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鲜 > 老太爷小丫鬟全肉高黄,古代荡女丫鬟高H辣文纯肉

老太爷小丫鬟全肉高黄,古代荡女丫鬟高H辣文纯肉

作者: 来源: 2022-04-14

《误爱,勿爱》 第8章 委屈,求全 在线阅读

“......”

过程很痛苦,也很无情。

薄瑾寒像是故意折磨她,连一点喘气的机会都不给。

结束后,他洗完澡,神清气爽地在衣柜前穿衣服,黎笙却如一张破布,眸色灰败,望着天花板。

薄瑾寒穿戴整齐,她还是一动不动。

男人不悦,“你是想就这么躺着,让自己生病?”

黎笙并不认为这话里有关心,她只是累了。

得不到回应,薄瑾寒大步走来,伸手掐住她的下巴。

“你以为病了就能躲得掉?黎笙,别太天真,要求是你自己答应的!”

黎笙在心里苦笑,一双眼睛死气沉沉地盯着他,“为什么还要针对我妈?”

薄瑾寒有一丝错愣,随后从她眼里看见潜藏的怒火后,黑眸眯起,“那是她自找的。”

“......”

“犯过错的人,不受点教训,怎么改过自新。”

黎笙心火燃烧,不知哪儿来的力气,揪住他的衣领,“我说过她没做过那种事!她已经落到这一步,难道还不够吗!你和方柔看不惯她,你们可以报复我!为什么一定要这么逼她?!”

薄瑾寒盯着近在咫尺的女人,“看来,我昨天说的话,你并没有放在心上。”

黎笙脑子一空,他覆上她的手背,嗓音低沉,要人的命。

“人谈任何条件前,要看清自己的价值。”

“黎笙,作为罪人的女儿,你唯一的用处,就是生下一个健康的孩子,让麟儿活下来,让柔儿开心。”

“可我看你的样子,你还没搞清楚状况。”

他狠力捏紧手心,将她一甩。

黎笙的泪意翻上来,脑海里都是妈妈温柔含泪的脸。

她顾不得姿态,跪着抓住他的手臂,“瑾寒,瑾寒,妈妈年纪大了,身体也一直不好,你是知道的,她经不起这样折腾,她......会死的,我求你,看在过去的份上,不要再让人伤害她了......”

看她这样哀求,薄瑾寒心里想着一句话:这才是黎笙。

是跟在他屁股后面半辈子,文文弱弱的黎笙。

就算是婚后也得事事依靠他,没有他就什么事也做不成的黎笙。

而不是这几个月里对他冷眼相待,动不动就冷嘲热讽、野蛮发飙的那个疯女人。

“瑾寒,你帮帮我,就这一次,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对上黎笙无助痛苦的眼,薄瑾寒煽动薄唇:

“想让她少受罪,你最好乖乖听话,想想怎么哄我开心。”

黎笙以为这是希望,忙着回复:“我会的!我发誓,我以后一定好好养身体,我会生出健康的宝宝救人的,你相信我!”

薄瑾寒冷眼,“我不喜欢口说无凭,你得来点实际的。”

黎笙的动作僵住,眼里有凄凉的光泽浮动。

薄瑾寒冷笑,欲起身离开。

“不!我可以!”

黎笙慌地将他拉回来,直起上身,贴上他的唇。

一秒,两秒,三秒。

她僵直着身体,一动不动,还很生涩。

在她望进男人眼里时,她发现他一点情绪都没有,更别说是动情。

黎笙没有办法,怕他一怒之下迁怒于妈妈,她闭上眼睛,视死如归,蹭了蹭他的胸口。

薄瑾寒感觉到了她微小的动作,更是将她的不情愿看在眼中,他心里陡然生起一点烦躁,伸手推开了身上的人。

黎笙摔在地上,疼得出声,“你干什么......”

薄瑾寒扯过一旁的湿巾,“你的技巧太烂,我没兴趣。”

毫不避讳的羞辱,将黎笙的尊严踩在脚下。

薄瑾寒烦闷于刚才那点感觉,故意嫌恶道:“去会所随便拉个人,都比你让人有兴致,黎笙,你真是让我倒尽了胃口。”

说完,他擦过双唇,在黎笙受伤的目光中丢下湿巾,扬长而去。

楼下响起轰鸣声,很快消失不见。

黎笙跪坐在地上,从身到心,伤得麻木。

*

薄瑾寒离开之后,黎笙一个人在清水湾呆了一周。

这一周里,他没在来过。

再见到时,黎笙是从新闻上看到他的。

准确说是他和方柔。

狗仔拍的照片很模糊,但熟悉薄瑾晗的人都看得出是他。

他牵着方柔的手,模糊神态温柔如水,两人站在一起就是所谓的俊男靓女,天生一对。

黎笙想到自己和妈妈的处境,心里难过酸涩,终于还是洗漱一番出了门。

 

《误爱,勿爱》 第7章 心疼,受辱 在线阅读

林婉蓉反手握住她的手腕,“妈妈没事,只是一点小伤,不疼的。”

黎笙望着她,心痛到极致,可她妈妈这样的反应,分明还是那群人。

“为什么还是不肯放过我们,我已经按你们说的做了,为什么还要伤害我妈妈?”

她面容苍白,眼里没有焦距,自言自语,像是发疯。

林婉蓉害怕,“笙儿,笙儿你怎么了?不要吓妈妈!”

没等她多关心,狱警就进门来。

“探视时间已到,犯人该回房了。”

“不!我的笙儿!求求你,让我再看看她,求求你!”

男人不受打动,强行拽她起身,戴上手铐。

黎笙在惊叫中回神,向着林婉蓉追过去,“妈!妈!”

然而,哭喊阻止不了人被带走。

那扇门重重关上,仿佛砸烂了黎笙的心。

“......”

黎笙在看守所求了很久,那些人说林婉蓉是不堪忍受监狱生活,自杀未遂留下的伤口。

黎笙当然不信,要求个说法,可她一直等到天黑,也没人给她一个正当的理由。

她浑浑噩噩地回到清水湾,又在客厅遇上了等候已久的薄瑾寒。

薄瑾寒坐在沙发上,手里把玩着一只手机,姿态慵懒,但表情属实算不上好看。

黎笙想着妈妈受伤的事,心里有怒,故意无视他,径直上楼去。

“黎笙。”

男声低沉,沁透了阴霾与冷冽。

她停下,薄瑾寒瘆人的视线追来。

“这一整天,去哪儿了。”

黎笙没表情,却下意识地撒谎:“房里太闷,出去走走。”

“你走的,可有点远。”

黎笙紧张地看向他,薄瑾寒拨动着手里的物件,那是她的手机。

黎笙脸色一白,她怕被他知道行踪,故意没带手机。

薄瑾寒看着她,大手将手机抛出去,发出刺耳的响声。

黎笙的身子跟着一抖,听见他说:“去个监狱探望犯人,也值得你这么小心。”

“我妈不是犯人!”

她脱口而出,才发现薄瑾寒的表情沉得骇人。

他都知道了!

他是亲自回来抓她现行的!

不知不觉,男人已经到了面前。

“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

压迫感让黎笙身体僵硬,“......知道。”

计算时间,这一周是她最容易受孕的日子。

薄瑾寒冷睨了她眼,与她擦肩而过,上了楼梯。

黎笙在原地站了一分钟,机械抬腿跟上。

进到主卧,薄瑾寒正在接衬衣纽扣。黎笙低下头,要绕过他去浴室。

做那种事前,他要求过她要洗干净。

可她还没走开,男人就拽过她的手,狠狠甩到床面上。

黎笙弹了两下,看见他裸露的上半身后,终于止不住害怕了。

她找借口要逃离,“我......我还没洗澡。”

“不用。”

冰冷的两个字落下,沉重的身体靠了过来。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他将头埋进双腿间吮添小核,陪嫁丫鬟紫嫣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