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鲜 > 进入俱乐部所有人必须戴面具,我们换着玩好吗

进入俱乐部所有人必须戴面具,我们换着玩好吗

作者: 来源: 2022-04-15

《越过时空遇见你》 第3章 那个男人是谁 在线阅读

岑乔问了一圈,服务员都对昨晚那个男人没有任何印象。

没办法,她只好拜托姜茕茕找她哥调监控,天上人间是他哥的场子,要个监控还是很容易的。

处理完这件事,岑乔累得不行,坐在车上发呆。

手机,再次响起,在车厢逼仄的空间显得尤其的突兀。

扫了眼屏幕,‘步亦臣’三个字,清晰入眼。

她接起来,还没说话,步亦臣的声音直接吼过来,“你回来!马上!”

岑乔疲于应声,沉默着把电话挂了。

打起精神,开车回家。

“少奶奶。”吴嫂和她打招呼,又小心的觑了眼楼上,“少爷在发脾气,也不知道是谁得罪他了。”

“没关系,你拾掇拾掇下班吧,累一天了。”

吴嫂点头,“那您也早点休息。”

岑乔点头,上楼。

到卧室门口,推门而入,就见步亦臣正坐在沙发上,手里有文件,大抵是手头上这个案子还不顺心,电话里在骂人废物。

岑乔不理会,将包放下,往一边偌大的梳妆台走去。

才坐下,一道质问声传来,“一身烟酒味,你去哪鬼混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步亦臣已经挂了电话,他大步走过来,突然从后就把岑乔从椅子上一抱而起。

岑乔素来镇定,还是被他突如其来的亲密举动惊了下,下一秒,被他狠狠摔在床上。

她还没来得及起身,步亦臣已经压过来,两只手扣住了她两手狠摁在枕头上。

“步亦臣,你干什么?”岑乔看着他盛怒的脸,“好端端的,你发什么疯!”

这位大少爷显然是在别的地方受了气,找她来发泄来着。

“干什么?夫妻之间,躺在一张床上,你说还能干什么?”步亦臣说着话,大掌已经探出来,扯她身上的衬衫。

“住手!”岑乔喝一声。

“你叫我住手?”步亦臣冷笑,捏住她的下颔,神色冷酷,“我为什么要住手,岑乔,你是我的妻子,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你有什么资格叫我住手!”

步亦臣眯眼,说着,手笔直伸进她衬衫里去。

岑乔发现他并非在开玩笑,男人滚烫的长指掠过她的肌肤时,她一颤,下意识扭着身子往旁边躲去。

她皱起眉头,“步亦臣,你别碰我!”

步亦臣一贯是这样阴晴不定,岑乔以前还会陪着他发疯,但今天实在是太累了,只想早点休息。

“岑乔,你凭什么这样和我说话!你不过是被你爸卖到我家来的婊子!”

步亦臣在外面受了气,回家就想在岑乔身上发泄怒火,他用力箍着岑乔的双手,让她牢牢躺在身下。

手心里,女人的肌肤光滑水嫩如刚出来的豆腐,大概是太过生气,一贯冷静的脸上,此刻涨得通红,全然没了平日里的高傲,这副样子的她,反倒格外惹人怜爱。。

步亦臣伸手,直接粗暴的撕扯她身上的衬衫。

衬衫扣子,飞溅得到处都是。

衣服撕开,岑乔雪白的肌肤大片展露出来,而肌肤上那一个又一个暧昧的痕迹,让步亦臣身形一震。

他瞠目,不可置信的盯着她的身体。

步亦臣僵坐在床上,神情呆愣,几秒后,他像是突然疯了,一把拽住岑乔的头发,声音嘶哑,双目赤红,“是谁!岑乔,你被哪个野男人碰过了!”

岑乔知道,步亦臣是觉得他的尊严被践踏了。

所以,这会儿勃然大怒,手上的力道又重又狠,揪得岑乔头皮发麻,疼得眼泪差点就要从眼眶飞溅出来。

疼痛过后,岑乔能感觉到的只有无尽的侮辱。

步亦臣的性格,她太清楚,她越是反抗只会越激怒他。

岑乔绝望的,跪在床上,像个没有生命的木偶娃娃似的任他摆布。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撕得七零八落,眼见着自己就要被他侵犯。

她突然轻飘飘的开口:“步亦臣,你知道我昨晚是和谁在一起吗?”

她晦暗的眼神,像是慢慢有了焦距,和男人的目光对视。

步亦臣还没接话,只听到她继续道:“我花钱买来的男人!”
 

《越过时空遇见你》 第2章 你要包养我吗 在线阅读

包养他?

岑乔吓得脸都白了。

慌不择路地离开了酒店套房。

开玩笑,让她包养一个男公关,她是疯了吗!

岑乔前脚刚离开酒店,后脚就接到了闺蜜姜茕茕的电话。

电话那头姜茕茕咋咋呼呼地询问岑乔到底去了哪里,为什么一晚上都打不通她的电话。

岑乔支支吾吾,最后有些不好意思地告诉闺蜜,昨晚她和一个男公关睡了。

“什么!”电话那头一声尖叫,岑乔立马把手机拿远了,就听见姜茕茕大声说道:“我的乔,你终于支棱起来了啊!做得好,姐妹,今晚咱们再去天上人间续摊,气死步亦臣那个死渣男!”

岑乔小声嘀咕道:“步亦臣也不算渣男吧……”

她和步亦臣虽然结婚六年,但他们两人的婚姻从一开始就不纯粹,她为了挽救濒临破产的岑氏主动接近步亦臣,所以步亦臣这六年来不断和其他女人发生关系,她也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

昨天晚上……

岑乔拍了拍脸颊,真是醉酒误事啊!

她真的不应该答应茕茕那个死丫头,陪她去天上人间玩的。

昨晚可是她的第一次呢……

岑乔懊悔不已,虽然步亦臣从一开始就没有期待过和这桩婚姻,但岑乔,对于妻子的职责和本分,她问心无愧。

但这份坦荡,在昨晚过后,消失了。

她有点愧疚,又有点隐秘的快感,这么多年了,步亦臣当着她的面和女人乱搞的事情都做过,昨晚的放肆,就当做对步亦臣这些年赐予她的羞辱的反抗吧!

岑乔独自开车回了步家,一回到家,整个人像被剥了层皮似的,软在床上,一动不想动。

岑乔躺了一会儿,就拿了浴衣去洗澡。

她看着镜子里身体上斑驳的痕迹,不由得生出些许自厌,不管和步亦臣闹成怎样,她也不该自甘堕落到这地步。

想到这,岑乔漂亮的眉心微微蹙了蹙,昨晚,他们俩有做措施吗?

她记得自己是提醒了那人戴套的。

但她回忆了半天,似乎没在房间里见到……

她脸色难看起来。

不知道昨晚那个男人干净不干净。外表的确是干净出挑,可是,万一真有什么病呢?

岑乔这会儿开始悔不当初。

洗了澡,顾不得疲倦,一个人开着车往医院去了。

停好车,在医院旁边的小药房买了药先吃了,才去医院里做全身详细检查。

皮肤科室的医生大概是见多了这种,见怪不怪的,只说:“女孩子还是要自爱,通常来这儿检查出病的都是不洁生活引起的。”

医生一说这话,旁的人打量的视线都朝岑乔看来。

岑乔平日里在商场厮杀惯了,见过的场面也多,但此刻还是不由得红了脸,像是被人扔在大火上烤着一样煎熬,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医生推了推眼镜,又道:“检查结果要都是阴性,也不能掉以轻心,这些病都是有潜伏期的。你最好是找对方问问清楚,这样自己心里也有数。”

找对方问问清楚?

岑乔一点也不想再面对昨晚的男人,她和那个男人,最好就是相忘于江湖,再见面,多尴尬啊。

但眼下也别无他法。

正好岑乔要去天上人间见茕茕,所以从医院出来,她便直接过去了,奈何等到大半夜,也没见着那个男人。

到10点的时候,她终于没有耐心,找了经过的服务生,指了指不远处的卡座,“昨晚那位坐这个位置的先生,穿着白色衬衫,大概有185以上,他说是你们这儿的头牌,他今晚怎么没在这儿?”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看清楚了是谁在占有你叫我瑶瑶,交换俱乐部长篇小说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