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鲜 > 我的同桌对我做了那个作文,美女张开腿让男人桶性

我的同桌对我做了那个作文,美女张开腿让男人桶性

作者: 来源: 2022-04-14

《我成了灵术高手》 第5章 只一人逃回 在线阅读

“小远,这个就是我们北城巡夜司的司长大人裘百仞!”

房门打开,周亚历带着一位身着褐色长袍,看起来很是威严的男子走进了休息室。

此人年纪约莫四十上下,剑眉星目、仪表堂堂。

腰间搭七尺长剑,配一鎏金剑鞘,上刻“君子不器”四个大字。

脚踩鹅头靴,每一步落下都有灵气震荡,几步之间就来到了楚远身前。

“这就是高阶灵者的压迫感吗?”楚远心中一惊,这可要比黄缘带给自己的压力要多得多。

他强撑着身子坐了起来,拱手道:“在下楚远,见过裘司长!”

“不用客气,大致情况我已经听亚历说了,还有些细节需要问你。”裘百仞摆了摆手说道。

“您问,我一定知无不言。”楚远看这司长也是雷厉风行的样子回道。

“他当初就是一个人过来抓你的吗?有没有透露是如何知道你的位置的?除了‘草料’一说还有没有说过别的?”裘百仞连续说了三个问题,等待着楚远的回答。

“不是一个人过来的,一开始的时候,我记得他们是和青帮的人在一起,至于如何暴露位置和草料一说我就不知道了。”楚远一一回答道。

“我怀疑他们说的草料是不是和前段时间传闻的灵根一说有关?”

“这个也是一个猜测,不过现在看来唯一的线索也断了,只能看柳升风他们能不能将那个灵者捉回来了。”裘百仞摸着下巴思量道。

“唯一的线索也断了?”楚远疑惑的看向了周亚历。

“刚才接到消息,青帮总舵上下一百二十余人,全部被杀,打更人大人已经前去查看了。”周亚历解释道。

“什么?一百二十余人全部被杀。”楚远惊讶的说道,“居然如此丧心病狂。”

“现在巡夜司的所有小队都已经派遣出去了,南城北城都已经进入戒备状态,津远没有特殊情况都无法离开。”周亚历继续说道。

“还有一件事……”楚远看了看一旁的周亚历,欲言又止道。

“亚历你先出去。”裘百仞瞧出了楚远眼神的含义吩咐道。

“哼!白关心你了!”周亚历狠狠的剜了楚远一眼,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这回可以说了吧,小兄弟!”裘百仞儒雅的说道。

“您看了就知道了。”楚远拉开了自己的衣衫,露出了心口的令牌。

“还有一点我怕亚历担心,那灵者临走之前将这块令牌掷于我的体内。”

“它无时无刻不在吸收着我体内的生命力,您可有办法将它取出?”

“这?”裘百仞面色一变,探出手掌摸向了楚远的心口,手掌还未碰及到楚远,一股光晕将他阻挡在外。

“这是法器?”裘百仞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小兄弟,这令牌正在和你融为一体,以我的实力,很难在不伤及你性命的情况下将它取出,唯有观天境的强者或许才能尝试一二,不过……”

“啊……麻烦您了!”楚远将衣衫重新绑好,略带失望的说道。

观天境界的灵者岂可是自己现在可以接触到的,要知道津远市的巡夜司的司长也才堪堪拂地境而已。

看来只能奢求巡夜司将那黄缘捉拿归案!

这样才可以让他将这令牌从自己体内取出!

“大事不好了,司长,第九小队回来了,只剩下队长柳升风一人。”外边的守卫忽然大声喊道!

“什么?”裘百仞心中一惊,急匆匆的走了出去,“小兄弟,我们会极力寻找解救你的办法,你先安心养伤!”

周亚历站在门外,本来也跟着过去,回头看见楚远,就搀扶着他一并快步走向了大厅。

大厅内柳升风浑身是血,倚靠在凳子上,微弱的喘着粗气。

裘百仞快步走了过去,手掌握住柳升风的手,一股浓郁的生命气息,从他的掌间过渡到了柳升风的体内。

“这是司长特有的木系灵气,可以治疗伤势,相信队长应该没有大碍了。”周亚历扶着楚远走进了大厅,看见正在治疗的两人说道。

果然,没过多久,柳升风吐出一口淤血,睁开了双眼。

“怎么样,升风,其余几人呢?”裘百仞急忙问道。

“他们,他们都死了。”柳升风哽咽着说道。

“怎么回事,听亚历说不是一个指黄级的灵者吗?”裘百仞追问道。

“是一个指黄级的灵者,可没想到他居然频频能越级,使用远超指黄境灵力水平的法术,而且随时都在自愈过程中。”柳升风眼中充满了难以置信。

“最后,他们为了掩护我逃离,双双自爆,我这才有机会逃离,他们是为了我而死的。”

“知道位置在哪里吗?”裘百仞追问道。

“我们也不知道,只知道追的过程中,四周突然变换了场景,似乎是某一个阵法,他们为了掩护我自爆之后,我从阵法中掉落,正是我们和亚历离开的那条街道。”柳升风咳嗽着说道。

“他娘的,毫无头绪,这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裘百仞骂道。

“附近的监控调出来了吗?有没有线索?”

“司长,都调出来了,唯独没有出现那条街道的,似乎被灵力干扰,卫星也没法检测到。”底下的人回道。

“咳咳咳。”一阵咳嗽声从大厅外传来。

众人只觉心神一阵失守,恍惚了片刻。

回过神来,只瞧见大厅正中站着一位黑袍老人。

老人周身笼罩着淡淡的黑色烟雾,看不透其中面貌。

“咳咳咳。”老人又是一阵咳嗽,从黑袍中伸出枯瘦的手,捂住了嘴巴,向前方走去。

每走一步,都有虚影出现停留在原地。

直到老人停止了脚步,这些虚影才汇集成一团,重新钻入老人体内。

“您回来了,不知道有什么发现?”裘百仞拱了拱手,开口说道。

“一百二十余人,全是被吸掉生命力而亡,确认是灵者所为。”老人沙哑的嗓子说道。

“但是从在场还残余的灵气波动来看,应该仅仅是一个入玄境的灵者,而且仅为一人所为。”

裘百仞有些不解,“入玄境的灵者如果入侵一个帮派,应该无法做到一时间杀死这么多人吧,更何况这些帮派手中还有不少枪械,入玄境的灵气不足以支撑。”

“这也是我好奇的地方。”老人摸索着手腕说道,“现场也已经被做过手脚,回溯阵无法重现当时的情形。”

“这位就是打更人前辈,好像叫做方盛。”周亚历在楚远的耳边轻声道,“方老不爱说话,平日里就呆在自己的屋子里,也不知道他的灵兽是什么样子?”

楚远看了看派头十足的老人沉思着,不知他有没有办法解决自己的问题!

 

《我成了灵术高手》 第4章 打更人 在线阅读

“怎么了,亚历你认识这个男孩!”大家好奇道。

“认识啊,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我就住在他家隔壁。”女孩走到了楚远跟前,跪坐在了地上,将他的头放在了自己的腿上,拿出一片手帕仔细的擦着他脸上的尘土。

女孩名叫周亚历,是和楚远青梅竹马的存在,也是楚远一直倾慕的对象。

她的体贴、温柔一直让楚远深深着迷,可一直憋在心里,不敢诉说。

“那好,你留下来照顾他,等他醒了带他去北城巡夜司问一下事情经过,其余人跟我去追。”

队长见周亚历认识这个小男生,吩咐了一句,带领剩下的人消失在了夜空下。

“还是第一次看见小远这么难堪的时候呢!”

印象里楚远一直很要强,除了十五岁验灵失败,之前无论什么事情都能完美的做好,可不像自己一直笨笨的。

周亚历本来一阵担忧,使用完探测术查询无碍之后,忍不住送了一口气,抬起白嫩的双手为楚远整理起了衣物。

没过多久,楚远慢悠悠的醒了过来,他朦胧间感觉自己正躺在一个人的双腿之上。

微微抬起头,这个人竟然是自已一直暗恋的对象周亚历。

“真是一个美梦啊!如果一直不用醒来该有多好!”楚远嘟囔道。

说着他还伸出脏兮兮的手抓了一下周亚历的双腿,真软啊!

不对,这触感,他的双手微微颤抖了一下,又摸了一下,然后直愣愣的砸在了地上,没了动静。

周亚历的面颊微微泛红,“小远我知道你醒了,你不用再装了。”

楚远依旧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没有反应。

“那好,你再这里继续躺着吧。”周亚历说完,起身就要走。

“别啊,亚历,你怎么忍心留下我一个人。”楚远也不再演戏,睁开眼睛说道:“你能不能扶我起来?”

这个哮天犬教的狗屁仙法副作用属实让自己吃不消,腰酸背疼的,一点力气也没了。

再加上心口的令牌还在持续的吸收着自己的生命力,可谓雪上加霜!

“啊?你伤的这么严重啊!”周亚历一脸怀疑的看着楚远。

楚远老脸一红,挣扎着起身。

“好了,好了,我扶你。”周亚历走到了楚远面前,拉起了他的胳膊。

“对了,亚历,你不是南城的巡夜司吗?怎么跑到北城这边来了?”

楚远疑惑的问道,巡夜司之人向来是驻扎在家附近的。

“还不是因为最近北城消失的这些人,弄得大家人心惶惶的,巡夜司这才抽调了南城的一些人来北城加强巡逻。”

“对了,小远,灵者为什么要抓你呢,莫非他就是最近失踪案的幕后黑手?”周亚历询问道。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不过据他所说,他是要抓我做草料,感觉最近失踪的人,八成就和他有关系,说到幕后黑手,这倒是抬举他了,我感觉这件事情很复杂,他顶多就是一跑腿的。”楚远分析道。

“草料?”周亚历紧皱着眉头,扶着楚远的双手不自觉的加大了力度。

她不知道这个词语代表的究竟是何含义,但却莫名感到一阵恶寒,“难不成失踪的那些人都已经遇害了!”

楚远拍了拍周亚历的双手,示意她冷静下来。

“这个还说不准,急则生乱!”

“这个号称黄缘的灵者是和本地帮派青帮一起出现的,而青帮直到现在还没有露面,你们巡夜司可以派人去探查一番。”

楚远说完,又回忆起了刚才的种种细节。

这帮人能够精准的找到自己的位置,还知道自己验灵失败,说明自己的基本信息已经泄露。

当务之急就是弄清黄缘是从何处知晓自己的信息,“草料”又是什么。

这样才能解决令牌问题,顺便将这些人抓捕归案,还津远一个安宁!

说到这里,他摸了摸胸口,令牌的事情还是先别和亚历说了,省得她担心。

“巡夜司的巡逻队不一向是四个人嘛,怎么现在就你一个人?”楚远见半天附近只有周亚历一个人便问道。

“本来是四个人的,队长和他们去追那个人了。”

“能不能行啊,那个人还是蛮厉害的。”楚远提醒道。

“放心吧,队长可是我们南城巡逻队中最强的,已经达到了入玄上境,更何况那个逃掉的灵者仅仅是一个指黄境界的灵者,虽然会一些远高自己的法术,想来也是没有问题的。”周亚历颇为自豪的说道。

“哼,不知道的还以为有多强呢!”楚远酸溜溜的说道。

“怎么了,小远难道吃醋了?”周亚历笑着调侃道。

“吃了,吃了,行不行!”

看着楚远不耐烦的样子,周亚历顿时笑了起来。

“别吃醋了,只是队长平常挺照顾大家的,大家都挺尊敬他的。”

“那咱们现在去哪里啊?”楚远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转而问道。

“现在去北城这边的巡夜司,你毕竟是受到袭击了,该有的流程还是有的,到时候弄不好还会有打更人过来问你,毕竟国家现在非常重视灵者的事情。”

“打更人?”楚远不解的看向周亚历,“这是巡夜司新设立的部门吗?”

“孤陋寡闻了吧,打更人是巡夜司里特殊的存在,每当有关于灵者的悬案或者奇案才会出现的。”

“之前边境有一个案子困扰了当地巡夜司整整三年。”

“结果京都指派了一个打更人过去,当天就解开了谜题。”

“他们的实力有高有低,但是全都擅养灵兽,一个指黄境的打更人没准手底下就会有一头拂地境的灵兽。”周亚历见楚远一头雾水,这才详解的介绍道。

“灵兽也就是灵气爆发以来,动物们吸收灵力所变。”

“它们吸收灵力可不容易,但是成功的那个,往往异常强大。”

“灵兽都在国家的控制下,民间杜绝饲养,这就导致打更人的地位也尤为特殊,更何况没有一技之长,是无法进入打更人之中的。”

“这次失踪案发生,刚好有一位从打更人退役下来的前辈游历此处,说不定能帮助我们尽快破案!”

“好的,我听你安排就行,毕竟咱在巡夜司有人!”楚远开着玩笑说道,内心里盘算着一会什么该说,一会什么不该说。

走了一会,两人来到了一座富有浓浓古代特色的建筑面前。

“白色的大理石栏杆,金色琉璃瓦,朱红色大门,不知道的还以为请奏陛下来了。”

楚远看着巡夜司标志性的建筑忍不住吐槽道。

“行了,别贫了,进去吧。”周亚历扶着楚远慢悠悠的走了进去。

“亚历回来了,这是遇见什么事情了?”门口守卫的两个人见状,帮忙过来搀扶起了楚远。

楚远不情愿的换了位置,幽怨的看了周亚历一眼。

周亚历没有理他,说道:“我们外出巡查的时候,可能碰见这段时间不断抓人的那个人了,是个灵者!打更人大人还在这里吗?”

“正在和司长他们开会呢,我先帮你把他扶进去,应该一会就会过来。”

“好,多谢各位了。”周亚历说完话,转过头对楚远说道:“小远你先和大家去休息室,我去报道,马上就回来。”

楚远只能用眼神盯着她离去。

旁边的守卫笑道:“怎么,人家都走远了,亚历可是咱们巡夜司数一数二的姑娘,想追的人可不少呢!”

“不用你来,我自己会走。”楚远听了这个可不乐意,自己单着腿,一蹦一跳的自己走了起来。

“嘿!这小子!”守卫满头雾水的说道。

没过多久,楚远一蹦一跳的又回到了原处,“那个……休息室在哪?”

“走吧,我带你去。”守卫挠了挠头带着他去了离门口最近的那间休息室。

安顿好自己,守卫重新回到了岗位上。

楚远躺在床上,慢慢思索着今天的经历。

他视线未达及之处,一条龙形青影爬到了他的脚踝处,两者正要触碰间,房间门被从外推开了,黑影扭曲了一下,没了踪影。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学长们在宿舍玩我一,班长找了好几个人上我作文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