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鲜 >  岳坐摩托车我滑进去了,经典肥岳短篇系列小说

岳坐摩托车我滑进去了,经典肥岳短篇系列小说

作者: 来源: 2022-04-14

《重生嫁给腹黑皇帝》 第5章 神秘男子 在线阅读

“那倒不会。”池倾歌也不是傻子,既然是要整赵二夫人,自然不会下什么狠手,而且里边的药材,确实都是补肾的药材,只不过她加了一味“牛粪”而已。

即便池倾歌这么说,但赵二夫人还是半信半疑的:“是吗,那你倒说说这药羹是用何制成的?”

“水蛭两钱,智仁四钱,人参两钱,花茸一钱,夜交屯七钱,知母五钱,炒山药五钱,覆盆子四钱,辽五味四钱,枸杞四钱,金樱子五钱,丹皮四钱。”池倾歌一口气说完这些,有些喘气。

这一听,赵二夫人倒是放下了心,不错,这些药材确实都是补肾的大补药,可是她总觉得这药羹,有种令人作呕的味道。

赵二夫人还是不敢尝试,池倾歌看了出来,她咳了咳嗽,“怎么了,夫人该不会是连这样的小事都不愿意帮?”

话音刚落,躺在床上的赵长喾咳了咳嗽,池倾歌乘胜追击:“夫人,您看大少爷都这样了,您要是再不试,就救不回来了。”

“夫人,你就救救我家少爷吧。”站在门口的两个侍卫突然冲进屋里。

这话把躺在床上的赵长喾感动到了,池倾歌没想到赵长喾居然还有这么两个忠实的属下,替赵长喾感到欣慰。

就算不情愿,赵二夫人现也只能咬紧牙关喝下了这药羹。

浓重的牛粪味席卷了她的整个口腔,赵二夫人忍不住的干呕,刚吐没几声,便晕厥了过去。

两个单纯的侍卫以为是这药羹有古怪,他们抽出腰间的剑将放在桌子上的另一碗药羹一分为二。

而后,他们双双看向池倾歌,却见“重病在身”的赵长喾坐了起来。

两个侍卫惊恐的看着赵长喾,“少爷,你怎么?”

不是说中了世间最狠辣的淫毒吗,这怎么除了脸色有些蜡黄,跟个没事人一样?

池倾歌看出了两个侍卫的不解,解释道:“他确实是中了淫毒,不过现在还没发作,我给这位夫人喝的药加了一点别致的小玩意。

“而你刚才打翻的,是你家少爷的解药。”当池倾歌说完这句话,两个侍卫恨不得拍自己一巴掌。

他们居然把赵长喾的药给打翻了!

两个侍卫面面相觑,赵长喾也没有在意,他站起身看着池倾歌,“下一步是什么?”

赵二夫人已经晕倒了,他十分好奇池倾歌会将这个妇人怎么样。

“下一步,自然是把她关起来,让她自己说出解药的下落了。”池倾歌俏皮一笑,绝美的脸蛋上勾着朦胧的狠意。

这下,站着的三个男人才知道为什么会有一句话叫:宁可得罪小人,也不能得罪女人。

交代完赵二夫人的后续,池倾歌准备回家看看。

不知道余氏看见她平安归来,脸上的表情多精彩。

就在池倾歌遐想的时候,一辆马车朝她直奔,眼看就要撞倒池倾歌,“姑娘小心!”

池倾歌瞳孔猛缩,一道身影跃在空中,池倾歌感觉到一只大手在自己的腰间,搂着她侧开马车。

马车往前直奔,池倾歌不敢想象如果她被这辆马车撞了会怎样。

“谢公子救命之恩。”她别过头想看看救命恩人长什么样子,结果男子带着一斗笠。

两个人对视着,应北郁脸上闪过惊愕的神色,这个女人他知道,是应北冥的未婚妻。

真是晦气,他居然救了这个女人,“不客气。”

他的语气不是很友善,放开池倾歌后直直离开。

池倾歌觉得这个男人有些奇怪,两个男人在这时从她的身边走过,嘴里还在说着什么:“听说池家大小姐池倾歌失踪了,所以让池二小姐献身替嫁。”

“此事已经传遍京城了,这池二小姐心真善。”

她听见了什么,池倾柔要替她嫁给应北冥?

这个蠢女人,估计还以为是自己占到了便宜,看刚才那两个人的样子,今天是池倾柔的出嫁之日,看这时辰,应该是在门口等待新郎。

很好,既然有这么好的一个机会送上门,她池倾歌不是傻子,怎会不要?

池倾歌步伐变快,来到池府,果然和她想的一般,余氏抹着脸上的泪,池倾柔穿着嫁衣,挽着池天御站在门口。

整个池家张灯结彩,好不喜庆,池倾歌嘴角翘起一丝弧度,伸出手揉了揉眼睛,使劲挤出几滴眼泪。

“母亲,您怎可如此对我!”池倾歌朝着池府小跑,假装不小心绊倒,顺势坐在地上。

哭的梨花带雨,原本看喜事的老百姓们此时看起好戏。

她突然的出现吓到了余氏,站在角落的虞瑶面露惊恐。

池倾柔的身子一颤,旁边的男人一头雾水,“倾歌,你,你不是失踪了吗?”

“爹,女儿没有失踪,是柔妹妹,她先是勾结太子新纳的妾将我卖进青楼,若不是赵长喾认出了我,将我救出来,女儿此时怕是被玷污了。”

池倾歌边说边抹泪,博得了老百姓们的怜惜。

其中一个看的通透的发现端倪,“我懂了,这池二小姐是想除掉池大小姐,自己当太子妃,太恶毒了!”

“原来她的心善,为了姐姐不惜牺牲自己都是假的,太恶心了!”又是另一个懂了的百姓说道。

听着这些让她心情大好的话,池倾歌朝着余氏显出一道讥笑。

 

《重生嫁给腹黑皇帝》 第4章 医治赵长喾 在线阅读

此时的池家。

“娘,我回来了。”池倾柔走进大门,身后还跟了个清秀美人。

婢女们好奇的看着这个清秀美人,却没有一人开口,余氏抬起头,眼神停留在了身后的清秀美人身上。

“虞瑶,你怎么回来也不说一声?”余氏看着虞瑶眼中的宠爱丝毫不少于池倾柔,池倾柔发现如此,心中有些吃味。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池倾柔忍住妒忌,坐在一旁看着虞瑶和余氏谈话。

这时,青兰慌慌张张的跑进了花语阁内,母女二人见青兰急躁的模样,嘴角扬起了一抹得逞的笑容。

看她这么紧张,定然是池倾歌出事了。

想着,余氏满意的对虞瑶点点头,装作一副关心的样子问道:“青兰,你这是怎么了?”

青兰将来龙去脉说清楚后,“大小姐早上跟二小姐同时进了宫,为何二小姐回来,大小姐却迟迟不见人?”

她着急得眼泪都快从眼里流出来了。

池倾柔和余氏表面写满担忧,心中却不知道扬声大笑了几次,殊不知,青兰是在跟他们演戏。

池倾柔心中一计,她道:“或许姐姐是被太子殿下留下来了呢?”

“倾歌和太子有婚姻在身,许是两人许久不见,便被扣下来聊聊天。”余氏也跟着附和。

她们母女二人在心中窃喜。

等过几天府中发现了不对,青楼那边也该传出花魁池倾歌的风声,到时候,池天宇一向看重声誉,定不会认池倾歌这个嫡大小姐。

青兰脸上一副着急的模样,心里不知道冷笑了几声,要不是池倾歌告诉了她事情的经过,或许她便信了这对母女的说辞。

她擦了擦眼角的泪水,道:“好吧,那还请大夫人和二小姐看见我家小姐,派人告诉我一声。”

“自然是会的。”池倾柔对着青兰假笑着,目送着青兰离开。

待她离开后,池倾柔温和如玉的脸色顿时变得阴险毒辣,要不是她从小受教,她现在恨不得放声大笑几声。

余氏看着池倾柔高兴的模样,心中也是欢喜,欣慰的看了旁边的人,“虞瑶,你放心吧,我是不会亏待你的。”

说到了虞瑶,池倾柔也补了一句:“我也不会亏待你,既然你是母亲的人,那么太子,你也知道该做什么吧。”

应北冥是她看上的人,不是虞瑶可以肖想的。

而已经有了心上人的虞瑶自然对应北冥没有什么其他的心思,她恬静的点了点头,开口道:“二小姐放心,虞瑶已经有了心爱之人。”

“只不过,虞瑶想请二小姐劝说太子,不要和虞瑶行房事。”虞瑶将她想说的一股脑托了出来。

她十分看重自己的贞洁,只想给她的心上人,成为太子的妾室,也不是她的想法,池倾柔一听虞瑶对太子没有想法,对她的态度一下子就来了个许大的转变。

“放心吧,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池倾柔拉住了虞瑶的手,对着她承诺道:“只要我成了太子妃,一定让太子放你去找你的心爱之人。”

听闻,虞瑶感激的点点头。

赵家。

“二夫人,二夫人,好消息,外边传来消息,赵长喾中毒了!”服侍赵二夫人已经有十几年了的嬷嬷满脸欢喜的跑进院子。

听见这个好消息,赵二夫人又惊又喜,她确认似的问道:“你刚才说什么,没骗我吧?”

这么说,她给他下了时长一年的毒,定是发作了,赵二夫人站起身,在嬷嬷的面前不停的左右走动。

脸上又是欣喜又是担忧,最终,她下了个决心:“走,去他别院探探。”

嬷嬷点点头,跟在赵二夫人的身后来到了赵长喾的别院门口,两个侍卫伸手,将赵二夫人拦了下来。

见状,嬷嬷怒视了两个侍卫一眼,“有眼不识泰山的东西,二姨娘你们也敢拦?”

“大少爷病重在身,除了老爷和大夫,谁都不能进去。”两个侍卫从小便在赵长喾身边伺候,赵长喾是怎么变成这样的人,他们是有目共睹的。

所以,他们对赵二夫人没有什么好脸色。

赵二夫人有些尴尬,就在这个时候,一位曼妙少女走出门,她看了一眼侍卫,问道:“怎么了?”

看见池倾歌,赵二夫人感到有一丝丝的熟悉,却想不起来此人是谁,只听侍卫解释道:“池小姐,您不是吩咐过除了老爷和您,其余人均不得进屋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赵家何时由这乳臭未干的丫头管?”赵二夫人的权限被挑衅,一下子便不服了起来,“这把我这个夫人置于何地!”

夫人?

池倾歌这一听,便知道下毒的罪魁祸首就是眼前的妇人,她捂嘴轻笑道:“怎说这位夫人也是大少爷的母亲,让她进去吧。”

听了池倾歌这话,赵二夫人这才满意,跟着池倾歌走进了别院。

刚到门口,赵二夫人便闻到了一股浓浓的苦药味,她蹙了蹙眉,捂着鼻子满脸嫌弃:“这是什么药,闻着为何这般苦?”

“唉,也不知道是谁给大少爷下了淫毒,能够解此毒的,就只有喝这药了。”

池倾歌一脸无辜单纯相,但心中确实雀跃不已,“这药还是第一次煮,先前都有婢女试药,但今时不同往日。”

说着,池倾歌看着赵二夫人,对着她眨了眨眼,继续说:“大少爷这毒狠辣无比,别人试药我信不过,但如果是夫人您,便没有问题了。”

毕竟赵二夫人是赵家的二夫人,也是赵长喾的母亲,帮他试药合情合理。

一听要试药,赵二夫人的脸色比墨水还黑,她咳了咳嗽,“俗话说,药不能乱吃我还是找个婢女来吧。”

胆小怕事,确实是赵二夫人的作风,池倾歌看向身后躺在床上假装重病的赵长喾,“可是,您是大少爷的母亲,比那些婢女要靠可靠的多。”

这话说到了赵二夫人的心坎上,但是看向药羹,赵二夫人还是有些胆怯,她指了指糊成一团的黑糊麻,“可是,这东西不会有什么副作用?”

万一池倾歌采用的是以毒攻毒之法,她这条老命不就要交代在这玩药羹上了?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迷迷糊糊挺进岳身体,岳的又肥又大水多啊喷了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