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鲜 > 学长们在宿舍玩我一,班长找了好几个人上我作文

学长们在宿舍玩我一,班长找了好几个人上我作文

作者: 来源: 2022-04-14

《我成了灵术高手》 第7章 定策五华道馆 在线阅读

亚历!

正在巡夜司值守的周亚历脑海中忽然响起了一道声音。

这声音正是刚刚逃离出来的楚远。

小远?你这是?周亚历捂住嘴角看了看周围,偷偷小声说道。

我没事,这只是我的小手段。

我刚才在房间中又遇见黄缘了!

啊!周亚历没忍住惊讶道,见周围没有人注意到自己,这才继续询问。

黄缘怎么可能进入巡夜司?你那个房间可是有好几个人守在外边!

巡夜司里肯定有内鬼,不然黄缘一个区区指黄境的灵者,术法再繁多,也不可能悄无声息地进入到这里的!

要知道巡夜司外围五步一岗,明哨、暗哨数不胜数,怎么可能一个都没有惊动!楚远对此很是气愤。

心底也是一阵后怕,想起了下午的种种场景。

司长裘百仞肯定不是内鬼,要是的话,自己下午就已经完了,况且这么位高权重的人物,犯不着成为别人的走狗!

可这内鬼到底是谁呢?楚远一时之间根本无法确认!

那这怎么办啊?周亚历皱起眉头,不然我去禀报司长!

没用的,司长事情繁多,不可能一直护在我身边,现在的巡夜司比外边还危险,我无法确定谁是内鬼,人心更为叵测。

不能指望巡夜司了,我想自己调查一番!

你知道最近消失的众人档案在哪里吗?

知道,就在不远处的档案室。周亚历回道。

好,你带我去看看。楚远的声音又在她的脑海里响起,你之后在巡夜司里,切记也要多加小心!

好啊,小远!

周亚历心中回完楚远,见无人注意到自己,便径直离开了原地。

吴胜利,男,15岁,于胜利街道28号被发现失踪,家人报警......

王海,男,15岁,于沧海街道被发现失踪......

屈辙,女,15岁,于北仓街道被发现失踪......

谢应,男,15岁,于天海街道被发现失踪......

吴芳芳,女,15岁,于天海街道被发现失踪......

档案室内,楚远看着众人失踪的档案小声的念着。

怎么样,小远,你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了吗?周亚历问道。

她早早的就知道了这些档案内容,不过这些人除了年龄相同,其他也没什么特别的,自己实在是没法从中发现更多的线索。

还没有。楚远摸了摸鼻子,心中盘算着问题所在。

楚远一边思索着,一边翻出了档案室中的津远地图,铺在了地面上。

胜利街道、沧海街道、北仓街道、天海街道......

他每说一个地方,就在地图中标记楚一个地方,全部标记完毕之后,他略有所思的说道:原来是这样!

你看出什么了?周亚历看着差不多被标满的地图,疑惑的问道。

楚远伸出手,指向了这些街道所围成的正中间。

问题就在这里,五华道馆。

五华道馆?周亚历轻声说道,随即疑惑的看向楚远,你难道仅凭他们在五华道馆附近出事,就能推测出这个吗?

不,仅凭这个还不行,但是你忘了最重要的一点。楚远将手重重的按在了这些个标记之上。

他们都是十五岁,要知道大家年满十五岁需要验灵的啊,而每个辖区有专门负责的道馆存在,如果说他们还有共同之处的话,就是他们都在五华道馆进行过验灵,而道馆之中有他们的验灵报告!

一股浓重的压力瞬间笼罩了两人的心头,幕后之人仿佛伸出了一双巨大的手掌紧紧握住了两人的心脏,血液都有所滞澥。

周亚历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强压下心中的震惊说道:也就是说他们是通过五华道馆的验灵报告筛选草料,从而实施抓捕?

没错!可是道馆守卫森严,尤其对验灵报告的防护,更会附灵保存,只能靠肉眼去查看,仅凭一个指黄境的黄缘还无法偷盗验灵信息,除非黄缘本身就是五华道馆内部人员,又或者楚远的脸色越来越凝重。

道馆之中也有黄缘的同党!听到这里,周亚历的秀眉微微抖动着,说出了楚远的猜测。

这还仅仅是我的一个猜测,不过也只有这样才能说得通,为什么他们可以这些天仿佛目标明确似的抓捕。楚远悄无声息的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心口。

这件事远比想象的还要复杂的多。

我这就去禀告司长,让他彻查五华道馆!她义愤填膺的说道,作势就要走出档案室。

等等!楚远拉出了周亚历的衣角,思量了片刻说道:急不得,巡夜司里也有内鬼,你这样只会打草惊蛇,再者咱们无法判断他们是否知晓了五华道馆所在区域所有所谓草料的资料,这样只是饮鸩止渴。

难道只能坐以待毙了吗?青帮的线索已经断了,那个灵者也逃掉了,你体内的令牌一直在吸收你的生命力,再这样下去周亚历面色焦急的说道。

亚历别着急,我们一定会找出真凶,五华道馆就是突破口。楚远安慰道。

嗯嗯,小远你一定会没事的。周亚历说着深吸了一口气。

随后呼出的空气,瞬间化为了水雾,拍打在了楚远的脸上。

沉默的楚远看着这个情形一阵失神。

片刻,他顾不得脸上的水滴,双手抱住了周亚历的肩膀,激动的问道:你说本该消散在空气中的水雾,重新出现在了空中,你会怎么样?

小远,你怎么了?周亚历听着楚远莫名的问题,不解的问道。

你会怎么样?楚远继续追问道。

我会吃惊?周亚历探询般的回道。

对,你会吃惊,但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楚远露出了胸有成竹般的微笑,看看这个档案。

王海,男,15岁,于沧海街道被发现失踪这个有什么异常吗?周亚历看着手中的档案说道。

你说要是这个王海重新站在了五华道馆的门口,接受验灵,会发生什么?楚远笑着问道。

里边的同党会吃惊,然后露出马脚,咱们就可以一举拿下他们。周亚历兴高采烈的说道。

可谁去呢?要知道巡夜司可没有15岁的人啊,类似变身的术法倒是有,验灵这关就会被发现的,外界找的人能担任这么重要的任务吗?周亚历自顾自的说着心中的疑虑。

你忘了还有我吗?楚远将脑袋凑在了周亚历的目光前,快速的眨动着双眼。

你?小远你都已经十八岁了,而且我没记错的话,你已经验灵失败了。

周亚历将楚远的脑袋用手拨走,然后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脑袋。

真的,我骗过你吗?楚远又将脑袋伸了过去,直勾勾的看着周亚历说道。

看着眼前的男孩,她心中稍微有些失神。

是啊,从小到大,小远什么时候骗过自己呢?

你打算怎么做,要知道道馆门的验灵阵是可以检测骨龄和识别人选的。周亚历还是耐不住心中的疑虑问道。

楚远故作神秘的说道:这个就是山人自有妙计了。

小小的变化之术,相信哮天犬应该还是可以传授自己的吧,他心中也是打鼓,不过并没有表现在脸上。

切!周亚历从嘴角挤出了一个字,然后拉起楚远的手说道,那事不宜迟,咱们现在就去调查,对了,我该如何联系你呢?

这个我还没想好,也不急,咱们之间最好当面交流,这样才不容易走漏风声。楚远想了一下回道。

那你可要多加小心啊!周亚历一脸担忧的说道。

放心好了!

楚远摆手道别,一条鲜红的舌头从虚空探出,将他卷走!

 

《我成了灵术高手》 第6章 惊变 在线阅读

“咳……咳……”

这时候躺在木椅上的柳升风略有好转,强撑起身子开口道:“亚历,我有问题想问这个小兄弟。”

“啊?”周亚历扶着楚远本来是站在大厅角落,见队长询问,搀扶着楚远走到了前边。

“请说。”楚远看了眼柳升风,不自觉的紧了紧腕上的手表。

“我和那神秘灵者战斗之中,他曾吐露我们连那小子都不如,想必说的就是小兄弟吧,可我刚听司长说你之前验灵失败,不知小兄弟作何解释?”

柳升风虽是询问的语句,可脸上却充满了审问的表情。

楚远听着这些话,沉默不言。

黄缘对柳乘风如此说话,必是故意引发巡夜司对自己的怀疑。

“队长,你这是什么意思,咱们现在不是应该去探查那个神秘灵者吗?怎么开始审问受害者了,即便验灵失败又如何,难道后期不能觉醒嘛!验灵就不会出错吗?”

周亚历没等楚远开口,走上前来将他拉到了自己的身后,脸色通红的辩论道。

队长既然说了,想必小远会一些灵者的手段,但是连自己都没有透露,他肯定有不能说的苦衷,这是她此刻的内心独白。

“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验灵是不会出错的,而验灵失败重新成为灵者的事情,更是无稽之谈。”

“我知道你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感情深厚。”

“但是现在一切的线索都断了,这个小兄弟是现在唯一的突破口。”

柳升风强忍住伤势,直视楚远。

“难道是灵者就可以成为线索了吗?”周亚历大声质问道。

“最起码,他可以让我们知道他究竟为何会成为那些人的目标。”柳升风平静的说道。

周亚历第一次感觉队长陌生的可怕,她看向周围的队友,企图寻找帮助,得到的无一例外都是一道道怀疑的目光。

“可你们难道忘了他是受害者吗?”周亚历低声的说道。

这时一双手按住了她的肩膀,将周亚历重新拉回了身后。

“立场不同罢了,相信互换地位,我也会怀疑这样的一个人。”

“不过我可以证明,我并非是他们的同伙。”

“哧!”

楚远扯开了胸膛的衣衫,将自己的上身暴露给大殿之上的众人。

一个“捕”字令牌在他的心口内缓缓漂浮!

“这是那黄缘临走之前掷于我体内的物件,它无时无刻不在吸收我的生命力,没人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这样可以证明我和他们没有关联了吧?”

随即,楚远略带歉意的看向了周亚历,本来自己并不想当着她的面说出这番话的。

“小远!”周亚历走上前来,想要触摸楚远的心口,同样被令牌阻挡在外。

柳升风看见如此场景,这才知晓冤枉了别人,眼神复杂的拱了拱手。

裘百仞本想出言解释,见楚远已经证明了自己的清白,望向了一旁的方盛。

“方大人,这令牌刚才在下已经探查,确实诡异。”

“不知您有何办法将其取出。”

“嗷?”方盛闻言走到了进前,抬起枯瘦的手掌,隔着数丈用灵气感受着令牌的波动。

片刻,他才缓缓放下手掌。

“这令牌确实闻所未闻,不知道是哪家的法器,我也无能为力。”方盛随口说道。

“不过小兄弟你可以在巡夜司住下,相信我等很快就能将此案攻破,让那人取出你心口令牌!”

“是,我等一定尽快破案!”大殿内的其余队长们也纷纷应和道。

“这……”楚远只得应承下来。

他其实还有一点没说,自己只有十五天的时间。

楚远看了一眼周亚历,这件事还是不在大殿上叙说了。

……

夜晚,楚远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毕竟今天发生的事情太过于离奇。

窗外人影绰绰。

为了保护他的安全,巡夜司将自己的房间安排在了最里边。

院内也增添了数个经验老道的好手。

周亚历本来也想在院外值守,被自己好言劝走。

楚远脑中正烦躁间,蓦然感觉一阵虚弱,体内的“捕”字令牌吸收生命力的速度,居然猛的加快。

而令牌之内似乎也蕴含灵气,一道白光从中射出,奔向了窗外!

这速度太快,楚远完全没有时间反应。

“这?”他强撑起身子,走到窗前,看向了窗外。

窗外此时一片寂静,全然看不到一个身影,暗红的天空映衬的此时的环境更加阴森!

“这……这是阵法吗?”楚远惊愕道,低头看向了心口上的令牌。

令牌仿佛用尽了全部灵气,变得黯淡无光起来,深入心脏深处,连吸收生命力的速度也迟缓起来。

一道龙形黑影从阴暗处缓缓爬出,化为一位手拿青龙的青年。

“嘿嘿,小子!我说过我们会再见面的吧!”

楚远听见这声音,浑身汗毛倒竖,猛然一惊转过头来,发现屋内这人正是要将自己抓走的黄缘!

“你是如何潜入巡夜司?”楚远质问道。

黄缘耸了耸肩膀道:“进入这里很难吗?”

“小子,拜你所赐,我的伤势又加重了几分,我可是要将你吸干才行!!”

青龙瞬间从黄缘手中飞出,龙首迎风变大,化为三丈大小咬向楚远。

“唉,我真是欠你的。”院内外不知何时,蹲坐着一条金毛。

金毛看着爪中凹凸不平的石头,伸出舌头不舍的舔了几下,这才一口将它吞了下去。

“我身上就这一块仙晶随我一起转生,而且转生之后蕴含的仙气也所剩不多,还想着刚才仙气都给你了,我吃了它补充回来。”

“到头来,什么都没有了。”

吃完仙晶的哮天犬,浑身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声响,毛色越发的亮丽,它歪了歪狗头,张开嘴嚎叫了一声。

“哪里来的狗叫?”黄缘心中奇怪道。

叫声消失,屋内陷入了绝对的黑暗。

“怎么回事?”

“你小子又搞什么名堂!”

黄缘大声叫嚷着。

一抹鲜红的光影从远处出现,如飘带般丝滑将楚远卷起缩了回去,赫然是一条庞大无比的巨舌。

借助这巨舌来时的光影,黄缘才发觉原来现在自己正身处不知名生物的嘴中,房间正门巨舌来的方向是它的喉结,而靠近墙边的地方变成了层次不齐的白色尖牙。

“这是什么神通术法?”黄缘震惊道。

他是最靠近墙边的所在,也就是说他是最靠近这生物嘴中边界的存在。

口腔内壁的血肉紧贴着黄缘的后背,惹得他一阵发寒。

楚远消失不见,屋内这才重新恢复了光亮。

“狗类灵兽?”黄缘傻站在原地,看着院外正跃起的金毛惊声道。

“你他娘的才是狗类灵兽。”

黄缘面前,一条毛绒绒的尾巴幻化而出,猛的一扫。

将他掀翻了出去,撞在了大厅的柱子之上,顿时吐出了一口鲜血。

良久,院内昏迷的打更人队员们才陆续睁开了眼睛。

“这是?”

其中一名队员发觉自己躺在地上,心中暗道不好,急忙跑进屋内。

屋内此时空无一人,只余下地板上的一摊血迹。

“赶快通知司长,其余人和我去附近搜查,赶快!”

说罢,带领着队员们快步离开了房间。

“堂堂津远市巡夜司的总部,让外人毫不察觉的进入其中,伤者现在是生是死都不知晓,你们当真是好样的!”

巡夜司的大厅内,裘百仞剑眉倒竖,他第一时间否定了是楚远自己逃脱,且不说他现在的伤势,就光说院外的守卫他都过不去。

“查,全城追查楚远的下落!”

“是!司长”

几名队长应承道,走下了大厅。

“失踪了吗?”

一旁坐在木椅上的方盛,枯瘦的手掌一直敲击着茶碗,脸上的表情在道袍的映衬下,始终看不真切。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美女张开腿让人桶的视频,宝宝腿开大点一会就不疼了文章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