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鲜 > 高H古代NP丫鬟纯肉,(辣文古代)

高H古代NP丫鬟纯肉,(辣文古代)

作者: 来源: 2022-04-14

《误爱,勿爱》 第3章 未孕,对峙 在线阅读

自此,黎笙又回到了自己住过好几年的房子。

不同的是,她由女主人变成了任人摆布的工具。

时间一晃到了三个月后。

清水湾别墅,主卧里的气温很低。

医生给黎笙检查完后,战战兢兢地对沙发上的男人说:“先生,太太她还是没怀孕。”

薄瑾寒睁开眼,脸色黑沉,氤氲着风暴。

医生看了眼呆滞的黎笙,心虚地讨好男主人。

“先生的身体很健康,虽然太太的底子弱些,但这段时间的调理已经很有成效,相信两位很快就能得偿所愿。”

薄瑾寒没耐心地站起身,语气不容置喙:“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个月内,我要看到结果。”

医生连忙鞠躬称是,薄瑾寒看了眼时间,随后走到黎笙面前,留下一句“配合医生”,就头也不回地离开。

床上,黎笙从始至终没说过一句话,像个没有灵魂的布娃娃。

丈夫不疼爱,又急着要孩子,看来啊,嫁进豪门是一脚踏进水深火热里。

医生这么想着,叹了口气,依照疗程把药包留在桌上就离开了。

好一会儿,黎笙才有了动静。

她光脚下地,拎起药包下楼,偌大的别墅上下无人,她进了厨房,熟练而机械地开始煎药。

中药需要熬制,黎笙就站在一旁守了很久,等药好之后,她没等吹凉就倒进碗里,仰头喝下。

苦涩难闻的褐色液体进了嘴巴,她眼睛都没眨一下。

这药,她已经喝了整整三个月,再难咽也该麻木了。

她把剩下的药按照剂量倒进碗中,放进冰箱,收拾好厨房后,回到阴暗的卧室,倒床睡下。

这一睡就是一整天,等到天会暗下来,黎笙被楼下的动静吵醒。

她呆坐了几秒,挥动眼睫,起身够着披肩,就这么出了卧室,下楼。

刚刚走到旋转楼梯,她就看见薄瑾寒手里抱着一个男孩,面容含笑,后面跟着身着白色长裙的方柔。

薄瑾寒一脸慈爱地看着儿子,对方拿着刚买的机枪乱晃,“哆哆哆——”

方柔微笑着,“喜不喜欢爸爸给你买的玩具呀?”

麟儿高举双手,“喜欢!”

“喜欢就要干什么?”

麟儿抱住薄瑾寒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谢谢爸爸!”

薄瑾寒笑容更深,宠溺道:“喜欢就买。”

方柔嗔怪:“你别这么顺着他,会把他宠坏的。”

“我儿子就该被宠。”

“……”

麟儿对这仿真机枪爱不释手,闭着左眼,到处开枪。

当他看向楼梯上方时,冷不丁地撞上黎笙死寂的眼睛,他啊的一声,躲进男人怀里。

“麟儿,怎么了?”方柔关切问道。

孩子直摇头,表现得很害怕。

方柔奇怪地往上一看,这才发现了黎笙。

看见黎笙,她的笑容淡了些,“怎么下楼也不出声?把孩子都吓到了。”

黎笙提腿,扶着护栏步步往下。

“我以为没别人在。”

这个“别人”,让方柔变了脸色。

黎笙的意思,明摆着是在嘲讽她名不正言不顺。

她微扬下巴,“麟儿说他想爸爸了,我就带他去公司找瑾寒,路上他又说饿,我怕餐厅里的东西不干净,所以顺道过来做个饭。”

“顺道到别人夫妻家里来,你可真会做人。”

 

《误爱,勿爱》 第2章 下跪,妥协 在线阅读

昔日对她恭敬有加的守卫也看不起她,只因她是杀人凶手的女儿。

黎笙固执地站着不走,周身湿透,冷意从身到心。

“我不走,我要见方柔,就一面。”

守卫念着过去,还是替她通报。

不多时,方柔只身出现。

站在台阶上,她神色冷漠,没有一丝人情味,“你还来干什么?”

黎笙冷得骨头打颤,抖着唇问:“要怎样,才能放过我们?”

方柔一滞,眯眼,“如果出事的是你妈,你会放过我?”

黎笙不语,唯有腰板挺得笔直。

方柔最不喜她这份无声无息的倔强。

求她也是。

多年前喜欢薄瑾寒也是。

她抬高下巴,居高临下,“黎笙,求人要有求人的样子,你既然来了,不管我同不同意,你都该把诚意拿出来。”

黎笙抬头看她,她阴冷一笑。

“跪下。”

“跪到天亮,我就考虑答应你的要求。”

黎笙的唇色惨白,无神的眼望向女人背后,又收回。

她麻木道:“说话算话。”

随即膝盖弯曲,直直跪倒下去。

方柔端着不屑的姿态,没有应答,转身进了去。

雨淅淅沥沥,下了一整夜。

庄园中,满地湿润,女人纤弱的身形已经摇摇欲坠。

黎笙感觉自己时冷时热,头晕目眩,随时都要倒下。

她生过孩子之后,身体一直不好,此刻的小腹痛如刀绞。

在她就要熬不住时,面前终于有了人影。

黎笙凭借毅力,拽住那人的裤脚,一字一句:

“欠你的,我来还,不要再伤害我妈妈了。”

说完,她的身体径直倒下,不省人事。

再醒来,薄瑾寒和方柔都在。

黎笙的脑子很疼,反应迟钝了许多。

方柔罕见地有些紧张,急促地说:“你想为你母亲赎罪不是不可以,但我有个要求。”

黎笙抿了下干涩的唇,明白自己毫无选择。

“什么要求。”

薄瑾寒斜眸,目光冷冽,薄唇张合:“麟儿是我的孩子。”

黎笙怔住,下意识地看向方柔:“怎么可能?他不是你和你前夫的孩子吗?”

“麟儿的真实年龄是四岁半,是我和瑾寒没分开前有的。”

黎笙摇头,“荒谬!”

如果那孩子是他们俩的,那她这几年算什么?

她辛苦孕育,最后走失在自家门口,如今还不知去向的女儿又算什么?

他们成了这一家之间的绊脚石了是吗?

难怪啊,他当初不急着找孩子;

难怪,他要这么迫不及待地要跟她离婚!

黎笙的目光嘲讽薄凉,夹带苦涩,薄瑾寒皱眉,声音更冷。

“麟儿刚生了重病,肾脏衰竭,已经支撑不了多久,医院也没有合适的脏器。”

黎笙突的一笑,泪眼朦胧,“你们该不会是想我给他捐肾?我一个成人,他那么小,捐了能用吗?”

薄瑾寒不说话,黎笙心痛欲死,刚准备说什么,方柔便急匆匆地说:“我们当然知道你捐不了,必须是要匹配合适的才可以,我原本是想自己生一个孩子来救麟儿,可我这两年的身体不允许……”

听到这儿,黎笙仿佛懂了,不可置信地看着薄瑾寒,“你们……是想让我生?!”

方柔倾身挡住,说道:“没错,你和瑾寒的离婚手续还没办下来,你有义务救麟儿,何况你们母女本就欠我一条命。”

“……”

方柔开始咄咄逼人:“黎笙,是你说的,你要替你母亲赎罪,就要有赎罪的觉悟!麟儿有事的话,你们不会好过,相反,如果你愿意,我可以答应你,只要你成功救下麟儿,我就让瑾寒放了你妈妈,至于被摘了一个肾的孩子,他是不会死的,你想要,做完手术后,我也可以把他还给你。”

这样的威胁加要求,把黎笙拿捏得彻底。

她心底一片荒凉,空洞的眼看向薄瑾寒。

在他的沉默中,黎笙惨然一笑,泪滴溅落。

“好,我答应你们。”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新婚夜将军压在丫鬟冲刺,云鬟酥腰开车第几章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