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鲜 > 看清楚了是谁在占有你叫,是不是想让我站着要你

看清楚了是谁在占有你叫,是不是想让我站着要你

作者: 来源: 2022-04-15

《诡夜灵车》 第2章 吉祥叔 在线阅读

刚打开呼叫台的语音功能,就听到系统盲音重复了三句,新民区一位,新民区一位,新民区一位。

我不情愿地摁了接单键,心里骂了句NND,刘赔耍了他,这根本就是自动语音模式,没有人工,更别说他刘赔晚上在呼叫台值班等自己那一说了。

看着眼前显示的七点三十分在县医院门口叫的车,都过了半小时了,竟然还在等待中,我也只好硬着头皮去拉客了。

还好,到处都是路灯,夜幕才初上,尤其是这城道两边的河灯,不停地摇来摇去变幻着颜色,顿时让我的怒气和不满消失了不少,夜晚还是美好的呀。

刚拐到了医院那条街口,就看到了一个穿着保安服的男子晃晃悠悠地在路边走着,眼看就站不稳了,直接歪倒在了花池边上,后面跟着一个穿着白衬衣还打着领带的职场男和一个准备上前去搀扶保安的黑色运动装男子,看样子也都醉了,黑运动男子本能地去抓保安男的胳膊,给抓空了,而白衬衣男也重心不稳,差点跌个狗吃屎。

这是三个酒鬼啊!

我不禁感叹道,毕竟,这条街现在没有第四个人了。

他们上车后,都挤到了后排的座位上,那个倒在花池的保安男醉得厉害,车子刚发动,他就开始在座位上上窜下跳,可能是本能的酒劲儿,比较血热吧,还好他坐在中间,两边的同伴能制服住他。

“我,我要吐~了。”

“没事儿,那垫子下面有一次性袋子。”

我还没说完,只听到保安男子一口气全吐在我的座椅后背上了,而我肩膀上似乎也感觉被溅上了一股子热流。

我了个去,新车啊!要搁以前,我一定心疼死了,可此刻,我却有种沾沾自喜地感觉,‘哈哈,吐吧,尽情吐吧,反正开这车是被逼的,反正今晚老板失约了,反正车子补助多,回去了,让刘老板再加赔我套新座套!’难得的机会!不用白不用!

“不好意思啊,我大哥喝多了。”

此刻,带着眼镜的白衬衣男,手里抖搂着塑料袋,很尴尬地对我陪笑,看样子,他喝得并不多。

他找到了我说的袋子,只是这保安男吐得太快了。

“不要紧,这位大哥吐出来就舒服了,座椅套是亚麻的,洗洗就干净了。”

我回头看了他们一眼,此时,正好和保安男四目相对,他竟然和职场眼镜男一模一样,只是没有佩戴眼镜,面色看上去更加沉稳些,原来是双胞胎啊?看着年龄顶多比我大个六七岁。

而最右边坐着的运动服男子,五官清秀,皮肤也很白皙,应该比我小个两三岁,只是眉眼和双胞胎相像,应该是,这双胞胎们的弟弟吧,只是他一直看着窗外,好像不想搭理这俩个人。

本以为三个乘客拼车的,感情是三兄弟买醉啊?看样子是家里有事儿吧?又在医院门口叫的车,估计和老人有关系吧!

“可以啊,小小年纪,如此地心胸宽广,还开了辆新车?才参加工作呀?”

保安大哥开口了,明显,吐出来了,就清醒多了,只是脸色还是很红。

“嗐~车是新的不假,不过,我可是老司机了,都开车快四年了呢!”

看他精神了,我也打开了话匣子,这是我们的哥的职业病,什么乘客都拉过,什么话题都能接得上。

“行,老司机好,老司机好哇!开车稳!”

确实如此,别看我年龄小,我开车很稳的,平时也爱惜车,没事就擦擦,还会自查一下各项机能。

“您三位?都去新民区?”

想到刚才他们叫得车,我开始确认道。

“呦呵,我们还没说地址呢,你就知道啊?还真是老司机啊!他俩去新民小区,我去最东头的果脯厂。”

我不知道他去哪,怎么会过来接他?真是的,我也懒得跟酒鬼解释了。

“行,都是往东走的,还是直线,很顺畅的。”

说完,我很自然地打开了我这边的车窗,不是嫌弃,而是这呕吐物和酒味混合在了一起,有些呛鼻子。

“顺畅?兄弟啊,这小区门口有两个大泳池,村里头的土道也是坑坑洼洼的!你得当心啊!”

土皮路,我是知道的,能有多难走?我之前拉二叔去山区送过货,去矿区接过投资人,什么悬崖峭壁,羊肠小路都是毛毛雨,还怕坑洼啊?

可这泳池我还真没见过,都说小区有山有水环境好,可为啥建在小区门口?之前说的淹死人的事儿要是真的话,那我得好好当当心,得啥样的泳池,如此‘吸引人’啊!

出了城,就看到了周家庄新民小区的集资楼了,黑压压地,一丝亮光也没有,周围的路灯也瞬间被甩在了身后,才晚上不到九点,这居民都黑了灯?确实有种阴森之气啊!

想到这小区的事儿,我正好满足一下好奇心,“这游泳池真淹死过人啊?”

“那是,都是你们出租车司机,连人带车,还带着车里的乘客,四波人呢!”

确实是四波,和吉祥叔说的一样,此刻,忽然对自己是个出租车司机感到‘羞耻’了,从未有过这么强烈的感觉。

可我还有点不死心。

“那您知道怎么回事儿吗?酒驾?路况?车子出问题了?”

我心里仍然抱着侥幸心理,希望通过他一个‘嫡系’周家庄人来亲口诉说缘由。

“没有酒驾也没有颠簸,是遇上脏东西了!”

眼看小区就在眼前了,隐约我已经看到了‘前方小区,注意减速’的提示牌,我本能想刹车减速,可他这话让我一时分不清楚了左右,我竟然踩到了油门。

整个车子猛地飞了起来。

“哎呦我去,你眼睛瘸?还是耳朵瞎啊?”

一直没说话的运动少年突然开了口,车子突然加了速,谁也没有遇料到。

“你慢点昂!不着急。”

保安大哥也安慰着我,我急忙收住了脚丫子,差点把鞋扽下来。

车子停了下来,小区门口到了,游泳池就在眼前的左手边,好险啊!

接下来就是嘭地关车门声,衬衣男和那个骂我的小伙下车了。

之后,过了游泳池,我一路油门开到了底,虽然土路颠簸得厉害,半小时的村路,我只开了一半的时间。

漆黑的果脯厂,生锈的栅栏门,忽然一道鬼火从里面飘了出来,我的妈呀,此刻,所有好奇心都化作了阵阵地冷汗,咦咦咦从我身体每个细胞冒了出来。

此刻,赶紧加油门才是正道。

忽然,鬼火停在了我的车前面,是个女鬼?

“小哥哥呀?我~钥匙!”

这女鬼摇摇晃晃地走到了副驾驶的车窗前,近距离我才看清楚了,她是个穿着抹茶绿超短裙的波浪大卷发美女,头发长到了接近腰间,身上也有点酒气,刚才的鬼火是她手里拖着的蜡烛。

原来是村里停电了啊!

一切虚惊一场。

等下?她什么时候乘坐了我的车?

“你啥时候丢我车上的?”

同时,我脑子里不断闪现了近期打车坐在我旁边的乘客,有没有她,虽然,她看上去很眼熟,丹凤眼,高鼻梁,大颧骨,长相平凡到了谷底,要不是雪白的皮肤透着点魅人的红晕,凹凸有致的身材,看一眼后,还真不想看第二眼了!

“你,你这个话痨,咋,咋还是金鱼的记忆呢?”

“金鱼记忆?三秒钟?”

三秒前她丢的,就是她刚才就坐这儿?

“哈哈!果然是个脑~残,难怪一路看向后座,还呆呆地笑。”

难道说她没有看到保安大哥?

“我可没笑,那酒醉大哥吐我一车,我只是关心一下罢了?”

我尴尬地一边解释,一边看向后面座椅背,天哪,干干净净!什么呕吐物都没有!

顷刻间,我全身的细胞再次尿急!

“哼~真是个傻缺。我给你们台子投诉你!”

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走了,也不知道自己啥时候发动的车子,眼前一片霓虹!

我回来了!不知不觉,我开到了公司门口,一眼看去,那食堂的灯亮着,我不自觉走了进去,吉祥叔?他还在里面忙活着!

大晚上快十一点了,怎么他还没走?

“吉祥叔?你怎么还不走啊?”

一张黑色的脸出现,顿时,我最后一丝力气没有支撑住身体,这一夜,醉酒大哥神秘的呕吐?还有那克夫相的女子?此刻,吉祥叔也诡异地瞪着我。

“臭小子,你坐地上干什么?赶紧的,帮我打扫卫生,刘赔打电话来了,明天上面下来检查后勤卫生,我这正打扫灶炉子呢?你把桌子帮我摆整齐一些。”

“叔啊!你骂得好啊!我马上干!”

此刻,刚才坠入地狱的我,一秒钟就升入了天堂。

活动起来,加油干吧!

等我整理好餐桌和椅子,吉祥叔泡好了茉莉花茶水,正看着我呢!

“怎么样?开张了吗?”

我举起他递过来的茶杯,大声地吸溜了一口热茶,“呲~香啊!真是又提神又解渴哇。”

“呦呵,看样子是开张了,行啊,这还前半夜呢,没什么大事儿,只要别拉酒鬼,一切都好说。”

我这第二口茶水刚含到嘴里,顿时喷了出来,哎呦我的妈呀!不管是人是鬼,我今天不仅拉酒鬼了!还拉了一车!
 

《诡夜灵车》 第1章 坑人的夜班 在线阅读

我叫胡波,是个孤儿,懂事儿之后,就跟着远房的二叔胡勤去了城里做了他的司机,那时候我才十九岁。

两年后,二叔工厂破产了,我也就失业了,没有了二叔的庇佑,我就在津洲城里做起了出租车司机。

这出租车和公交车不同之处除了费用和路线有差异以外,就是上班时间的不同了,毕竟我们出租车是不分时间,随叫随到的,而我们好运公司更是方便快捷,直接启动的呼叫业务,拨打4177电话,机主留言地址,的哥听到留言即可接单去载客了。

我从开出租这半年,一直上白班,因为晚上要回家照顾二叔,虽然他也有孩子和妻子,不过他的工厂倒闭后,家人就不知所踪了,我如今是他唯一的依靠,我要是无故消失了,他一定活不去。

刚下了客,依稀能听到乘客嫌热的抱怨声,我嘿嘿地陪笑后,也忍不住下车透口气。

这老爷车,虽然开着空调,可那制冷的部件比我开车的工龄都大,怎么可能还起到作用?真想一脚把这车子踹飞!

就在我热得不耐烦的时候,忽然手机响了,是呼叫台打来的。

我急忙划掉了车里的接单键,再接听了刘梦的电话,“我这里已经拉上人了!”

而对方好像刚睡醒的样子,“喂!小胡,我爸叫你来车队~开。”

会字好像没听清楚,刘梦就把电话挂断了。

我忽然松了口气,她是老板刘赔的女儿,也是夜班派活的客服,白天都是自动语音接活,原来这是要开会啊,不是找我拉人,于是我再次不情愿地钻进这蒸笼车里,向车队开去。

刚到门口,我看到夜班司机的车也停在院里,心中窃喜有点增长,想到前几天听车友们说过,队里的车,大部分车检都没合格,看样子,是要换一批新车了,或者统一换制冷器了,于是我加快了脚步。

“行啊,这都到全了,那咱们就宣布了昂。”

刘赔老板看我进来后,对我招了招手,准备继续道。

“哈,要换新车喽。”

“别瞎叽歪,后院就一辆新车。”

“急什么,没准其他的还没运过来呢!”

几个老司机开始窃窃私语,看样子是真要换新车了。

“你们叽歪啥?这次会议就一件事儿,周家庄新民村必须有人载客,你们商量一下谁去吧。”

刘赔见大家思路全在后院的那辆现代车身上,就直接奔了主题。

“郁闷,新民村?那地方邪性得很,哪还有司机往那开啊?”

听到新民村,大家顿时沸腾了。

“咋没有,你们瞎啊?这公交3路的司机每天早七点到晚七点一直开着呢,人家每趟车都拉得满满登登的,咱出租车司机就不是司机了?”

见刘赔开骂了,大家急忙闭紧了嘴巴,可仍然都是不服的表情。

看到办公室鸦雀无声,刘赔继续道,“找个只接周家庄活的司机,其他乡镇,市区都不用管,系统接活我也给大家自动划开,而且还给他取消每日二百的车份钱,每天再多发六十的油钱,怎么样?”

这样一个月算下来,保底两千了,一天最少拉上一百的活,每月还能挣五千呢,这买卖纯利呀!瞬间大家七嘴八舌地争抢起来了。

“我跑。”

“我,我来!”

“我媳妇娘家是周家庄新民村的,这活儿还是给我吧,还能顺路孝敬老丈人呢。”

刘赔见大家争抢起来,立刻满意地点点头道,“就是嘛,这么好的差事,大家都得积极争取啊!这个白天嘛!通着公交车呢,所以咱们不用特意拉客,咱主要负责七点后的夜活儿,这样做,不仅轻松,还能让大家挣到了钱。”

“啥?七点以后?怪不得免车份钱呢!哼~村口两个大水池子,谁愿意晚上往那里开呀!”

“夜晚跑新民村?我可不会游泳!”

“游泳?你想啥呢?这河里从来都是淹死会水的,你不懂水性那就闭嘴吧!”

夜班接活的司机一般都在城区南边,中医院和县医院都建在那边,还有个酒吧一条街,这是夜班司机主要收入。

可这周家庄新民区在城东,虽然距离城里不远,但那里晚上确实很少有打车的,我干半年了,也没有在呼叫台接过那里的单子,虽然我没上过夜班,但也知道那里单子肯定接不到几个的,也就不发声了。

见众人再次拒绝,刘赔急眼了,“看你们一个个的,听到是夜活儿就把嘴巴屏蔽了,这周家庄乡不通出租也快一年了,那公交超载多次了,只要你们方向盘勤快点,一晚上的活儿比两个白天都挣得多!”

“刘老板,不是我拒绝,那地方路面不平整,我这老爷车肯定熄火。”

说话的是孙国福孙师傅,他是最老的一批司机,今年都五十了,他的车最烂了,不过他那个‘除了车喇叭不响哪都响’的车只有他能整利索,有一次我上去开了一圈,就熄火了三次,确实是‘老爷车’级别了。

“我在城南晚上有几个去赌场的老主顾,而且给的小费也不少,我可不能因此失彼,再说了,那果利车行还瞪眼盯着呢?”

这是大山,他比较爱交集,经常拉些有钱人,还给其他司机介绍活儿,可以说,他就是我们好运出租车行的‘头牌’了,他说的果利车行是我们津洲市的另一个出租车公司,他们刚开业拉客两年,起步比我们贵五元,车里硬件好没得说,主要是上车就走,不拼车,不加人,司机们还统一工作服,统一规范用语,这就是他们果利贵的原因。

反正要我,我打果利的车!

现在,这两大原老级别的都发话拒绝了,别人一定都墙头草靠拢了,这时候,刘赔很自然地看向了我。

我知道,这一眼就定了‘生死’了,毕竟我是我们车队年龄最小,也最好说话的了,平时大哥、大叔、老师傅们,有事儿什么的,都是我替他们顶班儿,车子虽然给我配置的是个半新的,但是内胆还不如老爷车呢!

果然!刘赔大腹便便地像我走来,直接握住我的手道,“小胡儿?你来公司半年了还没体验过夜班吧?要不你就开开看?不是还要照顾生病的二叔吗?我每个月给你再加八百块的营养费?让他老人家支持支持你工作?”

话音刚落,屋里其他司机师傅像闪电般消失了得无影无踪了。

这情形,怎么有种灰太狼进了羊村感觉?尤其是刘老板的眼神,似曾相识中还带着点虚情假意,我一时竟无言以对。

“就这么定了,再给你个高配置的新车,今晚系统就开了,七点后呼叫台子见!”

现在都下午四点了,这七点就得让我上‘战场’?这还让不让人活了,我想说no!no!no!可眼前崭新的现代伊兰特车钥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我的手心里?跟二叔说晚上不回去了,不知道他能不能同意,会不会瞎想,不过看在‘底薪’都涨到了两千八的份上,我还是找了个理由打通了家里的电话。

二叔有哮喘,还有夜盲症,我嘱咐他晚上开灯睡,把电话和药直接放床头柜上,他竟然一改往日的严厉模样,很乐意地连连赞同,嘴里还夸我长大了,懂事了,会关心人了。

要不是看在钱的份上,我也不会成长如此之快。

晚上七点了,我还在公司后门的食堂慢悠悠地喝着疙瘩汤,厨师吉祥叔笑么呵呵地递给了我一瓶果粒橙道,“小胡,都过点了,你咋还在这里?”

我接过果汁直接打开了盖子猛地灌了一大口道,“着什么急?周家庄新民村这么近,谁晚上打车啊?溜着湾就回家去了。”

“呦,小胡,这果粒橙都能把你喝醉啊?新民区可大了去了,虽然是个村,但是人口,面积不小呢,咱们国家唯一一个保留人民公社的实施工分制的乡镇村!出了城,正东方的新民区是周家庄的集资楼,再往东的一片农户住宅也是有规矩划分呢!你不趁着天没黑透,熟悉一下路况吗?听说,路可不好走呢!”

吉祥叔说着还挺专业,我顿时来了兴致。

“吉祥叔是个高手啊?这路况怎么不好走了?给兄弟提点提点?”

看我来了精神,喜吉祥叔凑近道,“村子一直是土皮路,自然颠簸不好走了,下雨天泥泞不堪,晴天,土和着雨水干了后,成了沟,地面更加地不稳当了。”

“哈哈。吉祥叔,我这可是现代!就是石子路也不怕啊?”

说着,我掏出崭新的车钥匙,在吉祥叔眼前晃了晃。

“臭小子,少显摆,你看不出来啊?一个土皮路,至于给你配新车啊?难道你没听说吗?这新民区的游泳池淹死过司机呢!还是连人带车哪!”

此刻吉祥叔脸色凝重,声音也越发得低沉了。

“游泳池也能淹死人?这是什么操作?”

本来我没往心里去,可能把车开泳池的司机应该也是个高手了!

吉祥叔见我没有太大反应,低头凑到我耳朵边上,继续道,“而且这车上还拉着四个乘客呢!要说疲劳驾驶,也算是个原因,可第二辆车,第三辆车,第四辆,都在一个泳池淹死了,难道还是疲劳驾驶?路况问题?”

听他说到这里,我脑子一下子蒙了,这么大事儿竟然没人告诉自己,想想之前好心帮他们当班、拉活儿,他们个个兄弟长兄弟短,这会儿没一个站出来提醒自己的,真是世态炎凉,世风日下啊!

“咳~我要是早知道,辞职也不答应啊!”

此刻,我的心,已经跌入了谷底。

“现在知道不晚啊,小胡,听叔一句,长点心,发现问题,及时调头,宁可贪睡少接单,也别挣钱不要命。”

这话虽然是句宽心的,可已经打入了我的心房,一时间,我就把吉祥叔从普通同事拉入了好友的范畴。

“叔,多谢提醒了,我一定听你的,好好惜命,多加仔细。”

感叹完了,对他相见恨晚地握了握手。

看看表,八点已经过了十分了,自己坐在驾驶座上不知道该何去何从,想想自己从小父母双亡,命就苦,好不容易有个二叔把我接到城里,刚稳定两年,二叔就成了孤家寡人,有时候自己觉得自己命也挺硬的,但凡帮助自己的人,接触自己后,都会出状况。

干出租之前,二叔拖熟人,也帮我找了几份工作,给某‘云朵’小学的校长开了一个月车,他就被家长举报乱收学费进去了,后来给整形医院院长开了一个星期的车,他老婆就在某护士床上找到了他,之后我就再次事业了。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看清楚了是谁在占有你叫我男男,宝贝…开始运动了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