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鲜 > 秘密俱乐部里的秘密,好好感受我是怎么要你的

秘密俱乐部里的秘密,好好感受我是怎么要你的

作者: 来源: 2022-04-15

《诡夜灵车》 第9章 幻听 在线阅读

“哈哈,看你那熊样儿!”

这人我不认识啊,他认识我,可他为啥推我,抢劫也得先掏钱包再毁尸灭迹啊!

尤其是他这一身社会服,头发还橙绿紫黄带点白,耳朵上面挂了一大串子耳钉,怎么看怎么像个彩色大公鸡。

“你,你想怎么样?”

我缓过神来,站起了身子,还好,他比我矮一点点,也就到我的眉毛上。

“你不记得我了?那天晚上,你把我们兄弟三人送了回来?”

这彩毛儿对着我肩膀一阵拍,其实他比我还小呢,但此刻装出一副老大的架势。

我现在也开了一个月了,拉得人也不少了,可拉这彩毛,没印象啊!

我尴尬地嘿嘿笑了笑,指了指对面的车子道,“我今天过来接个人,你要不拼车?”

“你小子,还挺会做生意,看样子你是不记得我了,我是荣茂!荣华是我大哥,荣誉是我二哥。”

荣毛儿?还真应景啊!

“是荣家弟弟啊,你这打招呼地方式很特别啊!”

原来是他,两个大哥那么优秀,他却是一个叛逆小子,想到荣华大哥经常为了他头疼,我就没有好感,他最好别惹到我,否则,我可不忍着他。

“呦呵,给你开玩笑,你还话里带刺儿,真不知道我哥喜欢你什么,还拿我跟你比,不就是个开出租的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说着,他一颠一颠的抖搂着腿走进了小区, 被他这样一闹,我也没心思看水池子了,也快步走进了小区。

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天色就暗沉了下来,按理说夏季天应该是比较长的,可却一下子就黑压压一片了,还真有些不适应。

这时候,我微信滴咚一声传来消息,我直接打开了语音功能,只听到,“胡哥哥,你到了吗?小区停电了,你走楼梯时候小心点。”

我说呢,怎么忽然全黑了,之前,投一次路过时,就停过一次电了,难不成这电路还认人?只要我出现,它就停电?这欢迎仪式还瞒刺激的。

这样想来,我就更加得要打起精神了,不管它这个脏东西怎么虐我,黑我,只要我举起手指头上的蛇头戒指,它是不会把我怎么样的。

我们出租车公司有一句推崇服务的标语叫,‘客户虐我千百遍,我待客户如初恋!’正好眼前用上了,想到这里,我反而健步如飞。

可来到洛洛家住的第九栋楼下,我就有些胆怯了,那黑黑地楼道,还有那摇晃着的小窗户,实在让人有些望而却步了,顿时闪现出了一个废旧小楼的画面,说来也奇怪,这是才建了不到五年的小区,怎么楼道的小窗户都是破的,于是我掏出手机,对着微信语音道,“洛洛,我到你楼下了,你可以下来了。”

说完,我松了口气,第一次对这黑暗的楼道产生了反感,当然,我这并不是就代表着向它低头了,只是,对黑暗里的不确定因素有些抵触罢了。

而且,据我所知,这小区因为出了事故,只有前六栋卖出去了,后面的几乎都无人问津了,眼下,这第九栋里,该不会只住着洛洛她们一家吧,想到这里,我对自己做出的决定还是很满意的。

“你来了,那就赶紧上来吧,我妈妈早就去城里了,我找不到蜡烛了!”

刚决定在原地保存体力,微信语音响了起来,吓我一跳,怎么手机自己就弹出来了呢,我一看,屏幕没有关闭,只好回了一个嗯字,可脚下却迈不开步子。

此时,楼上的几家窗户传出来了微弱的光亮,应该是点了蜡烛,我数了数,四五六这三层都有人,既然都有人居住,那我还犹豫什么?

于是我一口气就跑到了五楼,当司机这些年了,一直没怎么好好运动过,借机会活动活动这感觉还不错呢。

“我点蜡烛了,楼道挺黑的,你要是来了就在楼下等我吧!”

刚喘口气,语音再次响了起来。

我产生幻听了么,这是洛洛让我在下面等,可刚才她为啥还邀请我帮她找蜡烛,“我都上来了,你找到蜡烛了?刚才不是说让我上去吗?”

女人心真是海底针啊,幸好我单身!

“怎么可能啊,刚才我一直找蜡烛,怎么可能有时间给你语音啊!”

对面洛洛态度明显不满道。

见她生气了,我只好沉默不再争辩了,毕竟我是哥哥,就应该有哥哥的样子,不为自己,也要为了二叔,把他新建立起来的家庭给簇圆满了。

既然她没有给我发语音,那是谁在跟我说话!

“哥,那蜡烛不小心掉到了床底下,我拆了个墩布炳才把它给桶了出来,真的没时间给你发语音。”

此刻,洛洛弱弱地声音再次传来。

再听这声音,确实是洛洛的没错,可我却仿佛被她的解释推向了深渊,不用多说了,那玩意儿一定跟我来了,没准儿,还就在我的身边,现在,上面是六楼,下面是四楼,我是上去呢?还是下去啊?

往下跑吧,那万一它用洛洛威胁我咋整,继续前进吧,我的膝盖骨好像都没有知觉了,眼下,它把我整到这尴尬境地一定跟happy吧,可我偏不让它得逞,打开手机音乐,调整到最大声音,用我戴着蛇头戒指的手掌举在头顶,像蹦迪一样跳着台阶开始继续上楼。

刚过了五楼,就听到叫骂声,应该是楼下传来的,估计是我的‘音乐声’和‘蹭迪’声打扰到了他们。

哈哈,我的目的也达到了,还就不信了,这活人还能被邪祟给吓倒!既然它总是想用恐惧来制裁我,就说明它还是忌惮我的,那我就不能被它打败。

正在我胜利在望的时候,一张没有五官的脸在角落里盯着我,哎呦我去,去你大爷的,我直接用手机砸向那张无脸人,快步得往七楼跑去。

“哎呦!臭小子,你找死啊!”

声音是从身后传过来的,可我仍有些余悸,此时,眼前的门打开了。

“洛,洛!那,那里有个无脸怪。”

第一眼看到洛洛,我瞬间回魂了,可竟然说话竟然口痴了。

“他?他就在你身后!”

洛洛也顺着我的话语,惊讶地盯着我背后。

死就死吧,我一闭眼,转过身,直接把洛洛挡在了身后。

“臭小子,竟敢用手机砸我?”

不对啊,这是个男人的声音。

此时,我看到那个无脸怪摘下了面膜,手还捂着我手机砸过的地方。

洛洛在我身后,已经咯咯地笑出了声。

“路叔,这是我哥,第一次来就停电了,您不在屋里好好敷面膜,这样出来被手机砸可是轻的啊!”

“这愣头青是你哥?我说呢,傻不愣登地在楼梯上乱跳,胆小就开手电啊。”

说完,这位路叔叔直接把手机甩回到了我的手里。

爱说啥说啥吧,反正我进屋了, 来到客厅,直接葛优躺似的粘在了沙发上,“哥,我觉得你胆子可不小,之前路叔的面膜事件可没少吓唬人,收电费的当场晕倒了,遛弯的大爷直接心脏病犯了,你还行啊!”

洛洛看我缓过来了,开始调侃道。

“算了算了,这样的人,爱好确实有些怪异,管他呢,早晚遇上个大人物,到时候,不是被大人物整,就是吃哑巴亏,真没劲儿!”

听我话里有些埋怨,洛洛再次解释道,“路叔可是个唱京剧的花旦呢,平时确实有些怪异,但是人不坏的。你要是听过他的女声,你就不会再质疑了。”

听到她说的女声,我想到刚才的语音,会不会是这个路叔叔出来捉弄我的,于是,我再次看了看语音记录,确实是洛洛发过来的,刚才的判断,瞬间推翻。

见我不说话,洛洛在我眼前故作可爱地晃了晃头道,“嘻嘻,微信都是我发的,本来就是想逗逗你,没想到,路叔也跟着凑热闹了,别生气哈。”

终于得到了答案,我心里的石头总算放下了,对着洛洛微微一笑道,“不生气,就是怕你出事!”

我这话一出,本着关心的原则,没想到她竟然脸红了,也许女孩子都脸皮薄吧。

一路上,把她送到夜校,我们没有再交谈,之后,过了两个小时,又把她送了回来,后来送了个哮喘发作的大姐去医院就再也没有接单了,也许是在地窖里那惊心动魄一夜没缓过来吧,我竟然后半夜在车里睡着了。

天刚蒙蒙亮,司机群里就炸锅了,是大山开始的,“听说了吗?刘赔二大爷昨天夜里去世了,咱们得赶紧把份子钱到位啊!”

紧接着就是孙国辉,他也开始插嘴道,“是啊,还不能少给,听说刘赔从小是二大爷拉扯大的,相当于亲爹呢!”

小李在学校附近买了套学区房,听说花了不少钱呢,每天紧巴巴地拉客,交接班是时间点,就他最慢,这时候他竟然先出声回了一句,“我出五百!”

“行啊,小李,都说你抠哩抠馊的,没想到这事儿上一点也不马虎!”

这一行字发出后,还发了个点赞的笑脸,这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就是一人五百呗。

说实话,乡里乡亲交情也就是一百两百的样儿,这刘赔平时也不怎么关心关爱我们这些下属,而且,他自己副业还多,要是所有的手下都随礼,那他可发了。

我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都五百,我也跟不就得了,虽然我也有个外号叫貔貅,光吃不出,这种表面工作,还是要认真参与的。

看着大家纷纷起势,我没回话,直接给大山转账了,估计他这个‘交际花’一定会第一时间去刘赔家慰问的。

想这刘赔今天一天都要筹备丧礼,答谢友人,肯定不会出现在车队的!我忽然来了精神,直接去车队修理室找来了锤子,和一套新锁,趁着司机们还没有交接班,我就大摇大摆地再次来到了地窖里。
 

《诡夜灵车》 第8章 刘赔的真面目 在线阅读

我收回了准备开灯的手,蹑手蹑脚地靠近亮光的地方,这是安装在楼梯下面的一扇铁门,应该空间不大。

刚走近,里面的灯突然一闪,居然熄灭了!难道里面的人发现了我?我僵硬地站在原地,不敢再做出任何声响,连呼吸都压低了好几个分贝。

刚才还能听到地下室入口传进来的风声,忽地安静下来,让我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就好像有一张大嘴,把所有的声音都吸了进去,只留下一双眼睛,在不知名的地方盯着我的一举一动。

才持续了几分钟,我仿佛等待了一年希一样,就在我整个身体的神经都麻木到动弹不了的时候,地下室出口的门板那里再次传来咯吱咯吱声。

这不是大葱叶子被风吹起来的声音,这明明就是鞋底踩到门板上摩擦的声音,有人要切葱炒鸡蛋?还是那人要下地窖来?

显然,是后者,那人已经把门板高高地举了起来,下意识地,我溜到了旁边放苹果的箱子后面。

虽然他没有开灯,但这下楼梯地脚步却很熟络,伴随着他的脚步声,很快就走到了我刚才站着的地方,他要进去吗?

那他为什么不开门,而是笔直得站在那里?难道他发现了我?想到我刚才踩上去时候有鞋印也是有可能的,毕竟这里是土坯地面,可没有亮灯呀,我赌他没有发现我。

想定这一切后,我还是屏住了呼吸,生怕他感觉出异常,但总觉得他在看我的方向,我忽然想到,刚才吃了个苹果,那味道,弥散在空气里,一定能被他敏感地闻到,心想,这下惨了。

顿时,我所有汗毛都炸了起来,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的好奇心,而我好奇心的背后,就是吉祥叔,再之后就是我这出租车,罪魁祸首就是刘赔,他要是不让我开,哪里还有这些...

我越想就越恨,越想越紧张,忽然,黑暗里熟悉地声音响了起来。

“奇怪,我上锁了呀!怎么这锁子竟然没有挂在门栓上?”

这是刘赔地声音,刚才还在诅咒他,他竟然就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他推门进去后,里面的声控灯顿时亮了,我瞄了一眼,里面空间还挺大,除了一张单人床,一个办公桌之外,还有一个书架,上面满满地都是各种建筑书籍,还有很多A4传真机用纸。

哪个是吉祥叔的秘密呢?他的意图是什么?

唉~想到最近遇上的这些人,还有吉祥叔的秘密,忽然有些力不从心,外面地风声反而越来越大了,可能是刘赔进来时候门板没有关好吧!

我在箱子后面蹲了很久,很久,好像睡着了梦里吉祥叔来地下室搬菜发现了我,直接向我张开了大嘴,露出满嘴的狼牙,吓得我跑啊跑,怎么也跑不到门板的出口,醒来后,我一身冷汗,被荣大哥拍醒,原来我还在出租车上,正向那新民区开去,前面竟然是个大泳池,我一个油门就开了进去,我就这样淹死了吗?我连挣扎地动作都懒得做了,也许,这就是我的宿命。

“丫的,刚才就不该喝那么多水...”

刘赔的声音,他醒了,好像要去厕所,原来,我还在这箱苹果的后面啊!

车队厕所在一楼,他得从这里出去,我看了看表,才凌晨一点,机会来了,既然他要方便方便,干脆我也就他给的‘方便’,找找谜题所在吧!

大步一跨,直接跪在了门口。

这回糗大了,蹲的时间太久了,腿麻了,同时,一股子难闻的气味铺面而来,好像是腐肉的味道,按照距离来说,这位置,就是后门食堂的下面,估计是上面的泔水味儿。

我拍拍膝盖上的土,赶紧迈进了房间,直接来到这个旧书架旁边,上面的书都有些年头了,还布满了死蟑螂,潮虫什么的,本来没什么,可配上这屋子的味道,让我有些干哕到了极点,咋感觉这泔水味儿越来越浓了?

正当我要触及到一沓画满图形的A4纸,忽然地下室门板响了,这是刘赔回来了,我再次躲了起来。

这书架后面放着几个半人多高的坛子,我直接坐了上去,既舒服,还不容易被他发现。

可在他进来的一瞬间,这房间声控灯再次亮了一下,差点没把我吓死。

只见我坐着的坛子旁边,还有一个坛子,只是没有盖子,重点是这里面的不知道是狸子还是猫的尸体,堆满了整个坛子,这味道,就是刚才的腐肉味儿。

天哪,我顿时没忍住恶心起来,可眼看刘赔就要进来了,我猛地一顿,竟咽了回去,胃里瞬间翻江倒海起来。

想到这场景,这味道,我接下来的生命里,再也不想吃肉了。

这家伙竟然能在这样的环境呼呼大睡,还装作若无其事,他是内心有多强大,或许这些动物都是他杀死的,也可能他就是两面人,人前一副专业车队对长样子,人后就虐杀动物,变态碎尸!

这一夜,我虽然坐着,可想到屁股下面很有可能还有一坛腐尸,我就连连作呕。

迷糊之间,听着刘赔地呼噜声,竟也挨到了黎明。

等他再次起夜,我便悄悄跟了出来,快步走到我的车前,刚打开车门,就传来一阵吼声,“好哇你,夜班还偷懒?”

刘赔发现我了?还是故意给我时间出来?我尴尬地回头对着他笑笑,可他却一边提裤子,一边系着兔子头的腰带。

看来他是听到我的开车的动静,才出来的,想想我自己车停进来的时候,他还没去地窖,应该是发现我偷懒了,只是不知道我去哪里睡觉去了,于是我暗暗松了口气道,“昨天风大,没人,就去您那皮沙发上熬夜追剧了。”

“年纪轻轻,看什么电视剧?该不会是什么搞对象的言情剧吧!”

见他根本没有发现我的异常,于是我就把手机视频上的一个破案的片花说了出来,“不不,那玩意看不下去,那个灵魂法医不错,里面一个法医竟然靠解剖尸体,就能破案,特别有看头。”

刚说完,我就想到了昨晚刘赔地下室的那间书架后面的坛子,忍不住再次作呕,于是我急忙捂住了嘴巴,假装打了个哈欠。

“得了吧,那都瞎编的,要真那么大能耐,咱们津洲的无头案早就侦破了,赶紧的,回去补觉去吧。”

看我犯困,他也急忙结束了话题,只是他并没有着急回地下室,而是等着我踩油门, 他才缓缓地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刚拐弯出后院,一个熟悉地身影迎了上来,‘荣华大哥!’

这才不到早上七点,他来找我?只见他又是一身藏蓝西装,手里拎着一兜子干货,不同于往常的是,他鼻梁挂着个金丝边眼镜。

我打开了车窗,准备招呼他上车,他抿嘴一笑,让我有些差异,毕竟,这样的笑容,是陌生的,因为,我印象当中,保安荣华大哥,是个雷厉风行地直男,这种有魅惑力得笑容,在我看来根本就是个妖孽,不会是荣华大哥的。

“你是小胡吧?这是荣华让我给你带的杏干,是自己厂子加工的,干净,卫生。”

清爽地声音,把我带进了回忆,他就是荣华的双胞胎弟弟荣誉?他坐过我的车的,要不是这声音,这谈吐,还真能分不清楚他俩。

“嘿嘿,替我谢谢荣大哥啊!你记性还真好,能认出我来!”

我急忙下了车。

“187这么明显,多好认啊!”

这清爽地声音,越听越冷,仿佛带着穿透力。

尤其是他说出车牌号的时候,我心里又是一紧。

他就坐过一次,竟然这样印象深刻,真是打心眼里佩服啊!

“想什么呢,荣华说了,下月初一别接活啊!”

说着,他就把兜子扔向了我,差点手滑没接住。

记得荣华大哥说过,他这双胞胎弟弟是个医生,怎么此刻感觉像个拳击手啊!力道真大。

他什么时候走的我都不知道,只想着初一别接单就对了,保安大哥的提醒,也就相当于老宫的提醒了,这样想着,我就看了一下手机,后天就是初一,明天我戴这戒指也是最后一天了,正好去找老宫,问问他初一为什么不能拉活儿。

想好这一切,终于可以安心回家睡觉了,真是惊魂一夜,虽然没有找到答案,但是大概位置我也清楚了,之后再找机会吧,反正有的是夜班,我就不信那刘赔每天都在腐尸屋睡觉。

一口气我就睡到了傍晚,刚睡醒,就接到了洛洛电话,她找了一个进修的夜校,让我开车送她去培训班。

新的一天再次开场,我趁着天还没黑就来到周家庄新民小区,远远地就被泛着夕阳余光的水池子,给吸引了,每天守着这样美好的傍晚,也是件很惬意的事情。

本来吧,我还想着,到了这里,一定下车看看,这泳池里到底有多深?水位高不高?水里清澈不清澈?我走着溜达溜达,总不至于像司机的车速那样窜里头吧。

带着疑问和好奇,减速后,把车子停在了小区对面,徒步了一截才靠近了水池。当初,要是没有那事故,恐怕这里早就围满了放学玩耍的小孩,遛弯的老年人和一些早恋的小年轻的了。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看清楚了是谁在占有你叫我h,交换俱乐部贵妇小说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