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鲜 > 他将头埋进双腿间吮添小核,陪嫁丫鬟紫嫣

他将头埋进双腿间吮添小核,陪嫁丫鬟紫嫣

作者: 来源: 2022-04-14

《误爱,勿爱》 第10章 脱险,撞见 在线阅读

一股酸臭袭来,黄毛身体僵硬。

黎笙实在忍不住了,刚才胃就很难受,这么一折腾,她一下子就吐了出来。

路栩看着脸色发青的黄毛,比划了下手机,“还不走?”

黄毛气得看了下自己胸口,花衬衫上全是呕吐物。

他骂了一句晦气,瞪着路栩,“你小子给我等着!”

然后扯着领口,气冲冲地走了,小弟左右看了看,马上追了出去。

两人一走,路栩轻松的神态不再。

他走到黎笙面前,黎笙低着头,他想扶又有点不敢扶,只关切地问她:“你没事吧?”

黎笙摇了摇头,吐意再次涌上来。

路栩看她抬起的脸,愣了一瞬,立马手忙脚乱地领着她去厕所。

“呕——咳咳——”

黎笙吐得昏天黑地,要把胃都吐出来一样。

来之前,她也没吃东西,吐完酒后,肚子里只剩胆汁。

黎笙趴在镜子前,缓了很久才清醒过来。

她看着自己苍白如鬼的脸色,不禁露出苦笑。

她真是要被逼疯了。

刚才有那么一瞬间,她想的是自己已经被逼到这一步,干脆就这么堕落下去好了。

这样的话,她就不用累,不用绝望。

或许,还能恶心薄瑾寒一把。

“可这样放纵之后,你还能做什么?除了让他更加厌恶你,你连救妈妈的资本也没了。”

是啊,她还要救她妈,还要替她洗刷冤屈。

她不能屈服,更不能放纵。

黎笙用冷水洗了把脸,庆幸自己没有做出错误的选择。

稍微整理之后,她走出厕所。

门口,路栩背对着厕所,听到脚步声后回头。

黎笙站定,他担心地走过来,“你怎么样了,好些了吗!头还晕不晕,要不要去买点解酒药?”

路栩提了一啪啦的问题,黎笙都没有回答。

在她的注视下,路栩把手里的水递了过去,“给……给你的。”

黎笙垂眸,没接。

路栩很尴尬,紧张到红了脸,“那个,我没有恶意的,你别害怕,我不是坏人!”

他看着黎笙的目光一直晃,激动到口吃。

黎笙瞥见他通红的脸,低声说了句:“谢谢。”

路栩露出腼腆的笑容,收回水,摸了摸后脑勺,“不用谢,举手之劳。”

“……”

“不过你一个女孩子,以后就不要一个人来这种地方了,不安全,还喝那么多酒……就算是有烦心事,或者是失恋了,你也可以多找朋友倾诉,不要来这种地方借酒浇愁。”

黎笙听着,心里发涩,又觉得很讽刺。

他把她当成涉世未深的女孩子,却不知她已经结过婚,有过孩子,还被人插足婚姻、榨取她最后的价值。

感觉到她情绪不对,男人识相地住了口。

黎笙面无表情,“刚才的视频,你删了吗。”

路栩滞了下,不好意思地笑说:“我刚才是特意吓唬他们的,没录。”

黎笙放心了,又说了声谢谢,绕过他离开。

路栩的笑容僵住,呆呆地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再看了下手里没送出去的水,神色奇怪又疑惑。

“真是个奇怪的人。”他自言自语了一句,转身往回的方向去。

路栩走后,阴影处的两道身影显现出样貌。

方柔看着身旁的男人,此刻,他身上散发出的气息阴沉萧索。

方柔故作惊讶地说:“黎笙!这个时间点了,她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是跟朋友一起来的?可我记得她没有什么异性朋友啊……瑾寒,你认识那几个男人吗?”

 

《误爱,勿爱》 第9章 买醉,偶遇 在线阅读

月色酒吧。

灯光昏暗迷醉,舞池里人来人往,扭动妖媚身姿,或是贴身热舞,或是暧昧拥吻。

黎笙和那些醉生梦死的人不同,她穿着白t和牛仔裤,坐在吧台边,不和任何人说话。

在这样嘈杂的环境里,苦涩混着辛辣入喉,她才能短暂地忘记那些痛苦和心痛。

“小姐,这酒后劲有点大,您还是少喝点。”

调酒师看她孤身一人,好心提醒,黎笙点头,却是一副不醉不归的模样。

一杯接一杯的烈酒下肚,黎笙有了眩晕的感觉。

她的酒量不好,这次能喝这么多已经是难得。

知道自己醉了也没人会管她,黎笙喝完最后一杯,结了帐就走。

酒吧的长廊里比舞台安静些,过道很窄,她扶着墙走了一会儿,就撞上两个小混混。

“不好意思。”她优先道歉,然后要走。

谁知道这黄毛在看见她的脸后,突然伸手拦住她,“道歉了就想走,你当我们哥俩好欺负呢?”

黎笙被迫停下,一双漂亮的水眸泛着醉意。

黄毛往她身后看了眼,不怀好意地笑,“妹妹一个人来的?怎么喝这么多,是失恋了?”

失恋……

她怎么会失恋。

那人从头到尾都没爱过她。

黎笙苍凉一笑,殊不知这样的她有多勾人。

黄毛心里痒痒,故作贴心:“失恋怕什么,这世上的男人多的是,你看看哥哥,不就贴心得很?”

黎笙晕的厉害,脑海中浮现的是薄瑾寒冷酷无情的脸庞。

她泪光闪闪,喃喃道:“你确实比他好,这世上没人比他对我更坏了……”

黄毛扶住她,连声应和,然后对目瞪口呆的小弟使了眼神,两人合力把黎笙往暗处骗。

黎笙虽然头晕,但并没有失去意识。

她能感觉到这两人的不轨意图,可她没有反抗。

“妹妹,你身上好香啊。”

黄毛等不及,将小弟推开就把黎笙抵在墙角,狠狠吸了一口。

黎笙睁着麻木的眸,看着那个小弟,小弟被她凄凉的眼看久了,想法没了,心里还开始发怵。

“哥,这女人好像不对劲。”

该不会是得了脏病来报复社会的吧?

黄毛满脑子黄色废料,喊了句滚,就要扯黎笙的裤子。

“哎呀妈的,麻烦死了!”

他骂了一句,又色眯眯地打量黎笙的身材,凹凸有致,牛仔裤包裹下的双腿又长又直,是个极品。

黎笙脸色不太好,黄毛以为她是等不及,搓着双手,猥琐地放狠话:“宝贝儿别急,哥哥一会儿就让你快乐!”

说完,他的脏手就伸向了黎笙的衣服。

“你们在干什么?喂,放开她!”

“那个黄毛,你再不让开,我就报警了!”

“哥,哥,有人来了!”

黄毛气得咬牙,“谁他妈坏老子好事?”

转头一看,是个身形高挑、长相清秀的男人。

黄毛急得很,恶狠狠地吼道:“臭小子,少他妈多管闲事,赶紧给我滚!”

路栩是第一次跟同学一起来这儿,对这种乌烟瘴气的环境属实喜欢不起来,找了借口出来透下气,谁知道会让他遇到这样的事。

他看了黎笙一眼,没看着正脸,只淡定地拿出手机,“光天化日之下,少做点缺德的事。”

他把手机对准黄毛和小弟,语气淡淡。

“你俩的长相已经录下来了,敢继续的话,我马上把视频发出去。”

黄毛心有不甘,“你敢!”

“呕——”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我解开岳内裤50岁,每次我都装睡让做完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