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鲜 > 绝美校花娇羞呻吟/玉腿扛肩上仙子侵犯

绝美校花娇羞呻吟/玉腿扛肩上仙子侵犯

作者: 来源: 2022-03-28

  “赵叔,我的意思是...我大腿还有点痛,你再帮我揉揉。”张雪羞红着脸,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说出这种话,连忙解释道。

 

  “是这样啊,那我再帮你揉揉。”

 

  老赵重新伸进张雪的裙子之中,沿着张雪白嫩的大腿揉捏起来,随着时间的不断过去,张雪的呼吸开始越来越沉重,时不时的还会冒出几声呻吟。

 

  活了半辈子的老赵哪里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他怎么也没想到张雪居然这么容易动情。

 

  看着张雪那面带桃花的神情,老赵再蠢也知道该做些什么了。

 

  老赵一边帮张雪按着大腿,一边有意无意的向那里移去,一个不小心整只大手都覆盖在了张雪的那里。

 

  “啊!”

 

  张雪惊呼一声,下意识夹紧了双腿,老赵的手被张雪夹在了大腿中间。

 

  他已经感觉到了张雪大腿根部的热度和柔软,隐约间还能触碰到那一丝柔滑的布料。

 

  那是张雪的最后一道防线,只要扯下它,自己就可以真正的拥有张雪。

 

  此时张雪的心里也十分矛盾,一边是自己的道德,一边是生理的渴望,而老赵每一次靠近那里的按摩,都会让张雪内心升起一种满足,她喜欢这种感觉,甚至还期盼老赵能更加过分一点。

 

  张雪感受着内心的冲动,身下的底裤也早脏了。

 

  她低着头紧咬着下唇,呼吸越来越急促,身体的颤抖让她似乎飞在云端之上,酥麻一阵阵袭来,而低头的时候看见老赵那,心里的渴望已经逐渐将她吞没。

 

  看到张雪的变化,老赵也有些犹豫,两人现在都处在一个相对尴尬的状态下,但是凭借老赵多年的生活经验可以看出,张雪已经动了情,心里积压了一口气,要是不排出来有可能会伤到身体。

 

  手掌被夹住了,但是手指还能动,老赵假装没注意到张雪的反应,继续用手指不停的敲在张雪那里。

 

  随着老赵的敲打,张雪的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了,她双手扶住了老赵的头部,整个人都瘫在了老赵的怀里。

 

  老赵摩挲着张雪光洁的肌肤,最里面的那根手指有意无意的在那块柔滑的布料上敲打着。

 

  一下一下的扣在张雪的心房上。

 

温软醒来时,躺在大大的床上,柔软的被子将她的身子裹住。

她看着周遭陌生的陈设想动,手腕上的疼痛却让她不禁‘嘶’了一声。

身边传来顾聿铭冷冷的声音,“死的时候不怕疼了?现在怕了?”

温软抬头看他,他背光而立,那张俊美的脸隐匿黑暗里,因而模糊了神情,但温软还是能够感受到他在生气。

温软垂下头,看着那被洁白纱布裹住的手腕,喃喃似的问:“为什么救我?”

“救?”

顾聿铭手揣进裤兜走到光下,露出满是愤怒的脸,“温软,我只是不想让你死得那么容易。”

温软咬住嘴唇,使尽全身的力气,从嗓子里挤出几个音节,“对不起。”

顾聿铭没有和她说话,而是点起烟,将帘子拉开。

温软偏过头,外面万家灯火,累如繁星,燃着各自的烟尘,有着各自的烦忧......

顾聿铭透过镜的反光,可以清楚看到床上的人。

几年不见,她已经没有年少时分所见那般水嫩,生活将她吹弹可破的肌肤磨得苍白,眉间也因长时蹙眉而生了几道浅浅的翳。

可她还是漂亮的。

甚至美得惊人。

只是太瘦了。

刚才抱她的时候,那骨头仿佛能冲破那层皮戳伤他。

想到这里,顾聿铭狠狠咬了牙,深恶痛绝自己竟然还在意她。

他狠狠捏起烟,走到床前,在温软猝不及防时,他拿着烟头,对准温软洁白如玉的肩臂戳了上去。

温软痛得惊呼。

顾聿铭却看着那烟头燎着皮肤迸出星火的场景,微微笑了。

温软躲避,用还算完好的手盖住那灼烫的伤口,眼泪啪嗒一下掉落。

顾聿铭不为所动,只是将烟头紧紧捏在手上,扬起快意的笑,“从前,你受一点伤,我都急得不行,但是,我现在看你这样,却觉得特别痛快。”

温软被他的话疼得哽咽,说不出一句话,只是努力地将瘦弱的身躯陷在床里。

顾聿铭却突然拽住她的头发,“你说话啊!”

温软又害怕又伤心,只知道哭,“你说得对,顾聿铭,我们都回不去了。”

顾聿铭只觉得心口被什么撞了,他松开温软,嘴角掀起讥讽的弧度,“这辈子我都不想再回到过去。”

他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温软,“但是你也别想就这样一笔勾销,温软,我们之间的帐还没算完呢。”

说完,他绝尘而去,留下温软一人在房里哭泣,累到极致才昏睡过去。

第二天温软是被电话吵醒的。

温软迷迷糊糊接了电话。

那端传来一个清脆稚嫩的声音,“温软姐,你回来了?”

语速有微微的停滞,酣睡的温软没有听出来,只是伴着迷糊初醒的状态,嗯哼一声。

那端沉默了一刻,才又笑着说:“那温软姐,你现在住哪儿,我过来看你?林晚晚好久都没见温软姐了。”

林晚晚二字终于让温软醒了过来。

温软慌张坐起身,看着在幔子上款款摇摆的天光、白茫茫的卧室、床边的烟灰缸里还有几个烟头,这些都不断提醒着温软:顾聿铭曾经存在过。

她仿佛做小三见到正妻一样的忐忑,“我......才回来,暂时还没找到住的.......等找到了再和你说。”

又是长长的沉默,就在温软快喘不过气时,那端噗嗤一笑,“那说好,等温软姐找好了住的地方,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林晚晚哦。”

温软连连说好,借着上班的借口飞快地压了电话,心头却涌起浓浓的嘲讽。

从前,从前,温软哪里会在意林晚晚。

 

因为,顾聿铭只属于温软。

而现在的顾聿铭,恨温软,恨得不能再恨。

温软想得正深时,门铃响了,她走过去,看到显示屏上的人竟然是路齐。

路齐是顾聿铭的哥儿们。

她犹豫了会儿,打开门。

久违的面孔,带着尘封且美好的记忆,让温软不禁一笑,“路齐。”

路齐见她并不惊讶,而是问:“好点了吗?”

温软不解。

路齐指了指她的手和额头。

温软这才想起昨晚的事,脸色有一瞬的凝滞,“这里是.......”

路齐眸色有些复杂,叹了一声,“这里是他的公寓。”

温软抓着门把的手微紧,一如她此刻突然被牵起来的心。

路齐将她神色尽纳眼底,嘴角一抿,故作轻松地道:“问你呢,好点了吗?”

温软点了点头,“没什么的。”

她说的是实话,毕竟这些比起她在精神病院里遭受的折磨,真的要轻得多。

但路齐不信,他如同从前那样攀谈起来,“你那伤那么大道口子,怎么可能还好,得好好养,不然留了疤就破相不好看。”

温软摸着额头笑了笑,看着路齐不管不顾地进来,妥协地给他拿了拖鞋。

路齐把药箱放在茶几上,回头看见温软站在沙发的一端,清瘦的身子,腿细得他用手一掐就能掐过来。

路齐忍不住叹了一声,“别的那些女人想方设法减肥,你倒好,怎么吃都不胖。”

温软歪着头,终于露出点从前的样子,笑得有些真切了,“大概是体质问题吧。”

路齐到此真的无话可说了,于是让她过来,“我给你换药。”

温软这才反应过来,“你怎么知道我受伤?”

问了就后悔了。

路齐和顾聿铭是一个裤衩长大的兄弟,心里话从来没避讳过,而她的事情,路齐肯定也知道清清楚楚。

温软想到这儿,又沉默起来。

路齐大概明白她的沉默是为什么,也没说话,只是将纱布揭开,又重新上了一道药。

气氛沉默出令人压抑的味道。

路齐直率的性子受不了这样,于是问:“疼不疼?”

温软突然红了眼眶,喉咙更像是滚了烫粥般,吐不是,咽也不是,只能囫囵着说:“不疼。”

路齐听到,手上却放轻了些,他还是记得温软是很怕疼的。

从前跟着他们出去,顾聿铭稍稍捏得她重一点,她就翘着嘴对顾聿铭撒娇,说温软疼。

这招对顾聿铭百试不厌。

不过,不管到底疼不疼,顾聿铭反正从来都是小心翼翼地哄她。

路齐发觉自己想岔了,长长吐了一口气,一边说:“你.......别怪他,他这几年很苦。”

那还在眶里打转的泪突然就落了下来,滴在沙发上,一霎不见,却清晰可闻‘啪嗒’一声。

温软有些慌张,连忙擦着泪,嘴上解释着,“我懂。”

路齐见她这样,不再说了。

他其实也痛恨温软。

可他不是当事人,也未曾爱过温软,所以他的恨早在这几年里消散了很多。

而恨过之后,路齐又开始惋惜。

惋惜这两人如今的结局。

但现实就是如此,从来不给人完美的结局,总要让人疼痛,残缺,才能称之为人生。

或许温软的人生,在走过了幸福和美满之后,就只剩下精神病和忏悔吧。

路齐走后,温软买了一张最早的机票,迫切地离开了那到处都充满顾聿铭气息的公寓,也离开了这个让她无比怀念的林城。

望着那不断缩小的城市,温软以为她和顾聿铭从此就是两条平行线,遥遥相望,再无相交。

可是没几天,温软就被公司以人手紧缺的缘由调派回了林城。

主编在她走时还扔了一张约访函给她,上面是顾聿铭的名字。

免责声明:以上图文内容笑呲了网收集,来源于网络,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请尽快与本站联系,本网将迅速做出相关处理!



上一篇: 《白洁第二部第178章》-(好甜好软)在厨房娇妻被朋从后面挺进

下一篇: 返回列表

本文标签:
猜你喜欢