又假装孱弱的咳了起来,问:“那夫人要拿什么?”

“哦,刚刚抱被子时,腕上镯子不甚滑落在床上了。”

苏安安忙走上前,将他旁边的东西拿了起来,放进了袖口。

沈君承眯了眯眼,这明明不是镯子,而是一个精致小巧的蝴蝶玉佩。

她这么紧张的过来拿,难道这玉佩有什么玄机?

还是,心上人送的?

他暗自思衬,没有说话,只是惯性装作咳几声,

苏安安听这一连串的咳,内心有点不安,心想该不会刚刚那莽撞一扑,把人扑内伤来了吧?

“你不要紧吧,要不要我给你叫个大夫?”

沈君承止住了咳嗽,摆了摆手,“不用了,老毛病了,歇会儿就好。”

苏安安松了口气,“没事就好,那夫君快快歇息吧。”

“嗯,你也是。”

苏安安莞尔,走时体贴的帮人把帘帐落下。

回到榻上时,她摩挲了袖口的玉佩,心想,回头还是做个挂绳,带在脖子上吧。

这玉佩,今世万不能再没了。

一炷香后,房间陷入了寂静中,苏安安折腾了一天,疲倦的很,已经进入了梦乡。

可是,梦不安稳。

她仿佛回到了后巷,在炎热的天气里洗衣,劈柴,忙不完的活计。

她很累,很热,很渴。

可是却怎么都找不到水,太阳异常毒辣,晒得她大汗淋漓,举步维艰。

她走不动了,倒在后巷,热气蒸干了她体内的水分,她渴的无以复加,就在这时,忽然有个男人走来……

她看不清他的容貌,只见他搓了搓手,露出一个猥琐的笑,然后伸手过来,似乎想……

“不,不,”她恐惧的后退着,“别过来,你别过来啊……”

“啊……”苏安安猛地睁开眼坐起,下意识的就看自己的衣服。

完好,没破。

龙凤喜烛,彻夜不熄,照着整个房间昏昏暗暗,苏安安看了一圈,深深吸了口气,平复内心的恐惧。

是梦,是梦而已。

不是真的,她已经重来了,重来了……

再也不会回到后巷去了。

她一遍遍安慰自己,而后无助的抱着双膝。

沈君承微微撩开床帐,看着她蜷缩的背影,眼波深沉。

等梦魇的后劲儿过去,苏安安才反应过来,她是真的渴,而且还挺热,额头出了一层薄薄的细汗。

赤脚下榻,鞋都没穿,她去桌边到了杯水,一饮而尽。

还是渴,她又倒了两杯。

一连三杯过后,稍微有那么一点缓解,但还是很热,她诧异,不过是四月的夜,为何会那么热?

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有些发烫。

她心想,这是怎么了?

慢慢走回榻前,忽的感觉体内像是有蚂蚁啃噬,血液似乎在躁动。
 

《嫁给病弱世子后,我翻身了》 第8章 试探 在线阅读

直到酒杯递到他手里,苏安安温柔的来一句,“夫君,喝合卺酒了”沈君承都没看到,苏安安下药。

奇怪,明明青禾不是叮嘱她了吗?

为何不下?

还是已经提前下在了酒壶里?

指尖摩挲了下酒杯,他莞尔一笑,与苏安安交杯。

倒要看看她喝不喝就知道了。

杯子已经触碰到了唇边,余光看苏安安竟是一脸坦然,没有半丝犹豫。

沈君承蹙眉,立马装作咳嗽,而后自然的放下酒杯道:“抱歉,为夫体弱,旧疾又犯,这合卺酒,怕是不能陪夫人喝了。”

苏安安闻言,顺势也放下了酒杯,忙道:“是妾身考虑不周了,忘了夫君身体抱恙,那夫君快喝些茶水润润吧。”

她又倒了一杯秋梨水递过来,这个季节,府里常备秋梨水,就是给少爷润肺止咳的。

沈君承又看着她会不会在梨水里下毒,可是,没有。

抿了一口,是秋梨水一贯的甘甜。

难道,是在菜里?

“夫人该饿了吧,快些吃点东西吧。”

苏安安其实也不太饿,毕竟之前吃了糕点垫肚,她拿起筷子,道:“嗯,夫君也吃些吗?妾身帮您布菜?”

沈君承摆手,“我不饿,夫人吃吧,多吃些。”

苏安安应了一声,往碗里夹了一点菜。

菜色冷了,味道大打折扣,但苏安安心思也不再菜上,而是落在旁边之人的身上。

堂没拜完,盖头没掀,合卺酒也没喝,可以说是他身体不好所致,那是不是也可以理解,其实,他也不想成亲呢。

蓦的,又想起前世,她私自逃了以后,沈君承并没有过分追究,那淡薄的态度或许是因为,他也不愿意吧?

思及此,她收回视线,轻轻摇了摇头,看来,都是对命运无奈之人吧。

沈君承敛眉,她往这边看,是在想什么?

垂睫,看到她吃了那些饭菜,面色并无异常,沈君承暗想,难道,她不打算下毒?

可是……

心思微转,他抬手,装作看不见不甚拂掉了两只酒杯,啪嗒一声,惊了苏安安低头看。

一瞬,他掌心微抬,指尖一弹,一粒白色的药丸瞬间稳稳的落在了酒壶的壶嘴里。

杯子碎了,他装作一脸歉意,表示自己只是想与她碰个杯聊表歉意。

新婚夜不能喝合卺酒,他过意不去,便想着以茶代酒,与她碰个杯表示。

苏安安莞尔,吩咐丫鬟收拾起了碎杯子,重新换了两只杯子,而后为他单独倒了一杯秋梨水,自己倒了一杯酒,虚虚一碰,一饮而尽。

酒不是烈酒,或许原本就体贴了新郎的身体吧。

饭毕,沈君承食指曲起,轻扣了两下桌面。

门外的小婢女立马进来,识趣儿的将饭菜撤下去,又续上了一壶秋梨水。

剩下就该沐浴就寝了,丫鬟去备水,两人干坐着,一时无声。

苏安安绞了下帕子,想起待会儿的洞房。

看他之前的表现,应该是不会洞房的吧?

但是,万一他要真洞房呢?

倒不是苏安安不愿,既然嫁过来,那就是自己义务,只是……

她下意识在沈君承清瘦的身躯上扫了眼,他,行吗?

走一步都要咳几声,半途万一……

思索间,丫鬟来报,水已经备好,苏安安才惊觉自己思绪跑远了,咳了一声,微微尴尬。

沈君承起身去了另外一间房沐浴,云袖一甩,微冷冽的风拂在苏安安的耳边。

她回眸看了看他的背影,总感觉那一瞬,他好像不悦。

错觉吧。

罢了,先走一步看一步吧。

她在耳房沐浴。

翠烟帮她把凤冠钗环全部卸下,一头泼墨般的秀发就落了下来,垂在腰际。

再洗掉那一脸夸张的胭脂,白皙的小脸就露了出来。

瓜子脸,多情眼,肌肤白皙,吹弹可破,十六的年纪,可已然发育的很好,身段也是玲珑有致。

另一个侍奉的丫鬟看到少夫人这么漂亮,愣神了一瞬,随后一直夸赞。

翠烟与有荣焉,她家小姐就是漂亮,洛城有名的美人呢。

苏安安看她那骄傲的神情,浅浅一笑,视线落在铜镜之中,蓦的几分恍惚,不由伸手碰了碰自己的脸。

前世,这白皙的脸庞最终变成蜡黄土黑,其上疤痕遍布,似一条条丑陋的蜈蚣盘旋,吓得人退避三舍。

洛城美人最终沦为了洛城第一丑,人人厌弃。

无人的深夜,她摸着这一条条疤痕,多少次痛哭。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她何尝狠得下心毁了容貌,她何尝不留恋呢。

终于,上天恩待,她又看到了这张完好如初的脸。

翠烟看小姐对着镜子发呆,不由笑了笑,小姐爱臭美的毛病又犯了,以前总是时不时要照镜子,看仪表妆容,生怕自己不美了。

她摇了摇头,笑着催促,“好啦,小姐,别臭美了,姑爷来了,您快起来迎接吧。”

苏安安恍然回神,嗔了翠烟一眼,而后站起来去门口迎接。

这一回眸,她就愣住了。

只见沈君承一身大红绸衣,外披罩衫,乌发轻散,先前覆在眼睛上的红纱换成了一贯的白色。

烛光拉长了他清瘦的身影,冷白的肤色让他身上的红愈发刺眼,褪去繁琐的婚服,此刻更显得他身形单薄,一举一动,那种病态的美更为明显。

蓦的,她不知为何突然想起在卿玉楼里的姑娘们说的骨相。

这种柔美的骨相,大多红颜薄命。

而他,确实也没活长远……

沈君承看到了这女人愣住的表情,本是不悦的,可是下一秒,又在这人的眼中看到了同情。

他讨厌看到那种同情的眼神。

他从不需要,眉头微蹙,音色偏低,“天色不早了,早些歇息吧,夫人。”

苏安安回神,自觉刚才失礼,忙上前来,“那妾身扶您去歇息。”

她走过来搀扶住他的手臂,沈君承却停住了脚步,装作不经意拂开她的手,一脸为难道:“为夫今日咳疾又犯,大夫说恐会传染,所以今夜……”

苏安安抬眸,她猜对了,果然他是不愿洞房的,那刚好。

于是她莞尔一笑,道:“妾身明白,妾身今日睡榻即可,夫君尽管好好休息。”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看清楚了是谁在占有你叫,是不是想让我站着要你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