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鲜 > 看清楚了是谁在占有你叫我强取豪夺横刀夺爱小说,你真是越来越耐c了

看清楚了是谁在占有你叫我强取豪夺横刀夺爱小说,你真是越来越耐c了

作者: 来源: 2022-04-15

《诡夜灵车》 第7章 诡异的地下室 在线阅读

不知不觉,这饭就吃了两个多小时,虽然大家都很自然地聊天,但是我心里总在自己的事情上,没多久,我就找借口出了西餐厅。

时间还早,我直接回了车队,想看看刘赔找的兼职司机到位了没有,还想看看谁又和我一样,摊上这样的倒霉事儿呢?可刘赔又不在,听大山说他给家里梨树买化肥去了。

按理说他一个车租车行的老板不缺钱,种地不仅辛苦,也没多少大利润,可人家不一样,承包了个梨园,这一下子可有的忙了。

在车队办公室打了会游戏后,我就去广场上溜达了,刚傍晚四点半,练广场舞的夜幕之后才出来,可周边的小吃摊位,服装尾货摊,都开始纷纷摆上了。

我要了份麻辣烫,慢慢悠悠地吃着,不远处的服装摊位,我隐约听到了砍价声,“八十行吗?”

“最低一百二,我这可是以纯,真货,网上能扫出货号的。”

“行了,这是最小号,你不好卖的,就八十了。给你!”

“得了,我就开个张吧,再有合适的再过来。”

我顺着这声音看去,绿裙子!黎洛洛!

之前吧,觉得她那丹凤眼,大颧骨,怎么看,怎么像个克夫女,可从吃了饭,和她对我二叔态度来说,越来越顺眼,反而好像认识好多年的朋友。

只见她接过小贩的兜子时候,抬头一撇,正好看到了我。

“胡波哥哥?”

“洛洛?”

我刚想扔下手里的签子站起了,没想到她快步坐到了我对面,“老板,给我来两串鱼丸,两串西蓝花,再加一个豆皮,要微辣的。”

“好的,洛洛妹妹。”

这麻辣烫大姐竟然认识洛洛,看样子,她经常来这吃啊!

“黎阿姨?没和你一起啊?”

看她凑过来,我也只好礼貌打招呼了,毕竟,饭吃了,都算是一家人了,我比她大一岁,应该主动些。

“我妈去广场那里准备跳舞的东西去了。”

洛洛对我微微一笑,此刻,我忽然想到了送保安大哥的那个夜晚,她也是这样的微笑。

“呵呵,黎阿姨还挺忙活。”

我尴尬地笑了笑,可t恤后背都已经全湿透了,想到那夜她身上也是酒气,我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但也说不上来。

“小哥哥,那天,那个老宫,宫云起你找到没?”

她怎么知道我找老宫了?果然也不是善茬。

“嗯,找了,你,你怎么知道?”

我故作镇定,大口大口地咬起了一串牛肉丸。

“你忘了?那天我妈用手机给你微信发的照片?她不怎么会玩,是我帮她给你发送过去的。”

她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很自然地提醒道。

这话说得,一会儿紧,一会儿松,整得我肉皮,一会儿热一会儿冷,我本来是个很慢热的乖乖仔,这短短半月我竟然发现自己成了急性子。

算了,也许我太敏感了,如今二叔好不容有了新家庭,她在我眼里就得是亲妹妹了,干脆给她说一点,好让她也小心点。

“那个姓宫的是个大师,能帮人改运,我现在上夜班,就想找他求个平安。”

说着,我还故意压低了声音,生怕她听到后会很惊讶。

很显然,洛洛不是我想象的那样,她竟然没有调侃我,还很善解人意地说了一句,“是呀,上夜班确实得多做几个保险。”

我本来还想再多说点,可看她一直低头吃着麻辣烫,就没好意思再说话。

没一会儿,广场的音乐响了起来,我知道这是音响师在调试声音,可洛洛兴奋地拉起了我道,“哥,走啦,今天妈妈放电影!”

我还没反应过来,她已经拉着我来到了广场的北头,大荧幕已经放了下来,周围瞬间围满了人。

虽然距离交接班还有点时间,但是我也不想在这露天的地方傻呆呆地站着看电影啊,有部分陪爱人出来遛弯的大老爷们儿围着广场的花池砖坐了下来,被洛洛这样挎着,我有些说不出的别扭。

“是个爱情片呢!我就喜欢男女主这样的忠贞不渝的爱情,可惜。”

爱情片?我最讨厌了,本来我的女人缘就很差,再想到这些剧情里,男主多多帅,女主多多美,二人怎么巧合,怎么战胜困难最后,就在一起了,大多数都是这样结局,我就来气。

我也许是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其实内心也渴望遇上真爱的,可眼下自己开车这一关都过不了,何谈儿女情长。

思绪间,我竟看到男主被劫匪杀死了,女主每天恍恍惚惚想念男主,哈哈,我心里窃喜了,难道电影也发现了我的心声?想要播放一段只有女主的故事?正在我幸灾乐祸的时候,男主竟然幻化成了鬼魂儿,来找女主相会,之后这反派卡尔一次又一次破坏他们的见面,还想得到死去男主金钱密码。

相对于鬼魂儿男主,我倒觉得这个大坏蛋更像是个恶鬼,他每次出场身后灯光都是昏暗的,眼神是狰狞的。

联想到我自己,身边好像也有那么一些披着人皮的鬼,我竟默默地撇开了视线。

‘人鬼情未了’这算是对我现状的讽刺么?只是人家执着于爱情,我执着于‘乘客’罢了。

突然背后被人一拍,我一个激灵,往前快走了好几步,“臭小子?胆子忒小了?这么不禁吓?”

保安大哥熟悉的声音。

我扭头看向他,今日,他一改往日的服饰,穿了西装,还打上了领带,我竟有些认不出他了,尤其是他还打了发蜡。

“保,保安...大哥!你这是?”

“臭小子,换身衣服你就认不出来了?我叫荣华,是果铺厂的老板,兼业务,也兼保安,以后喊我荣大哥就行了。”

这还是他坐我车,唯一一次清醒着介绍着自己,我心里也很惊喜。

一路上,他滔滔不绝诉说着他谈的客户如何如何地厉害,如何如何地不容易,我也连连替他高兴。

“今天见客户,咋没喝酒啊?”

一般谈客户,都是谈几次喝几次,等签约时候,反而要认真对待,尤其是各种修改合同,什么附加条件等,虽然咱没学历,文化程度也不高,但是跟着二叔闯荡那会,也是知道一点点这里头的道道的,所以我故意询问道。

“诶,今天是签合同,当然要认真对待了。对了,我上次让你找老宫,你找了吗?”

荣大哥忽然想到了我的事儿,于是关切地问道。

“嘻嘻,你看!这就是他帮我改运的必备!”

我美滋滋地在他眼前晃了晃。

“行,这老宫的效率挺高哇。”

荣华也满意地点了点头。

想到他之前的指点,我急忙狗腿道,“荣大哥,您怎么看出来我招惹了脏东西?难道您也懂这?相术?”

听我这样崇拜地问,他却故作深沉道,“我在社会多少年了?什么风浪没见过?慢慢习惯了就好了!”

他话里有话,我是能听出来的,但是他帮了我,所以,我打心眼里感激他,信任他,此刻,我便把之前吉祥叔的事儿也告诉了他。

没想到,他听到吉祥叔后,竟然脸色大变,“魏吉祥让你找宫消舍?”

看他莫名地喊出,我忽然有种不好地预感,连连点头,还把找老宫时遇上宫消舍的事儿也告诉了他。

“那宫消舍和老宫是亲兄弟,但修行方法却大不相同,之前听说宫消舍为了修炼,专门找小孩子灵气来提升修为,后来走火入魔了,整得半人半鬼的,都没人理他了。只有老宫心疼他,还和他住在一起,当然,也是防止他再次作案,伤害小孩子们。”

这话说完,我才对上了大脑的疑惑,既然宫消舍已经走火入魔了,那吉祥叔当然是不希望我开车有个‘好结局’了,想到这里,我就来气。

可他这样害我,对他有啥好处?我怎么就那么有利用价值呢?

荣大哥打开了车窗,叹了口气道,“你们停车的后院有个地窖,你知道吗?”

“知道啊,是储存蔬菜用的,冬天很多蔬菜都放那里面。”

听我这样回复,荣大哥反而出现了不屑地眼光,“那可不是一般放白菜、萝卜的地儿啊?你可知道,好多城镇设计、改建、规划的图纸都在里面放着呢,要想知道这魏吉祥的意图,你得亲自找喽!”

“那玩意儿和我们车队有啥关系啊?”

我顿时疑惑满腹。

带着疑问,我还想再多了解一些,可荣大哥这次在新村小区下车了,说去看望他当医生的弟弟荣誉,我也就没有在多问。

往回开的时候,刮起了大风,才晚上十点,街上就漆黑一片了,路灯也被这突如其来地风刮地一闪一闪地了。

这天儿,肯定没人出门,干脆,今夜我就去地窖走一遭,看看里面到底除了萝卜白菜,还有没有荣大哥说的什么图纸。

我倒车进了后院停车场,刚打开车门,那呼呼地大风就把我给顶了进去,这西北风确实不小,也不知道地窖的入口在哪里,之前也是听大山那么一说,这下要实际行动了,我竟然不知道从何下手。

其实,停车场就这么大,平时帮厨去地窖取东西也很频繁,不能会在隐蔽地方,可我竟一次也没遇上过,估计应该在厨房附近,我再次顶着风向食堂走去。

这次里面黑着灯,吉祥叔应该不在,正好不用害怕被他撞到,我抹黑在地上蹭蹭,踢踢地转了两圈,也没发现特殊的机关或暗门。

‘奇怪,平时都在说地窖温度好,多买出来的蔬菜全都放进去了,前一阵子说刘赔爱吃的长豆角大减价了,采购员一口气买了五十斤呢,都去哪里了?’

我正纳闷呢,突然前面咯吱咯吱地响了起来。

眼前依稀记得是一捆大葱,此时,风嗖嗖地刮着,那干枯的葱叶子这时候竟然唱起了主旋律。

不对,每天这大葱要用好些,怎么每次这里都堆得满满地?想到这个点,我立马把大葱都扒拉到了一边。

果然,一个木质的门板出现在了眼前,这就是地窖的入口!居然没上锁?天助我也!

举起门板,我掏出手机的照亮功能,立马跳了进去。

还没走到底,我就嗅到了苹果的香气,呀呵,这里不仅存放蔬菜,还有水果?走到底部,我高举着手机看到了整个房间,两个通道,堆满了各种蔬菜和水果,我忍不住拿起了一个红红的大苹果就咬上了。

转了两圈,也没发现什么可以放图纸之类的地方,要知道,里面还是比较潮湿的,别说纸了,就是放本书,都能给腐朽烂了。

本想着放弃,可来都来了,于是我打算打开地下室的大灯,再次寻找保险箱或者什么墙柜,就在我伸手摁开关时,手机突然灭了,吓我一跳。

原来是我不小心触到了屏幕,可这一瞬间,刚才走过的楼梯下面竟然发出微弱地亮光来。

难道里面有人?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秘密俱乐部里的秘密,好好感受我是怎么要你的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