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鲜 > 新婚夜将军压在丫鬟冲刺,云鬟酥腰开车第几章

新婚夜将军压在丫鬟冲刺,云鬟酥腰开车第几章

作者: 来源: 2022-04-14

《误爱,勿爱》 第6章 监狱,见母 在线阅读

黎笙睡不着,眼泪持续了一整夜,但翌日一早,她还是起床,收拾好自己出了门。

出租车上,黎笙对司机报地址。

“南山看守所,谢谢。”

司机从后视镜中打量了她一眼,带着猜疑和不解,好像在说:这么年纪轻轻的姑娘,被罪犯拖累,真是可惜了。

黎笙抿唇,看向车窗外。

到了地方,她按照流程来到接见室,坐在桌前,焦心等待。

很快,外面传来脚步声,脚链拖在地上,叮当作响。

黎笙激动起身,狱警带着脚步蹒跚的女人走进门。

对上女人熟悉的脸,黎笙激动震颤,“妈!”

狱警将林婉蓉的手铐和脚铐取下,站到门外去。

黎笙冲到林婉蓉面前,泪光闪烁,“妈,这些天还好吗?身体怎么样了?他们还有没有刁难你?”

林婉蓉握住她的手,温柔脸上挂着安抚的笑,“笙儿,妈妈没事,自从你上次来过之后,他们就没再动过手了。”

上次是两个月前,她答应方柔之后,薄瑾寒带她来过一次。

那次来看妈妈,她几乎是遍体鳞伤,脸上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偏偏她还安慰自己是摔的。

黎笙心痛又愤怒,在薄瑾寒面前哭闹威胁了一番,对方才松口放过。

林婉蓉不想两人次次见面都这么伤感,她牵着黎笙坐下,说:“笙儿,你看妈妈不是好好的,他们专门给我设了一个单独的房间,我现在每天吃好睡好,没人打扰,也乐得安静。”

黎笙听着她将这里的生活描述得尽善尽美,心酸难耐。

再怎么安逸,这里也是牢笼!

黎笙低头,眼睛发红,“对不起,妈,对不起,是我没用,救不了你出去……”

“笙儿,这不是你的错。”黎笙拼命忍着眼泪,林婉蓉抱住她,抚摸她发抖的后背,“是妈妈拖累了你。”

黎笙摇头,“不,不是您,我不相信是您害了乔姨,是他们弄错了!”

林婉蓉没说话,黎笙急迫地拉住她,“不是您对不对?您不会做这样的事,更不会破坏乔姨和方叔叔的感情……妈,你告诉我,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不解释?”

黎笙情绪激动,眼眶通红。

林婉蓉叹了口气,神色疲倦又复杂。

“笙儿,你相信妈妈吗?”

黎笙痛苦摇头,她还是不愿意把真相说出来。

林婉蓉稳住她,仿佛有很大的苦衷一般,“笙儿,妈妈只有你,其他人不相信妈妈,妈妈都不在意,可你一定要相信妈妈。”

“……”

相信?

她是相信啊。

可方柔不信,薄瑾寒也不信,她一个人信她有什么用?

黎笙垂下眼,突然看见什么,不可置信地瞪大双眼,“妈——”

林婉蓉低头,发现她已经看见后,猛地缩回手,背在身后,笑容不自然,“这是妈不小心划伤的,已经擦过药……笙儿!”

黎笙强力握住她的手臂,将发白的衣袖扯上去。

一条鲜红的伤口横亘在瘦骨腕口,嫩肉外翻,血色凝在伤口处。

这明显是刚伤不久的!

黎笙的眼眸失神,悬在眼眶的泪蜂拥而出。

“谁干的?”

“……”

黎笙的眼红如泣血,“我问你是谁做的!”

 

《误爱,勿爱》 第5章 不配得到爱 在线阅读

乔姨死后,方柔曾哭着对他坦白:

“瑾寒,我当初不是自愿离开你,我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是黎笙!”

“是她威胁我,说她受够了苦日子,想一辈子衣食无忧,所以她一定要嫁给你,还说我如果不同意,她会想尽办法让我家破人亡!”

“我早就知道我爸和她妈妈的事……我害怕,害怕我的家会被毁掉,所以狠心和你分手,可去了国外,我才发现我怀孕了。”

“对不起……是我私心生下麟儿,为他找了一个爸爸!”

“是我对不起麟儿,我对不起你,擅自回国,激怒了黎笙……但我没想到她真的会害死我妈!我妈她什么也没错,错的是我,她为什么不杀了我!”

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喊还在耳边,薄瑾寒额角的青筋暴起,杀意与恼恨一同冲上头顶,湮没掉心头那一点点刺痛。

这个女人用尽手段,装得那般无辜来骗他,让他以为她是真的爱他!

可她不分是非、心狠手辣,一昧地包庇她那犯人妈妈,不就是因为她妈是受了她的指示!

好一个“清清白白,温柔贤惠”的黎笙!

你这副娇柔脆弱的皮囊之下,藏着的却是一颗龌龊肮脏的心!

薄瑾寒咬牙切齿,回答冷漠而钻心:

“没爱过,从来没爱过!”

“……”

他的目光锐利如刀,更多的是憎恶,“你也不配得到我的爱!”

“哈,哈哈哈!”

黎笙突然像个疯子一样大笑起来,苍凉寥落,闻者伤心。

薄瑾寒被扰得心乱,狠声呵斥:“别笑了,我让你闭嘴!”

黎笙不管不顾,笑得身体抽搐,眼泪横流。

薄瑾寒怒得眉心直跳,直接附身,堵上她的红唇。

黎笙一僵,开始猛烈挣扎起来,薄瑾寒压着她的双腿,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强力束缚住她。

两人这么一乱动,身上的衣物散乱下来。

“薄瑾寒,放开我!”

男人唇上一疼,不得不起身,愤恨地看向身下的女人。

这一看,就将黎笙那半露的白皙肩膀看了去。

他的眼神发暗,黎笙看在眼里,自然知道是什么寓意,她更猛烈地挣扎,胡乱说着:“我不想,薄瑾寒,你别碰我!”

薄瑾寒素来不喜人不听话,他靠近黎笙耳边,似是耳鬓厮磨,实际上是要命羞辱:

“装什么贞洁烈女,你不就是想这样?何况你刚才说是我的妻子,这便是你应尽的义务!”

话落,他就一口咬上黎笙的肩,黎笙痛吟出声,心痛得彻底。

就在男人要得逞时,门口传来动静。

“瑾寒,我忘了问你想吃什么,你跟我说一下,我一起准备了。”

黎笙惊恐地看向门口,门应声而开。

带着围裙的方柔僵在门口,呆滞地看着衣衫不整的两人,“瑾寒,你们……”

薄瑾寒脸色阴沉,翻身下床,“柔儿,别冲动。”

方柔后退一步,又一步,眼里是委屈的泪,“是我打扰了,我这就带麟儿离开。”

她转身跑走,薄瑾寒一脸不郁,迈着大步追了上去。

两人离开,没人在意床上的女人。

黎笙默默拉上自己的衣服,一手捂住被咬伤的肩膀,整个人蜷在一团。

闭上眼睛,无声落泪。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老太爷小丫鬟全肉高黄,古代荡女丫鬟高H辣文纯肉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