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鲜 > 小龙女玉足娇喘蕾丝湿润-绝美冰冷仙子红唇吞吐

小龙女玉足娇喘蕾丝湿润-绝美冰冷仙子红唇吞吐

作者: 来源: 2022-03-28

  对床的客人不知含糊说了句什么,便倒头又睡了。

 

  “妹的!来的真是时候。”老赵躲在被窝里忍不住暗骂了两句,但是一想到张雪那曼妙的身体,老赵脸上就充满了笑容。

 

  看来这次去城里不会很无聊啊......

 

  而另一边张雪冲进卫生间,把门反锁后大口喘着气,感觉心脏随时都会从胸腔跳出来,自己和老赵的事情被别人发现了?

 

  这可怎么办啊,要是让自己的老公知道了,以后自己还怎么做人!不过火车上灯火这么暗,而自己又是和老赵躺在被窝里,别人应该看不到吧。

 

  想到这里,张雪用凉水洗了一把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刚才自己的底裤被老赵脱下来,自己现在又没有备用的,待会可怎么弄。

 

  不过一想到刚才老赵之前的行为,张雪身子就一阵酥麻,如果那个人在晚点醒来就好了。

 

  张雪红着脸照了照镜子,自己的身材比起结婚前要丰满不少,该凸的凸该翘的翘,只是脸色有点差,都怪自己的老公最近冷落了自己,不然自己现在也不会显得这么憔悴,要是自己的老公有老赵那样雄壮就好了。

 

  继续在卫生间呆了会,张雪便走了出来,等到了床铺的时候发现老赵已经睡着了,张雪便爬上了上铺,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老赵和张雪下了车,便赶到了站台上了公交车。

 

  期间两人一句话也没说,而张雪害怕老赵发现自己没穿内内的异样,走路都尽量合着双腿,因此姿势看起来十分怪异。

 

  公交车上的人很多,挤来挤去,味道也十分的大。

 

  由于老赵和张雪上车的比较晚,所以已经没有位置了,老赵贴着张雪被挤到了一个角落里。

 

  “赵叔,家豪出差去了不能来接你,只能麻烦你挤下公交车了。”张雪艰难的站着,说道。

 

  “没事,赵叔我什么苦没吃过,坐个公交车有什么的。”老赵毫不在意的说道。

 

  老赵比张雪要高出一个头,此时一低头便看见张雪那殷红的小嘴,以及白外套撑起来硕大的柔软,这让他不由想起了昨晚的风光,心里也逐渐起了一些心思。

 

  张雪看着老赵的神情,哪里还不明白他在心里想什么,一低头便看到老赵那隆起的裤裆,顿时脸色一红,赶紧别过头去。

 

  而就在这时,老赵也被人群挤了一下直接就抱住了张雪。

 

  顿时软玉在怀,幸福与激动充斥在老赵的脑海中,看着张雪那欲休还迎的样子,老赵直接伸出一只手偷偷摸上了张雪的翘臀。

 

  “啊...”张雪被老赵的大胆吓了一跳,连忙伸出手制止了他。

 

  “别乱动哦,你想让大家都看见我们再做什么吗?”老赵趴在张雪的耳朵上笑道。

 

  随后张雪便不敢再轻举妄动,而这也给了老赵机会,老赵直接伸出手穿过了裙子,将张雪那挺翘的后面抓在了手中。

 

  真是丰满有味道啊。

 

  “雪儿,你怎么现在这么骚,连底裤都不穿了。”老赵犹如发现了新大陆,笑道。

 

温软对上他昂扬桀骜的下巴,金色的浮尘游弋其中,如同细线将他们四目交织勾缠。

林晚晚眼见着,眸子一沉,立马扬起笑容插进来,“顾哥哥,好歹你和温软姐那么多年的感情,什么求不求的,好生分。”

林晚晚的话没有使得顾聿铭转眸半分,只令他轻笑一声,用那双锐利而漆黑的眼睛紧紧攫住温软,“既然晚晚这么说,那我就帮这个忙。”

温软怔了一下,捏住发疼的手腕摇了摇头,“不用了,还是我自己找吧,毕竟.......”

她顿了顿,抬起头看向背光而立的顾聿铭与林晚晚,酸涩一笑,“也没有什么情分。”

周遭空气在此刻凝结。

温软置若罔闻,只掸了掸衣服上的褶皱,重振仪态,朝着顾聿铭礼貌微笑,“我看顾先生现在正忙,那我改天再来找顾先生?”

顾聿铭逼近一步,烟草味瞬间袭来,带着凛冽的气息让温软动弹不得。

“改天?”

顾聿铭眼睫垂下来,语气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这就是维尼亚杂志社求人的态度?”

温软看着他额前垂下来的那缕碎发,忍住想替他拨一拨的冲动,转头看向林晚晚,“我是看晚晚妹妹找你有事,所以........”

“什么晚晚妹妹!”顾聿铭打断她的话,眼神凶狠异常,“我告诉你温软,少给我玩那一套假装陌生人的把戏,也少给我套近乎。”

林晚晚似乎吓到般,颤巍巍地唤了一声,“顾哥哥。”

顾聿铭没有回头,只一动不动地看着温软,看着她那双清凌凌的眼睛微红,慢慢有了湿意。

仿佛有一根细线牵扯着他的心脏,不断拉扯,拉扯出酸涩的痛感。

他张了张口,想说点什么,但看见温软眨了眨眼,将本来的情绪褪得一干二净,只留下平静与坦然,“我记住了。”

温软长纳一口气,撩起蝶翅的睫看向顾聿铭,“那么顾先生,请问你现在有时间吗?我们做个私访?”

林晚晚眸子微暗,朝着温软柔和歉意地笑,“温软姐,今天怕是不行......”

林晚晚努着嘴转头朝顾聿铭看去,“顾哥哥忘了?今天有个同学聚会。”

‘同学聚会’这四个字像是针一样,扎得温软蓦然一惊,她连忙开口:“既然顾先生今天有事情,那我先走了,改天再约私访时间。”

“等等。”

头顶空调不知什么时候停了吹风,使得窗外太阳愈发热烈明亮。

温软觉得有些晒了,她滚了滚喉咙,希冀地看向顾聿铭,“还有事吗?顾先生。”

顾聿铭漆黑的瞳孔微缩,因稍仰而凸出的喉结滚动了数下,终于说了句,“下次不用来公司,直接去之前那个公寓。”

林晚晚脸色一变,笑容快要挂不住,“顾哥哥,什么之前那个公寓?”

温软却蓦然出声,“我不去!”

顾聿铭看着她攥紧手,态度坚决而抗拒,笑着将双手插兜,姿态慵懒散漫,却又浑然天成的高贵。

“你不去?你不去,那所谓的私访怎么能算是私访呢?”

他的话里夹裹着威胁,让温软刚刚积聚的勇气飒飒流失,只能硬着头皮说:“好。”

林晚晚旁观着,忽然噗嗤一声,“既然是私访,那何必搞得这么麻烦,隔日不如撞日,正好今天是同学聚会,温软姐也很久没有见到那些玥姐姐他们了。”

林晚晚嘴角高高翘起,“温软姐大概还不知道吧,玥姐姐和顾哥哥上个月订婚了。”

这话落下,刚刚消停下来的中央空调又呼哧呼哧作响,吹出阵阵凉风,灌进温软的嘴里,直冷到她心头。

林晚晚恍似没有察觉她的异样,只拉着顾聿铭央求,“顾哥哥觉得怎么样?”

顾聿铭瞟了一眼温软,见她巴掌大的脸尽显苍白,不由皱了皱眉,拨开林晚晚的手。

“别闹了,你也知道有你玥姐姐在,你让她过去,不是给你玥姐姐添堵吗?”

他的话不掩对另一个女人的保护,让温软听着心头一沉。

她轻轻深吸一口气,垂下眼睫。

洁白明镜的地砖,倒映着顾聿铭那线条流畅的下颌,她看着仿佛碰到刺般迅速缩回了目,抬起头礼貌回道:“既然这样,那我先走了,不打扰顾先生与林小姐了。”

说完,她宛如战败的兵士落荒而逃,林晚晚忐忑的声音顺着凉风吹进她的耳朵里。

“顾哥哥,你还喜欢温软姐吗?”

顾聿铭那特有的金属质地的冰冷声音,从喉咙里滚出三个字,“不喜欢。”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校花的双乳高耸饱满圆润】清纯校花揉捏雪白呻吟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