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鲜 > 哈啊~身体变得越来越奇怪了视频,我的大吗?还要吗

哈啊~身体变得越来越奇怪了视频,我的大吗?还要吗

作者: 来源: 2022-04-15

《诡夜灵车》 第6章 再见吉祥叔 在线阅读

“丫的,不管你是人是鬼,赶紧给我起开!”

我把吉祥叔当亲人,他却纠着我不放,我一不做二不休,快速升起了车窗,一下子,就听到了车外面的嗷叫声。

“臭小子,你敢阴我?”

哈哈,鬼也有痛感啊,我趁胜追击,急忙给油,可车子竟然纹丝不动,这是几个意思?还新车呢,怎么关键时刻掉链子了?

怎么办?眼看吉祥叔再次靠近,干脆,和他拼了,于是我想起了副驾驶座位下面的棒球棍,这是之前给校长当司机那会儿,校长给的工钱,当时他进去了,所有人都去家里要账了,我去的晚,就剩下了个不锈钢的棒子,本来就是拿着玩玩的,没想到,今天派上用场了。

刚掏出来,忽然一个闪光刺了我一眼,是蛇头戒指,原来它掉在了这里,我还真是绝处逢生啊!

我连忙带上戒指,吉祥叔此刻已经不停地拍打着出窗户了。

谅他也不敢近我的身,我左手带戒指,右手棒球棍,直接冲出了车里,看他如何做祟。

“臭小子,你这是干啥呢?不打招呼,不说话,还整一出这个?要打谁啊这是?”

吉祥叔一脸不高兴, 还不停地甩着刚才被我玻璃夹过的手,另一个手里是一筐绿油油的蒜苗,边上还有一个菜花,看到他这个样子,我顿时有些心软了。

“嘿嘿,叔,我以为是劫道的呢,这深更半夜的,您怎么在这儿?”

吉祥叔直接把框扔给我道,“我那边有片菜地,天天有人偷我菜,这不,种了十几棵菜花,就剩下这一个了,气死我了。”

“不就是些蔬菜吗,现在菜市也不贵,干嘛自己费劲儿种啊?又费力,还不讨好,被偷了还一生一顿气。”

我拉上他以后,出声宽慰道。

“哎~人老了,就是想多活动活动,怎么着,这几天咋不去我那里吃饭了?”

被他这么一问,我反而不好再质问他了,直接回复了一句,二叔最近迷上了厨艺,天天让我在家品尝他的黑暗料理,不敢出去吃啊!

听我这样一说,他叹口气道,“是啊,人老了,就是瞎鼓捣,我也是,上次给你说了一顿有用的没用的,怕影响你上班心情,就去村里转了一圈,你猜怎么着?你拉的那个爱喝酒的保安,早就在第一次事故里淹死了。”

听他这么说,我真想一棍子打死他,说保安大哥死了,他特么的不也是个死人吗?

他见我没说话,也不震惊,他继续道,“这活不好干啊!趁年轻,赶紧改行吧?”

我没说话,直接从旁边框里拽了根蒜苗放到了嘴里,大口大口地嚼了起来,嘴里嘟囔道,“大蒜驱邪,也不知道这蒜苗行不行?”

他好像听到了这些话,但是却没有正面回复我,尴尬地凑合到我耳边低声道,“上次介绍你找宫消舍?你去了没?他有没有给你什么建议?”

想到那‘供销社’,半人半树的样子,我就想吐,直接应付道,“去了去了,好像说了,不要让我偷人什么的。”

说出口后,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一个解事儿大师,竟然说出如此粗俗的话语,虽然我还是个童子身,条件也不好,但是我也不能随随便便偷人啊!

“嗯,那就听舍大师的,不偷人就是了。”

吉祥叔连连点着头,还挺把他说的话当回事儿。

‘装吧,继续装,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看他这样子,我越想越来气,之后加大了油门,直接开到了公司后门。

“行了,多亏有你,不然这大半夜的,我得走到什么时候才回来啊!对了,小胡啊,那孔德小学啊六年前摔死了个小女孩,之后就出现很多灵异事件,最后学校黄了,就成了一些外来人口的居住地了,那个舍大师住在那里六七年了,为的就是震慑住那里的邪物,后来他的双胞胎弟弟也搬去了那里,都说他经常去蹭他哥哥的知名度,到处看事儿,效果一般,还经常忽悠人,你要是遇上了可得躲远点啊!”

好家伙,这是赤裸裸的嚼舌根子啊!我带着蛇头戒指,他一直假装示好,原来在这儿等着我呢?

我头也没回的嗯了一声就加了油门,管他什么嘴脸,反正老子不再走心就行了。

第二天傍晚,二叔让我拉着他去‘好久不见’西餐厅,我以为他一定是约了魏阿姨一起吃饭,没想到的是他把我也留下了,说算是正式的‘见家长’,因为他们年龄都不小了,这样吃顿饭,也算是走到一起了。

可刚坐下没多久,一个长发靓女拎着一个牛皮袋,快步地走向了我。

“洛洛,怎么这么慢?”

黎阿姨急忙招呼走近的长发美女。

“妈,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新民区没有出租车,我回去了,再出来,时间都花到了公交车上了,怎么能快嘛。”

好熟悉的味道,淡淡的酒香味儿,是她?那个把钥匙丢在我车上的丹凤眼,她叫洛洛?

相比那晚,她今天可是化了很精致的妆呢,也许是眼妆的原因,此刻,她的眼睛好像比之前增大了不少,要不是这头齐腰的长发,我还真没认出来。

“胡叔叔好,初次见面,也不知道您喜欢什么,这普洱茶很养胃,出来的急,就给您挑了一块茶饼,不是什么贵重东西,希望您能喜欢。”

我二叔急忙站起了身,接过牛皮袋子,连连道谢。

之后大家相互认识了,就算是一家人了,可这黎洛洛好像根本没有认出我,也许当时她真的喝多了吧,也可能天太黑,她没看清楚我吧。

如今,这主角是两位老人,我也就只好专心地吃饭了,二叔很高兴,终于和黎阿姨有了圆满结局,这见完‘家属’估计就能顺利过关了。

能看得出来,二人是真爱了,他俩就想老夫老妻似的,一直旁若无人的对视,聊天,尤其是二叔,一边微笑一边给黎阿姨夹菜,我一连低头喝了好几杯饮料了,就怕影响到他们交流。

可最后,二叔还是把话题聊到了我身上,“对了,洛洛,小波开出租的,你要是打不上公交车,可以联系他啊!都是自己人了,你们刚才也相互认识了,都别见外昂!”

“是啊,是啊,这半月,晚上我都是坐小波车回去的。”

黎阿姨此刻也极力推荐着。

奇怪,不是母女吗?怎么洛洛不知道我载她母亲的事情?毕竟都半月过去了,一想到这里,忽然记起了老宫说的,让我戴一个月的戒指。

于是我下意识地摸了摸左手的食指,真好,有它在,我确实已经熬了多半月了。

“你这戒指挺个性啊?是纯银的吧?”

突然,头顶传来了洛洛的声音。

此刻,她正在好奇地盯着我手里的戒指。

“是,应该是吧。”

我尴尬地摇了摇头后,又急忙点了点头,其实我也不懂,但是老宫总不能用个铁丝刷了层银粉来鼓捣个戒指吧!

“臭小子,怎么说话呢,是不是,你自己不清不吗?”

“不对啊,你从来不戴配饰的,什么时候手上多了个戒指?”

二叔忽然反应过来,直接从我手指头上撸了下来。

虽然这是救我命的首饰,可二叔一项对我比较霸道,我根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何况现在周围都是‘他的人’,我还是装小绵羊比较合适。

“我可以看看吗?上面的花纹像蛇皮,看着好逼真呀!”

黎洛洛一出声,二叔立马换了个笑脸道,“可以啊,你喜欢,就送你了,是吧,小波?”

“别,二叔,那是,那是同事借我戴的,过几天还要还给他。”

看着二叔递到黎洛洛的手里,我顿时慌了。

而此时,黎洛洛的眼神,瞬间闪过一丝丝地挑衅,我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但她很快就盯着戒指黑了脸,还闻了闻。

“这可不是纯银的,而且,这戒指还有一股子动物气息,该不会是腐虫子做的吧?”

“洛洛,别瞎说,谁会用虫子尸体做戒指?”

好嘛,这恶心话都让她们母女说了,饭还吃得下去吗?我偷瞄了二叔的表情,他也有些不自在了。

黎阿姨见有些冷场,连连对我陪笑,“小波,别听她的,一个生物研究所的会计,什么也不懂。”

“快,还给你-哥!”

这话一出,二叔再次来劲儿了,“不就是个戒指吗,吃完饭,我陪着你们母女去金店一人挑一个。”

“别破费了,以后花钱时候多呢,一个戒指,别把孩子宠坏了,再说了,这戒指本就是小波借的,就是买,也得先给他买个,省得他借别人的带了。”

听了黎阿姨的话,我心里顿时热乎乎的,想到这出租车近日带来的困扰,一下子就消散了不少。

“没关系,本来就不喜欢这些的,我那哥们买笑呲了中了三千,新买了个金的,所以这个银的就非得让我戴几天,说也帮我招招财,整得我也不好意思拒绝,嘿嘿!”

我连忙打着哈哈。

“还给你。”

黎洛洛递给我戒指,正好是衔接的那一边,这里就是蛇头纹理的开始,只见,这蛇头长着大嘴,咬合着尾巴来做接头,这样看起来自然又霸气,还能调整松紧,之前戴上,觉得挺酷的,可刚才,被洛洛那么一说,此刻,那蛇眼睛盯着我,刹那间,我仿佛有种被监视的感觉。
 

《诡夜灵车》 第5章 蛇头戒指 在线阅读

一股子酒味儿飘了出来,哼,这修行之人怎么可能还喝酒呢?可一想到保安大哥每次见他都是醉熏熏的样子,难不成眼前的就是老宫?宫云起?也许这修行之人都有个嗜好吧,但这味道,确实让我反感,我本能地捂住了鼻孔,向后退了一步。

突然,一只干枯的手伸了出来,一下子抓住了我的手腕,我的妈呀,妖怪?

等我看清楚这枯树枝做的手臂准备挣脱时,他已经把我拽到了屋里。

“宫,宫大师,那个?有人约您喝酒酒去呢!”

忽然,我计上心头,脱口而出。

这爱喝酒的一定吃这一套。

果不其然,这枯树枝立马收了回去,“喝酒?谁约我?”

此刻,我距离他将近十公分,他的声音,他的呼吸,我都听得很清楚,尤其是嗓子冒出的那句沙哑的话语,顿时让我不寒而栗。

下意识的,我就想往外跑,根本就没注意他长什么样子,确切的说,他那头干草似的蓬头垢面长发,几乎接近到了齐肩发,再加上一身灰黑色长袍,让我联想到了山村老尸的主角,管不了那么多了,还是先撤吧!

“咳!小小年纪,身边的戾气可不少啊!不早些化解,命不久已啊!”

刚跨出门框,那沙哑声音再次响起。

我一个脚丫子没站稳,重重地靠到了门上,此刻,他之前干枯的左胳膊缓缓收回到了袖子里,慢慢地向我走来。

这时候,我看清楚了他的容貌,紫黑色的脸庞,干裂的嘴唇,搭配着一双带着血丝的双眼,那凹陷的眼眶仿佛好多年营养不良似的,顿时心里一紧,闭上了眼睛。

“约我喝酒的可是那个小木匠?”

话音刚落,我明白了,这是那个吉祥叔介绍的供销社,而不是老宫宫云起,因为只有吉祥叔年轻时候做过木匠活,是个出色的木匠师傅。

“是啊,他说准备去了好酒好菜,让我开车载您去找他。”

吉祥叔已经死了,我看他知不知道?敢不敢跟我出去喝酒?

“呵呵!兔羔子,开车还喝酒?真是个不让省心的人啊!”

虽然这是句关心的话语,可他的声音发出来的又慢又低沉,再加上这周围透风的窗户框,夹杂着缝隙跑进来的凉风,虽然是夏季,可我听了,还是那么毛骨悚然,冰冷刺骨,我紧了紧衣领,点头,呵呵地陪笑着道,“没事儿,夜班没几个乘客!”

我这样一说,他好像想到了什么,继续开口道,“你是司机?那你最近是不是经常遇上酒鬼?”

他说这话距离我很近,一股子酒气铺面而来,我顿时心里大叫道,“什么玩意儿,你丫的你自己不就是个半人半树的酒鬼吗?还要问?”

可又怕他刚收回去的树枝胳膊再次掐我,俗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我可不想吃这个眼前亏,只好再次陪笑道,“呵呵,大师果然是大师,看一眼就能断事儿,就冲这,这顿酒饭我请了?啊!”

我说完,还连忙学着老一辈人行礼的架势作了揖,以表真诚。

这档口,我感觉他是笑了,尤其是眼珠子快速一闪即逝的后,再次露出了将近二分之一的眼白,丫的,还真是个酒鬼!

“你小子,还会抖机灵了,看在还算聪明的份上,我给你张符纸~”

看他转身就去开抽屉,我撒丫子就冲出了楼道,隐约记得一个词儿“不要偷?人~”

什么偷人不偷人的,老子连个对象都没有,偷谁家的人,我一口气顾不得拐弯走那小路,直接穿过半人多高的狗尾巴草丛里,撒丫子冲向小学大门。

丫的,什么大师,分明就是和满脑子污言秽语的大色鬼,大酒鬼,我深吸口气,向我的车走去。

突然,迎面从我车后面冒出来一个光头大叔,也就五十岁的样子,和我二叔差不离,不过,他可不如我二叔的气质呢,眼前这位大腹便便,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可以说是个不倒翁了。

“你好,先生,去哪?”

我脸色还没缓过来,但是职业用语确很熟练,毕竟我是个的哥。

“呦,小哥儿,你脸色不太好啊?”

这位不倒翁大叔没有直接回复我,竟然开始给我看起了面相。

“你要是大白天见鬼了,你也这样。”

我仍然没有给他好脸,直接打开了车门。

“嗯,啊,确实是见鬼了啊,还不止一个呢!”

听到他语重心长的话语,我忽然柳暗花明了,迈进去的腿收了出来,直接甩上车门,对着这个其貌不扬的光头叔连连点头道,“大叔,您会相面?不不,大师,您,您说得太对了,我最近就是有些不顺啊!请您指点指点我的迷津吧!”

说着,我就握住了他的手,使劲儿地摇晃起来。

“大师不敢,在下宫云起,你可以喊我宫叔!或者叫我老宫!”

老宫?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一激动,我直接把他抱了起来,一口气在原地转了好几圈。

“找的就是你,老宫,老宫,老公公!”

说完,我有些尴尬地把他放了下来,继续道,“嘿嘿,不好意思啊大师,口误口误,是周家庄果脯厂的一个保安大哥,让我来找你的。”

宫云起点了点头道,“哦,是他啊,行,回家说吧!”

见他径自走进了孔德小学的大铁栅栏,我心里咯噔一下,想到了刚才的一幕,心有余悸地在原地停顿了两秒。

看我还在原地,他象征性的捋了捋下巴,一副老城的样子道,“进来吧,这里绿植很多,空气很好的。”

他可真幽默,可我却笑不出来,只能硬着头皮,再次向里面前行。

穿过小路,还是血红的宿舍区三个字,只不过,这次是从门口的111宿舍往另一个方向走去,和之前那‘供销社’的住处虽然在一排,但却是直接守望而居,一直走到顶头的122宿舍门口。

刚进屋,我就一口气把自己所有的困惑全盘托出,包括拉过所有的酒鬼的事儿,全都吐露了。

“老宫,宫叔,您得救救我呀!”

宫云起像是很了解我似的,直接点头道,“这水鬼找替死鬼的事儿可是流传千古了,我不用多说,你也能明白一二吧?”

确实有这么一说,我认同的点了点头,直接把心里联想到的说了出来,“您得意思,就是说,第一任出租车司机淹死后,第二,第三,第四都是被他拉下去的替死鬼?替身?”

“你说得不假,只是,要是喝醉了的人淹死了,会怎样?你知道吗?”

被宫云起这样一问,我顿时懵逼了,这水鬼喝多了不还是水鬼?难道人们常说的酒鬼,真的是个鬼?

见我摇摇头没说话,宫云起再次出声道,“相传,一个爱喝酒的人掉进了地窖,本来该摔死了,可是收魂魄的差役没找到,他就躲过了一劫,第二次喝多了掉进棺材里,再次躲过了收魂差役,最后,竟然做了百岁的寿星,之后一次醉语才被差役找到,收了魂魄,寿命才终止了。”

“这酒鬼可和淹死的不一样,但是其中的奥秘却甚是相同哇!”

宫云起再次捋了捋自己的下巴上的胡子茬。

“懂了,就是这四波人,都是为了一个人而死?那脏东西的目的是其中一个?不对呀,就是死了四波,如果醉鬼真死了,那为啥我现在也被盯上了?不合理啊!”

听老宫这样一说,我心里的石头不仅没有落地,反而卡到了嗓子眼儿,上不来,下不去,身体憋闷地无法形容。

“这么说吧,就是醉鬼死了,但是事儿没了,没解决,所以,你就成了接盘侠了。”

明白了,他这样一说,意思就明显了,酒鬼的死和脏东西脱不了关系,而脏东西和酒鬼现在都盯上了自己,我反而成了案板上的鱼肉?

“那我要是离职?不开车了?还行吗?”

我下意识地试探道,毕竟他都这么说了,一定可以帮我化解。

“说傻话了,你觉得你还能脱离出来吗?”

此刻,老宫的眼神闪过一丝狡猾,我好像看到了威胁的成份,好奇怪的感觉。

“来吧,伸出手来!”

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就从自己食指上撸下来了一个银色戒指,直接套在了我的食指上。

这纯银的戒指没几个钱的,可是上面却雕刻着慢慢地波浪纹,立体感很强的,顿时上我觉得有些受宠若惊。

等我把玩得转动了一周,才发现,这纹理是蛇的鳞片,在这戒指衔接的地方,竟然是个张着嘴的蛇头。

我下意识地收回了手,急忙往下拽,可是回想起老宫说过的话,让戴着戒指开车,可保我平安,而且要带满一个月。

既然已经这样了,我也只好死马当活马医了,反正也得继续开车,干脆,就当护身符了。

第二天,再次把黎阿姨送回了小区后,我看了看表,才九点,于是不紧不慢地往回开着,刚进城里,半路就一个黑影窜了出来,我一个急刹车,心想,坏了,撞到人了。

毕竟已经出村了,这里属于县城交界处,旁边就是个雷锋小学和很多通向农田的小岔路,这时候,我没想那么多,本能地下车去看车底下。

掏出手机,照了照,啥也没有,心里顿时轻松了不少,这地方万一碰小孩子了,把我卖了也赔不起的,可想想这个点,就是有住校的小学生,老师也不可能让他们出来吧?

我下意识看了看远处的教学楼,漆黑一片,只有警卫室哪里亮着个微弱的灯。

最近神经绷得紧,也许是眼花了,再次坐进车里,我就踩上了油门,一抬头,车前面竟然站着一个人,我立刻收回了脚丫子,幸好没有踩到底。

打开车窗,我准备开骂,天啊,那人回过头来,对着我微微一笑。

是吉祥叔。

自从刘赔说他是第四任死去的司机,我就再也没去后门食堂吃饭,此刻他出现在这里,我下意识地去揉眼睛,生怕是自己眼花。

可刚抬起左手,忽然意识到,我食指上面的戒指没了,天哪!天要亡我啊!

我没顾上升车窗,急忙弯腰寻找,希望是它掉在了脚底下,或者是副驾驶座位上。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看清楚了是谁在占有你叫我强取豪夺横刀夺爱小说,你真是越来越耐c了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