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鲜 > 看清楚了是谁在占有你叫我男男,宝贝…开始运动了

看清楚了是谁在占有你叫我男男,宝贝…开始运动了

作者: 来源: 2022-04-15

《诡夜灵车》 第4章 老宫 在线阅读

我勒个去!魏吉祥?他是个死人?第四任出租车司机?

想到近期和他接触,每次食堂都没有其他人在,重点是,一些全员出现的场合我也没有见过他,每次不是他说在打扫卫生,就说去蔬菜市场采购了,这些画面,如今想来,真叫人后背盗汗啊!

见我愣在原地,刘赔拍了拍我肩膀道,“臭小子,这魏吉祥可是我年轻时候学木匠手艺的师傅,老师!去年你嫂子生二胎,队里司机忙不过来了,就让他帮忙开几天车,顺便管理着这帮老爷们儿的交接班,迟到,早退什么的。可惜啊可惜,他第一次夜班就出了事儿,这是我心中的痛啊!”

他既然这样说了,那魏吉祥确实是不存在了,想到之前拉的男酒鬼女酒鬼,现在算下来,自从开上了夜班,几乎我就没遇上个‘人’啊!我可不能在继续开下去了。

“刘老板,这车,我是真的开不了了,也不想再掺和了,您就~”

还没说完,他就接过了我的话茬子。

“小胡,别这样,车队里都拖家带口的,知道你孤家寡人,我也知道你之前的职业经历!你一定行的!争取把脏东西给克制住了!你要是觉得累,我给投资人说说,再加入一个给你替班的临时工,给你倒休,怎么样?”

说着,刘赔就翻开了办公桌上的求职信登记表,足足有一节手指那么厚。

看着他一张张地翻过来,又一张张地倒过去,我知道,不是所有人都适合的。

尤其是他说到的‘克制’二字!干司机的也都是要养家糊口的,一般人,谁愿意招惹脏东西呢?除了我这号的,既好打发,又心软的冤大头,谁还会愿意介入呢!

我不自觉地点了点头就走了出去。

之后去新民区接了一对情侣,说是去青岛拍婚纱照,要早点赶到城里的婚纱门市,然后再一起跟车去青岛拍摄,送他们到了婚纱店,就快七点了,打卡后,就回家睡觉去了。

睡梦中,我梦到吉祥叔要掐死我,还有那个保安大哥也要掐死我,之后就是那个齐腰长发女也要掐死我,最后,挣扎中,我发现,这个长发美女竟然变成了黎阿姨。

顿时,我就吓醒了。

起来以后才发现,我的枕头都湿透了,看样子,这几天我太累了,精神太紧绷了,我得活动活动,增加抵抗力了。

来到院子里,看到这满院子洗得干干净净的衣服,一定是二叔,说我照顾他,不如说他一直伺候着我,确实啊,我和他的血源关系,已经远到了清澈的地步,他却真的把我当侄子,儿子一样。

如今他要梅开二度,我不能拦着,支持到底,尤其是保证黎阿姨的人身安全,于是,我下了个决定,只要黎阿姨晚上有舞蹈课,我就亲自送她回家。

突然,洗衣机上面的字条引起了我的注意,这是吉祥叔的铅笔字,滨河街187号,宫消舍。

此刻,再回想起吉祥叔的关心嘴脸,我心里一阵作呕,“NND,一个水鬼,给我介绍风水先生,这是什么操作?还在187号,和我车牌号一样!拿我开涮呢?还叫宫消舍?‘供销社’不都取缔了吗,开到现在,早就倒闭了?”

于是我脑子动都没动,就把这字条甩到了地上洗衣机排出的污水里,顿时,那字条就在水里化开了,几秒钟后,就不见了踪影。

果然有问题啊!现在想想,这吉祥叔也没有害过我,从头到尾,提醒我注意这个,注意那个,还给我介绍开运师傅,相比把我扔‘坑里’的刘赔,这吉祥叔其实也不错,如果他真要害我,直接第一晚上就让我窜游泳池,做他的替死鬼得了?

与此同时,我鞋底子亮了一下,我弯腰一看,是张口香糖包装纸,什么时候我粘上去的?没印象啊?

刚要扔掉,上面几个歪歪扭扭的汉子,还有一股子酒气味道,‘兄弟,看在每次吐你一车,你都这么心胸宽广的份上,我告诉你吧,你被鬼祟跟上了,去滨河街187号找老宫!他能帮你化解。’

这是保安大哥留下的,之前长发美女说车里没人,我以为保安大哥就是那个鬼?可现在看来,他并不是?那会是谁?而且,都是这个地址,还姓宫?难道都是一个人?

看样子,这姓宫的是个‘大佛’啊!我想活下来,安生着开车,还就得依仗他了。

说去就去,才下午三点,我就去单位领了车,直接向滨河街驶去,巴不得今晚就揭晓谜题。

滨河街在城东的北边,虽然属于城里,但是这已经接近周家庄新民村的农田区域了,都是老屋,也界定不清楚,有属于村里的占地面积,有属于上面的规划区域,但都是因为开发商的收购问题,一直荒废着,过了几个小吃摊,然后就看到了187号——孔德小学。

学校门口大开着,里面全是半人多高的狗尾巴草,还有几棵粗壮的老槐树,有水桶的粗细了。

还不到下午四点,这校园给人一种沉寂,阴森之感,看样子已经荒废了,好多窗户都没有玻璃,这场景实在是让人很难想象能住下人。

我慢慢地顺着狭窄的小路往里面前行,忽然,映入眼帘的一排晾晒的衣服映入眼帘,真有人居住?看样子,是这里了。

“有人吗?我找老宫?”

话一出口,我就尴尬了,这称呼,太占我便宜了!

于是我清了清嗓子,提高了音量,“宫大师住这里吗?”

这时候,不知道从哪里蹿出来一个小女孩,大概五六岁的样子,对着我咯咯咯地笑了笑,“小哥哥,你找宫爷爷吗?他住这里。”

“是吗?那谢谢你了小妹妹,他在哪间屋子啊!我找他有点事情。”

小女孩转身指了指左手边,背对着我说道,“那里,102室,可惜,他今天不在家,出去抓鬼了。”

我顺着她手势看去,门口血红的三个大字‘宿舍区’,看得我直发毛,这油漆也太…红得像血液似的,尤其是每个笔画都往下流了很多痕迹,更像是血迹未干的样子。

我本能地往后退了两步,可是想到这里住得就是大师,我怎么会有担心的感觉呢,于是急忙开口道,“谢谢你啊,小妹妹,那我下次再来找他。”

“好吧!”

刹那间,小妹妹回过头来,我差点吓尿了,只见她一下子头发全白了,眼珠血红,满嘴獠牙对着我微微笑着,那眼神,就像狮子看到了斑马,熊猫看到了竹笋,汤姆看到了杰瑞,没等她上前,我就连滚带爬地出来了。

坐上了车,我一脚把油门踩到了底,恨不得把这车壳子踩个大窟窿。

到了公司,已经六点了,我在门口买了套煎饼果子压了压惊,之后就去门岗亭里看电视去了,刚没五分钟,黎阿姨打来电话,说是要我去新民区接她。

看看表,已经六点四十了,干脆提前上班得了,就直接朝城东奔去。

黎阿姨今晚还是墨绿色舞衣,唯一不同的是,她穿了一双平底布鞋,整体看起来很不搭调。

想到之前黎阿姨助人为乐,和保安大哥拼车回家,她当时在现场,干脆,我问问她的印象。

“黎阿姨,还记得那天和你拼车的保安吗?他住在周家庄村的最东头!你对他还有印象吗?”

“没仔细看,村里最东边是个果脯加工厂,有保安在那里,应该没问题吧?”

黎阿姨这样一说,我心里石头就放下了,这保安大哥,也许就是个普通的工人,下班喝点小酒,再回厂子看门儿。

符合逻辑,回城里路上,我特意饶北边的小路,经过了孔德小学,只见校园里灯火通明,估计老宫回来了。

干脆,拣日不如撞日,再过来一趟吧,于是把黎阿姨送到了广场上,我就再次奔向了城东的北区。

再次回到这里,此刻,里面光亮照人,让我胆子大了些,可走进去后,扔然是半人多高的杂草横七竖八地长在院子里,我只好再次走向那条小路。

可想到那白发红眼的小女孩,我再次提起了心,快步得走向宿舍楼。

突然,小女孩再次从杂草中窜了出来,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嘻嘻,小哥哥,你又来了啊?”

此刻,我再次看到她,就想到了她白天的那一幕‘回眸’,顷刻间,我对她的好感瓦解了,一脸低沉道,“老宫,宫大师回来没有啊?”

“回来了,嘻嘻,我带你去呀!”

说着,她笑呵呵得在前面带路。

我也没有说谢谢,任由她在前面走着。

刚进楼道,她再次猛地一回头,我本能的赶紧捂住眼睛,只见她手里拎着一团白色的假发,和一个玩具假牙,对着我嘎达嘎达地抖擞着,我立刻明白了真相。

顿时,心里的紧张舒缓了很多,可是楼道里闪烁的白炽灯让我心中更加憋闷了,再加上很多吃剩的外卖残羹,随意散落着,那味道,霉味儿带着臭肉味儿,我直接把下巴连同着嘴巴,鼻子,一起缩进了衬衣领子里面。

这房间号码由远到近,从111开始,我走到了尽头第二间,才发现了102。

刚要敲门,黎阿姨发来了一条微信,上面是张口香糖纸的照片,备注了一句,小波,这字条在我座位上发现的,不小心带下来,你看看有用吗?

我手里的是,‘滨河街187号,找老宫,他能帮你化解。’

而黎阿姨给的字条图片里,正好衔接了下半句,‘他叫宫云起,可别找错人啊。’

郁闷,本以为是同人?这样说来,吉祥叔这水鬼介绍的供销社就一定有问题了,那保安大哥说的老宫是宫云起!感情不是一个人啊!既然都姓宫,之前我过来时候找的是老宫,那小女孩口中说出去捉鬼的会是谁?她领着我进来见的回会是谁?
 

《诡夜灵车》 第3章 黎阿姨 在线阅读

“小胡,这茶也不烫啊?你可慢点喝,得亏我躲得快,差点喷我一脸。”

吉祥叔还下意识的擦了擦脸。

“叔,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

我连连道歉后,就把拉酒鬼的事件全告诉了吉祥叔。

吉祥叔听了我的叙述后,茶杯差点没拿住,看到他反应很震惊,我就更加坐立难安了。

“怎么办啊?吉祥叔?”

“照你说法,这麻烦可大了去了,四个人里面,估计有个是脏东西变的。”

他说得虽然不确定,但是他的反应其实早就扎进了我的心里,“干脆撂挑子!不干了。”

想好了后果,我也轻松了,大口大口地喝起了茶水。

吉祥叔见我下了决定,竟然眉头更加难看了,直接从手里夺走了我的茶杯道,“傻孩子,这不行啊,既然它出现了,你就不能逃避啊?就算你去干别的,它也照样会纠缠你的。”

被他这么一说,我再次郁闷了,其实他说得一点不假,这玩意儿,信则有,不信则无,之前我也从老辈人嘴里听到过些小故事的案例也不少,这东西确实是‘认人’的,只要是被盯上了,跑多远都甩不掉。

想了这么多,我也只好骂人解解气了,“NND,都怨刘赔,他非得让我开新车,非得让我跑新民区,特么的,怎么他自己不开?气死我了,早上交班我再去找他理论去。”

“这会儿了,胡儿啊,理论也没什么意思了,我认识个解事大师,口碑不错,听说本领挺大的,什么测字,起名,搬迁,风水都能看的,你找他给你看看,也许可以帮助你改运呢?”

听到改运,我来了兴致,我自己命确实不好,再摊上今晚的事儿,确实需要个大师指点指点了。

于是,给吉祥叔要了大师的地址,之后侃了会大山,把这壶茶喝完,然后跑了几趟厕所,就再回到了车上,这时候已经快两点了。

这个时间肯定没人打车了,我盯着呼叫台,却精神百倍,都怪刚才喝茶水太多了,那茉莉花茶有提神的功效,此刻,我只能自己一个在手机里斗地主。

直到早上六点,接了一个新民区的老大爷,去县医院,说儿媳妇生了个胖孙子,等不及早班七点的公交车,要打车去医院看孩子,我接他时候,他都走出新民区二里地了。

早八点交接班,刘赔不在,说是上面检查卫生呢,他陪着领导们转悠去了。

车队其他司机也纷纷的打卡交接着,看着他们相互问候,分享着一晚上拉活的收获,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平时我自认为很好说话,帮他们拉活,可我昨天的一夜,不仅没人关心,甚至连慰问的也没有。

可想想即使有人问,我能说啥?说拉了一车鬼?被酒鬼盯上了?算了吧,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了,我自己也熬了一夜,还是回去补美容觉去吧,到时候皮肤养得美美哒,酒鬼也许会手下留情。

我一口气睡到了下午四点,发现二叔不在家,他知道我上夜班了,锅里给我热着饭菜,自己出门溜达去了,我吃着饭,翻看着手机里未读的信息。

刘赔往我们司机群里发了很多卫生不合格的照片,厨房的灭火器,门卫的窗户玻璃,还有几个出租车的洗不干净的车罩,最后一个相片是车胎上的泥!

这卫生吧,平时他也要求过大家,只是因为车子的硬件不行了,所以大家也是得过且过,真没想到,他这次这么大张旗鼓,还附带着一句,半小时后复查,不合格的增加一百元车份钱。

等下,这带泥的车有些眼熟啊?187车牌号码?这不是我的车吗?

坏了,想到昨晚上的周家庄新民村一行,肯定沾上了泥点子,我急忙扒拉了剩下的两口饭,快速地向车队出发。

洗车,验收,顺便找刘赔理论!

刚拐弯出来,就看到二叔和一个中年妇女一起结伴从我对面走来。

这女的穿着浅蓝色碎花旗袍,烫着齐肩发,还画着淡妆,要不是那脸上有些岁月的痕迹,我还以为二叔欺骗无知少女呢!尤其是她那双单眼皮,虽然细长而普通,但是总觉得似曾相识,眼尾稍稍上扬,使的冷淡中带着点沉静的气息,再加上这保持少女的身形,那整体的气质就如同名媛一样清丽脱俗。

不对,二叔的打扮也很精心啊?带着鸭舌帽,那平时舍不得穿的卡其色立领衬衣今天竟然穿出来了,还工整得扎进了米色西裤里,他这是要‘老树开花’呀?没听说他相亲了呀?

而且重点是,女人挽着二叔的胳膊,根本就是‘老熟人’的做派了。

其实我不反对二叔再婚,毕竟,我一个愣头愣脑的小伙子,照顾二叔出出力还行,这情感,精神方面,我是满足不了的。

为了表示礼貌,我急忙从车上下来,对着二叔毕恭毕敬地打起了招呼。

“二叔,我准备去车队了,阿姨好。”

刚准备钻回车里,二叔女伴儿的声音传来,“是胡波吧?听你二叔说了,今天上夜班呢?”

我顿时一惊,不是不喜欢她的声音,而是听到夜班这个词,就联想到了昨夜的遭遇,所以有些敏感,头皮一紧,尴尬笑笑回复道,“哈哈,是啊是啊,夜班出租车嘛,都是这样,苦哈哈的。”

“我来介绍,小波,这是你黎阿姨,她在老年活动中心上班,教交谊舞的,也是我的舞蹈老师。”

听二叔这么一说,我想到了之前,二叔工厂运作那会儿,不管出差回来有多累,不管客户多刁钻,他都会每周抽出两天时间让我开车送他学跳舞,他总说,这样锻炼身体,还能结交些生意上的朋友。

原来,醉翁之意不在酒哇!难怪婶子带着堂弟跑了,他跟个没事儿人似的。

“既然这样,小波,阿姨就要麻烦你了,今晚上我就一节课,下课后,你能载我回周家庄新民小区吗?”

听到她说的,我眉头微皱,心里却炸了毛,这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白发人送黑发人,打牌三家缺个一,久旱甘霖还就来了一滴,脑海里突然蹦出了这么多词儿来嘲讽自己,本来打算找刘赔辞职,可我二叔也不容易,他要是能有个伴儿,我也就放心了。

一咬牙,一跺脚,得了,拉上吧!

搔搔头道,“行啊!反正夜里乘客也不多。”

黎阿姨一听,高兴了,很自然地靠在了二叔肩膀上,这画面,不仅美好,还养眼,其实我二叔他开造纸厂这么多年,保养不错,为了多拉客户,也很注意形象,虽然他才五十多岁,但双眼皮,大眼睛,高挺的鼻梁,皮肤还很白皙,也算老帅中的极品了。

等我到了车队,孙师傅嘻滋滋正在代替刘赔检查大家的卫生,他又跑了,说是去沟通一批新车的赞助商。

看样子,我们这好运公司,再不整改,就不仅仅是卫生不达标了,估计面临着停载的命运了!

刚七点整,我就停到了人民广场边上,这里每晚都有很多人,除了各种舞蹈的区域,周围就是些小吃,品牌尾货的摊位,好不热闹啊!

到了夜里九点一刻,我顺利地拉上了黎阿姨,晚上,她穿得是一身墨菊色的舞衣,黑色的方跟鞋,很自然地坐到了副驾驶座位上,她对我笑了笑,我一时间竟然愣住了,这熟悉地一幕我终于想了起来。

昨晚上那个齐腰长发,抹茶绿裙子的醉酒女和黎阿姨都是这样的眼神!

天下丹凤眼是不是都一个模样?就像黑人笑起来都是一排整齐的亮白色牙齿,欧美人都有个相同的屁股下巴?新疆人黝黑的眼珠子都凹陷到了眼眶内部?

这样想了,我就很容易接受了,毕竟,二叔的幸福才是我的最终目标。

刚发动了车子,迎面扑过来了两个男人,直接挡在了车前面。

保安大哥?此刻,他被人扶着,跌跌撞撞地再次进入我的视线。

“小伙子?去周家庄不?”

扶着保安大哥的是个老伯,他拍了拍我的车窗。

又喝大了,我本能的想到了吉祥叔说的话,不要拉酒鬼。

于是,我车窗就摇下了一半,“拉上人了。”

可一旁的黎阿姨却开口了,“我去新民区,都顺路,小波,拉上吧。”

她开口了,我也不好拒绝,再说了,既然黎阿姨能看到这眼前的两位,那他们就一定不是脏东西了。

一路上,我全身紧绷着神经,但手却死死地用力着方向盘,还把车速开到了最低点,好几次都因为慢,而差点熄火。

黎阿姨在游泳池旁下车后,我直接把油门踩到了底,那保安大哥仍然吐了我一车,还喷了我得后背座,我回头看着他难受的样子,估计也不是装的,但却没有提醒他一次性袋子的位置。

回到城里后,广场上的人已经散完了,我空着车悠悠达达不知道去哪拉客,想到吉祥叔,决定再次去公司后门食堂找他。

可绕道后门,发现食堂熄灯了,也对,都夜里十一点了,他一定早就下班了。

忽然,公司二楼的灯亮了,那是刘赔的办公室,他在?他回来了?憋了两天的火了,我决定找他理论去。

上了二楼,没敲门我就闯了进去,刘赔翘着二郎腿正坐在他的皮沙发上面喝着醒酒茶。

见到门开了,他抬起了头,迷缝着眼睛看到闯进来的我,醉意朦胧地红着脸道,“你!不好好拉活去~大晚上的,想干啥?”

我快步走到了他跟前,直接把他手里的茶杯甩到了地上,“哼!你,你把我给坑了!还有心情在这喝茶水呢?”

这杯子重重落在地上,声音不大,却很刺耳,刘赔立刻站起了身,“小胡,凭良心啊,我给你申请的补助可不少,还把唯一新车安排给你了,怎么坑你了?”

“跑周家庄新民区的死了四波出租车司机了,你咋还安排我去?成心的给我找别扭哪!”

见我怒目圆睁,他安抚道,“你不知道这事儿吗?再说了,私家侦探也把案子调查清楚了,之前的董事会也补助了死难者家属?”

看他这阵阵有词的样儿,对我一点悔意都没有,顿时我心里凉了半截,“家属补助?我一个孤儿,哪来的家属?要不是吉祥叔好心提醒我,我恐怕就真的‘变成’补助了!”

“吉祥叔?你二叔不是叫胡勤吗?”

刘赔有点懵逼。

看他装傻的样儿,我更加来气了,“后门夜宵食堂的吉祥叔,魏吉祥?别给我说你不知道?”

我话音刚落,刘赔就踹了我一脚,来不及防备,我一屁股坐地上了,手还摸到了刚才摔碎的茶杯残渣,当下,我就见血了。

“靠!你谋杀啊?”我快速地弹跳起来,甩了甩流血的手指头。

刘赔根本不吃我这套,直接大吼道,“什么魏吉祥?他早特么的淹死了,就在一年前,周家庄新民小区门口的游泳池里,他就是第四任出租车司机。”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哈啊~身体变得越来越奇怪了视频,我的大吗?还要吗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