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鲜 > 我写作业学长玩我下面的短文,岳故意装睡让我进去

我写作业学长玩我下面的短文,岳故意装睡让我进去

作者: 来源: 2022-04-14

《我成了灵术高手》 第1章 琉璃坊中遇灵者 在线阅读

“现在是公元2280年,欢迎收听本次新闻,据专家预测今日海峡两岸会有灵气波动引发的天气变化,持续时间约为十五分钟,请附近居民不要过于恐慌......”

“本国境内已经开设道馆合计两万家,馆主均为国家认证灵者,符合年龄者务必前往认证验灵......”

“国家成立巡夜司以来,已经有效阻止了民间灵者互相械斗,请普通居民放心见证......”

“插播一条快讯,本市近些天无端失踪5人,请大家减少夜间出入,我市已成立专家组,会尽快查明真相。”

楚远走在寒冷的街道上,看着店铺橱窗里电视播报的内容冷哼了一声,紧了紧脑袋上的帽子,溜进了一条漆黑的小巷子。

巷子里漆黑一片,他却仿佛能够视物,脚步从容,不一会走到了巷子末尾。

黑暗也在此停歇,末尾隐约有一点亮光,是一个老旧的住宅,青石砖红泥瓦配一扇满是斑驳的木门,木门上方灯牌不断的闪烁,“琉璃坊”三个大字也在上明灭不定。

楚远推开了木门,房屋里边空间不大,仅有一个五丈见方的院子,院子里孤零零的一座雕龙石井。

他熟练的走到了院子中央,按了下龙首,闭上眼睛冲着石井一跃而下。

待到快落地的时候,井底忽地射出一道光影笼罩了他的全身,不一会便消失不见。

待到一阵眩晕感消失,楚远重新睁开眼睛,这是一个类似酒吧的地方,喧闹的音乐、迷幻的光影,各色各样的人类在其间晃动着身姿。

“设计的位移阵还是有点不靠谱,看来有时间还得找几本书学习一下,不过将就一下还可以。”

楚远边吐槽,边穿过人群向吧台走去。

自己距离十五岁验灵失败已经三年了吧,那之后父母也绝了凭自己富贵的念头,毕竟从几十年前灵气复起,普通人和灵者的社会地位可是天壤之别。

但是今年不知道是哪里传出的消息,验灵失败者也有高下之分,无天赋不能修炼却有灵根者,可以借助后天手术来达到修炼的目的。

这灵根一说虚无缥缈的,没有任何官方的肯定,却偏又骚动了那些验灵失败者的心,医院里、私人诊所里到处都是这些人求方问药的身影。

自己的父母也是苦寻无果后才无奈放弃,让自己继续正常的学业。

可偏偏不能修炼的他对灵气极具兴趣,用自己零花钱购买的低级灵石居然构筑出书本中的阵法。

本以为这是正常人研究之后都可以做到的事,可事后发现正常人即使是用灵石摆出法阵,如果没有灵力引导,阵法也是无法运转的。

他也没有声张,只是带着自己是不是具有什么隐形灵根的疑问,偷偷地在这个不起眼的角落开了一个小酒吧,暗地里收集一些关于灵者灵根的书本。

毕竟市面上流传的都是一些基础版本,要想要深入研究还是要到道馆里去。

可道馆管理森严,严禁传播给普通人。

“警告!警告!有外人闯入!”激烈快速的电子机械声从楚远的耳边响起,让他从思考中睁开眼睛。

楚远抬了抬腕上的手表,手表中射出一束光线投在远处,形成了一个屏幕。

屏幕里一伙西装革履的大汉正在琉璃坊的院中搜寻着什么,为首的一个年轻人,赤裸着上身,一条青龙在身上若隐若现。

“灵者?”楚远轻声说道,自从灵根一事出现,他对灵者就格外敏感。

屏幕中年轻人见众人寻找无果,低声骂道:“废物!”

肩上青龙透体而出,飞至空中,待幻化到百丈大小方才停止。

龙首正对下方琉璃坊,磨盘大小的龙睛四处转动着,最终停留在石井上。

年轻人嘴角微微翘起,走至石井旁,向下望去。

直接看透了井底隐藏的阵法。

“传送阵,有点意思!”

说完这句话,他看向屋顶某处,夜色将这些角落渲染的如墨色般浓重。

他对着那里,伸出左手作了一个比心的手势,然后手指交换姿势,打了一个清脆的响指。

响指过后,角落里开始不断地闪起了微弱的火星,滋滋的电流声不绝于耳。

片刻,几台监控器重重的砸在了地上,散落的零件铺满了台阶。

楚远的手表此时也宣布告急,空中的屏幕扭曲了几下消失不见。

他赶忙切断了传送阵的开关,防止对方的追踪。

“灵者怎么会跑到这个地方?”

“难道是我非法收购阵图的事情暴露了?不对,这种事情不至于出动灵者!”

“而且那些黑衣人看样子应该是城里青帮的帮众!”

“该死,灵者怎么会和帮派人混在一起!”

楚远脑中快速的思索着,酒吧的喧闹却还在继续,五彩的灯光变换着颜色打在他的脸上。

嘈杂的声音无时无刻不拨动着他紧绷的心弦。

“来不及想了!”他蓦然起身,关闭了音乐,大声的喊道:“各位,酒吧今天到此为止,今天所有消费免单,抱歉!抱歉!”

酒吧内的众人并不为意,有的甚至还自顾自的舞动着身姿。

“咱们来您这地方消费的,谁差这点钱啊!”

“是啊!是啊!”

楚远刚要开口解释,脸色一变:“坏了,对方在重新嫁接传送阵。”

他来不及多说什么,手掌迅速拍向了吧台下的一个红色按钮。

按钮落下,吧台底下正对着楚远的地方,露出了一个圆形的洞口。

向下望去,这隧道幽暗狭长,不知道通向何处。

他看了看酒吧内依旧毫不在意的人群,摇了摇头,赶忙纵身跃下。

一阵光影从中投射出来,楚远的身影重新出现,而洞口早已消失不见。

“砰砰砰!”一阵沉闷的手掌拍击声,这时由远及近的响了起来。

黄缘已然来到了酒吧,他边鼓掌边坐到楚远身边,同时身后的壮汉们迅速包围起了酒吧。

没人注意到,一条黄色的金毛也随他们溜达着走了进来,轻嗅了几下,很是灵性地吐了下舌头,又摇头晃脑的走了出去。

“注意点,这里边可能有灵者,外边的传送阵估计就是这小子找灵者搭建的,到嘴的鸭子别跑了。”

吩咐完手下,黄缘倚靠在吧台上转头对楚远说道:“小子,蛮不错嘛,外边设计的一环套一环的!”

“不知道,灵者专门过来跑过来抓我一个普通人干什么,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你旁边这些人是青帮的吧。”楚远没有理会黄缘,转而问道。

黄缘眉角笑意更胜道:“小子,行啊!临危不惧,还知道青帮,气度也挺非凡,希望你不是这批‘草料’里的废品。”

“草料?废品?”楚远不解的问道。

“小子,你不用知道这么多,一会老老实实跟我走就是了。”还没等楚远深究,黄缘随手掏出一块令牌对准了楚远。

“一个灵者居然投靠了帮派,为帮派做事,真不知道是灵者的悲哀,还是帮派的荣幸。”楚远略带嘲讽的说道。

“你不用试图激怒我来获取信息,你这小聪明,在我面前根本不值一提。”黄缘拿起吧台上的洋酒一饮而尽,等待着灵牌的反应。

“没有反应?”黄缘一怔,翻看了一下令牌,伸出左手一股气流猛的要将楚远吸过去。

光影闪烁,楚远的身子泡沫般溶解,只是一道略带嘲讽的笑脸最后映在了黄缘眼中。

“的确是不值一提的小聪明。”

黄缘楞了一下,随即大笑起来,笑的前俯后仰,笑得令人发寒。

“你果然很有趣呢!小子!”

“我先让你跑一会儿,可千万别让我失望!”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我和闺蜜在公交被八人伦,学长迈开腿尝尝你的草莓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